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遗笑江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

遗笑江湖 小刚板 3825 2020.11.22 07:52

  众人正自惊得出神,史思明道:“快将老猪捞上来。”竹仙客坐于翁口将长腿伸进酒池,搅了几搅,才触碰到猪仙客的肥胖身体,薛和取来一条套马绳索紧紧缠在他圆鼓鼓的腰间,慢慢将其拉出地窖。

  天微见亮,鸡鸣雀闹,东边山顶之上披了一层白雾,岳硅方才渐渐转醒,拎着包裹佩剑慵慵懒懒走下了楼,见各人正襟危坐,脸上生出些许尴尬之意,抱拳道:“史兄久等了,抱歉抱歉。”史思明满脸堆笑道:“不妨事。岳少侠昨日开怀畅饮,实在是好酒量哇,在下可是心悦诚服呐。”岳硅挨了史思明坐下,道:“多谢史兄美酒肥肉盛情款待,日后有用得着小弟之处,但凭吩咐。”

  浓浓的酒香从地窖口源源不断的传来,岳硅转身环顾四周,见到处一片狼籍,桌椅板凳东倒西歪,杯碗勺筷参差乱摆,心里好生疑惑,指着一张破桌,问道:“史兄,这是?”史思明见岳硅对昨晚打斗之事尚不知情,心想:“山高地偏,哪会有什么远客行人?倘若那二人真是他的同伴,我却以实言相告,那这小子一定会对我有所猜忌。”面露愁容,十分忧郁的叹了一口气,道:“少侠有所不知,昨晚你我酩酊大醉之后,有两个浪荡游汉趁机偷了进来,摸走了我包裹里的三百两雪花银。”岳硅横插一嘴,气愤道:“是什么人这卑鄙下流?竟敢如此嚣张跋扈。”史思明心平气和道:“好在老猪心思缜密,酒醉之后也要睁一只眼,这才没让盗匪得逞,将银两全数夺了回来。”岳硅脸现喜悦,看着猪仙客满脸赤红,道:“猪兄跟他们交手了?”猪仙客尴尬至极,脸色越发难看,极不情愿的点点头。史思明走近猪仙客,满眼关切之意,道:“是呀。那二人武功自是不低,老猪一拳难敌二掌,虽然奋力将他们团团击退,自己却也受伤不轻。”岳硅前日跟猪仙客动过刀枪,深知他手中弯刀的厉害,此时全身邋遢,满脸伤痕,显是跟武功极强之人交过手,而且还不曾占到什么便宜,因此根本没将史思明所提二人与赵灵联想在一块。

  众人要了面食与馒头,匆匆吃罢收拾停当,便乘马悠悠向南走去,路上一如既往的有说有笑。沿着山路走出四五里,身后突然传来一声痛苦的惨叫,接着“当”的一声,有人重重跌落马下。岳硅与史思明扭头回望,只见吕方明捂紧肚子在雪中乱踢乱踩,左右打滚,面目狰狞,像一头撒泼的叫驴,口中不住发出“哎呦”,显是腹中绞痛难忍。史思明连忙下马问道:“方明贤弟,可是腹中旧疾又犯了?”吕方明咬紧牙关点了点头,却说不出话来。众人团团围上前,都送来关心之语,史思明从后背将他抱在怀里,用手反复在他胸腹推拿,眼含泪花道:“方明,感觉如何了?”吕方明双眼迷离,轻声道:“好些了,多谢主公。”

  只稍微消停片刻,吕方明忽然上身前挺,口中喷出一股浓血,两眼上翻白眼,众人都是一惊。薛和使劲掐他人中,宫立天取了一把白雪,用手捂化来回搓他脖颈,史思明急得团团打转。过了半刻钟,吕方明才渐渐醒来,嘴唇并无一点血色,口中轻轻挤出几个字:“主公,给你……添麻烦了。”史思明拖住他的下颚,道:“我让老薛送你回去。”吕方明正要拒绝说“不用”二字,心里一急,狂咳不止。史思明道:“我的青骢马脚快,老薛你连明昼夜的奔驰,务必要将方明送到滹源河畔刘家村,交到王仁义手里,让他好生照料,事后我会重重答谢他。”薛和用腰带将吕方明牢牢拴在自己腰间,两腿一紧,那马仰头嘶叫一声,朝北奔去。

  四周一片寂静,众人心里依旧“突突突”直跳,伫立原地眺望那二人远去的背影。岳硅道:“方明兄所患何疾?竟这般疼痛折磨。”史思明道:“岳少侠请先上马。”众人压辔慢行。史思明道:“方明跟我走南闯北已有八个年头,早已情同手足。五年前的一天,也是在去江南的路上。穿越岭南之时,山谷两侧埋伏了十几个流氓贼寇,等我们走近谷底,他们‘稀里哗啦’下水饺似的冲下来,团团将我们包围。为首那贼名叫冯剑雨。”岳硅插口道:“恩,我也曾听过此人,毒辣的很。”其他人默不作声,皆侧耳细听。史思明道:“我好言相求许我们一条生路,可那贼人却闭塞不听,只要我留下脑袋才肯罢休。方明兄弟气不过来,说了几句口舌相争之言,便跟他们交起了手。那场恶战至今为止,我依然历历在目,方明兄弟出掌打死了他六七个贼人。冯剑雨恼怒只要跟我偿命,刀枪剑雨追着我打,满天飞雪,遍地荆棘,躲无处躲、藏无处藏,生死只在一线之间。可屋漏偏逢连夜雨,谁料,我的马儿前蹄一软,把我狠狠的摔了下来,四肢酸麻,实在无力再爬。眼看那贼人渐渐追到,我却丝毫没有还手余力,就如一只待宰羔羊,那贼人不二话、举掌便要杀我。”岳硅惊讶不已,连忙问道:“然后呢?”史思明道:“我也只好闭目等死、引颈就戮了,心里一横,大不了唯有死而已。可能也是我命不该绝,苍天有眼,就是苦了我那方明兄弟。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方明兄弟就像天兵神将一样,“呼啦”一声,从天而降,抢上身来抱住了我,硬生生吃了那贼人一掌。”众人都是一阵唏嘘叫好。岳硅也是长舒一口气,道:“听人说,那冯剑雨曾拜毒王赵德轩为师,练就了一手阴狠的运毒坏招。”史思明道:“后来我听江湖上的朋友说,那冯剑雨外号‘肝肠寸断’,掌风之中携带着一股柔肠顺肝散,但凡中掌之人无一例外皆会被它浸皮渗肤。”岳硅接口说:“倒起这么个温柔有情的名字。”史思明道:“有毒的花往往都鲜艳无比。中毒之人初时并无什么不舒服的感觉,可待时日一长,便觉腹中如有石坠、针插,简直叫人痛不欲生,再过得三年五载,就会肝肠寸断,直到将人活活儿疼死为止。”如此多的好汉对史思明死心塌地,岳硅心中对他自是愈加倾佩。岳硅对赵灵忽起怜悯之意,暗道:“这个世道,能为你苦挨一掌的人真不多啦。”

  青骢马驰出一二里,二人穿进了一片密密麻麻的松林中。薛和撑肘推搡吕方明,道:“哎哎哎,别装了,已经走远了。”吕方明果然一个激灵醒了过来,脸色瞬间红光满面,哪还有半点病哀瑕疵?二人说说笑笑,不一刻便已回至昨日歇脚的酒肆,店外兀自残留着一股浓浓的酒香味,互相使个眼色,一起迈进店门。

  薛和吆喝道:“掌柜的,来生意了。”那老翁颤颤巍巍从后堂挪出,面容上惊魂未定的神情尚未消散,问道:“两位客官要些什么?”吕方明上前一步,咬着牙狠道:“要你命。”一把银光匕首早已深深插入老翁腹中,双目大睁,仰头倒去。薛和在他怀里摸出昨日史思明结的金子并一些散碎银两,龇牙一笑,很是满足。吕方明走到瓮口吊上两坛十斤装的竹叶青悬在马上,二人说笑扬长而去。

  李三九怀抱赵灵穿云抛雾直往东奔,口中不住念叨:“大哥,醒醒啊。”翻来覆去只这两句。一摸红彤彤的朝霞迎面刺来,赵灵身子一颤,轻咳两声,嘟囔道:“三九弟,冷。”寒风如针从他破开的衣角处源源不断灌进体内。李三九瞧见前方丛山之壑有一片茂密的树林,回身不见有人追来才略微放慢脚速,简单几个踩踏,轻轻落在了一颗枯柳之下,折下几枝柳梢将赵灵衣裤撕破之处牢牢绑紧,问道:“大哥,感觉怎么样?”身子微暖,赵灵才感觉到疼痛之处,道:“好多了,只是......肩膀疼的厉害。”李三九在他肩颈四周细细揉捏,喜道:“不碍事不碍事,膀子脱臼而已。你忍着点疼,我给重接回去。”十指在赵灵肩顶用力上提,“喀拉”一声筋骨归位。赵灵拿起臂膀前后伸拉,果然活动自如,再没半分疼痛之感。

  冰天雪地,山高云扬。赵灵看看自己落魄垂败的模样,再想想此去嘉兴道路多艰,一股莫名的伤感涌入心房,忆起过去在恒山上的诸多情景,十分思念那里的人、景、物、事,心道:“师姐我好想你啊,想你教我练剑,给我煮鸡腿吃,你还好么?我走之后,你有没有也想我呢......”情到深处,两行热滚滚的眼泪夺眶而出。困到极致,二人靠着大树浅浅睡去。

  山雀渣渣,野鸭嘎嘎,恒山峰顶一如既往,曹琏与杨允领了数十名白衣弟子在清修阁前整齐一致的练习早功。刘天舟打坐完毕,吃过一些粗面粥糊,问道:“汀妹,溪儿整日还是闷闷不乐、不吃不喝的?”黄步汀忧愁道:“是呀,自从硅儿、灵儿下山以后,整天失魂落魄的,茶不思、饭不想,清瘦了许多,真叫人心疼呐。哎,孩子长大,有她自己的心事了。”抬眼望望刘天舟,道:“要不,你去看看她吧。”

  后院里,刘若溪房屋的门窗紧紧的关着。刘天舟立于阶下,道:“溪儿,爹爹方便进来么?”许久之后,两扇木门“嘎吱”一声轻轻向内打开。一个发丝凌乱、面容憔悴的姑娘傻站在前,呆呆望着他,十分和气道:“爹爹请进。”刘天舟看着宝贝女儿面无血色,心中一片自责内疚,柔声问道:“还在生爹爹气呐?”刘若溪有气无力的摇摇头,道:“也不知道灵儿现在走到哪儿了,是不是该回来了。”刘天舟呵呵一笑,道:“我的傻溪儿别乱想了。嘉兴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灵儿他们顺利的话,应该快到......洛阳了。”刘若溪十分失落,呜咽抽泣,低头擦泪。刘天舟瞧着心疼道:“溪儿,你的心思爹爹跟你娘都知道,也一块商量过。”刘若溪明白其言外之意,侧脸细听。刘天舟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等灵儿从嘉兴回来,爹爹就安排你们尽快成婚,怎么样?”刘若溪心中一悦,娇滴滴说了声:“坏爹爹,哼。”一阵难以掩饰的欢乐溜上心头,脸上立马添出许多颜色,忽然向外奔去,送出一句:“我找娘去。”刘天舟喜乐融融的走向清修殿。

  刘若溪人未到、声先至,口中不住喊着“娘”,大大咧咧一把推开清心阁房门,满脸欢喜的跑向黄步汀,紧紧将她抱住。黄步汀停下手中针线手工,摸着刘若溪很是憔悴的脸,道:“我的溪儿今儿个是怎么了?遇到什么开心的事儿啦?跟娘说说。”刘若溪嘟嘴扭捏,含羞道:“娘也坏,明知故问嘛。”黄步汀知道女儿心中所想,一则想带她出去走走、散散心,二来确实也该筹备一些新衣闺妆,道:“赶明儿,娘陪你往大同县玩一遭,给你们购置一些帐幔绸缎。”刘若溪欣喜若狂,更加用力的抱紧黄步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