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中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君子不器,文理一身

中道 何常在 3070 2020.07.20 18:18

  伴随着一阵狗汪猫喵,以及杜无衣的责怪和杜同裳的哭泣,何不悟总算为二人做好了儿童餐,并且耐心地哄二人吃饭。等郑道几人上楼时,无衣和同裳已经吃饱喝足,喜笑颜开了。

  郑道就暗暗自责自己没有尽到“爸爸”的责任,本来是他的事情,却成了何不悟的职责。不过何不悟“爷爷”当得很用心,还入戏很深。可以看得出来,他对两个孩子是真心喜欢。

  人老了,是不是都会喜欢小孩子?

  郑道得承认他对两个孩子也很喜欢,但毕竟没有真的当过爸爸,喜欢还上升不到喜爱的地步。本着医者仁心的出发点,尽管老爸一再强调不让他因为治病救人而暴露身份,但他相信就算是老爸亲眼见到两个原本活泼可爱的孩子身患隐疾,如果不早日救治早晚会引发更大问题而只是袖手旁观。

  郑道决定查清孩子的隐疾病因和病源,找到解决之道。

  李别和滕哲手脚勤快地在二楼的露台上支起了桌椅,还烧了水。趁何不悟不注意,何小羽偷出了他藏宝一样珍藏了多年的普洱,让滕哲泡上。

  滕哲泡茶是好手,从小跟爸妈学习茶艺,茶艺接近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他经常开玩笑说,如果失业了,他会应聘到茶城当一名茶艺先生。只可惜,茶艺师只要女性。

  滕哲大学学的是电子信息专业,毕业后开了一家网店,有时也到爸妈的“月见饺子馆”帮忙。饺子馆虽然不大,却是近20年的老字号,深受周围居民喜爱。他总是撺掇爸妈开连锁店,爸妈不肯,怕连锁店品质不行连累了好不容易积累的名声。

  滕哲说服不了爸妈,就自己背着他们偷偷开了一家,生意居然也不错。由于月见饺子馆远近闻名,来往的大多是本地的老居民,就经常可以听到一些坊间传闻。往往传闻的背后总会有真相的影子,所以郑道才让滕哲负责打探消息。

  还有一点,滕哲别看在郑道几人面前不太爱说话,是太熟的原因,在外人面前,尤其是和陌生人打交道,他的亲和力无人可及,往往只需要和初次见面的人聊上一个回合,他就可以赢得对方的好感。

  一来和滕哲说话和声细语没有攻击力有关,二来也是他圆脸小眼颇有喜感的长相为他加分不少,让他看上去亲善温和,人畜无害。

  滕哲泡好茶,依次为众人倒了一杯。李别品了一口,咧了咧嘴:“妈呀,和我爸爱喝的十几块钱一斤的茉莉花茶没什么区别,不,还没他的便宜茶好喝,至少有香气。不喝了,又苦又涩。”

  何小羽作势欲打,李别跳到了郑道身后:“道哥,你管管你家小羽,现在仗着自己身份特殊,动不动就欺负人。”

  何小羽脸一红,想争辩几句,话到嘴边又气馁了:“不想和你说话。”

  “道哥,你现在成了心理诊所的一把手,你到底行不行呀?”李别嘻嘻一笑,拿出了手机,“要不要让我爸动用一下小小的权力,查查郑叔现在在哪里?只要是需要身份证的地方,都会留下痕迹。”

  “不用了。”郑道心里明白,如果老爸不想让人找到就不会留下痕迹,他可是一个在一号楼躲藏了十几年都没有被人发现的老手,“他想出现时,就会出现。不想出现,别逼他。毕竟老人老了,不好管了,得给老人自由发挥的空间。”

  “你行不行呀?”李别知道郑道故意不回复他的第一个问题,就再次强调了一遍,“我怎么就是不相信你呢?从小和你一起长大,就没见过你会什么,除了上了一个医科大学学了一个什么应用心理学之外……”

  “我爸最近身体不太舒服,去医院看了几次,拿了一些药,不管用。道哥,你什么时候帮他瞅瞅?”李别一脸打趣的表情。

  “我不会治病,只会看心理问题。”郑道知道李别是在笑他,才懒得解释,“行啦,你们不用操心没用的事情,赶紧该干嘛干嘛去,我要哄孩子去睡觉了。争取当一个好爸爸!”

  “郑道,郑道!”何不悟的声音充满了怒气,他拉着两个孩子出现在露台上,“孩子还你!一对小白眼狼,刚吃完我的饭就嚷着要找你,一点儿也不记我的好。跟你一个坏样儿!”

  还好……郑道暗舒了一口气,何不悟还和以前一样刁钻刻薄,他还以为何不悟被两个孩子改造变好了,他还是适应苛刻的何不悟。

  杜无衣来找郑道,杜同裳非让何小羽抱,二人拉一个抱一个,身后还站着一狗一猫,李别和滕哲看了,都一齐羡慕地摇头,嫉妒地笑道:“一家人整整齐齐的,就没我们什么事儿了,走了,单身狗就不碍人家眼了。”

  送走李别和滕哲,郑道和何小羽带着杜无衣和杜同裳来到一楼,打开了音乐。

  又测试了二人喜欢和讨厌的颜色。

  最后初步得出结论,杜无衣脾胃不是很好,而杜同裳心脏功能不足,不过并不严重。当然,更准确的判断还需要全面的体检,郑道虽然师承老爸,是中医传人,但从不排斥西医,也认可西医的技术在针对一些特殊疾病时不可或缺的救治作用。

  以杜家的实力,必然为孩子做过了全面的体检,也肯定请过老中医,依然没有效果,可见孩子的问题非常棘手。

  哄两个孩子睡下,郑道又和何小羽、何不悟说了一会儿话,他也有了几分困意,小睡了一会儿。

  接下来的一周,郑道经历了从记事以来最狼狈最手忙脚乱最鸡飞狗跳的七天。

  先不说第一个晚上杜无衣和杜同裳半夜起床尿尿的起床气和醒来哭——幸好有何小羽自告奋勇和他们一起睡,才救了郑道一命。不过小孩子的哭声在深夜中格外响亮,他一晚上被吵醒数次。

  第一天,他照常日出时分起床,刚打完太极拳,还没有来得及再打一遍五禽戏,杜无衣就醒了。

  不是说小孩子都喜欢睡懒觉吗?为什么杜无衣要这么早起?郑道有些抓狂,醒来后的杜无衣不像远志一样静悄悄地卧在一边陪他,而是要他抱要他哄要他讲故事,他一个从未当过一天爹的糙汉子哪里会讲什么故事,只好硬着头皮背起了《黄帝内经》、《道德经》……

  背了半天,总算哄着了杜无衣,杜同裳又醒了。她醒来后先哭着要妈妈,又哭着要回家,何小羽费了好一番力气才又让她睡下。

  八九点光景,二人再次醒来,吃过早饭,杜无衣拿出课本要学习,还让郑道教他。郑道头大如斗,才想起忘了问胡非无衣和同裳上的是哪家幼儿园,正好胡非打来电话过问二人的情况。

  胡非的意思是,在还没有完全办理好所有的交接手续之前,两个孩子可以暂时不用上幼儿园,时刻和郑道在一起,也好尽快建立起来感情。

  是有几分道理,但当郑道问及什么时候可以办理股份交接和打款时,胡非却说还要等两个孩子真正认可了郑道才算走完最后一步。郑道听出了胡非的推诿之意,也不点破,主动提出有机会要和杜天冬、杜若见个面,毕竟是一家人。胡非除了表示可以代为转达之外,并没有透露任何有关杜天冬和杜若态度的信息,仿佛在送来孩子的事情上,他们完全遵循杜葳蕤的遗愿,彻底置身事外一样。

  郑道信他们才怪。

  郑道也就是说说而已,才不会主动去找他们,他不动,主动权就在他手中。

  何不悟的生活节奏也被打乱,他一改以前的懒散和无所事事,一早起来就叫来了装修工人,测量房间,要打造儿童房,还亲自动手在院子中建造了一个狗窝!

  郑道才知道何不悟居然会木匠活,而且手艺高超,至少六级起步,相当于中级公共知识分子。他只花了半天时间就用几块木板装订的远志的木屋,结构巧妙,布局合理,甚至还颇有几分温馨的感觉,让人大为敬佩。

  远志有了自己的窝,对何不悟的态度立马好了许多,在他面前也多了几分讨好的意味。真是一条现实狗,郑道算是看透了远志。

  陪两个孩子读书、玩耍了一上午,午饭又是何不悟亲自下厨。住在何家15年来,郑道才发现何不悟居然隐藏了许多生活技能——他的厨艺也堪比一级厨师,不但色香味俱佳,而且各种菜系都拿手。

  就连杜无衣和杜同裳也连说好吃,比家里阿姨的手艺还好。

  得两个孩子一夸,何不悟也开心地像个孩子,差一点儿就手舞足蹈了。

  中午两个孩子午睡,郑道和何不悟、何小羽规划了一下儿童房的事情。何不悟难得地大方一次,声称所有费用都由他负责,前提是孩子以后得他来带。

  何小羽正处在实习期,正好也事情不多,而且杜同裳现在就跟她亲,她就索性不再去警局实习,直接和李别打了一个招呼,留下来多陪陪孩子。

  下午,何小羽去了一趟医院,带着郑道和两个孩子的头发,做亲子鉴定。

举报

作者感言

何常在

何常在

感谢何帅笔下柳三金成为本书第18位盟主,老板大气敞亮!

2020-07-20 18:1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