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快穿之梦里花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闹剧

快穿之梦里花开 十月廿一 2028 2019.06.24 22:15

  第二天的大集人更多了。王家舅舅出去转了一圈,抱了一捆毛竹回来,拉着王氏站到一边。

  “姐,我看见那头也有人卖大肉粽呢!还搓了糯米团子也要炸!比咱们卖的便宜。”

  “啥?!这个挨千刀的,我找他麻烦去。”王氏解了围裙就要往外冲。

  边上的陈氏和金氏忙拉住了。

  “大嫂,我知道那家是谁,东街出了名的赖子,你去了肯定讨不了好。”

  “就是就是,大嫂,咱们和气生财,不和那些个人计较。今儿先把预订的准备好,剩下的能卖的就卖,卖不掉咱们自己吃。”

  俩人安慰起大嫂来头头是道,脸色显见是没有刚出门的时候兴奋了。陈氏和金氏对宁城比王氏了解的多,那家赖子表兄还是县丞呢。你说他平时做什么坏事?也不是。就是爱占个小便宜,有时候抢你点生意恶心恶心你。

  大街上,你能卖粽子,我也能卖。各凭本事行事,也不能说他错不是?

  新玩意,才做第一天,乡亲们吃个新鲜,生意火了。第二天有人仿了出来,还卖的比你的便宜。李家几个女人自信心一下就没了。

  要说粽子在李家几个长辈眼里,没什么技术含量所以别个仿制的一出来就泄气了。腌肉泡米都是李子媛上手做的,在家里长辈眼里这是轻省的活,搁了大肉香料的哪里会不好吃。

  可是腌肉放了哪些东西,大家是不知道的。说白了,秘方掌握在李子媛手里。

  来拿预订的粽子的客人昨儿个已经付了定金,瞧见那边有人卖的便宜,说话颇有些心气不顺。陈氏正要上前赔笑脸,李子媛脆生道:“这位大婶,您别瞧着那边卖的便宜,好吃不好吃您得比较比较,尝尝看。咱们家的肉里头,搁了不少好东西,吃了一点不觉得腥膻异味。米也是一样的,您掌家理事这么多年,肯定也知道包粽子米是很重要的,都是用的新米呢。不过也是我们的不是,劳您多跑了一趟,这个药囊是我自家做的,驱蚊效果特好,送您一个。”

  “小姑娘说话莫哄我,我这就去尝尝那家的去,若是比你的好吃,我可得退钱了啊。”

  “您尽管去。正好列位做个见证,只要认为那家的比我们家的好吃,我们退钱!”

  人群闹哄哄的,议论纷纷。热闹谁都爱瞧,还有人起哄:“走,去尝尝味,比较比较。”

  大婶莫名觉得有面子,扭了扭脖子:“那我去了。”

  赖子的摊子面前围了不少人呢,大婶上去就说要尝尝味。赖子媳妇手上拿着瓜子,靠在后墙根那一口一粒:“我说大婶,这粽子里面包了肉,一个就要成本不少呢。你试吃一口他试吃一个,我们生意还要不要做了。”

  “不吃一下怎么知道你们两家谁做的比较好?”

  赖子媳妇翻了个白眼,捏着裙角一摇一摆的走到锅边挑了一个出来打开。

  “瞧瞧瞧瞧,我们家的肉比她们家的肉大多了。”

  看着肉块是要大一点,大婶尝了一口没说话就走了。

  赖子媳妇吐了一口瓜子壳:“啐,我就说吧,混吃的。”

  大婶吃完没回家,扭头去了李家的摊子,又交了二十个粽子的定金。

  “那家肉大是大,一点不香不说,糯米也没味,嚼着没劲。”

  王氏喜的不能,硬拉着大婶端两个糖油粑粑走。有了念头,人又精神起来。叫卖的叫卖,招呼人的招呼人。

  摊前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钱框子都快满了,大家脸上都洋溢着喜悦。

  正说要吃午饭呢,两个捕快带着人过来了。一见是李家的人,四方脸的捕快尴尬的笑了笑:“李家婶子,不知道您还记得我不,上回跟阿江巡逻的时候遇到过。”

  “记得记得,小胡嘛。来来来,吃点粽子,忙坏了吧这几天?阿媛,倒点绿豆汤过来。”

  “不麻烦不麻烦,李家婶子,这个店家硬拉着我们来评理,说你们害了他,不知道你认不认识。”

  小胡捕快侧过身,露出后面挤眉弄眼的赖子。

  王氏看了看小胡捕快又瞧了瞧婆婆:“不认识啊。”

  “赖大爷,您说人家害了你,怎么害的啊?”

  “哼,诺,就是那个糖油粑粑,看油把我炸的!”

  王家舅舅还背对着翻锅里的粑粑呢,这炸粑粑得不停翻动,不然容易糊。

  小胡捕快看了看场地,摊子背靠墙根搭的,锅在条案和墙中间,而王家舅舅干脆背对摊子,把锅挡的严严实实。

  “赖大爷,您在这溅的?”

  赖子不说话,只哼哼唧唧说自己疼把手举起来叫围观的人看。

  乖乖,两三个黄亮亮的大水泡泡,看着确实疼。

  胆小的女人甚至惊呼出声了。

  陈氏站到王氏的边上:“这位是赖大爷吧?听说您今儿自个也摆摊了!?卖的还跟我们家一样的东西,怕不是自己炸东西的时候溅的吧?”

  赖子扯了扯嘴角:“是在我自己摊子上溅的没错,可那还不是怪你们!那什么糖油粑粑,下锅就爆!看把我手烫的!”

  刚说完后面跟来的赖子媳妇拍拍大腿就往地上躺:“老天爷不长眼啊!我们当家的可怜巴巴想挣点辛苦钱,那起子人啊,居心不良哟!害的我男人手都伤成这样了!怕不是许久都干不了活了!”

  这不是讹诈吗?!

  小胡捕快的四方脸憋的通红:“赖大爷,这是您自个做事不小心,怎么能怪人李家头上呢?”

  “那你说,为什么她们做的糖油粑粑不炸油,我做的就炸成这样了?”

  金氏小的时候还跟赖子一块玩过,跟赖子媳妇也说过几句话。

  “赖子,你想怎么样?把怎么做糖油粑粑的方子给你?”

  “不给也行,不给得赔我的误工费,你瞧瞧我的手!”

  “我呸!”

  金氏双手叉腰一口痰吐到赖子的脚边:“别个怕你我金三花可不怕。你敢讹我们掂量着试试!”

  陈氏适时的上前拉住:“弟妹,快别气着自己。咱们又没做错什么,大不了去见官就是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