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中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相由心生,境随心转

中道 何常在 3253 2020.07.28 08:08

  院中,树下,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在地面上投射了一个长约30公分的圆柱。

  卢西洲站在圆柱中,眯着眼,手搭凉蓬,朝二楼的露台上张望。郑道的身影掩映在皂角树的遮挡中,隐隐约约看不分明。

  不过依稀可见是一个白胡子老头。老头?不是说郑道是一个年轻的帅哥吗?她怀疑来错了地方。

  郑道没有卸妆,不是他在等新的客人,而是忘了。他居高临下,又是顺光,可以看得清楚,被一道犹如天柱照耀其中的女孩,穿一袭红色长裙,白色的运动鞋,绿色的背包,黄色的发带系在长长的马尾辫上,荡来荡去,既清新又文艺。

  阳光明***得女孩粉嫩的脸庞犹如透明,她长长的睫毛轻巧地闪动,像是晶莹的宝石。白里透红的脸庞完美无暇,充满古典美。

  郑道不是没有见过美女——好吧,就算何小羽从小是个鼻涕虫,长大后的她也出落得光洁亮丽出尘脱俗——就是苏木也犹如一株修长的乔木,钟灵毓秀,而院子中的女孩姿态优雅,仙姿玉质,犹如画中人。

  五官端正甚至可以说端庄的她,和一袭飘逸如仙的长裙相得益彰,如仙如幻,更不用说近乎完美的身材。让郑道可惜的不是她身体状况不佳,相反,她气色很好,双眼明亮而有光彩,神色饱满而有韵味,不夸张地说,她的健康度至少有八分。

  八分已经是了不起的高分了,郑道还没有见过健康度到十分的人。十分是满分,说明身体完全没有任何疾病,不管是显病还是隐疾,包括心理问题。

  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不会影响身心健康的小病,不完美的我们毕生追求完美,才是人生的意义所在。

  只不过和女孩的很仙的气质不般配的是她的妆容——夸张的眼影、爆炸式的头发、粗笨的耳环,过于后现代的化妆和她非常古典的装束结合在一起,像是一个飘然出尘的仙女,却是欧美面孔,不伦不类很难让人代入。

  确实可惜了,用力过猛,为了表现自己的与众不同,郑道惋惜地咧了咧嘴,迈动老人家不动如山的步伐,缓步下楼。

  “来了,大夫在此。”对于严格意义上的第一位真正的客人,郑道十分重视,虽然对她异乎寻常故作惊人的打扮存了一丝疑惑,却还是拿出了专业的态度,下到一楼,迎出门口,“请进,我是郑大夫。”

  也可以理解,来看心理医生的人,谁心里没点儿超出正常人认识的诉求?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一个小小恶魔,就看你能不能控制它并且不让它出来了。

  “郑大夫……怎么是个老头?”卢西洲疑惑的目光上下打量郑道几眼,又看了看手机,“地址没错呀,这里是天下正心理诊所吗?”

  郑道正站在牌匾下面,他手指向上:“躁胜寒,静胜热,清静为天下正……正是郑老头的天下正诊所。”

  “行吧,管你是少年还是老年,能看病就好。我叫西洲,你可以叫我西西。”卢西洲不等郑道礼让,自己进门,左右看了一眼,“随便坐是吧?你的诊所布局很特别,是不是测试的选择题?”

  卢西洲径直来到了现代装修的一侧,大马金刀地坐下,淑女形象全无:“人生为什么一定要做选择,每一步只有一个选择或是没有选择多好?”

  又一个选择太多也是苦恼的富家小姐?郑道坐在了卢西洲对面,她的穿着虽然普通,都不是什么名牌,但既合体又大方,和她的内涵很吻合。不过如果换了一般人,说不定会从打扮上认定她是问题女孩站街女郎。

  郑道才不会上当,对方的长相、举止与打扮不符,气质与外在截然不同。尽管她故意装出大大咧咧的样子,她坐下时微微皱眉以及轻轻用衣袖扫了扫桌角灰尘的动作,出卖了她内心的细腻和日常讲究。

  对方应该是慕名而来,但慕的是他的名,现在知道天下正诊所坐诊的是小郑大夫而不是老郑医生的不多。作为心理医生的老爸,显然专业水平不太过关,回头客几乎没有,口碑带动之下特意前来的客人,也少之又少。老爸消失后郑道接手的几天里,竟然没有一名真正的病人上门求医,太失败了。

  问题是,他作为心理医生的名气还没有打出去,对方从何得知?最近事情接二连三,郑道不由多想了几分。不多想不行,识人如看病,人性复杂,病因也有多种因素,要辩证地看待问题。

  “咖啡还是茶?”郑道一如既往地重复着程序。

  “收费标准一样的话,喝茶好了,相信以您老人家的见识和偏好,不会有什么好咖啡,倒是会有好茶。”卢西洲看了看朴实而旧迹斑驳的桌子,又在老旧的咖啡壶上停留片刻,摇头一笑,“你这些工具早该淘汰了啊。”

  “我念旧。”郑道才不会承认没钱,他将咖啡壶放到一边,烧水泡茶,“作为即将冉冉升起的知名心理医生,我的收费标准是每小时1……”

  “1000块?不贵,我先预付3个小时的。”卢西洲不由分说拿出手机扫码支付。

  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微信收款3000元。”

  郑道咂咂嘴,他原本想说每小时100块……运气不错,第一个真正的客人这么大方,说明他的知名心理医生之路迈出了赚钱养活自己的第一步。希望他可以做得比老爸好,老爸坚持了多年,始终勉强糊口而已。

  为什么非要从事自己不擅长的领域?如果让他以中医传人的身份为人治病……算了,郑道中止了胡思乱想,如果老爸以中医身份坐诊,怕是早就成为一代名医了,他也早就成为了富二代,还会像现在一样安贫乐道?

  安贫乐道太自夸了,准确地说应该是穷困潦倒。

  郑道口袋里面的现金只有几百块了,3000块是及时雨,至少可以让他维持一个月的生计,他顿时来了精神。

  至于什么20%的股份和2000万的现金,他从来没想过可以很快落实。他一向是一个脚踏实地的人,不喜欢画饼充饥。

  “西西……”郑道有点难为情,交浅言深,叫得太亲切了,他用茶夹夹了几根茶叶放到茶壶里面,“你是想聊些什么?有哪些苦恼?”

  差点脱口而出是问姻缘还是看事业,不能因为自己道风仙骨的打扮就拿错剧本,郑道微微自责,茶就泡得更用心了。

  “你真是郑道郑大夫?”卢西洲双腿收拢,坐得端正了几分,“怎么听说是个年轻人,而你分明是个老家、老人家……我都怀疑你懂不懂心理学。”

  我可是正经八百的医科大学应用心理学毕业的高材生,而且成色还很纯正,郑道烧好水,泡好茶,为卢西洲倒了一杯:“你的心很乱,思绪很飘,来,先喝口茶静静心,再慢慢说。西洲?姓西?很罕见的姓。”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是的,姓西。”卢西洲喝了一口茶,“先自我介绍一下,西洲,女,24岁,单身,海归,自由职业。没有经济压力,没有催婚烦恼,也没有其他烦心事情,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突然就心绪不宁,失眠、健忘、多梦,浑身无力,每天睡眠时间挺长,却好象没有睡着一样,醒来后总是精神不好……我是不是快要不行了?”

  你还精神不好?你精气神都很充足,故意画的夸张的眼影并不是疲惫和精神不振导致的黑眼圈,也掩饰不了眼神中的光彩,如果他只是一个单纯的心理医生,还真可能被她所骗,好在他还有隐藏技能,郑道也不点破,手摸胡子微微一笑。

  习惯成自然,以后没胡子了可怎么办?郑道只好放手,不能养成可能会带来失落的习惯。

  “昨晚也没睡好?”她知道他的名字,她故意化妆成这个鬼样子,她还不说实话,还又很大方,郑道的心理活动异常活跃,他现在很清楚地认识到对方不是一个普通的客人。

  “昨晚一夜没睡,困死我了。”卢西洲拼命挤出一个哈欠,用力过猛,差点打成喷嚏,“郑大夫,3个小时内,你能开导好我吗?”

  3个小时……一般人做不到啊,郑道却没问题,他本想说两个小时足够了,不过想想已经落袋为安的预收款以及他是按小时收费的报酬,又看了看11点多的时间:“先声明两点,一,预收款不退。二,超时要加钱,超时费每小时1500元。三,如果还要吃午饭,午饭费用另算。”

  “我下午2点后再来。”卢西洲动作迅速,说走就走,“等我哟,郑大夫。”

  望着卢西洲消失在院中的身影,郑道愣了一会儿,意味深长地笑了。这么有个性并且坚决果断的姑娘,不多见。她的坚决和苏木的果断不一样,苏木是有胆识,她是率性而为。两者的区别就在于苏木面对困难迎难而上,再坏的结果也天不怕地不怕。而她随心所欲,从来不知道怕,也不会去想后果。

  而更形象的比喻就是,面对同样一个包,苏木特别喜欢,但需要付出她全部的积蓄,她还是没有犹豫就买了。而西西也是没有一丝迟疑就当即买下,并且她连价钱都不看!

  不多时,何不悟和孩子们回来了。何不悟忙着做午饭,郑道就替他看孩子。和两个孩子一狗一猫玩了半个小时,何不羽和李别也踩着饭点回来了。

  “道哥,三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李别一进门就不按常规出牌,一路嚷嚷着上楼,“你真得该请客了,我可是帮你大忙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