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快穿之梦里花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老李头

快穿之梦里花开 十月廿一 2070 2019.05.26 07:00

  李老太太前脚到屋,后脚李子江就上门了。两家本就住隔壁,几步路的事。李子江一手端着财鱼汤,一只手上拎着两个小竹篓子。

  老李头和李老三正在院子柿子树下面说话。

  “爷,三叔。”

  “阿江来啦。阿媛怎么样,好些了没?”老李头问道。

  “好多了。爷爷,我娘做了财鱼汤,正新鲜,给您端一碗一会晚上下面条吃。三叔,阿溪和阿泽呢?”

  “今天学堂放假,不知道他们哪里疯去了。”

  “我爹给阿溪和阿泽做了俩小笼子,可以放蛐蛐啊蝈蝈的,上回就见他们馋隔壁人家孩子的东西。我给搁这了啊。”

  老李头在外头跑,听人说过一个遇水则发。儿子辈赶不上了,孙子辈的从上到下,按江河湖海溪泽起的名字。李子江和李子媛是李老大家的。李子河、李子湖、李子海是老二家的。李子溪和李子泽是老三家的。李子江和李子河比李子媛大,其余的都得叫她姐姐。

  李三婶金氏听见声从厨房里走了出来,面带笑容的拿小笤帚往身上扫了扫:“他大伯就爱惯孩子。阿江,晚上在这吃饭吧,你奶炖了鸡汤。我刚正包小馄饨呢,下着吃可鲜了。”

  “谢谢三婶,家里刚也做了汤,奶奶还给阿媛端了一碗呢。爷爷、三叔三婶,那我先回去了啊。”阿江朝后面喊了声:“奶,我回了啊。”

  金氏喊住了他,从屋里拿了一个小油纸包过来:“阿媛天天喝那劳什子苦药,阿溪和阿泽闹着要我给她买松子糖。你给带回去,给阿媛甜甜嘴。”

  这几天李老太太严令禁止家里人去看李子媛。她小姑娘家家的,面子薄,被退了亲不说,头还摔破了。得给她一点时间,缓一缓,于是各房都只送了一点东西过去并没上门探望。

  李老大家虽说不上富裕,但是糖还是吃的起的。不过也是三婶的一番好意,李子江接过来道了谢,家去了。

  边上的老李头见状点点头,情分就是有来有往的,三儿媳妇不错。

  老李头把手上的茶壶往桌上一磕,对李老三熊道:“没见你媳妇忙着呢吗,还不去厨房烧火!”

  “爹,咋厨房的活我也得做呢。”

  “你去不去?”

  “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老李头自个有闺女,闺女都嫁人了。他接触的人多,看的明白。

  这人呐,得将心比心,你做公公婆婆的,对儿媳妇好,你才能要求别人家对你闺女好。否则你闺女在别人家受了委屈,回来诉苦,你去亲家家里讨公道,别个一句话给你怼回来。

  “呸!你家儿媳妇的日子难道比我家儿媳妇日子好过?”

  李老三进了厨房,从袖子里摸了一粒小银子,给了金氏。

  “喏,今天赚的。你给收着。”

  说完真就坐在灶下烧起火来。

  金氏笑眯眯的放好,用葫芦瓢从大缸里舀了水倒进锅里,刺啦一声冒出一阵白烟。

  “孩他爹,不用你烧火,你去看看阿溪和阿泽回来没。”

  “管他们干嘛,到时间就回来了呗。”

  金氏娘家在宁城还挺有底气,虽说没有做官的,但是大家族繁衍生息,姻亲加姻亲的,出门到处都是亲戚。她爹在衙门做个书吏,老资历了。前不久,托关系让李子江进衙门做了个捕快。

  老李头看大儿子身子骨差,生怕大孙子身体不行,打小就送到前头武馆操练筋骨。如今十七八了,个头高不说,一身腱子肉。他亲自去找了金亲家,又塞了不少银钱开道,主要孩子确实体格好,这才给李子江谋了个铁饭碗。换个人,抓个贼都跑不赢,人衙门也不敢要。

  每个月银钱虽说不多,但是暗地里也有些灰色收入。所以老李头觉得钱花的值。大儿子不行大孙子顶上,自立门户总没问题的。

  为这事,老李头特意召集三家人开了个会。也不隐瞒,花了多少银子一五一十的说清楚明白。李老三一家自然没意见,他们跟着老两口好处多着呢。

  况且,金氏自己觉得挺有面子,自己娘家帮了夫家这么大一个忙,更得夫家看中。没瞧见么,连公婆都帮着叫丈夫对她好。

  李老二也不在乎,他当年为了读书,家里很是供了几年。虽说他大哥身体不好常年吃药,但是多少还会给带点收入回家的。钱不钱的,他也不差那点。兄弟几个一直和睦,不存在异议。

  李老二的媳妇陈氏笑呵呵的,当场恭喜李子江,还打趣叫他巡逻的时候帮着多顾着点李子河外家也就是她娘家。陈氏也是想的通的人,反正老两口不用他们伺候,钱他们俩也想不着,落在实处的好处才是正经。大侄子做捕快,巡街的时候,多顾着点姻亲。她娘家的布店少给不少孝敬不说,那起子地痞流氓上门闹事也得掂量掂量。

  实打实的好处啊。

  说起来,和李子媛定亲的陈家,跟李二婶家是出了五服的同宗,这门亲事还有陈氏在里头牵桥搭线的缘故呢。时下女孩儿都定亲定的早,十二三岁就得定下人家,好准备嫁妆。

  李子媛被退亲,陈氏心里也不舒服呢。当年她生下李子河没几个月,李子媛就落地了。俩娃娃一个被窝长大的。

  王氏去做饭,她就看俩孩子。她去打扫,王氏就给俩孩子喂饭。

  谁知她一连生了三个皮猴,人说她没闺女命,对李子媛那是真真个当亲女儿宠爱的。打小李子媛的衣服都是陈氏从娘家薅来的布做的,隔壁左右都没她鲜亮。

  李子江回去没一会天就黑了,一家人准备吃饭。李老大就叫儿子,把小桌子支到李子媛屋里去,这样能陪着李子媛。

  晕黄的灯光下,爹爹、娘亲和长兄一边吃饭一边闲话,隐约还能听见隔壁阿溪和阿泽的吵闹声。

  这一刻李子元真切的感受到,李子媛的灵魂还在身体的某个角落。

  李子元长叹一口气,默默道:“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得偿所愿的。打今天起我就是你,我是李子媛。”等这种莫名的哀伤逝去,李子元感觉到自己真正的控制了身体。

  随之而来感受的是饥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