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快穿之梦里花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学堂

快穿之梦里花开 十月廿一 2042 2019.05.28 07:00

  感受到李家人的关爱,李子媛有了既来之则安之的心。踏入学堂前特意和李子江说道:“哥,我明天还要吃小麻饼。”

  “只要你想吃,哥哥都给你买。”果然李子江露出大大的笑容。

  亲近的人,你向他索求,他都觉得愉快。

  女子学堂男子止步,挥别李子江后,李子媛深吸一口气。幸而记忆还在,应对起来应该没问题,默默给自己加个油,谁知道刚转弯就看见丁香和两个姑娘倚在栏上聊天,一人手上拎着一把团扇。

  这是宁城今年的时尚。

  时尚时尚最时尚。

  呀呸的,还偏在必经之路上,打招呼呢还是不打招呼呢。

  肯定不打招呼啊,人抢了你未婚夫你难道还笑着说你好啊。

  脑袋里神经打架的功夫李子媛已经昂首挺胸走到了三人面前。穿水红长裙的姑娘,长着就是一副女配脸,名字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叫陈莹,是陈家的姑娘,一个班的,往年也算是点头之交。

  她伸出一条腿,露出了裙下绣着蝶恋花的绣鞋,拦住了李子媛的路。

  假装看不懂意思的李子媛笑道:“陈姑娘,有什么事吗?我赶着去课室。”

  “阿媛,听说你额头摔破相了?叫我瞧瞧呗。”

  装着无辜的表情说着伤人的话,可惜李子媛的芯子都换了。

  “多谢陈姑娘的好意。是的呢,原本受伤了,老大的口子,幸而我父亲在药铺做事,许多年的经验也知道些秘方。这不你瞧瞧,只剩一些些的印子。”

  哪个姑娘不爱美的,听见李子媛这么说,陈莹还真凑过来仔细看了看。

  确实,只印子比皮肤颜色深一些些,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可外面都说,那天李子媛摔的头破血流,显见是受了伤的。难道真的有什么秘方不成?

  这时,丁香低垂着头绞着帕子过来了,欲言又止的看着李子媛。

  懒得理小女孩的眉眼官司,李子媛不等她开口径直走了。

  远远的还听后面在说祛疤秘方的事。

  李子媛先去了山长蔡夫子的屋子,告诉一声自己好了,这些时日劳烦夫子挂念,可以回来上课了。

  蔡夫子自宁城女子学堂成立就在这了,是个性子坚毅端方的女子。平日里管大班的教学,食宿都在学堂,姑娘们都挺怕她的。只见蔡夫子头发梳的一丝不苟,坐着说话的时候头上戴的珍珠簪子一丝都没晃动。

  凭良心说,蔡夫子以前对李子媛并没有过多的关心。

  一个长相普通,家境普通,性子普通,才艺普通的姑娘在宁城女子学堂太不够看了。

  可这回蔡夫子留了她喝茶。

  “离上课还有一会,坐下好好喝会茶。”

  走了这么久的路,还吃了东西,确实渴了。李子媛泰然自若的坐下喝茶,倒是叫蔡夫子对她起了打量之心。

  她心里是对李子媛大闹陈家感觉很解气的,可她也知道,这种举动太鲁莽了。

  “家里事可都处理好了?”

  李子媛吞了口茶,想了想,把外头的谣言都说了。

  “现在外头都传言,说我破了相,性子差,谁娶了就是娶了搅家精。应该会对以后的婚事有影响的。”

  “那你可后悔?”

  “也后悔也不后悔。明明是他们的错,还理直气壮的到我家来羞辱,我上门闹了,气出了。但是仔细想想,我出气的方式,并不怎样,杀敌一百自损一百二。要再来一次,我肯定想个两全的办法。”

  蔡夫子拎着团扇捂着口鼻笑了起来。

  “你这丫头,往日怎么没发现这么促狭。”

  好似从这一瞬间,师生二人的关系突破了一层朦胧。

  蔡夫子看着眼前的姑娘,高高梳起的头发,露出光洁的额头,原本并不出色的五官,这样看着精神极了。

  “凡事多想想,意气用事解决不了问题。”

  “谢谢夫子指点,学生知道了。”

  “我这有封请柬,是知府夫人邀请月中去她的庄子赏花的。到时候你跟着我一块去。”

  “是!多谢夫子。”

  李子媛起身,郑重的道谢。

  蔡夫子把她带到宁城上流圈子里遛一遛,只要她表现的不出什么什么意外,流言自然不攻而破。这比李子媛慢慢谋划要强的多,行礼是应该的。

  没想到上学堂来有这样的意外收获。心里为上辈子的李子媛感到难过。

  如果上辈子,她敢于走出自己的房子,假装事情没有发生过,怀抱勇气的重新出现在世人面前,兴许不是那种悲伤的结局。

  离开蔡夫子的屋子,李子媛去了教舍,找到自己的座位坐好。左右几个小姑娘有相熟的,看到她都很高兴,一个个的来表达关心。

  李子媛大大方方的一一回复,还让她们看了额头。

  有个齐刘海的姑娘叫方芳的,圆圆脸,笑起来是月牙眼,瞧着就亲近。说话也挺利索的:“阿媛,我小时候调皮,身上留了疤痕的,这秘方可确实有用?”

  想了想,李子媛说道:“我的头上本来口子也不大,伤刚好就涂上了祛疤的药,这才能淡的比较明显。如果时日比较久,可能效果就差一些了。”

  “有效果就行呐。你爹还配药吗?配药的话给我来一瓶试试?多少钱你跟我说呗。”

  方芳的话引起了同学的注意,谁还没个磕着碰着的,不管是哪,留了疤痕总是不好的。有办法恢复好的皮肤,都围了过来。

  女孩子们的声音叽叽喳喳的,外面春风拂柳,隐隐传来花香。李子媛开始觉得,穿越并不是件坏事。

  “姐妹们稍安勿躁,这疤痕什么样,深与浅总得看看才行。比方说色深一些的,白茯苓就要多加一点。每个人身体不一样,我能用万一你不能用呢,都得试试。我也是个半桶水,不敢随意拿话。今儿回家我问问父亲详细的情况,明儿答复可成?”

  李子媛声音不大不小,清脆利落,有条有理。方芳率先上前道谢:“有一点想头我都愿意试试,还要劳烦阿媛费心啦。”

  “客气客气。中午食堂肉丸子分我一个,我得补补呢。”

  一句话说的哄堂大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