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中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

中道 何常在 2058 2020.07.15 10:18

  出了院子向左一拐就是善良庄的主干道经一路,何不悟的三层小楼位于经一路1号,算是很好的位置。

  严格来说,何不悟的小楼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别墅,始建于庚午年,是城中村改造的回拆楼。地上三层地下一层,格局和设计都和现在的别墅有巨大的不同,远不如别墅的布局合理。

  受益于石门的飞速发展,在城中村改造中,善良村作为特例在原地推倒原有的平房,兴建了几百栋三层小楼连成一片,蔚为壮观。

  改造之后的善良村就改名为善良庄了。

  善良庄的内部道路根据小楼的排列划分,南北为经一到经十街,东西为纬一到纬十路,纵横交错,连片成田。

  善良庄虽然位于二环之内,但却紧邻二环,并且是在东二环和北二环的交界处,比较偏僻,所以房价不高,出租价格也低,早年两层楼的租金才2000多元,当然,现在也涨到了一万多。

  石门的格局是东南西北方向发展,东北和西南地广人稀。近年来随着经济发展,善良庄被周围次第拔地而起的高楼包围在其中,倒是一处极好的闹中取静的世外桃源。

  沿经一路前行300米,就出了善良庄,来到了善良路上。善良路两侧摆满了摊位,烧饼、油条、豆腐脑、蔬菜、水果、日用,应有尽有。

  何小羽摇头晃脑跟在郑道身边,长发飘动,不时拂过他的肩膀。她的胳膊也不老实,晃动之下,总是会和郑道的胳膊时有接触。

  就传来一丝丝的微凉之意。

  女性一般是阴寒体质,初夏虽热,却是内凉外热,并不适合过于单薄的着装,否则凉气入体,反倒容易生病。郑道善意地提醒过何小羽几次,她却不听。好在他也知道小羽由于经常跑步健身的缘故,体质比一般女孩要好了许多,比寻常女孩气血通畅并且精气神充足,也就没再坚持。

  不过他还是要时不时提醒何小羽一下,年轻时气血旺盛,可以抵御寒气的侵袭,但不好的生活习惯会让寒气在身体内驻留过久,就算被驱出体外,也会有少许残留,久而久之,必会发作。

  病发于微澜之时,都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其实不然,病来也是在日常生活中的点滴汇聚而成,最终滴水穿石之时,为时已晚。

  微风拂面,5月的早晨空气清新而怡人,耳边的叫卖声和鼻中的各种食物气息融为一体,让郑道颇为享受此时此刻。

  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

  正是早晨不到7点的光景,城市在慢慢醒来,人流在逐渐增多。

  二人在常来的海大娘摊点要了油条和豆腐脑,坐下吃饭。才吃几口,一辆迈巴赫行云流水般驶来,悄无声息地停在了郑道的身后。

  何小羽瞪大了眼睛,既羡慕又嫉妒,她用脚碰了碰郑道的脚:“什么车?真好看,我以后也要买一辆。”

  郑道虽然穷,但男人天性喜欢车和机械,他对车一向有研究:“迈巴赫S600,6.0T的发动机,售价280万以上。”他用力咬了一口油条,语气有几分羡慕,“车好看,价格更好看。”

  “这么贵呀,吓死我了。”何小羽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见车上下来一个30岁左右的男人,还领了一对粉雕玉琢般的双胞胎,“郑道,你快看,他长得好矮呀,我不穿高跟鞋也比他高。”

  郑道回头一看,男子约有一米六八的样子,不比何小羽矮,不过同样的身高,女人会显得比男人挺拔。他喝了一口豆腐脑,见男人带着两个孩子朝他们走来,小声说道:“别笑别人矮,毕竟人家没笑我们穷。”

  “太不卫生了,不能吃,听话。”男人才走几步,停了下来,皱眉,捏了捏鼻子,“孩子,听叔叔话,我们去知味斋吃早饭。”

  知味斋位于善良路和富裕街交叉口,步行过去也就是三五分钟时间。路程不长,但作为石门最高端的饭店之一,早餐价格会比郑道的路边摊贵上10倍以上。

  平常善良路上很少有汽车进来,一是善良路不是主干道,也不是主要的支线,二是只有500米长,还是丁字路,除非是去善良庄。

  男孩女孩三四岁的年纪,二人穿着简单大方,但周身上下却都是不菲的名牌。男孩牵着女孩的手,回身上车:“不吃了不吃了,无衣不饿。胡叔叔,我们多久可以见到爸爸?”

  胡叔叔抬腕看了看手表,面无表情地答道:“来早了,估计得9点才开门,我先带你们在附近转转。”

  “爸爸长什么样子?”

  “不知道。”胡叔叔微有几分不耐烦,“我也没见过。”

  “妈妈为什么不要我们了?我和妹妹从小和妈妈生活在一起,习惯了,突然要和爸爸一起生活,不习惯怎么办呀?”小男孩继续问,仰着脸,一双黑黑的大眼睛转来转去。

  小女孩始终不说话,紧抿着嘴唇,抱着一只玩具熊,长长的睫毛闪动,眼睛晶莹剔透如一双宝石,直直地打量郑道和何小羽。

  “不知道。别问了。”胡叔叔更加烦躁了几分,“说不定你们不用和他生活在一起,只要他不符合要求,他就不能成为你们的监护人。好吧,不要再问问题了,听话!”

  郑道的目光在“胡叔叔”的身上停留了片刻,从他说话时的严谨到抬腕看时间时的娴熟动作,再到他微带焦虑的表情,以及皱眉时细微的厌烦情绪的流露,他敏锐地捕捉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怎么又一个丢了老爸的?”郑道笑着嘟囔了一句,心思回到了老爸的身上。他其实并不担心老爸的失踪,好吧,姑且称之为失踪,实际上应该称之为离家出走更合适。

  不过话又说回来,和老爸相依为命这么多年来,他还从来没有玩过失踪。

  15年前,老爸开了一家天下平中医诊所,只坐诊不出诊,病患云集。虽然收费不高,但养活一家子绰绰有余,日子过得很是富足。

  直到有一天老妈突发急病而死,老爸痛心之余,从此金盆洗手,不再治病救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