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快穿之梦里花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舅娘生子

快穿之梦里花开 十月廿一 2094 2019.07.11 18:22

  这天早上一早,王舅娘刚从床上起身,哗啦一下破水了,裤子都湿了。

  她赶紧喊王外婆:“娘,我要生了。”

  王外婆从自己房里边走边穿鞋,唬的心里一头乱麻。着急的脑子一片空白,只扶着王舅娘坐下,问她可有哪里不好。

  听见声的董寡妇过来,叫桃子:“乖孩子,快去找你大姑!让她把稳婆请过来。”

  桃子刚出门,董寡妇又喊她:“万一家里没有人,就去铺子里找。”

  已经跑出去的桃子又扭回头回答:“知道啦!”

  董寡妇帮忙驾着王舅娘绕圈子,她们都生过孩子,知道趁走动的时候多走一走的道理。到时候宫口好开。看了看王外婆头上的一头汗,董寡妇道:“王婶子,先煮一碗红糖鸡蛋叫妹子吃了。这还不知道生到什么时候呢,力气得有。”

  “对对。”

  王外婆转了两圈去了灶房,火一点上眼泪就下来了。

  儿媳妇这段时间的状态她看在眼里,每天当个没事人一样,其实心里怕的不行。活到这个年纪,就没见过怀的这么艰难的。

  王氏一溜烟的去请稳婆,又叫桃子去喊王家舅舅回家。

  “可是爹要上工.....”

  “好孩子,你娘这胎艰险,你爹必须得在的。快去。”

  一会儿工夫,家里院子都站满了人。

  李子媛去把张老大夫也扶了过来,现在产妇没发作,就是把他老人家请过来做定海神针。

  王舅娘虽然破水了,还没感觉到疼。吃了一碗红糖鸡蛋,还抽空洗个头擦擦身子。董寡妇跟着忙前忙后,王氏都感谢的不行。

  “宝柱娘,多谢你了。人说远亲不如近邻,真是不知道怎么谢谢好。”

  “说哪里话呢。我们家宝柱多亏阿江照看。上回有人欺负宝柱,也是阿江替他出头呢。”

  一大家子,从早上太阳刚出来,等到下午太阳落山,王舅娘还是没有动静。问她痛不痛,不痛。

  稳婆也急了:“这种情况要说有也有,头胎见的多。但是这是二胎了,又是双胞胎,肚子里的水恐流干对孩子不好。不行就灌催产药吧。”

  李子媛听的分明,她心里也清楚,不借助任何仪器的帮助,她可能真的还不如稳婆。

  以前科室轮转的时候,妇产科的护士长跟她讲过。旧社会的稳婆,多是家传的手艺。

  靠的是正胎。

  用手触摸产妇的肚子,了解胎位情况,必要的时候用手法推动肚子调整胎儿的胎位。这和现代的助产士有异曲同工之处。

  一说催产药,大家都看着张老大夫,老大夫叹了口气。

  “你们要知道,用上催产药,就算孩子下来了,大人也危险。”

  催产药多是些活血化瘀的药,产妇要是产后大出血,用了虎狼之药,神仙难救。

  现场一片静默,突然桃子尖厉的声音炸在耳边:“我不要我娘死!奶奶!爹!我不要我娘死掉!”

  王家舅舅勉强挤了一个笑:“孩子不懂事,您多担待。叫我想想,叫我想想。”

  稳婆看着一大家子,对着王外婆和王氏说道:“我看产妇现在精神状态还好,要不再等两个时辰。兴许孩子能体谅体谅亲娘,早点出来呢。”

  这种时候,只能听专业人士的意见了。

  李子媛跟着张老大夫去拿药,一边走心里一边想着自己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这会,深恨自己不是外科大夫了,真有个万一,拼命做了剖腹产,还能帮忙。

  张老大夫包好了药,另给了一小包人参片。

  “有个万一,说不定能有用。女人生孩子,就是过一道鬼门关。晚上若有事,只管叫你哥哥来喊我。”

  “多谢师祖。”

  一家子都守在院子里,王舅娘熬了一天,这会躺床上打起了鼾。桃子一个人缩在角落里啜泣,李子媛过来揽着她。

  “快别哭了。舅娘不会有事的。”

  “姐,我就想叫我娘活着。娘活着,我就有娘。我不想没有娘。”

  “不会的,不会有事的。”

  外面传来三更梆子声的时候,院子里就剩李子媛和李子江还有王家舅舅在熬着了。王家舅舅在一个时辰之前做了决定,不用催产药,好歹保住孩子娘。

  突然听见王舅娘痛喊出声,王家舅舅忙进去看着,稳婆也紧跟着进去了。

  王氏去厨房烧水,叫李子媛端进去。又起灶煮鸡蛋,得叫王舅娘吃一点。

  屋子里的人都动了起来。

  一盆盆的热水端进去,一盆盆的血水端出来。

  桃子呆愣愣的站在门口,王外婆叫李子媛把桃子带到一边。

  “生孩子的事,你们女孩子不好看到的。乖,去帮着烧水,叫你娘端进来就好。”

  桃子不肯动,犟着脑袋站在那。李子媛叹了口气,去厨房端水了。

  时下也没有备皮的说法,稳婆得不停的擦拭好看清楚情况。一个时辰过去了,里面稳婆在喊,终于看见头了。

  又是一会儿,听见里面喊声:“出来了出来了,是个男孩!”

  “还有一个,还有一个,加把劲啊!”

  “使劲啊!”

  王舅娘的嚎叫声,听着只觉得痛的不行。

  李子媛抱住发抖的桃子,心里也是一片荒芜。读了医学院又怎么样,当了医生又如何,在这里,她一点也帮不上忙。

  里面传来慌乱的脚步声,王外婆喊王舅娘的闺名。

  “秀芬!秀芬!坚持一下!坚持一下!”

  桃子一把挣脱了李子媛冲了进去,扑到床边。王舅娘已经开始有些意识涣散了,听见桃子的声音眼睛才开始聚焦。

  稳婆拉着王氏站到一边说道:“这样不行了,第二个孩子是腿先出来,我得先把腿掰断了才能把孩子拽出来。快问问你弟弟,可愿意!”

  没出生的孩子,腿掰断扯出来,那还能好!就是叫王家放弃这个孩子的意思!索性不是已经有了一个孙子了么!

  桃子抱着王舅娘哭喊,声声泣血。王外婆抱着刚出生的孙子给他裹襁褓,看着不必自己手指粗多少的胳膊直掉眼泪。

  王家舅舅面对稳婆眼眶里泪水打转:“拜托您救救孩子娘。”

  李子媛把桃子扯到一边,往王舅娘的舌头下面放参片。

  “舅娘舅娘?你听听,桃子在哭!我哥已经去请张老大夫了,你一定不要放弃啊!不要放弃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