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快穿之梦里花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谣言

快穿之梦里花开 十月廿一 2149 2019.05.27 07:00

  听说李子媛好了,能吃上东西了,陈氏拎着东西来看她。王氏拿了两样果子出来,摆在院子桌上。

  “她二婶,你别这么客气。”

  陈氏面带尴尬的笑了笑:“大嫂,真是对不住,要不是我......”

  “快别说了,你对阿媛只有好的心。我懂。许是阿媛命里有此劫难,与你不相干。”

  这几天陈氏寝食难安,连娘家都回的少了。加上听了不少街上传的闲话,犹豫着要不要告诉王氏。

  听见院子里传来动静,李子媛起了,她开了门朝陈氏打了招呼。王氏忙过来扶她坐过来。

  “才好一点,都说了叫你别下床。”

  “娘,我好多了。我想喝点热水。”

  “好好,你等着,娘去倒。”

  李子媛缓缓坐下,歉意的对陈氏笑了笑。

  “叫二婶跟着为我担心了。是阿媛的不是。”

  眼前的小姑娘,披着头发,脸色憔悴,一点子鲜活之气都没有,哪里像自己看着长大的娇软闺女。

  “阿媛......”

  陈氏刚开口,眼泪就下来了。

  李子媛呆住了,这说流眼泪就流眼泪,是安慰好,还是不安慰好?大婶,其实我跟你不熟悉啊!

  这幅神色落在陈氏眼里,小姑娘显然是受的打击太大了!还没回神呢!眼泪掉的更快了。

  正好王氏出来了,妯娌两个又好生互相安抚了一下。

  李子媛看着俩人,忽然说道:“二婶,外面是不是有很多不好的话传出来啊。”

  “你怎么知道?”

  一句话突袭把陈氏问的一愣,实话就说出来了。

  王氏也怔住了,她从村里嫁到城里,嫁了人就跟家里几个妯娌相处,操持家务,鲜少出门,信息来源自然没有陈氏的多。

  一着急,王氏抓着陈氏的腕子问:“她二婶,什么传言?咱们家阿媛又没做什么事,怎么会有不好的话呢。”

  等陈氏走了,王氏都还没缓过来。

  她这辈子就李子江和李子媛两个孩子,哪个都是心头肉,哪个都舍不得受一点苦。没想到女儿在终身大事上竟然诸多磨难。虽说被退亲是名声不好听,可话说回来,这宁城有心的人家,难道不知道其实是阿媛受了委屈么。他们家家风好,老李头认识的人多,唯一一个姑娘,那是肯定不愁嫁的。

  可如今,流言愈传愈烈,阿媛可怎么办呢。

  李老大回来看见院子里的妻子双眼红肿默默垂泪,边上的女儿两眼望天,以为家里发生什么事了,忙过来搂住妻子。

  “怎么了孩她娘,出啥事了?”

  王氏像找到了主心骨,哇一口哭了出来。

  “她爹,阿媛以后可怎么办呐!”

  李子江当班回来,面色凝重。他在街头行走,总有人窃窃私语,后来他留了心眼,躲在暗处听了个全。

  没想到外头谣传李子媛已经破了相,更有人说这样泼辣的姑娘,遭退亲就敢上门闹事,以后谁敢娶。

  李子江虽说脾气冲了点,但他是家中长子,明白事情的重要性,强忍着回来找家人商量,没想到父母都已经知道了。

  王氏还在哭泣,李老大和李子江唉声叹气。

  外头人说闲话,你也不能去一个个去解释,我们家姑娘好着呢,你们别乱说。

  管天管地还能管住别人的嘴么。

  可谣言再这么下去......

  李子江锤了下自己的大腿:“我宁愿跟别人干一架!这陈家、丁家欺人太甚!”

  一直没说话的李子媛突然出声:“爹娘、大哥,现在只有我重新出现在外面才会熄灭流言。我已经好了,明天可以去学堂了,就让我去吧。”

  关了这么些天,李子媛快闷出霉了。实现李子媛的梦,从第一步开始。

  要解决问题,击败流言,只有内心强大起来,站在阳光下,届时一切阴影将消散。

  愈是藏起来,躲在暗处,黑暗愈会一直笼罩下去。

  李老大原本担心女儿小小个人要去面对那许多人的指指点点,会承受不了。他去了隔壁找老李头商量主意,回来后对王氏说道。

  “你不是给阿媛做了新衣裳么,拿给她穿吧。咱们要出门,也要光鲜亮丽的出门。”

  第二天,李子媛身穿鹅黄长襦裙,披着月白色的纱罗,王氏站在旁边不住点头。拿了桂花油过来的王氏作势要往李子媛头上倒,叫她拒绝了。

  开玩笑,顶着一头油,也太难受了。

  头发实在不会梳,干脆盘了个丸子头,扎了跟丝带,自觉美美哒的李子媛还擦了点胭脂。

  拎着书篮,和王氏说了声出门了,王氏面带欣慰的看着女儿。

  “阿媛,你爹昨天跟我说了半宿,娘没啥见识,就那一句话,有啥事别憋着,你有爹有娘有哥哥呢。”

  “嗯,放心,娘我去了。”

  李子江今天出去的早,特意的跟人换了个班,怕他妹子受委屈特意在巷口等着呢。一手就拎过来篮子。

  “阿媛,哥陪你去学堂。”

  女子学堂由当地有名望的家族和知府夫人组织,里面的夫子,都是声誉极好的人。

  不论你是商户家的小女儿还是官家大小姐,只要身家清白都能进去读书。除了识字理家,也教一些比如插花、饮茶、服饰搭配的事。

  虽说女子学堂招生有限,但是并没有到很多学生的地步。

  老牌的贵族,仍沿袭老派的风格,要求姑娘大门不出,在家接受三从四德的教育。

  家境贫困或者一般的姑娘,在家里干的活能顶一个大人。除了做家务带弟妹侄子女,绣花也能挣上不少。

  所以,学堂里头像李子媛这样姑娘最多。

  家里没太多底蕴,也不缺她做事,去镀个金最好不过了。

  八到十岁的一个班,学些基础的识字针线。十岁到十三岁的一个班,主要学审美。不求琴弹的多好,要能分别好不好听。茶不会泡没关系,要知道什么茶香气如兰什么茶配红豆饼,都有讲究。十三到十六岁,基本上就教一些理家的事。接待一桌客人要注意什么。经营一个庄子要知道哪些东西,如何看账本等等。

  虽然有小团体,有学堂霸凌,总的来说,是个对女子相当不错的存在。

  路上李子媛端着自己的好奇心,不停的张望,原来这个时代的街道是长这样。

  李子江喊停自家妹子,特意去詹记给买了俩小麻饼。

  “快吃吧,这是詹记最有名的,不是说嘴里没味么,甜甜嘴。”

  “谢谢哥。”

  管十几岁大男孩叫哥,叫的还挺顺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