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中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居安思危,思则有备,有备而无患

中道 何常在 3297 2020.07.19 18:18

  今天是郑道的生日,李别一大早起来,约上滕哲,二人特意到市里最好的蛋糕店买了一份最贵的蛋糕,又各扫了一辆单车一起前来一号楼。

  李别算是郑道的半个发小,严格来说,他其实是何小羽的发小。认识何小羽时,他才5岁。8岁时,他通过何小羽认识了在何家租房的郑道。

  时年郑道10岁。

  转眼15年过去了,李别和郑道一同长大,成为了最好的哥们。郑道学医,李别和何小羽一起上了警察学院,今年他和何小羽一同毕业,同时进入市刑警一大队当上了一名光荣的警察。

  本来郑道、李别和何小羽三人小组玩得挺好,后来滕哲又加入了进来,成为了四人组合。四人一直是最好的朋友,10年来,友情越来越深。

  李别要在中午前赶到一号楼,不料越急越出乱子,快到的时候,为了躲避一辆突然从善良路中杀出来的迈巴赫,滕哲拐弯过急,和李别撞在一起。人和车子倒没什么事情,蛋糕却摔得稀巴烂。

  二人气急,想让迈巴赫赔偿,对方却停也未停一下,一脚油门踩下,轰然一声,只留给李别和滕哲一鼻子灰。

  李别气得要骂人,被滕哲拉住了。滕哲让李别先去一号楼,他回去补买一个蛋糕。李别没办法,滕哲脾气好,向来是息事宁人的性格。他不是,他有仇必报,而且仇不过夜。

  李别记下了车牌号码:A9E868,反手就将号码发给了他的副局长老爸,让他查查是谁名下的车,有没有违章或是其他问题。

  骑着单车,晃悠悠来到一号楼,却撞见了郑道和何小羽缠斗的一幕。李别当即扔了单车,拔出枪模对准了郑道……

  是的,是枪模。他虽然是刑警,但在非执行任务期间,也不可能配枪。从小喜欢枪械的他总是随身带一把枪模,要的就是随时可以拔枪的快感。用他的话说,保持警惕性和灵活性,随时练习射击。

  “你想干啥?”虽然枪口对准的是郑道,并且枪口是实心的,一看就知道是假枪,何小羽还是不干了,冲李别嚷了起来,“收起你的破枪。我警告你李别,以后再敢用枪对准郑道——不管真假——我都要打得你生活不能自理人生没有乐趣,听到没有?”

  李别还想争辩几句,不想何小羽松开郑道,上前一步,一脚踢飞了他手中的枪模。

  “小羽,过分了啊。”李别捡起枪模,宝贝一样擦了擦,收了起来,“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虽然你喜欢道哥,但多少给我留几分面子不是?不管怎样,多个备胎多一份安全感不是。”

  “滚一边儿去。”何小羽对李别不假颜色,她正一肚子气没地方发,“正好你来了,你替我好好审审郑道,他到底背着我干了多少坏事……气死我了!”

  “他怎么了他?”李别一副不怕事大的欠揍样子,笑得很贱,“是外面有人了还是有孩子了?”

  “有孩子了,还是双胞胎!”

  “不能吧?”李别夸张地捂住了嘴巴,“就凭道哥的本事,他能骗得了谁家姑娘?他是有点小帅,可是没钱呀。没钱谁会为他养一双孩子?小羽你肯定弄错了,孩子绝对不是他的,我敢保证。”

  正好滕哲换好了蛋糕也到了,郑道就让李别在树下支起桌椅,让小羽叫外卖,他要和几人一起吃饭并且开一个小会,说明一下情况。

  不管是何小羽还是李别、滕哲,都不是外人,他确实有必要说个清楚,因为接下来在他的计划中,需要所有人同心协力才能过关。

  就连何不悟都知道他惹下了天大的麻烦,身为当事人,他自己会不清楚?郑道从来不打无准备之仗。

  刚在院子里支好桌椅,杜无衣和杜同裳醒了。杜无衣饿了,想吃东西,杜同裳哭着要回家。何不悟拿出了当爷爷的派头,先是哄好了杜同裳,又挽起袖子亲自下厨为二人做饭。

  何小羽气归气,却还是天生喜欢小孩,上楼一手牵了一个,领到了院子里。

  震惊得李别和滕哲差点当场跪下唱征服。

  天气晴好,阳光明朗,5月的季节,不冷不热,即使是最炎热的中午,因为两棵大树的缘故,院子中绿意充盈,清凉一片。

  李别和滕哲面面相觑,又左看看郑道右看看何小羽,二人一齐点头,一脸凝重的表情。

  “嗯,像,是真像。”

  何小羽本来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不再去想糟心的事情,李别和滕哲一说,她又心情不好了,不过还能忍住没有放开紧拉住杜同裳的手。

  孩子是无辜的,何小羽仔细打量了孩子几眼,又看了看郑道,心情忽然又舒展了几分:“不像,哪里像了?郑道是高鼻梁大眼睛长睫毛,孩子鼻梁像他,眼睛和耳朵都不像……郑道,你要是不说实话,我和你断交一辈子。”

  “不是像郑道,是像你,哈哈。”李别大笑三声,他摸了摸自己刚理的板寸,“有那么一须臾,我以为是道哥和你的孩子。又一想不对呀,都三岁多了,不可能藏三年不被发现。三年前,小羽你才18岁,道哥也不可能那么禽兽。综合分析之下,不是你们的孩子。”

  “当然不是我们的孩子,是郑道的孩子,你个笨猪。”何小羽气笑了。

  “不是道哥的……”李别眯起眼睛,右手托起下巴,作为未来刑警的他,观察力和分析力超人一等,“小羽,你好歹马上也是一名光荣的刑警了,怎么会笨到不会观察和分析的地步?真愁人,你这样子以后怎么当我的搭档和副手?”

  “滚你的,少跟我装……你说什么,你是说不是郑道的孩子,你保证?”何小羽先怒后喜。

  外卖来了,郑道不理他们,自顾自打开外卖,拿出一块骨头先扔给了远志。

  远志摇头摆尾地吃饭去了。

  滕哲帮郑道拆外卖,小眼眯成一条缝儿,他不说话,只是笑,一副坐山观虎斗的态度。

  杜无衣伸手拿过一只鸡腿想吃,被何小羽夺了过来,她将鸡腿塞到郑道嘴里:“你会不会带孩子?他这么小,怎么能让他吃外卖?老何头,饭做好没有?快带孩子去吃饭。”

  郑道嘴里塞了鸡腿,眼睛鼓得像铜铃,含糊不清地说道:“你、你不也没带过孩子,怎么知道怎么带孩子?说不定我天纵英才,会凭空变孩子也会无师自通带孩子。”

  何不悟下楼,带走了杜无衣和杜同裳,槐米也跟着二人一起离开,远志留了下来。两个孩子一走,几人才放心地大吃起来。

  “接着说,孩子不在了,你可以丢人现眼了。”何小羽将咬了一半的鸡腿扔给李别,“姐有赏。”

  李别假装没接住,右手一推一挡,半个鸡腿就掉了下来,说时迟那时快,远志一嘴叼住,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李别得意洋洋地昂了昂头:“要当警察了,以后要学会控制情绪并且多观察多分析。首先呢,道哥坦然得好象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坏事一样,实际上他也确实没有做过。从心理学的角度分析,如果真是他的孩子,他不会这么平静,知道不?”

  “意思是他没有做贼心虚?”何小羽踢了踢郑道的脚,“你没什么可解释的?”

  郑道正吃得起劲:“等李别说完我再说,我听听他的高见,看他是不是一个合格的警察。”

  “其次,孩子和道哥不太像,当然,从长相上判断,不太科学,最科学的方法还是做亲子鉴定。”李别笑得很暧昧很欠揍,“他一不心虚二胸有成竹,不管是说话方式还是举止,和平常没什么两样,也不着急解释,所有表现都符合他什么都没做你们千万别冤枉我的潜台词,综上所述,他不是嫌疑人。”

  “还有,小羽你不是已经拿到了道哥的头发和孩子的头发,赶明儿做一个亲子鉴定,就会证明我的伟大和正确。”李别切开蛋糕,一把盖在了郑道的脸上,“道哥,生日快乐!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郑道早有提防,知道李别年年偷袭他,却故意不躲,他抹了一把脸上的蛋糕,还舔了舔:“不用做什么亲子鉴定了,白花钱,孩子不是我的。可以肯定是杜葳蕤的,但她和谁生的,我也不知道。”

  “谁说我拿了他和孩子的头发?”何小羽听郑道亲口否认是他的孩子,才开心了,悄悄塞给李别一个塑料袋,里面装了两根头发,她挤了挤眼睛示意李别别声张,“不是你的孩子,你为什么要收留他们?别和我说你是贪财,我信你才怪。你是穷,但穷得帅。”

  如果不是生活所迫,谁愿意把自己弄得一身才华?郑道自嘲地暗暗一笑:“不是我的孩子,却送到我的门上,还是在老爸刚刚失踪不久,真的是巧合吗?”

  郑道自问自答:“不,明显是人为的精心的安排。别人都出招了,我不能后退不是,更不用说,我还有你们,我不是孤军作战,我们是团伙作案。”

  “这话我爱听……”李别手机响了一声,他拿起一看,笑了,“滕哲,别我们的迈巴赫查到了车主,是卢非同。”

  “A9E868的迈巴赫?”郑道立刻猜到了什么,心中闪过了一丝震惊和疑惑,“车主是卢非同?身份证号码是1301021989……的卢非同?”

  李别对了一下号码:“是他!神了道哥,你认识他?”

  “卢非同是我的大学同学,也是杜葳蕤的追求者之一。大学期间他苦追了杜葳蕤四年,始终没有打动她……”郑道愈加觉得思路有了几分方向,“他是卢寻常的儿子。”

  “真的假的?首富卢寻常?”李别倒吸了一口凉气,咬牙切齿地说道,“我爸差点儿死卢寻常手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