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中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见微以知萌,见端以知末

中道 何常在 3196 2020.07.24 08:08

  天有三宝,日、月、星。

  地有三宝,水、火、风。

  人有三宝,神、气、精。

  如果天地日月清明星光灿烂,就会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同样,一个人若是神足气盈精满,会神采奕奕、生气盎然,展现在外则是精力充沛、光彩照人,说话中气充足,走路平稳有力,会有感染力、亲和力。

  以上,是从中医的角度来说,同理在心理学上也是一样。身体健康充满活力的人,会更加有动力有自信,就更能吸引别人的目光。

  一个人的身体健康和内心状态,会毫无保留地呈现在外,气色是最一目了然的展露。不管内心多强大演技多高超,身体有病心理有缺失,都会或多或少在言谈举止中流露一二,都会无形中表现在精神状态之上。

  真正高明的医者,可以通过望色观察出来一个人的病情轻重,其实并非是什么神奇或是玄学之术,而是实打实的经验学。现在的应用心理学,也是在总结和归纳了许多经验的前提之下总结出来的一门学科。

  君子不器文理一身的郑道,对滕哲心心系念的女孩第一眼得出的判断就是她恐怕病入膏肓,眼见就会不久于人世了。

  女孩眉清目秀,个子高挑,瘦弱而腿长,紧抿的嘴唇刚毅而绝望,一头长发随风飘动,漆黑如瀑布。应该说,女孩长得好看,是甜美可人的类型。只是她气色极差,表情呆滞,走路犹如长发一样飘动,差不多是游离的状态了。

  “她怎么样?不错吧?羡慕吧?别流口水,她是我的,你不许和我抢。你已经有小羽了!”滕哲碰了碰郑道的胳膊,笑得很开心又有几分猥琐。

  郑道不说话,目光紧盯女孩的一举一动——此时一楼的客人只有零星的几桌,她先来到一个还没有来得及收拾剩盘子的桌子坐下,左右看了一眼,拿起盘中剩下的饺子吃了起来。

  “哎呀个去,一连好几天了,天天九点后来,就捡别人的剩饺子吃。反正饺子都是单个吃,剩下的也不脏。”滕哲牙疼一样吸了几口气,“也不知道家里出了什么事情,这么好看的一个姑娘,怎么就沦落到捡东西吃的地步?道哥,你快帮我看看,如果我过去帮她,有没有戏?”

  周围人群要么对女孩一脸惊愕或鄙夷,要么视而不见,滕星光和沈兰对视一眼,二人怜惜地摇了摇头,沈兰从锅中捞出几个饺子端到了女孩面前。

  滕星光和沈兰为人善良,见不得吃不起饭的穷人和叫化子,每年都会施舍不少饺子给孤寡老人,也会给乞丐一碗饭吃。

  女孩和往常一样拒绝了二人的好意,见另外一桌的客人起身结账,她赶紧过去,又捡了几个饺子塞到了嘴里。

  郑道一阵心酸和无奈,他压下冲动,不动声色地仔细观察了片刻,心中的巨石才慢慢落地。吃了几个饺子又喝了饺子汤的女孩气色明显恢复了几分,脸色也有了少许红润,眼神多了一些明亮和光彩,恢复了她这个年纪应有的青春气息。

  灯光太暗天太黑,看错了,虚惊一场,郑道暗擦一把冷汗,她不是快要不行了,而是饿得不行了,看样子至少有三天没有怎么吃饭!主要也是在今天哪里还有三天吃不上饭的事情发生?经验不足,犯了年轻人都会犯的错误,他摸了摸脸,帅的人就算犯了错误也总会被原谅是吧?

  郑道抱住了滕哲的肩膀:“真的喜欢?”

  滕哲用力点头:“喜欢,就像风走了八千里,不问归期!”

  “少抽风。”郑道呵斥滕哲一句,瞬间入戏,双眼迷离而神色凛然,“信不信我可以准确地说出她的职业、性格和年龄,以及遭遇了什么?”

  “不信!”滕哲当即坚定地摇头,“我又不是刚认识你,你是什么葱什么蒜,我会不知道?你顶多算是一个忽悠,但不够神棍的级别,离大师更是差了一个猪肘子……”

  “她今年25岁左右,不会超过27岁。看她的坐姿,尽管饿得不行了,又是吃别人剩下的饺子,但依然保持了端正的姿态,尽量不失态,说明她出身于一个良好家教的家庭。她的蓝色的裙子有几处都洗得泛白了,还有一两处有漏洞,但巧妙地用绣花手法补上了,说明她心灵手巧,又争强好胜,虽穷但不失得体的生活态度。”

  郑道推开滕哲,又仔细打量了女孩几眼,虽离得远,但她现在所坐的桌子灯光明亮,看得更清楚了几分。女孩吃了几个饺子之后,盛了一碗饺子汤,小口喝了几口,又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嘴巴。她始终是不慌不忙从容端庄的姿态,丝毫没有因为自己在吃别人的剩饭而自我轻贱,也不在意周围众人异样的目光。

  不过当她放下碗后,双手交错在一起时,微微颤抖的动作还是出卖了她内心的不安。她轻轻一拢头发,露出了微红的耳朵,还有意整理了一下衣摆。

  “从情绪影响健康的角度来说,悲伤会导致肺经不通,压力过大容易导致肾经不通,压抑会导致心包经不通,焦虑会导致胆经不通,哀愁会导致小肠经不通……”郑道推了推滕哲,指向了女孩,“她吃东西快,而且又是捡别人剩下的东西,心理素质再强大,也会有压力。再加上她流露出来的悲伤、压抑、焦虑和哀愁等情绪,不难推断出,她有轻微的抑郁症以及自闭倾向,肠胃不太好,心脏供血功能不足。”

  “看她的右手,总是轻微的抖动,说明她右手经常写字。现在经常用手写字的工作不多了,不是律师就是老师,她太沉静淡然了,所以不会是律师,那么应该是老师。”郑道一口气说完,敲了敲目瞪口呆的滕哲的脑袋,“要不要我帮你认识她一下?”

  “要,那必须的。”滕哲如梦方醒,摸了摸脑袋,腼腆地一笑,“道哥,你最近是不是吃了什么药丸,感觉一步跨越了神棍阶段,直接升级为大师了,我都不认识你了。”

  嘴上这么说,内心的震惊却是无与伦比,他和郑道算是半个发小,认识少说也有七八年了,印象中郑道向来是老实巴交的样子,不多说话不乱说话,更没有表现出什么与众不同的本事,怎么郑叔一失踪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又或者是从天而降的两个孩子打开了郑道的心窍,让他变得聪明伶俐了?滕哲在震惊和胡思乱想过后,见女孩起身要走,着急地摇动郑道的胳膊:“道哥,快,她要走了,快帮我要到她的联系方式。”

  “这么胆小怎么脱单?看好了,学着点。”郑道飞身下楼,三步并成两步在门口拦住了女孩的去路。

  离得远,听不清他们说些什么,只见女孩先是一愣,随即露出了微微惊喜的表情,紧接着让滕哲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了——她跟在郑道身后,上楼来了。

  这……哎呀个去,道哥什么时候修炼成了如此高超的泡妞高手,滕哲揉了揉眼,确信二人一前一后正在上楼,他才醒悟过来,手忙脚乱地赶紧收拾了一下房间。

  以前女孩过来吃东西,爸妈专门为她煮一锅新饺子,她向来不碰。送她钱,她更是不要。问她什么,她也不说,只是默默地来,悄悄地吃,吃完之后鞠躬,然后一言不发地走人。别说上楼了,连一句话都不曾说过。

  道哥是不是会什么法术才迷惑了她?正想得乱成一团时,郑道和女孩已经来到了滕哲的面前。

  “介绍一下,滕哲,我发小,好哥们。滕哲,她是苏木,初中语文老师,美女中最有才的,才女中最漂亮的……”郑道为二人简短介绍后,又为苏木倒了一杯热水,“苏木,你真的该多喝热水,你寒气入体过多,不但影响了肠胃,还让你心情郁积,时间长了,郁积成疾,变成大病就晚了。”

  “谢谢道哥。”苏木展颜一笑,笑容如雪后初晴,哀怨中透露出一丝忧伤,她冲滕哲鞠躬致谢,“麻烦了你这么久,是该当面说声谢谢。承蒙不弃,让我得以在最困难时苟活!”

  滕哲忙退后一步,手足无措:“不用客气,客气就是不当我是兄弟,不是,不当我是哥们,也不是,是不当我是……”

  “这孩子没救了。”郑道用力拍了拍滕哲胳膊,“别这样,显得你没见过好看的女孩子似的。行啦,不瞒你了,其实我认识她,她是小羽的闺蜜。你们互留个联系方式,我先撤了。苏木,记得明天过来一号楼,我替你疏导一下心理。”

  “知道啦。”苏木低头应了一声,拿出一款三年前的手机,等了一会儿才打开微信,“手机运行有点慢,不好意思。”

  “我……”滕哲后面的“送你一部新手机”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郑道微不可察地摇头制止了,他意识到自己太唐突了,交浅言深,君子所戒,他羞愧而腼腆地点了点头。

  告别二人,郑道骑车回家。路上行人渐少,由于不是主路,汽车也比来时少了许多。微风阵阵,他感觉心情不错,轻松地吹起了口哨。

  过了红旗大街,工农路有一段大树密集而灯光昏暗的路段。郑道忽然停下了口哨,后背发麻,汗毛竖起,一丝危险的气息如浓重的夜色一样从四面八方将他团团包围。

  (推荐齐家七哥的《惊奇赘婿》,很惊奇的一本书。)

举报

作者感言

何常在

何常在

感谢横扫天涯成为本书的第20位盟主,老板威武大度!

2020-07-24 08:0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