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快穿之梦里花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送药囊,问夫子

快穿之梦里花开 十月廿一 2018 2019.06.02 16:03

  药囊做好后,李子媛挑挑拣拣,选了几个品相好一些的留着送人,其余的都拿去了隔壁。

  可巧三婶金氏在,一股脑给了。

  “三婶,我看阿溪阿泽身上都被蚊子咬了许多包,配了驱虫的药做了药囊,叫他们出去玩带着。还有几个可以挂在床头,晚上睡觉能安稳些。”

  “哎哟,我们阿媛真是大姐姐了。我替你弟弟们谢谢你。”

  “三婶不必客气,我是做姐姐的嘛,应该的。”

  金氏看着她欲言又止,李子媛想了想笑道:“二婶那我也叫哥哥送了些过去。”

  金氏略带尴尬的咧咧嘴:“原是我想多了,你娘最是周全的人想的定然周到。”

  “三婶教导阿媛,有话直说就好。我这次生病总想着以前三婶跟我说的话,想来还是阿媛想的太浅显了些,不如三婶经的事多。”

  “阿媛能懂我的这份心就够了。你金外公才送了些北方大松仁过来,我给你包一点,回去尝个味昂。”

  金氏是大家族旁支出身,对人情世故其实比王氏要看的通透。早先李子媛和陈越定上亲,说起来其实是李家略微高攀了。金氏侧面跟她说过,可以适当走动。不说见面,你时不时的做些吃食的送到陈府,不说送给谁的,别个府里难道还不知道?

  可王氏觉得,女子要矜持,越是定亲了,越要端着。这样女子,别个家里才看的金贵。

  很难说的出谁的想法要好,但是金氏总归是一番好心的为李子媛。承她的情,她心里受用,大房和三房关系没有波澜,这样才是最好的结果。

  大松子成细长型,已经炒制过了,李子媛想着只送两个药囊给夫子太过刻意,找了个小竹盒子,垫了层荷叶,拿油纸包了,把松子带上去了蔡夫子的屋子。

  “夫子好,近来宁城开始变热了,许多蚊虫都跑出来扰人。我自己做了几个驱蚊的药囊送给众位夫子。”

  不只送蔡夫子一人,其他授课夫子也都送了的,关系好的几个同窗也有,这样不显得刻意。

  “难为你有心了。”

  今儿才半上午,天就热上来了。蔡夫子把头发挽在后面攥了个发髻,穿着紫红的齐胸襦裙,肩上披着黑色的纱衣,衬着肌肤愈发白皙。

  李子媛突然对蔡夫子好奇起来。她从哪里来,今年多少岁,为什么停留在宁城,有没有成亲,这些基本的情况大家都一无所知。

  蔡夫子坐在廊下,面前立了一张小桌,桌上仍旧是一些茶具,质朴无华。微风习习,瞧着是很惬意的氛围,但李子媛分明从蔡夫子的神情中看出了一些异样。

  不待蔡夫子说话,李子媛舔着脸道:“夫子今儿喝什么好茶?可巧我带了茶点,赏我一杯吧。”

  巴巴儿的把竹盒打开,露出浅红的松子。

  蔡夫子笑了笑:“如果我没记错,现在是上课时间吧?”

  “琴夫子巴不得我不去呢,别人弹琴要钱,我弹琴那是要命。”

  一句粗俗的调侃叫蔡夫子哈哈大笑起来,原本寡淡的脸上带出了许多生气。

  “你这孩子,怎的如此有趣。哎哟,笑死我了。”

  “嘿嘿,夫子,我给你掰松仁昂。”

  “松仁油脂多,得配红茶。你去那边的茶柜,把青色云纹底的红色的茶罐拿来。”

  茶柜上,大大小小茶罐的形状颜色各不相同,这更叫李子媛好奇蔡夫子的来头了。

  不过,好奇心杀死猫,少言少失。

  在李子媛喝了一壶茶,变化了七八种坐姿后,蔡夫子抬眼看了看李子媛:“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嘿嘿,看样子还是瞒不过夫子的眼睛啊。我就是不知道怎么做,又不知道问谁才来找夫子的。可是见到夫子我又想我怎么该把这些闲事拿来烦夫子呢。”

  “嗯,是不该。那就别说了。”

  “啊?那个,要不还是夫子听一听吧?我真的找不到人商量了。”

  不待蔡夫子说话,李子媛自说自话的就把百草堂假药的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李子媛说到知府大人小舅子的时候,蔡夫子挑了挑眉头。李子媛心里也不安起来。

  她来找蔡夫子,是想着看能不能借两分香火情调节一二。毕竟那天蔡夫子说过,她会带李子媛去知府夫人的花会,想必她和知府夫人有一定的交情。

  李子媛说完,蔡夫子朝门口喊了一声:“阿橙。”

  一青衣女子迅速走了过来,看了一眼李子媛后袖手立好。

  “你去问问这个知府夫人的小舅子和千金堂的事,早点过来回我。”

  “是。”

  李子媛剥松子的手停住,嘴巴还保持微张的状态。蔡夫子拈了一个松子砸向她道:“女孩子张着嘴的样子丑死了。”

  “额......”

  “你先去上课吧,有消息了我会告诉你。”

  “是,夫子。”

  好一会,蔡夫子皱眉道:“你怎么还不走?”

  李子媛欲哭无泪:“夫子我腿麻了站不起来.......”

  “哈哈哈哈哈......”

  这该死的矮桌,不能做高点,再整个凳子嘛,跪坐真的麻到爆炸。

  看着李子媛爆红的脸,蔡夫子带着笑意道:“据我所知,知府夫人并没有兄弟,所以这个知府夫人的小舅子就有待商榷了。安心快回去吧。”

  获得一手消息的李子媛一蹦三跳的出去了。

  事在人为,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逃了一节琴课,正巧回去的时候赶上散课。琴夫子是个个子很高的女人,狭长的眼睛瞧着伶俐性子是最好的。

  见李子媛回来,嗔了她一眼:“琴艺虽说不当饭吃,但是能陶冶情操,念你伤病才好,以后可不许了。”

  “多谢夫子。嘻嘻,夫子这是我亲手做的药囊驱蚊有一些些效果,忘夫子笑纳呀。”

  琴夫子伸出细长匀称的手指敲了敲李子媛的脑袋:“缺一节课还学会贿赂夫子啦。”

  顺手拿了药囊就挂在身上出了学堂,李子媛看着琴夫子的背影,只觉得这若是生在现代必定是一代超模。

  才坐到位子上,李子媛就被几位同窗给围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