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中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气虚乏力倦懒言,血虚目涩多梦浅

中道 何常在 4128 2020.07.22 18:18

  既然猜对了,郑道肯定不会过多解释,要的就是保持神秘。当然,其实也是因为他知道得并不多,总不能当面承认不是?

  郑道继续自己的节奏:“……杜若,杜老爷子也是一代名医,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一个不肖儿子,不但没有学到他的半点精髓,还过度挥霍自己的身体,就算天冬集团的所有股份都转移到你的名下,又有何用?你觉得你还有多长时间?”

  “郑道,别觉得你懂得多,我也是中医世家出身,知道自己的问题在哪里!不过是最近太忙太累了一些,显得挥霍无度。气虚血虚又不是什么大毛病,休养休养,再吃上几副药就好了。”杜若反应过于激动了一些,有些气短,不由猛烈咳嗽几声。

  郑道静静地等他咳嗽完才说:“我有一个原则,从来不和没有未来的人合作,纯属浪费时间。如果是杜老爷子或是卢非同,或许还有商量的余地,你……就请回吧。”

  杜若被激怒了,上前一步,伸手要揪郑道的衣领。

  郑道脚步一错,轻轻让到一边:“君子动口不动手……”话说一半,他伸手在杜若后背轻轻一拍,杜若身子前倾,一头撞在了门框上。

  发出了听上去就很疼的“咚”的一声。

  “我是未来的君子,现在可以动手。”郑道补充了一句,一转身,轻巧地坐在了主位上,他依然翘腿搭在了桌子上,“谈条件,免谈。动手,奉陪!要走,不送。你自己选!”

  这小子也太嚣张了,杜若气得险些背过气去,想再嘲讽郑道几句,电话响了,他坐下接听了电话。

  郑道不动声色地暗中打量杜若——杜若眼神比之前又黯淡了几分,嘴角微微翘了起来,而右手放在桌子上,在轻轻打响指……应该不是好消息,他紧张不安的心理波动体现在一些小动作小细节上,说明他心乱了。

  电话只持续了不到三分钟,杜若哼哼哈哈地应付,并没有说话,眼神还不时飘忽过来,在郑道身上扫描一两下。他坐立不安,不停地调整坐姿,中间还站起又坐下,揉眼不下五六次,打哈欠两三次。

  气虚乏力倦懒言,血虚目涩多梦浅……气血两虚最明显的表现就是浑身无力,坐立不安,喜欢瘫坐,说话都觉得气短,同时眼睛发涩,睡眠质量不高,梦多易醒。而睡眠浅梦多,导致身体得不到充足的休息,气血无法充盈,从而会引发恶性循环。

  郑道忽然有几分相信杜葳蕤说不定真的去世了,起码从杜若身上可以看出杜天冬经商成功,但教育子女却非常失败!

  记得老爸以前经常教导他说,辨别一个老中医是不是真的医者仁心,有一个特别简单的法子,就是看他的后代是不是身体健康事业有成。如果是,说明老中医是真正的医术高超宅心仁厚。如果不是,要么庸医,要么骗子。

  以郑道对杜天冬的了解,杜天冬既非庸医更不是骗子,为什么会如此不幸,有这样的一对儿女?莫非是在背后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之事?郑道眯了眯眼睛,自嘲地笑了,也不对,老爸一辈子谨小慎微,向来与人为善,从来没有做过丁点坏事,为什么他到现在还没有混出个样子害得他当不了富二代?

  别提股份和2000万现金的好事,郑道清醒得很,他现在是刀是枪是支点,先弄清到底是谁在背后策划并推动了一切再说,任何凭运气赚来的财富,都得靠本事加倍还回去。杜若“有钱没命花”的威胁,可不是说说而已。

  他可是有本事的人,他靠本事也完全可以赚钱,可不想让人以为他是靠颜值吃软饭的小白脸,他要拼才华。毕竟一身才华无处施展,也是一种悲哀不是?

  要不是被老爸一直压制,郑道感觉他的才华早就四处盛开了,怎么还会像现在一样隐居在善良庄?他那无处安放的青春和才华啊,蠢蠢欲动了好多年了。

  听到外面自行车铃铛一响,何小羽回来了。每次何小羽回家,都会在下车地点扫一辆共享单车骑,清脆的铃声总是轻易地就摇动郑道的心情。

  “孩子怎么还不回来?”杜若的气势再次减弱几分,他打完了电话,神情间有几分疲惫,“最后再问你一次,郑道,到底要什么条件你才肯放弃股份?”

  “谁给我的股份,谁要我放弃,我才放弃。葳蕤说给,你说不,我就不要,我既对不起葳蕤,又没面子。”郑道猜到了一些什么,揉了揉脸,“有什么好消息分享一下。”

  “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了……”杜若垂头丧气地挥了挥手,“结果显示,你是孩子的亲生父亲!”

  “666!”郑道下意识冒出了第一个念头,随即也愣住了,尴尬了,他应该是无语的想法才对,怎么能庆幸?

  不可能啊,他怎么会真是孩子的亲生父亲?除非他失忆了,或是被外星人绑架和杜葳蕤发生了什么,他可是连内裤都要自己洗的,任何可乘之机都被扼杀在萌芽状态,难道杜葳蕤有隔空取物的本领?

  想多了,郑道自责自己想象力太丰富了,又认真地想了想:“你让胡非取走了我的生物特征?”

  “买通了装修工人。”杜若没有隐瞒,郑道居然真是孩子的亲生父亲,他感觉天地一片灰暗,心情瞬间跌落谷底,最后的一丝希望破灭了,完全打乱了他的节奏。

  尽管他不愿意承认,其实从来到一号楼的一刻起,他的节奏就没有掌握在了自己手里。

  “不会弄错吧?”郑道现在越来越好奇加心惊了,如果他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那么毫无疑问背后设局之人设想到了每一个环节,布下了一张大网。

  想想还挺刺激挺有趣呢,郑道心惊之外,更多了期待和兴奋,现在他越来越想知道,对方花费这么大的力气下了如此血本并且布置得环环相扣拉他入局,到底想要从他身上得到什么回报?他的一身才华和英俊帅气,真值得这么大费周章吗?

  看来,自己还是小瞧自己了,说不定在别人眼里,他还是一个超级宝宝!

  “这是DNA对比,是科学,怎么会弄错?又不是什么滴血认亲!”杜若反倒被气笑了,“郑道,就算你是孩子的亲生父亲,如果我爸和我一起出面,并且再提高报酬,你愿意转让股份吗?”

  “我不会拒绝任何谈判的机会,前提是必须要有诚意并且拿出足够的筹码。”郑道现在是很开放的态度,既然别人都布局好了一切,他就见招拆招好了。

  病有千万种,预防第一重。只要他身心健康,稳如泰山,就不怕风寒的侵袭。“寒为万病之源,风为百病之长”,抵挡住了风寒,就可以确保安然无虞。

  “郑道!”

  伴随着何小羽的一声断喝,楼梯间传来“噔噔”声,干脆而有利,快速而决绝,片刻之间,何小羽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郑道和杜若面前。

  “郑道,你最好想好了瞎话再说,否则,你的人设就完全崩塌了!”何小羽气呼呼地将一份资料甩在桌子上,“你自己看!”

  郑道瞥了一眼,不用看就知道是亲子鉴定书,事情已经发展到了现在的地步,他眨了眨眼,以认真、严肃而沉痛的语气说道:“是该说实话了……对不起小羽,我之前骗你说孩子不是我的,是为了让你先接受孩子。现在你已经喜欢上了他们,你也不舍得赶他们走了,是吧?好,他们确实是我和杜葳蕤的孩子。”

  “你……”何小羽被郑道的无赖气疯了,用力推了一把杜若,“让开,不长眼,好猫不叫春好狗不挡道!”

  “……”关我什么事?杜若身子一晃,退后两三步,差点摔个跟头,心中一惊,这妞好大的力气。

  “事情反正已经发生了,除了接受和拒绝,没有别的选择。小羽,你要纠结我过去的月光不放,还是愿意和我共同面对明天的太阳?”杜若在场,郑道只能继续他深情公子的人设,“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改之,善莫大焉!当年我和葳蕤在一起时,你还没有成年,我只当你是妹妹一样看待。更不用说叔总是强调我们只能是租客和房东的关系……”

  “过往不恋,未来不迎,当下不负……才是人生该有的态度,毕竟,在人生中,没有一个人可以陪伴我们从初生到终老,即使是恩如父母,也只能是从小到大。即使是亲如夫妻,也只能是从大到老。”郑道深情款款,声音温和而充满磁性,“小羽,就算你不原谅我,我也不会后悔以前的事情。也正是因为我和葳蕤有过一段过去,她才留下来一双孩子,否则她孤单的离去该有多可怜多悲惨。”

  何小羽满脸的怒气只片刻之间就化成了一脸柔情:“郑道,你……别说了,我理解你的苦衷,不该追究你的过去。从现在起,当下不负。”

  这小子还真TM是一个泡妞高手呀,就仗着长得帅,狗屁本事没有,凭一张花言巧语的破嘴,骗了姐姐骗妹妹,人间败类超级渣男……杜若心中来气,原本他还不相信姐姐会喜欢郑道,现在亲子鉴定结果出来,又亲眼目睹了郑道对何小羽的当面欺骗,他终于信了。

  最烦郑道这类的人渣了,没钱没实力,就靠脸蛋和会做思想工作打天下!女人怎么都这么傻,不知道男人的嘴骗人的鬼的道理?

  杜若打量何小羽几眼,穿了牛仔裤圆领T恤束了羊角辫的她,身材健美而不健壮,手臂圆润,小腿纤细而结实,浑身上下呈现喷薄欲出的青春气息。

  小妞真不错,杜若眼神亮了一亮,不过随即明白了什么,她是郑道的新女友?房东的女儿?

  在他所知的郑道的资料中,只知道郑道和父亲郑见相依为命,租住在善良庄一号楼,却没有房东及其家人的信息。

  “你好,我是天冬集团的执行董事兼副总杜若。”杜若后退一步,微微弯腰,彬彬有礼地伸出了右手,“很高兴认识您……”

  “没兴趣。”何小羽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郑道,他谁呀?有什么病,抑郁、焦虑还是创伤后应激障碍?”

  “我不是病人,我是杜葳蕤的弟弟……”

  “舅舅!”杜无衣和杜同裳出现在了露台上,他们同时惊呼一声,扑入了杜若的怀中。

  和孩子一起待了半个小时,杜若在得到两个孩子都愿意留下的答复后,一脸挫败满腹失落地离开了一号楼,临走时他还没忘咬牙提醒郑道一句……

  “让你放弃股份的方法有很多,和平谈判只是选项之一,我做事喜欢先礼……后兵!”

  午饭后,郑道、何不悟和何小羽来到露台上。何不悟先是泡了一壶茶,看了几眼亲子鉴定书,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凝重:“郑道,想不想听叔一句劝?”

  郑道点头,见何小羽一脸开心,已经忘记了刚才的不快,不由一笑,有时没心没肺也是好事,至少不用操心太多事情,也不会为还没有发生的事情担忧。好在她有他,还有何不悟,他们就像院子里的两棵大树,为何小羽遮风避雨,让她免受生活的磨难和摧残。

  郑道点了点头,现在他愈发感觉何不悟似乎隐瞒了什么,至少在老爸失踪的事情上,何不悟知道的比他想象得还多。

  而且……何不悟也不像他表面上那么肤浅,他除了贪财吝啬之外,应该还胆大包天。

  “送回孩子,放弃股份和现金,安心地过你招摇撞骗的日子,当一个会忽悠有演技拥有专业心理学知识的神棍,日子也能过得去。叔再给你介绍一个安分人家的姑娘,也是拆迁户……就是何大毛家的姑娘何丫丫,比小羽大两岁,长得也挺漂亮……”

  “老何头,你闭嘴!”何小羽听不下去了,“何丫丫都谈过五个男朋友了,郑道不是收容站。”

  何不悟尴尬地笑了笑:“我就是打个比方……郑道,叔是说,这个局到现在做成了死局,说明有人是铁了心要拉你入局,也说明他们的病无可救药了,你何必非要去当背锅的替死鬼?背锅很累人的好不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