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快穿之梦里花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鬼门关

快穿之梦里花开 十月廿一 2055 2019.07.12 14:54

  稳婆把手伸进去,王舅娘从半昏迷状态下疼清醒,双手不停的乱动。

  王氏和王外婆一人抱住一边,好叫她别伤着自己。边上桃子已经哭不出声了。

  稳婆从床尾站到了床边,用手去推王舅娘的肚子。

  “不行,您得叫她使力气,不使力气孩子出不来,孩子出不来她就不中用啦!”

  王舅娘抓住王外婆的胳膊渐渐没有了力气,连叫声就沉寂了下去。

  李子媛喊桃子:“快哭!喊娘!”

  她自己站到另一边叫稳婆:“我跟你一起推!来!”

  王外婆胡乱抹了一把脸,找到床头的瓦罐,就地一摔。

  “秀芬呐!秀芬呐!秀芬呐!”

  喊一声就摔一个罐子,王舅娘在这样的情况里居然恢复了一丝神志,双手抓住垫在身下的稻草,用尽了全身力气,终于感觉有什么从身下滑了出来。

  “出来了出来了。不行了,血流的太多了!”

  伴随着稳婆的惊呼,王舅娘的手瘫软了下去。

  顾不上男人不能进产房,王家舅舅端着药进来了。

  “老大夫早就备好药了,孩子娘快喝,喝了就好了。”

  可是这会王舅娘牙关紧闭,根本喂不进去。李子媛正抱着后出来的孩子给他清口腔,想着兴许还有救!听见边上声音,想去帮忙救王舅娘,可是刚出生的孩子还是热的!他还活着!

  李子媛头也不回的喊王家舅舅:“快用嘴喂进去!把头翻一下!成直角!嘴巴掰开!用灌的!”

  照着法子说,也灌不下去!

  “秀芬啊,喝药啊,你有儿子了!你得活着啊!”

  王外婆也没了力气,瘫坐在地上。王氏接力给王舅娘按人中,嘴唇上都快掐烂了人也没清醒。

  李子媛顾不上什么清洁什么卫生了,把婴儿侧身嘴里掏干净,对着吹气。心里又着急王舅娘对着门外大喊:“哥!止血药!桃子去拿!”

  桃子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开门冲出去,拿了药粉子进来。

  “桃子,你看,这是你弟弟!过来,对着他吹气!像我这样,两个手指按他的胸口,按三下吹三口。”

  电视里保大保小的情节都是假的。作为医生,会无条件先救产妇。

  可是人心都是这样的,他已经出生了,他是一个生命。放弃他,他会真的看不到这个世界。

  李子媛看着胳膊大小的婴儿,心跳已经很微弱了。义无反顾的走到王舅娘的身边,找好角度,把药一点点的灌下去。

  这一刻,她无比冷静。

  “娘,你去烧水,药也要再熬一点。婶子,你帮我看着点,血要是流的少了告诉我。”后面一句是对稳婆说的。

  稳婆看着她一个小姑娘,冷静的处理孩子和产妇,愣愣的点了点头。

  这段时间她一直在处理胎衣和不停流出的血。

  一碗药硬灌进去,大部分都撒了。王家舅舅递药,李子媛灌药。

  好一会儿稳婆喊:“血流的少了!少了!”

  再流的少,也还是在流血,何况已经流失了很多了。

  李子媛找了一块干净的纱布,把药粉倒进去,卷成一条递给稳婆。

  稳婆下意识的接了下来。

  她接生了这么多,自然知道许多人生孩子下身会裂开流血不止。止血的药粉子大家都知道,也试过,可是没有用,一会就被血冲出来了。

  见稳婆站着不动,李子媛冷静的喊了她一声:“婶子,止血!”

  稳婆听话的把简易的止血棒放了进去,李子媛过去看小婴儿,桃子还在不停的吹气。摸了摸小婴儿的胸腔脉搏,李子媛的眼泪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好了桃子,不用了。去看看你娘。”

  王舅娘脸色苍白,但是瞧着呼吸平稳。收拾干净之后,王家舅舅把张老大夫请了进来给把脉。

  “失血过多,已无大碍。不过以后肯定不能做重活,得好好养着。先吃一段时间的药再说。”

  李子江扶着老人送他回去,稳婆看没什么事了,准备要走。

  “天都快亮了,我这就回去了。”

  王氏这才回过神来,拉着稳婆站到一边,往她手里塞银子:“嫂子,今儿多亏了您!我们家姑娘的事.......”

  “这是作甚,我是那种乱说话的人吗?不过是外甥女跟外家亲近,在这呆了一晚上而已。”

  “正是正是,多谢嫂子了!我们家男人是在前头百草堂做事的,刚刚过来的张老大夫是他师傅。我女儿小时候经常跟着去医馆,于医理一道有些涉猎。”

  王氏还是解释了一番,怕稳婆走了之后传了风声。

  一个未嫁的姑娘家家,帮着接生还给刚出生的孩子做这样那样的治疗。

  要传出去,不用嫁人了。

  王外婆把先出生的婴儿放在王舅娘的身边,找了块布把死婴包了起来。拽了拽王家舅舅:“你一会回趟家,把这孩子葬到你爹旁边去。”

  王家舅舅应声接过布包出去了。得赶在天没大亮之前走。

  桃子趴在母亲身边,睁着大大的眼睛,颤巍着把自己的头发丝放在母亲的鼻尖上,头发被微微吹起,桃子的嘴唇颤抖的动了动,咧开嘴笑了。

  天大亮的时候,王舅娘醒了,身上没有一处不疼的她看着身边不足三斤的小娃儿泪流满面。

  王氏请王外婆去休息,她守在边上,一言不发只默默给王舅娘擦眼泪。

  好半晌,王氏喂了王舅娘喝药,端来热水给她擦拭。

  “你生孩子那会,太惊险了。桃子哭的,我这心里不落忍。人都说生儿子如何如何,叫我说一个闺女孝顺能顶几个儿子。”

  王氏没提刚出生被起名狗剩的孩子,那小嘴巴,奶都吃不了。能不能活,还是个未知数。王舅娘这个样子,她多说说桃子,以后.......万一以后.......心里能好受一点。

  李子媛天刚亮就拉着李子江出去了,俩人先是去买了一头才下崽的羊,又去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羊奶比牛奶更好吸收,挤出来煮沸,大人孩子都能喝。

  王舅娘现在的身体状况,喂奶肯读是不行的,会加大她的身体负担。

  另外,李子媛想研究研究,怎么样做一个简易的奶瓶,好让狗剩能汲取身体需要的能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