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中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

中道 何常在 3266 2020.07.17 08:08

  大学期间,郑道和杜葳蕤同学五年,二人始终是不远不近的关系,虽是同班同学,估计说过的话在1800多天里加在一起不超过50句。

  毕业至今,又过去了四年,除了毕业的第一年还零星见过几次之外,后来的几年时间里,他基本上失去了杜葳蕤的消息。在班级的微信群里,他是极少冒泡的一个,杜葳蕤更是从未发过一言。

  印象中,杜葳蕤沉静而优雅,话不多,淡然如荷,从来不争什么,也很少参加各种集体活动,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还喜欢一个人发呆。时隔多年,郑道依然清晰地记得杜葳蕤抱着课本站在校园的樱花树下,忧伤而沉思的样子。

  郑道一直想不明白如杜葳蕤一般文艺的女孩,为什么要学医?她应该学哲学或是艺术才对。

  作为班花,杜葳蕤追求者众多,她从来都是拒人于千里之外,没有给任何人机会。或许她人如其名,只求自己静静的盛开,并不希望有人欣赏或是采摘。

  “兰叶春葳蕤,桂华秋皎洁。欣欣此生意,自尔为佳节。谁知林栖者,闻风坐相悦。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至少在郑道的视线范围之内,杜葳蕤直到大学毕业时都是单身。她喜欢一个人散步,喜欢伤春悲秋,身体不是很好,饭量很小。基本上每年换季时,她总会病上一段时间。

  大学期间没多少交流,大学毕业后只见过一面,始终保持了绝对安全的友谊距离,四年前见的最后一面,也顶多只是有目光的互动,难道说,他真的有瞪谁谁怀孕的特异功能?

  或者是酒后乱性和杜葳蕤有过一夜的伤害?郑道用力抓了抓脑袋,除非是他失忆了,否则不会发生上述事情,可为什么杜葳蕤会委托律师送一对孩子给他?不是他的孩子让他负责,这完全是无妄之灾!

  郑道本想矢口否认,见胡非一脸期待的表情,心中顿时一跳,不对,哪里不对,背后肯定有什么某种内在的隐蔽的联系,老爸刚失踪,就有人送子上门,要是两件事情之间完全没有干系,老爸对他十几年的教导以及他的本事就喂狗了。

  世间从来没有孤立发生的事情,老爸最喜欢引用老子的一句话:“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盈,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恒也!”

  那么是不是可以认为,老爸的失踪是送子上门的前因?

  以郑道对杜葳蕤的了解,除非遇到了无法解决的天大的难关,否则她不会麻烦别人。直到大学毕业后许多同学才知道杜葳蕤是著名的天冬集团创始人杜天冬的长女,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白富美。她从来没有向任何人展示过自己的身份也没有显露过富有,和普通人一样低调而朴素。

  胡非敏锐地捕捉到了郑道的惊讶之中有难以置信的成分:“你这么震惊,难道孩子不是你的?”

  “当然……”郑道只迟疑了不到半秒钟,“当然是我的!主要是就一次,一次就命中,而且还是双胞胎,我太佩服自己了,超级神枪手。”

  胡非一口气提到了嗓子眼,原本期待郑道否认孩子是他的,他就可以带回孩子光荣完成任务了,不想郑道要有多不要脸就有多不要脸,还恬不知耻地炫耀自己的能力,真是一个……畜生!

  不,根本就是禽兽!杜葳蕤生孩子时,才21岁,郑道还是个人吗?他努力克制了情绪,切记切记,你现在是律师,不是杜葳蕤的追求者也不是郑道的情敌。

  “你是否愿意担任你和杜葳蕤的一双孩子的法定监护人?”胡非一副公事公办的口气,又强调了一遍,“请回答我的问题。”

  “愿意!”郑道也注意到了胡非眼中一闪而过的失落以及提到杜葳蕤名字时不经间流露出来的向往,就知道胡非对杜葳蕤有感情,他要弄清事情背后的真相,胡非就是一个不错的突破口。

  胡非从公文包中拿出一份协议,递了过去:“你看一下相关条款,如果没有问题,就可以签字了。”

  “能不能关了背景音乐?听了让人有些烦躁。”胡非刚才的心思全部在郑道身上,没留意有音乐一直在周围盘旋,只听出是古筝,并不知道是什么曲子,他平常也不听中国的传统乐曲,现在只觉得浑身燥热加不安。

  怪事,为什么他从进入院子的一刻起就觉得心绪不宁浑身难受呢?多半是和郑道气场不合的缘故。

  “知道是什么曲子吗?是《江南好》,多好听的曲子,舒展、悠扬、深远,高而不亢、低而不臃、绵绵不断,犹如枯木逢春,你听了却觉得烦躁?”郑道一副了然于胸的神情微微点头,“你肠胃不好,以后要注意饮食。”

  在手机上点了几下,郑道切换了曲子:“来,听听悠扬沉静的《春江花月夜》,感受一下生机蓬勃之气……怎么样,好一些没有?”

  乐曲一换,胡非感觉压抑和憋闷之意随之消失,不由长舒了一口气:“太奇怪了,怎么这么神奇?”

  “这算什么?”郑道自信地一笑,他身上神奇的事情还多得很,只是有些话不能明说,道理说了估计胡非不懂也不会相信。

  百病生于气,百病起于寒,百病止于音、止于静、止于宁!五音对应五脏,当然,房间中设置的五色也对应五脏。

  他简单扫了一眼协议,漫不经心地问道:“杜葳蕤为什么不自己抚养孩子,都这么大了才想起让我当监护人?她是不是带着孩子不好再嫁?”

  “她……死了!”胡非至此已经完全相信郑道没有说谎,他的每一次回答以及所有表现都符合杜葳蕤委托书上面的要求,现在是该进入第二阶段了,“得了不治之症。”

  “啊!”郑道又震惊地猛然站了起来,今天是他的生日,他接连收到惊吓,老天对他开的玩笑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郑道有几分不信,杜葳蕤虽然有些体弱多病,但据他对她的观察,她除了有些先天肾水不足后天脾胃也不足之外,并无大碍,顶多就是一些睡眠不好肠胃不适的慢性病,怎么就突然没了呢?

  事情,越来越复杂了,郑道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一周前。”胡非斜眼暗中窥探了郑道的反应,确定郑道的举动是真情流露,而不是演技高超,“杜葳蕤女士委托我来确认你是否符合指定监护人的资格……”

  等等,说了半天现在还没有确认他有没有资格?郑道收起悲伤,又坐了回去:“逗我不是?孩子就算是我的,但我并不知情,我也有权拒绝成为孩子的指定监护人。就算你们确认了我符合资格,我也可以放弃资格,对吧?”

  “对。”胡非眼中闪过一丝欣喜,他巴不得郑道主动放弃。

  “嘻嘻,说条件吧,我才不会放弃,逗你呢。”郑道双手抱肩,咧嘴一笑,很开心地看着胡非眼中的光彩迅速黯淡下去,“毕竟是自己的后代,而且已经长这么大了,正是又省事又好玩的时候。”

  他从来是一个喜欢掌控主动之人,才不能被胡非带到沟里去。

  胡非差点没被气歪鼻子,郑道比他想象中还坏还要刁钻,他忍了忍:“第一,确认你有必要的基础条件保证孩子生活。第二,确认你保证可以治好两个孩子的病。第三,满足以上两个条件,杜葳蕤女士所持有的天冬集团20%的股份将会在半年内完成法律手续,归你所有。”

  “啧啧……”郑道夸张而不遗余力地表现出贪婪之色,“父凭子贵,我拿到了天冬集团20%的股份后,还愁没有足够的基础条件抚养两个孩子吗?养20个都不成问题。”

  “胡律师,我们之前不认识吧?”郑道愈加肯定胡非并非只是杜葳蕤的代理律师那么简单,他总是有意无意地流露出不想让他成为指定监护人的意图,对他也有一种本能的敌意,说明胡非掺杂了太多的个人情感。

  “不认识。”

  “不认识的话,你为什么对我有情绪?”郑道斜着眼睛坏笑,“难道你喜欢杜葳蕤,一直求而不得?”

  胡非险些被郑道的语气和姿态气得暴跳如雷,还好他多年来应付各种刁钻客户的经验及时制止了他的发作,冷静之后才明白郑道是有意调动他的情绪,想要牵着他的鼻子走。

  休想!他胡大律师是何许人也,纵横律师行业多年,打赢了许多高难度官司,也是响当当的一个人物,岂能被一个无名之辈左右?他冷冷一笑:“概不回答任何与委托无关的事情。”

  郑道试探完毕,也不再和胡非计较,心念一动:“孩子得了什么病?”

  杜葳蕤是体弱多病,又是得病而死,莫非她的病遗传给了孩子?有些病会遗传,有些病则不会。郑道想起早饭时见了两个孩子一面,至少在表面上看,他们都很健康。

  当然,以郑道的能力,不足以一眼就可以判断对方的健康度,所谓望而知之谓之神,闻而知之谓之圣,问而知之谓之工,切而知之谓之巧。望闻问切,神圣工巧,四个层次,他充其量只是在“巧”的阶段。

  老爸到底是在哪个层次,他不得而知,据说在老爸金盆洗手之前,就已经到了望而知之的最高阶段。说实话,郑道有几分不信。也许是和老爸在一起久了,所谓身边无风景眼前无伟人,他总是觉得老爸稀松平常得很。

  “你……就是我们的爸爸吗?”

  杜无衣和杜同裳站在门口,二人手拉手,犹如一对金童玉女。

  身后,还跟着一狗一猫。

举报

作者感言

何常在

何常在

感谢菩提就是树的白银盟,逢书必盟一直是正能量的传统。感谢以下盟主:linjfr、绿野沙狼、柳终南、乐君、菲菲90后、幽谷V繁星、白宸哥哥、桐棠、书友20170413160639441、草丛中的一只蚂蚱、风之子NC、飘荡墨尔本、白牧央、茅台张成、嫣然sm,都是作风优良品质过硬能力出众的好同志,你们都会无病无灾,长命百岁的!

2020-07-17 08:0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