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快穿之梦里花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药包

快穿之梦里花开 十月廿一 2033 2019.05.31 07:00

  老李头白手起家,说起来在宁城普通百姓里已经算是过的不错了。可是兴许是小时候穷惯了,节约的很。拉活赚的钱,多数都贴补给孩子,自己吃用的都很简朴。

  没啥爱好,就好一口酒。以前都是巷口那家酒馆打的烧刀子,喝的辣嗓子,颜色也是浑浊的那种。

  李子媛拿来酒,老李头拔了塞子闻了闻,迫不及待的叫李老太太炸点花生米,他要喝一杯。

  “喝什么马尿呢,才吃的饭!阿媛,不许给你爷爷喝。”

  “奶奶,这酒是朋友送过来的好酒,爷爷想喝一点就喝呗。”扭头悄声对老李头说道:“爷爷,等我赚钱了你就能天天喝好酒了。”

  一小壶,统共没几两,喝了就喝了吧。

  听见院子里声音的李三叔从自家房里出来了,边走边穿褂子。

  “爹,啥好东西啊。”一看壶上贴的标签,迅速的搬了马扎坐好。“给我分两口吧。”

  老李头眉毛倒竖起来,眼睛瞪的圆圆的。

  “阿媛孝敬我的,你还来抢,怎么不见你孝敬孝敬你老子。”

  李三叔瘪了下嘴嘀咕:“我倒是肯买,买了你不得骂我败家么。”

  “嘿!”

  老李头话还没说完,李子媛接过了酒壶,给李三叔满上了一杯。

  “爷爷,听说人大官吃东西之前都有人先尝一口,您就让三叔服侍您一回。”

  一句话把老李头和李三叔逗笑了。

  李老太太炸了一小碟子花生米,揽着李子媛一块坐下,问了问她谁送过来的东西。

  “别个送东西,咱们得还礼。好比逢年过节你大姑回来,给你家里送东西,隔几天你们也要送东西回去。这叫人情礼路。”

  知道李老太太是在教她,李子媛点点头道:“爹爹做的药膏好,我送给同窗了,因为没收钱,她们怕是不好意思,折成礼送来的,瞧着也不算特别贵重。爹爹用的都是上好的药材,不差什么,下回我再做点什么送去给她们就好。”

  “正是这个理。我们阿媛长大了。”

  李老太太许是想起陈家的事了,又气愤起来:“他们陈家欺人太甚了,我们阿媛这么好,以后定要寻个更好的人家。”

  老李头就说她:“当着孩子面说啥呢。”

  李三叔也开腔:“爹,阿媛的亲事咱们得好好寻摸寻摸才是。”

  说道亲事,李子媛也该回避回避的。找了由头出了门,去了药铺。

  已经是初夏了,蚊子到处飞,一咬一个疙瘩。先前就计划好了要给阿溪和阿泽做几个驱蚊药包的,既然要做,干脆多做一些。二叔那边也要给,方芳和刘琴也分上一些。

  李老大在堂子里切药呢,看见李子媛过来了,颇有些意外。

  “阿媛怎么来了,可是家里有事?”

  “没事爹爹,我想配几个药包送给同窗,就来找爹爹问问看。”

  “这好办,逢着端午的时候药铺也要施药的。小牛,你带我们家阿媛去后面捡一些药,一会算我账上。”

  小牛是李老大带的徒弟,十岁左右的样子,是百草堂张大夫家的远亲。阿媛把手上的一封糕饼放在李老大手边,指了指周围的人,跟着小牛到后面去了。

  李老大笑了笑,招呼一起做事的人吃糕饼。心里想着,自家闺女虽说受了场委屈,但是成长了不少。做人做事愈发周全了。

  百草堂的后面有几间库房,贵重的药材锁着的,常用的库房就是开着的,要不经常跑来跑去。

  “阿媛姐姐,你想要什么药材啊?我现在认识很多药材了。”

  “谢谢你啦小牛,我要丁香、藿香、菖蒲、薄荷、白芷、苏叶、金银花,每样不要多,各二两就好。”

  “诶好,您在门口等我吧,我这就去。”

  院子里架着不少架子,笸箩晒着各种药材。李子媛凑过去瞧一瞧闻一闻,底下晒着一筛子的八角,她蹲下去拈了一个起来。想着一会叫小牛装几个,她带回去做红烧肉。

  仔细瞧了瞧,好像有点不对劲。

  李子媛拈着八角去了前头找李老大。

  “爹,我刚在后院看见晒了好多八角,你看看这个是不是啊?”

  李老大抬起头看了看,又凑过去闻了闻,是呀。

  “爹,您再仔细看看?”

  想着自家姑娘不是爱惹事的人,李老大掰了一点子下来放嘴里嚼了嚼,又苦又酸,舌尖伴有麻痹。李老大睁大了眼睛:“这不是八角!阿媛你在哪拿的?”

  “后面架子上。”

  “快带我看看去。”

  听见李老大这边的动静,正在看诊的张老大夫也跟了过来。

  “师傅,您看看,这八角里面掺着不少毒八角!”

  “这......这是谁收过来的?可有记录?”

  张老大夫的儿子小张大夫看了看铺子的账本,垂头丧气道:“是我收的。可我看的时候是真的八角!”坐诊这么多年,拿了不知道多少回药方,怎么可能分不清一个简单的八角。

  张老大夫摇摇头,叹气道:“这怪不得你,真假掺在一起,连气味都混住了,看颜色也应该是故意窖藏过一段时间。”

  李老大扶着张老大夫坐下:“师傅,百草经有记载,真八角和毒八角一般不长在同一个地方,只怕这送八角过来的人是别有居心啊。”

  “现在要紧的是查查最近有没有卖八角出去过。”

  小牛双手束在胸前道:“舅爷爷,李师傅叫出药先出库存时间久的。最近只出了库里的一小袋,这个新送的还在晒,没有出过。”

  “那就好,那就好。外面百草堂这么多年的招牌,这是有人要我们的命啊!”

  小张大夫已经知道是李子媛发现的问题,不住的感谢。药是从他的手上收的,若是配出去给别人吃了,百草堂医坏了人,名声可就臭了。

  李子媛躲在李老大身后,探出个头道:“师祖、师叔,难保是不是有什么人故意要害咱们百草堂。万一不只混了这一种呢,还是把最近收的药好好看一看,查一查吧?”

  张老大夫拿起碾药的小棍指着小张大夫:“还不快去!连个孩子都不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