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中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落雨纷纷祛脾湿

中道 何常在 3246 2020.07.26 18:18

  一声惊雷炸响,天空中乌云翻滚,眼见下起了雨。

  百姓河城角路桥上,站满了人。距桥100多米的河中,有一辆汽车被吊车吊出了水面。

  “车里没人!”

  “不是说司机也淹死了吗?”

  围观的吃瓜群众有的手里拎着醋,有的拿着酱油,也有的提着菜花,还有的拿着羊角脆或是西瓜,尽管被隔离带阻挡在外,只能远远观望,依然阻拦不了百姓对真相的向往和对八卦的好奇。

  “听说车里是一男一女,一震动就掉到了河里。”

  “去你的,瞎扯谈,谁震动有这么大的动力,把栏杆撞出3米长的缺口冲到河里?懂不懂力学原理?”

  众人哈哈大笑。

  人群中,有一个头发花白穿着普通的老者,耳大有轮眼大有神,左眼眉毛从中中断。虽一身衣服已经旧得不行,少说也有七八年之久,但穿在他的身上,非但整齐合体,还有一丝虽陈旧却不失从容的气度。

  老者双手负后,微眯双眼,远眺正在河边忙碌的几名警察。他眉头微锁,在人群外围转了一圈,目测了一下被撞坏栏杆的宽度以及车辆入水的距离。

  老者虽气度非凡,他却掩饰得很好,所站的位置和角度,既不被众人注意,也不会引起警察的关注。

  一下雨,原来还热情高涨的围观群众,一哄而散。老者跟随在人流之中,目光在远处的何小羽、李别身上逗留片刻,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加快了脚步,很快就消失在了人流之中。

  “不是说司机也在车里吗?”何小羽没有穿警服,身着便衣拿个本本在记着什么,在工作状态中的她和在郑道面前的她判若两人,专注中透露出少许可爱和坚毅。

  她忽然心生警觉,朝桥上望了一眼。

  聚集的人群已经散去,没有什么异常,也没有熟悉的身影,她又收回目光,接过李别递来的雨伞:“可以确认是单方面事故,车辆失控撞坏栏杆掉入河里,司机破窗逃生……”

  李别朝吊在空中的汽车车窗看了一眼:“什么眼神儿,还破窗逃生,压根就没有摇起车窗。说明什么?说明司机在掉河里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逃生。”

  “什么意思?”何小羽和李别同为实习刑警,但在办案经验上,她还是比不了李别。不说李别身为男性天生对破案侦探一类的事件感兴趣,就说他从小生长在警察世家,有一个有着多年破案经验的老爸,他就比她多了太多基础知识。

  “好气呀,你好笨。”李别话说一半时就跳到了一边,防止何小羽打他,“说明司机是故意撞破栏杆掉到了河里。提前打开车窗,好逃命。”

  “他是不是傻呀?还是得了失心疯?”何小羽顾不上修理李别,心思全在案件上面,“这么贵的新车,为什么要开到河里,是失恋了还是吃错药了?”

  这孩子,真没救了,头脑这么简单怎么当警察?李别关爱智障的眼神怜惜地看向何小羽:“小羽,你要相信人性的复杂和扭曲……忘了出发前道哥跟我们说过什么了?他都知道落水时间、汽车品牌以及不是单方面事故,说明了什么?”

  “什么?”何小羽双眼圆睁,无辜而天真,“什么呀?”

  李别捂住了眼睛,完了完了,以后有她当他的搭档,他得多吃多少苦多受多少罪多走多少弯路。

  “发现尸体!”

  随着一声惊呼,李别得以从何小羽不经大脑的问题中脱身,何小羽也忘了刚才的问题,和他一起围了过去。

  是一具男尸。

  年约50岁左右,衣着破旧头发花白,脚上的球鞋只剩下了一只。

  “不是司机,穿着和身份不符。”李别摇了摇头,和何小羽站立一边,看着几个前辈忙着检查和拍照,他们还在实习阶段,还不够上手的资格。

  “死亡时间和汽车落水时间一致,大概是昨晚9:50分左右。”

  “死者男性,53岁,本地人,无业,附近村民。”

  “死因:遭受外力撞击而死,不是溺死。”

  “未发现司机,司机在落水后弃车逃离现场。”

  “初步结论,司机开车行驶至城角路百姓河桥时,车辆失控,撞上一名行人,撞坏栏杆。车辆和被撞行人落水,行人当场死亡。”

  “初步查明,车辆登记在一个名叫历之用的人的名下……”

  一系列的消息汇总而来,案件逐渐清晰了许多。历之用是京城人,名下有几家医疗公司,做医疗器械生意。

  再随后,监控调到了。何小羽凑到电脑前,看到了汽车在路过工农路桥时有一个失控的甩尾动作,车尾撞在了栏杆上,迅速逃离了现场。由于太黑的缘由,甩尾的画面一团漆黑,看不到郑道被撞的场景。

  “明白了,懂了。”李别托着下巴,若有所思,“道哥回家的途中,看到了特斯拉第一次的失控,所以猜到了它的第二次失控。”

  “什么第二次失控,你动动脑子好不好?”何小羽提出不同的看法,她有了新想法,“早不失控晚不失控,为什么偏偏两次都在桥上失控?分明是故意为之。”

  “咦,道哥家的小羽有时傻有时又有想法,顶多算是傻得可爱,不算傻得蠢。”李别赞许地点了点头,“我早就发现了,司机两次失控,明显是想撞人。可惜的是,第一次落空,第二次撞错,真够笨的。”

  “他到底想撞谁呢?有什么血海深仇,犯得着买一辆近百万的新车犯这么大力气去杀人,不得不说,不怕坏人坏,就怕坏人蠢。”李别想不明白。

  “我给郑道打个电话……”何小羽拿出手机。

  “别说案件的事情,别违犯纪律。”

  “我关心孩子!”何小羽温柔而充满母性光辉地笑了笑,“人一当妈,看谁都像孩子。”

  李别打了一个冷战,忙躲到了一边。

  手机响了,郑道见是何小羽来电,起身到一边接听了电话。

  简单听取了一下情况,又心虚地告诉何小羽孩子一切安好——应该很好,虽然他没有亲眼见到,有何不悟这个称职的“爷爷”在,他完全不用担心——郑道就又回到了苏木的对面。

  “你从月见饺子馆出来,没有走工农路?”郑道心中的轮廓越来越清晰了几分,果不其然,他昨晚是代苏木受过了,只是不知道对方是认错了人还是想顺带连他也一起收拾了。

  “没有,我骑的电动车,速度比较快,从师范街走到工农路时,右拐的机动车太多,我就直行了。然后看到那辆一直跟着我的汽车右拐到了工农路上。我以为甩掉了它。谁知道骑到城角路时,电动车没电了,我就放到了路边一家熟悉的维修店里充电,扫了一辆共享单车回家。”

  “等我骑到离街角路百姓河桥还有100多米时,看到那辆汽车喝醉了一样撞上了一个行人,又飞到了河里。”

  “你没打报警电话?”

  “没有。等我路过时,已经有人打了。”苏木细长而好看的眼睛在郑道脸上转来转去,好奇而满是期待,“你是怎么知道我受到了生命威胁,猜的蒙的还是惯用的诈胡伎俩?”

  郑道又摸了摸粘上的胡子,故作深沉状,不行,摸胡子的动作要是养成了习惯,就会形成心理依赖,一旦没有了胡子,会缺少相应的底气和果断。

  想了想,又笑了,如他一样的百变男神,不管什么风格都能驾驭,还怕一副假胡子?他轻轻咳嗽一声,掩饰内心的胡思乱想:“猜对100遍就是大师,蒙对100次就是高人。”

  “心理学的基础理论就是一定要学会自圆其说,否则没有办法说服别人。”苏木依然顽强地抵抗,不肯在郑道面前流露出哪怕一丝的软弱和退让,“我们先不讨论是谁想害我的问题,那是警察的事情,只聊聊你怎么开导我吧。心病和穷病,你能帮我治好哪一种?”

  “都能治好,但都需要时间。”郑道给的不是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而是实情,拜托,他的穷病还没有找到相应的药方,如果穷病这么好治,他研制出来一副一夜暴富丸不就秒变世界首富了?

  心病也不好治,更不用说现在的苏木像是刺猬,不但不打开心理防线,还竖起了一根根的刺。

  “其实从在月见饺子馆见你的第一眼时起,我就知道你最近麻烦缠身。情绪影响心情,心情影响健康,健康状态会呈现在身上和脸上……从你的穿着和气色可以看出,你身体是亚健康状态,心肝脾肺肾都有不同程度的疲劳。”

  “废话,哪个事业顺利人生幸福的人会一脸灰白?会落魄到到饭店捡人剩饭吃?我还可以一眼看出街上的乞丐麻烦缠身事业不顺呢。”苏木嗤笑一声,又微露惊喜地点了点头,“不过你要说到中医的理论,我可就不困了,看看你能不能用中医学的知识说服我。”

  好吧,总算能让你认同一点点了,郑道微微点头,别急,要的不只是说服你,还有指导你,最主要的是治好你的病,让你重新焕发生机。

  郑道从来不是理论派,他是实战派,要将所有有用的东西都实际应用到生活中。

  “以你现在的状态,昨晚的事故按说逃不过去,因为你情绪低落、士气低迷、身体虚弱,从形而上的角度来说,你会运气很差。从中医学的观点出发,你会神思恍惚,对于周围环境的反应降到低点。如果再以心理学的知识来分析,你会心理脆弱且敏感、抑郁、神思不宁。”

  “但你却最终一而再地逃过对方的布局,知道为什么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