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中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不自见,故明(继续求票!)

中道 何常在 3108 2020.07.19 08:08

  认识何不悟多年,郑道一直以为他就只是一个纵酒无度贪财小气的严监生,也不明白为什么老爸会和他成为朋友,他和老爸应该完全不在一个层面才对。

  不想何不悟居然看出了什么,不简单,莫非他也隐藏了什么技能不成?

  郑道却不表露出来什么,朝楼下看了几眼,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我能惹什么天大的麻烦,我一个小人物,都没有惹麻烦的本事!小羽呢,不会真的去找李别了吧?”

  “别管她,你又不是不了解她,她气来得快也去得快。”何不悟见郑道揣着明白装糊涂,气笑了,“郑道,你别打岔,你不会以为你叔就是一个只会收房租、喝酒、事事斤斤计较的拆一代吧?”

  “不然呢?”郑道似笑非笑。

  “装,你再装!”何不悟作势欲打,手刚举起,卧在一旁的远志就低吼了一声。

  “你看看,你看看,狗仗人势!它也不瞧瞧是在谁家,还敢冲我凶?”何不悟冲远志瞪了瞪眼,扭头再看郑道时,又换了一副笑模样,“郑道,叔看着你长大,知道你是什么品种,别跟叔打太极。跟叔说实话,你明知道不是你的孩子,为什么还要收留他们?”

  郑道心中一跳,姜还是老的辣,狐狸到底是老的狡猾,何不悟有两把刷子,居然识破了他,他克制了冲动:“谁说不是我的孩子了?叔,你不会以为除了小羽喜欢我,就没有别的美女对我一往情深了吧?你错了,我的魅力值满格。”

  “去去去,别扯谈,现在是说正事时间。”何不悟眯着眼睛狡黠地一笑,“第一,你有原则和偏好的审美,杜葳蕤不是你喜欢的类型。以你的臭脾气,如果不喜欢杜葳蕤,肯定不会和她有什么事情发生。第二,真的发生了,你不会这四年多来不和她联系,所以也不会不知道她生了一对双胞胎。第三,你和胡非对话时,已经很明显地流露出来你不是两个孩子亲生父亲的惊讶,胡非看不出来,叔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听得明明白白。”

  “行,行,叔你年纪大,说得都对,我知道不是我的娃,收留他们,是图财。都是跟叔学的,叔头带得好,榜样的力量。”郑道嘴上插科打诨,心里却是震惊何不悟清醒的时候条理清楚细致入微,居然是一个高手。

  既然是高手,高手之间的过招就简单多了,一点就透。

  “想赚钱,法子多得是,犯不着拿命来赌吧?”何不悟乜斜着眼睛嘿嘿一笑,“郑道,你从10岁时就住在叔家,15年过去了,你是什么种类又是什么个性,叔门儿清。你收下两个娃,不是为了钱,你是想弄清谁在算计你,目的又是什么,对吧?”

  郑道几乎要对何不悟刮目相看了,才知道老爸之所以可以和何不悟成为好友,并非是老爸屈就于何不悟的房子,而是何不悟确实有点儿本事,他们之间应该有共同语言。

  也是,凡事都有两面性,“是以圣人方而不割,廉而不刿,直而不肆,光而不耀”,当然,郑道相信何不悟有点隐藏技能,并不表明他认定何不悟是藏而不露的圣人。

  不对,何不悟是剩人,剩下的多余的人。

  “被叔猜中了吧?”何不悟见郑道沉思而不语,以为郑道被他吓住了,“可惜呀可惜,年轻,还是年轻。你应该以退为进,先虚晃一枪,再接手两个孩子,而不是上来就应下,如此,你就被动了。人生一被动,心情就沉重。”

  “然后呢?”郑道偏不上当,知道何不悟必有后话。

  “别担心,有叔在,不管他们有多吓人坑人害人的阴谋诡计,叔都会帮你,不会让他们得逞。”何不悟胸膛拍得山响。

  “条件呢?”郑道转动茶杯,目光紧盯何不悟。

  何不悟毫不退让,回应郑道犀利的眼神:“郑道你自己说,叔这些年待你怎么样?”

  郑道才不会被何不悟的感情牌带偏:“挺好的,该要房租的时候,一天也不能等。叔,都这么熟了,开价吧,别磨叽。”

  何不悟毫无愧色地哈哈一笑:“叔还是喜欢和你打交道,简单、明快,不像你爸那个糟老头子坏得很,又窝囊又胆小,活该他一辈子没钱。行,叔也不贪心,见面分一半。”

  “成交!”出乎何不悟意料的是,郑道毫不讨价还价一口就答应下来,“这样,叔,我们先签一个攻守同盟的协议。如果我能拿到股份和2000万现金,分你一半。如果拿不到,房租终身免费。就算一号楼拆迁,叔名下其他的房子,我也可以免费住……公平吧合理吧可以吧?”

  “……”何不悟翻了翻白眼,差点没背过气去,郑道比郑见难打交道多了,狡猾、精明、算计,有便宜就占没便宜创造便宜也要占,深得他的精髓一二。

  以前他还是和郑见接触多,有事直接和郑见一聊就定下了,现在正面面对郑道,何不悟忽然有一种错觉——郑道怎么完全没有郑见的憨厚、老实巴交,难道他是他失散多年的亲生儿子?

  何不悟内心戏加载完毕,故作深沉地端起茶杯沉吟片刻,忽然放下茶杯哈哈一笑,伸出了右手:“你大方叔就不能小气,成交!”

  “和明白人聊天就是爽快。”郑道一拍大腿站了起来,“合同我来出,就不让叔费心了。我先下楼看看小羽,得和她解释清楚,省得她自己转不过弯儿来生闷气。”

  “不用管她,她是会生闷气的人吗?小性子一会儿就好。”何不悟也站了起来,笑嘻嘻地搓了搓手,“以后你忙不过来,我就帮忙照看孩子。现在我要先和孩子建立感情,要和他们立个规则,以后叫我爷爷,不许叫姥爷。”

  郑道笑笑没有说话,起身下楼。何不悟的小心思他清楚,叫爷爷是从他身上论辈,叫姥爷就牵涉到了小羽,会影响小羽以后嫁人。

  走到楼梯口,郑道忽然站住:“叔,你有病……”

  何不悟用力而夸张地咳嗽几声:“咳咳,郑道,在叔面前,别班门弄斧,挫折和磨难经历得少,才会觉得鸡毛蒜皮都烦恼。叔身体好得很,心理也健康。”

  郑道一脸痛心的表情:“讳疾忌医。”

  何不悟伸出一根手指在空中摇了摇:“不喝酒不抽烟,晚上十点前上床睡觉。睡觉前,用热水加花椒泡脚半个小时。早起喝一杯红糖姜水,晚上喝薏米粥,再多吃蔬菜和水果,坚持半年以上……呸,这么麻烦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坚持不到半年我就憋死球了。”

  “你的本事比你爸还差得远,还真当自己是扁鹊,可以望色知病?哼,医之好治不病以为功!”何不悟一转身看到床上的杜无衣和杜同裳,立马换了一副和蔼可亲的面孔,“不过你的话也有几分道理,为了两个孩子,叔也得更健康起来。明天起,叔要和你一起早起锻炼。”

  郑道送了何不悟一个信你个糟老头子才怪的眼神,下楼了。

  一楼没有何小羽的身影,郑道了解她的性格,她就算再气也不会超过半个小时,是个心思浅藏不住事情的姑娘。去哪里了呢?他来到院子里,四下一看,依然没有。

  难道真的去找李别了?

  郑道缓步来到皂角树下,用力拍了拍树干,他很喜欢这棵树,从第一天来到一号楼时就喜欢。

  人和房子有气场,和树也有。15前的郑道才10岁,跟随老爸迈进一号楼的一瞬间,感觉一股清凉之气传来,让他周身舒畅。他抬头仰望高大的皂角树和遮天蔽日的梧桐树,第一个念头就是如果以后生活在这里,肯定会身心健康。

  郑道慢慢绕着皂角树转到树后,此时正是中午时分,树后的影子清晰可见。他微微一笑,猛然向前一探。

  一只脚突然飞来,直取郑道的胸前。来势汹汹,速度极快,只一瞬间,右脚就距离郑道的胸口不足一尺之遥了。

  “臭郑道,吃我一拳!”

  何小羽先出脚后出声警告,显然是不想让郑道躲过她的偷袭。而且明明是飞起一脚,却说吃她一拳,是声东击西。

  郑道微微一笑,也不见他怎么动作,身子只稍微错后半步,就躲开了何小羽的袭击,然后右手一伸一探,就将她的右脚脚踝抓在手中。

  何小羽左脚站立右脚呈90度被郑道悬在空中,金鸡独立的姿势将她的身材和一双完美的大腿暴露无遗。

  “放开我。”何小羽偷袭不成反被捉,只好耍赖,“讨厌,每次都被你躲过,还被你得手,你也不知道让我一次,真是的。快告诉我,为什么我每次打你都能被你躲过去……”

  最后一句拉长了声调,像是哀求又像是撒娇。

  郑道早就习惯了她惯用的伎俩,懒得理她,手一推一送,就将何小羽推到一边。

  何小羽却还是不甘心,伸出右臂勒住了郑道的脖子,嘻嘻一笑:“郑道,你服不服?”

  “干什么呢?哎,说你们呢!别动手动脚的,放开!”一声断喝传来,一人出现在郑道和何小羽面前,他一身警服,手中持枪,对准了郑道,“再不住手,我就开枪了!”

举报

作者感言

何常在

何常在

感谢盟主妞妞小姐!感谢所有打赏的朋友,点滴情谊,记在心间。

2020-07-19 08:0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