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快穿之梦里花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人生目标(二更,求票票)

快穿之梦里花开 十月廿一 2099 2019.07.16 22:12

  “撇开他是个渣男不说,你们血缘太亲近,这是不好的!”

  酸酸甜甜的酒,喝多了容易上头。李子媛说话开始口无遮拦起来。

  阿橙听到这句话赶紧把院子周围的一些人都给安排走。

  蔡夫子倒是挺高兴:“当年人人都说我傻,放着后位不坐,争些妇人闲气。阿媛,你是第一个为我庆幸的。不过看了你被退亲的反应,我也有些后悔没有上去给皇帝表兄两拳。你说血缘太亲近是什么不好是什么意思?”

  “您就当我是胡说吧。”

  李子媛这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同窗,独她一人得了夫子的青眼。原来是有相同经历的缘故。

  “夫子,您说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活着本身不就是意义么?你活着,就能感受到许许多多的东西。”

  “没有目标的活着呢?”

  “你这孩子,怎么自己把自己绕进去了。没有目标的活着?你的目标就是活着啊。活着,人在。兴许,某一天,你发现了你的人生目标呢?是生一个孩子也好,做一番伟大的事也罢,又或者只是想多喝几种酒。不论大小,在你眼里是重要的存在,就有意义。”

  “是这样吗?那夫子你的人生目标呢?”

  “来宁城之前,我所受到的教育,从一个合格的郡主到为成为一个合格的皇后。来宁城之后,我丧失了我的人生目标,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但是我喜欢这里,我喜欢你们这些鲜活的小姑娘们。于是我留了下来。”

  “这样吧,夫子,万一哪天我找到了我的目标,那我把它借给你。同理一样。这样咱们都能以更积极的状态去面对生活了,对吗?”

  “痴人!不要给自己设定那么多条条框框。今朝有酒今朝醉。”

  蔡夫子醉倒之后,阿橙给她盖了薄毯。

  端过酒杯和李子媛喝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和你喝酒特别舒服。”

  “因为我长的好看。哈哈哈哈哈。”

  “我看是因为你脸皮厚才是。”

  俩人你来我往,喝了几杯。李子媛看了看躺在一旁的蔡夫子道:“夫子,一定很伤心吧。”

  逃避事情发生的地方,远离伤害了她的人。装作一脸不在乎的样子,在新的地方把自己困住。

  这样,就没有人能伤害她了。

  “你是郡主这么些年来,唯一敞开心扉的人。你敢伤害她,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呵!呵!你是什么武林高手不成?”

  “你知道护国长公主吗?”

  “知道啊,夫子说了,是她的母亲。”

  “那你知道护国长公主府掌领的护国军吗?”

  “嗯?”

  “五千护国军,我是副将之一。”

  看样子,这个朝代,女人的地位比想象的高。

  “我!李子媛!正式对苍天发誓!如果我敢伤害恩师,不用阿橙动手,我一定被天打雷劈炸成人干!”

  “吵死了!给我倒杯水。”蔡夫子被李子媛的嘶吼吵醒,脸色不虞。

  “多大的人了,立誓是随便能立的吗?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在这?”

  “夫子,你简直是喝完酒就翻脸不认人啊。”

  在枕头砸过来之前李子媛就遛了。新晋六品女官,大白天的饮酒,这可不适合在外头闲逛。

  到了巷子附近,家门口还是围了很多人。李子媛决定去隔壁的老宅到李子溪的房间休息一下。

  没想到一进去就看见李大姑在抹眼泪,李老太太和李小姑在边上安慰。

  见到李子媛,李大姑眼泪擦干嗓音嘶哑的一把抓住她:“阿媛,你可得给大姑做主。”

  李老太太这下真生气了,把李子媛拉着进里屋。

  “莲姑,你要闹也要有点脑子好不好!阿媛一个未出嫁的姑娘还能管到姑妈家里去不成?你想叫她真的嫁不出去啊。”

  “怎么嫁不出去呢,我们家阿勇。”

  “你再说一句,以后永远不要进我的们!”

  院子里一下就只剩下李大姑的抽噎声。

  李小姑问她:“姐,你扯了半天了,就是没说你想怎么做!要出气,几个哥哥把姐夫揍一顿不是不行。”

  “怎么能打人呢!”

  “那你哭哭啼啼到底想怎么样?”

  “我要叫那个小寡妇不得好死!”

  “那你预备如何?哭一顿了,上门去把人家寡妇打一顿?”

  “我就是心理不舒服!小妹,你帮我去!阿勇马上要娶媳妇了.....”

  “姐!你这越说越荒唐了!我一个做妹妹还能管姐姐姐夫房里事不成!”

  “那我怎么办呐......我的命好苦啊.....”

  李老太太听了半天,脑壳都是疼的,气的额头一根筋直跳跳的。

  “莲姑,事不是这么办。捉贼拿赃,捉奸拿双。大女婿不是那种胡来的人。我听你那意思,他朋友去世了,经常上门帮忙也是有的。就没有可能你想错了?”

  “我都跟在后面跟了几回了,回回都是偷偷摸摸的去那家里。我在家里跟他闹,他说是我小气,每次他拿东西过去都吵架。所以才背着我的。可我是女人,我看的出来,他和那女人说笑的表情,是不一样的。就像,就像我年轻那会看我的眼神一样。我也没想着闹什么,就是心里气不过。这十几快二十年,家里日子越过越好,他的心倒是越来越大了。”

  “叫你爹找他好好说说,真有什么跟那寡妇断了,事情就这么过。要是不乐意,我们老李家也不是任由他欺负的。”

  “娘,娘,我不想合离。你叫爹别吓唬过了,随便教训教训就得了。”

  李小姑朝自家姐姐翻了个白眼:“他于家难道上下都不知道这个事?你就非得回去做你的贤惠媳妇伺候老的小的?多熨帖啊!”

  “那我能怎么办?合离吗?孩子咋整?阿勇眼瞅着就能谈婚论嫁了。”

  “那你也不能憋着气啊。”

  “你妹妹说的是。”李老太太挑拣糯米,抬头道:“在家里住些日子。”

  “还住什么住啊,没见小弟妹今天看我的样子么。”

  “那还不是你自己做的不对。你弟媳妇给你出头,你怎么做的?和稀泥!”

  有一年,李大姑因为分家的事,跟妯娌吵嚷起来了。她妯娌动了手。金氏跟上去就跟那婆娘理论,二人打了起来。谁知道最后,李大姑还跟别个道歉。

  金氏到现在还在为这事怄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