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快穿之梦里花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配药

快穿之梦里花开 十月廿一 2174 2019.05.30 07:00

  适量的当归、加上透骨草、红花、苏木,另炮制穿山甲、鳖甲共同煎水,过滤后加薄荷脑熬至粘稠状装盒就行。

  薄荷脑没什么作用,主要是盖住药味,不然味儿太浓了。

  看李老大做的药膏确实不错,李子媛直接装到小瓷盒里带到学堂,给了方芳和另外两位同窗。

  “这是外敷的,味儿有点大。你们可以睡前敷上,早上起来洗掉就行。另有内服的你们自个记着就行,我自己也在每天吃的。冬瓜子仁一两,橘皮两钱,桃花六钱,混合研成细末,饭后用米汤调服,一日三次。不过你们应该也知道,疤痕这个东西不是说能去掉就去的,最多印子能淡上一些。”

  见李子媛说的诚恳,方芳上来挽着她的胳膊做亲密状。

  “好阿媛,难得你不藏私。就算祛不了疤痕我也领你这个情。”

  另一位皮肤有些黑的姑娘,叫刘琴的,瞧着话不多,人蛮本分敦厚,往日对李子媛也挺好的。

  李子媛特特的嘱咐她在口服的里面多加三钱茯苓,淡斑美白淡化疤痕是相辅相成的。人若皮肤白上一些,疤痕也会淡的。

  爱美虽是天性,但是也不是随便什么都敢吃敢敷。方芳回去,特特叫家人拿到别的药铺看看,问问可有什么害处。

  许是方子确实好,药铺的大夫反过来问是怎么调的。膏体细滑,味道清爽,东西极好。

  连大夫都说用料上乘,方芳也不好意思占李子媛的便宜。等休沐日拎着东西,约上刘琴就上门来了。

  学堂时只听方芳提了一嘴,说休沐日上家里来玩,没成想真来了。

  李子媛站着和她俩在院子说话,王氏搬个小马扎,把大门敞开,坐在门边上做鞋。

  方芳心里没成算,只拉着李子媛问东问西,刘琴倒是明白了。

  李子媛有个兄长,李家婶子这是怕别个传闲话,特特的守着呢。有左近的经过,和王氏问好,王氏也只说实话。

  “我家阿媛的同窗来看她呢。”

  刘琴话不多,和班上谁都能说上几句话,略显木讷的老好人说的就是她了。外表不出众,不爱出风头,字写的极好,其他的也没有听说特别优秀。且,刘家在宁城很低调。

  不过李子媛观察了她几天,发现刘琴是个极其内秀的人,与人为善但是都刻意保持着距离。

  李子媛很喜欢刘琴的性格,捡些姑娘家家爱说的事聊了起来,方芳更不用说,向来是个活泼的。

  “阿媛,多谢你送的药膏,时间多还看不出多大的效果,但是摸着疤痕的地方已经比先前要光滑了许多。”

  刘琴不住的点头:“是的呢,阿媛,你那内服的方子我每天都吃,家里人都说我白了一些。不怕你们笑话,我是顶顶在意自己皮肤黑的,家里头不知道想了多少方法,用了多少药。天生的,没用。”

  刘琴没说的是,她爹也黑,兴许是遗传?为人子女的,总不好说自个亲爹嘛。

  “你们觉得好就行,要是用完了,再跟我拿。本来给方子你们也没啥,不过我爹说什么火候加什么东西有讲究。就像咱们上的厨艺课,先放油还是先放菜,大火烧还是小火焖,效果不一样。咱们女孩儿用的东西还是讲究些好,你们可别觉得我小气昂。”

  李子媛还真想多了。这年头,家里有个秘方什么的,别人觉得你藏私是正常的。没见大夫一般都不收徒弟么,别个家里靠那点秘方吃饭的。

  上门来就是表示一下感谢,差不多到饭点,两位姑娘就告辞要回去了。王氏硬是拉着要留饭。难得女儿肯带同窗回来,她们家总得备餐饭表示一下。

  “婶子,您别忙活了。今儿出门跟家里说了要回去吃饭的,下回我来定要尝尝您的手艺。”

  刘琴的一番话说的说的里外周全,王氏也不强求,收拾了两个小竹篮,里面用荷叶包着干菌子。

  “你们来就来,还带那许多东西。这点子菌子是山里挖的,煨汤极鲜,带回去给家里添个菜。”

  方芳和刘琴笑着应了。

  李子媛把二人送到巷口,马上就有婆子站在二人边上,思绪转了转就明白了。俩姑娘本来有下人跟着的,到了地界就让在巷口等着,这是怕进了她家让家里人不自在。

  十几岁的女孩儿,想的如此周全,李子媛心里暖暖的。

  “我也不说什么了,你们路上小心啊。咱们学堂再见。”

  “快别送了。”

  “阿媛学堂见昂。”

  回到家,王氏已经在灶里忙活起来了,中午就她们俩人在家,简单下个面条就行。

  “娘,你歇着,我来做吧。”

  女儿这么贴心,王氏笑的愈发温和了。

  “好闺女,你帮娘添点水,我来揉面。”

  王氏在一个陶盆里和面,面团的颜色不是白色,瞧着有些灰灰的。好奇就要问,李子媛昂着脖子道:“娘,咱们吃的这个面是白面吗?”

  “这是二道面。筛了两道的。瞧着灰,吃着也柔和。白面那得筛五六七八遍,贵着呢。”

  “这样啊,那咱们吃什么面?”

  “我刚拔了几根小葱,家里新做的酱好了,姜汤面片怎么样?”

  “都行,但是我感觉我吃不了那么多。”

  灶口突然冒了一股烟气,把李子媛熏的咳嗽了起来。王氏马上担心的看过来:“哎呀,快别烧了,你去看看你同窗送了什么东西过来吧。”

  “咳咳,好,娘,咳咳,那我先出去一下。”

  “去吧去吧。”

  连火都烧不好,帮不上忙李子媛的肩膀都塌下去了。

  桌子上,青色的礼盒是刘琴拿来的,里面是一套崭新的文房四宝,看成色很是不错。留给自己用或者送人都挺好。

  另外一个大篮子,里面放着两条腊肉,四封糕点,两小壶酒,还有两块柔软的细布。也不知道方芳是怎么提过来的,还挺重。

  宁城送礼讲究好事成双,家常送吃食都习惯送双数。

  王氏端着面出来的时候也禁不住感慨,你这俩同窗也太客气了。文房四宝不说,那两小壶酒上面贴了得意楼的标签,听讲要五百文一壶呢。

  “阿媛,你先把两壶酒给你爷爷送过去。免得你哥回来瞧见了,闹着要喝。”

  “娘,哥哥都出去做事了,同僚吃饭有时候也得打好关系嘛。我拿一壶酒两封糕点过去吧。剩下那壶叫哥哥带去呗。”

  “娘想着糕点留着你吃的。不过阿媛想的周到,等你哥哥回来,叫他谢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