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中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算无遗策,画无失理

中道 何常在 3326 2020.07.28 18:18

  郑道没气,何不悟气坏了,骂了何小羽和李别几句,又去多炒了两个菜。

  何小羽没提前打招呼说要回来吃饭,何不悟没估他们的量。

  “有时候你看似不经意的一个决定,改变的可能是你个人以及许多人的命运,就像今天发生的事情,谁知道多年以后回想起来,你会不会后悔当时所提的无理要求?”

  郑道先是开了一个很宏大的头,正当何小羽和李别以为他要讲什么大道理时,他话锋一转,落到了小处:“请客不过是一件小事,能和改变命运的大事相提并论?庸俗!快说,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别服气地摇了摇大拇指:“为了不请客,扯这么远说得这么清新脱俗,服!我说,不请客也说。”

  郑道欣慰地点了点头,他已经恢复了年轻的容颜,没办法呀李别,你得原谅一个奶爸为了儿女奶粉的精心算计,他也不想这么抠门,这不马上夏天了,两个孩子还得需要几身夏天的新衣服不是?

  何小羽体谅郑道,踢了李别一脚:“他有两个孩子要养,你有吗?”

  “……”李别差点没噎住,忙举手投降,“我说,我说还不行吗?你们两口子简直了……”

  按照惯例,李别先说了坏消息。

  坏消息是德国的朋友又传来消息,查到了杜葳蕤出院之后的去向,是住在一处乡间别墅。德国不大,朋友特意开车去实地走访,据周围邻居说,确实有一个中国姑娘住过一段时间,后来好象去世了,房子就空了下来。

  “房子的照片……”李别打开手机,递了过去,“我做事有始有终,件件有回音,事事有交待……快表扬我。”

  照片上是一处有些年头的老房子,白色的房子,微有斑驳和老旧,却更显得有岁月痕迹,安静而沧桑。院子不大,开满鲜花,有一棵高大的七叶树。院中还有一辆自动车、一个不大的谷仓。

  杜葳蕤真的是……死了?郑道对杜葳蕤说不上有什么感情,但听到她确实死亡的消息后,心中还是隐隐一痛,毕竟他和她之间有两个孩子作为连接的桥梁,他是痛心两个孩子这么小就失去了母亲。

  虽然说有何小羽这个替代品,但她真不是当妈的料儿……好吧,他这个便宜爸爸也当得好不到哪里去。不过都是头一次当爸妈,得有一个适应过程不是?

  也不知道杜葳蕤一个人在异国他乡安静而孤单地离去,会是什么样的心境。

  “接着说好消息。”心情有点沉重了,郑道摸了摸远志的后背,“远志,你想妈妈吗?”

  远志听懂一样呜咽一声,伏在地上,鼻子埋在了双腿下面。

  “狗东西,还挺会演戏。”李别笑了,他也喜欢狗,养了一条金毛,“第一个好消息是司机落网了。不过不是我和小羽的功劳,是队里前辈们厉害。”

  司机叫刘宝家,当地人,是一家4S店的员工,销售奥迪。白天正常上班,晚上兼职代驾。昨晚接到代驾订单,到了地点一看,司机醉得不省人事,被朋友拉走了,他只要开着空车到指定地点即可。

  刘宝家还是第一次开特斯拉,兴奋了半天。上车后却发现了问题——汽车总是不听话,会自己拐弯、刹车和提速,吓得他不轻。作为奥迪销售,他有专业的判断力,知道高端车有自动驾驶功能,可以遥控操作。

  郑道听明白了什么:“所以刘宝家的意思是后面的失控,都是别人遥控操作的结果,不是他的过错?你信不?”

  “信。”李别一脸笃定,特别认真地点头,“经测试,车辆确实有遥控操作装置。”

  如果这也算是好消息的话……郑道有点怀疑李别对好坏的区别标准过于简单了:“还有呢?”

  “第二个好消息是,车主找到了,历之用,京城人,做医疗生意。车是他前几天刚买的,还没来得及上牌,就开车从京城来石门办事。事情办完后,他有急事需要返京,车没电了,需要充电,就坐高铁回去了,车留在了石门。”

  “然后车被偷了?”郑道想笑却笑不出来,都是什么事儿啊,这一环接一环,环环相扣,设计得也太精密了,“被谁偷了他不知道,然后车里被人装了遥控装置,他更是不知情,既不在场,又是受害者身份,完美。”

  “第三个好消息呢?”郑道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对方的行事手法之缜密,做事之巧妙,比他想象中高明多了。

  而且还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团队。

  看了看何小羽,又看了看李别,自己的队伍还是太弱小了,不管是经济实力还是调动资源的能力。可是对方也犯不着设计这么一个精妙的局来对付苏木,苏木只是一个小小的自媒体而已。

  对方的意图到底是什么?

  “第三个好消息是定位了遥控装置的地点,并且从现场搜到了遥控装置,是在一处闲置的居民楼中,正位于工农路和城角路的中间,小区叫远景小区……”

  “让我猜猜。”郑道至此已经可以确定,对方行事手法几乎算无遗漏,处处不留痕迹,“房子是被人破门而入,现场只有装置没有可疑人员。房主对此也毫不知情,他和车主、司机一样也是受害者。”

  “神了,道哥。”李别兴奋地跳了起来,“你可以当警察去破案了。”

  郑道懒得跟李别斗嘴,也没空谦虚:“三个好消息都是没有了下文的消息,李别,你的足点有点太低了。”

  “足点太低了?什么意思?”李别低头看了看脚底,“我是正常的脚底,不是平足,为什么说我足点低?”

  “满足点低,笨死了。”何小羽就及时充当了郑道的翻译,“他的意思是说,司机刘宝家无辜、车主历之用无罪、幕后操作遥控装置的人失踪,三个线索都断了,只能算是消息,不能算是好消息。”

  “我一向知足常乐,有突破哪怕是没有下一步进展的突破,也叫好消息。就像我喜欢叫每个女性美女一样,不是因为她们好看,而是便于沟通,是吧小羽美女?”李别嬉皮笑脸地冲何小羽腆脸一笑。

  “滚得远远的。”何小羽听了出来李别在嘲讽她,抬脚欲踢时,李别一溜烟跑了,去帮何不悟端菜。

  吃饭时,两个孩子说个不停,叽叽喳喳像是一对欢快的小鸟,和树上的鸟声汇集成一片,充满了欢乐和希望的气息。

  “上午你是不是接诊了一个姑娘?”何不悟冷不防冒出一句,“长得挺众望所归的,妆化得有点急中生智了。”

  老何头眼神真好,什么都能看出来,郑道点头。

  “我就发现了一个问题,老郑头在的时候,岁月静好,日子安静得像是现在的树叶。他一走,结果……”正好一阵风吹来,树叶哗哗作响,摇曳不停,“就像起风的树叶,摇摆个不停。你说,是他人品好,还是你人品太差的原因?”

  其实郑道也早有类似的想法,老爸就像是镇宅神兽,他一走,家宅开始不再安定,各路神仙都粉墨登场,各显神通各有目的。

  不管来人都是什么目的,总归不是他的人品问题,郑道夹了一口菜放到嘴里,答非所问地含糊说道:“起风了,树叶摆动起来,才有生机。叔,我爸离家出走的时候,身上也没带多少钱,你有没有给他转账?”

  郑道微信转过几次,都是过期自动退回,还往老爸的银行卡中打过钱,虽然他也穷得不行,没几个钱,但拿出大部分给了老爸以防他一个人流浪在外衣食没有着落还是应尽的孝心。

  只不过老爸唯一的一个银行卡也被他注销了,郑道打过去的几百块被退了回来。

  “没转,我和他没有联系,别想套我的话,哼!”何不悟没有上当,“小兔崽子,总想算计叔,真以为叔又笨又傻?你也不想想,如果叔又笨又傻还有这么多房子,你一套都没有,你得多无能多窝囊。”

  何不悟今天就是气不顺,呛了郑道几句后,扔下碗筷:“叔累了,先去睡一会儿,郑道,你等下刷碗看孩子。还有,别忘了房租!”

  何小羽怔怔地望着何不悟的背影:“老年痴呆?不像。帕金森后遗症?不像。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也不像。不是吃多了,就是更年期综合症。”

  李别夹了一筷子菜放到嘴里,低低的声音说道:“当面吃叔的饭背后说叔的坏话不好吧?小羽你错了,叔的暴躁和凶残可能和他所提的姑娘有关,说,道哥,是个什么样的姑娘让叔变得狂躁不安了?”

  难道是何不悟认识西洲?郑道也想不通何不悟为什么突然发火,不过联想起他认识何不悟十几年来他莫名发火的次数像是天上星星一样数不胜数,也就释然了。

  “别瞎想了,赶紧吃饭。饭后李别刷碗小羽哄孩子睡觉。”

  “你呢?”何小羽和李别异口同声,瞪大了不满加愤怒的眼睛。

  “我翻翻书,现学一些心理学的基础知识,下午客人还要问诊。作为医生,要认真负责,要端正态度。毕竟先收了人家3000块的预付款。”郑道假模假样地站了起来,习惯性一摸胡子,才发现现在是真容状态,只好尴尬地顺手摸了摸脸。

  “无耻!”李别发出了不甘的呐喊。

  “不要脸!”何小羽给出了中肯的评价。

  “对了道哥,上次说到让你给我爸看病的事情,我看就算了吧……”李别愈加觉得郑道这种现学现卖的精神值得表扬但不值得相信,他服郑道的为人,但说什么也不相信他的专业,不管是心理学还是中医。

  郑道懒得搭理李别,也没时间去翻书了——当然只是一个玩笑——楼下,西洲去而复返,她不但换了一身装束,也卸了妆,露出了如花似玉惊如天人的一张俏脸。

举报

作者感言

何常在

何常在

感谢幻羽大佬成为本书盟主,老板大气敞亮!

2020-07-28 18:1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