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快穿之梦里花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李大姑李小姑

快穿之梦里花开 十月廿一 2080 2019.07.16 16:37

  忙活到大晚上,客人才散去。一大家子,凑合凑合先睡。李老太太那意思,明儿李大姑和李小姑还有两家姻亲肯定都会来的。

  还有些个亲戚朋友,离的稍微远一点的,来了就得招待。

  李子媛就说:“这些个人我也不认识,不用我在家吧?”

  “怎么不用?你大姑小姑上门,难道不陪坐着?别个说你刚好起来就翘尾巴的。”

  王氏话音刚落,李老太太就摆手道:“不用,阿媛有自己的事,忙自己的去就行。”

  王氏还要说什么,叫李老大按住了。

  睡前王氏就问自家男人:“明儿莲姑和荷姑回来,阿媛不在,可以吗?”

  王氏刚嫁进来的时候,两个小姑子都在家呢。她那会子担心婆家看不起她一个村里人,做事总是小心翼翼。对两个小姑子也从来都是看脸色行事。

  李老大好一会儿没说话。

  “阿媛刚被退亲那会,娘去过荷姑家。荷姑家的阿勇跟阿媛同年,娘是想着叫他们表姐弟也能......荷姑不乐意,说的话有些个不好听,娘心里落落疙瘩。”

  “那我听娘的。”

  次日一早,果不其然,许多人早早的就来恭贺。李家男人们照旧在堂屋里迎客。

  李子媛换了身轻便的,借口夫子有事找她去了学堂。

  李大姑和李小姑前后脚进门,先到的老宅。

  金氏看两个小姑子回来脸上表情有些个不自然,跟李老太太打上招呼就去了铺子。

  “娘,铺子那离不得人,我先去了。”

  “注意点火。”

  “诶,知道了。她大姑她小姑,我先出去忙了啊。你们坐。”

  没人在跟前,李大姑随意起来,坐到凳子上就说自己饿了。李老太太去厨房端饭菜,李小姑看了看自家长姐。

  “姐,你没吃早饭就出门了啊?”

  李大姑撇了撇嘴。

  她嫁到西城口于家,一进门就生了俩儿子。在家里说一不二的,日子顺遂。就是许是小时候穷怕了,惯常爱占点小便宜。

  一顿饭也要跑娘家来吃,说出去不是笑死人。

  李小姑最见不得姐姐这个样子:“姐你今天带什么东西给爹娘了?”

  “没带。”

  “没带你好意思回娘家。”

  “你带了,你厉害,你孝顺行了吧。”

  “不是我说,姐,你回回空手回来,走的时候娘总叫你捎这捎那的。你好意思哦。”

  李老太太出来,咳嗽了两声:“你们俩行了啊,什么日子也吵吵嚷嚷的。不怕别人笑话。”

  “大姐自己都快成笑话了,还怕别人笑话不成。”

  李大姑每回回娘家心气不顺是有原因的。

  当年她嫁人的时候,家里穷,找于家要了不少彩礼。按宁城习俗,也该给她一定的压箱银。

  偏家里几个弟弟要成亲的,花用地方大。李老太太就做主,彩礼大部分都昧下了,只给了一点压箱银和陪嫁。

  李大姑嫁过去,本就算高攀。但是于大姑夫看上她了,于家没办法才应的亲事。

  进门遭妯娌和婆婆耻笑,李大姑生娘家的气。这么些年每次回家,除了过年,都是两手空空。

  在她心里,是娘家欠她的。

  李小姑知道这件事,但是她心里觉得大姐有些小题大做。娘家这么些年,也就最近几年才好起来。就说买了铺子的事吧,那也是阿媛想的方法赚了钱。

  心里这么想,嘴里就这么说了出来。李大姑嘴里嚼着饭食回嘴:“你说的轻巧,我刚成亲那会日子有多难过你知道吗?一有人来家里,我妯娌就把我没压箱底的事拿出来说。”

  “据我所知,你那个妯娌也就一身衣裳嫁过去的。她说你你不知道说她么,就知道回家里来闹?”

  “我怎么闹了,不就是你在说三说四的么。”

  “好啦!”李老太太适时的打断二人的讲话:“好好的日子,就不能开开心心的么。”

  李大姑起身把院子门关上,悄声道:“娘,你之前说的事?”

  “什么事?”

  “阿勇和阿媛?”

  不提还好,李老太太气的够呛。一把端起菜盘子:“吃还堵不住你的嘴!我找你的时候,你怎么说的?要是你不提这事,我还高看你一眼,瞧瞧你这德性,我怎么就生了你!”

  李大姑见李老太太生气了,略带尴尬的放下筷子。

  “娘,我就这么一说。阿媛现在可是做官的人,我们高攀不起。”

  “当我听不懂你的意思呢?”李老太太拿大女儿没有办法,当年确实是亏欠了她。

  打小在家里,什么事都做,帮着干活不说,想尽办法去赚钱给家里分担。从来都是有点吃的就让给弟弟妹妹,有事情第一个出头。偏偏,出嫁的时候,家里也没让她风光。

  这成了她的心结。

  一个姑娘,一辈子唯一一次的仪式。

  李老太太叹口气:“是,家里是亏待了你。但是你三个兄弟,这么些年,对你总不是照顾有加?现在,你亲侄女出息了,难道你婆家不高看你一眼?莲姑,做人心要放宽一点。”

  谁知道李大姑嘴里含着吃食一口哭了起来!

  “于大郎他个没良心的,他在外面有人了!呜呜......”

  “姐!什么情况你好好说啊!哭有什么用!”

  学堂里,李子媛剥着面前的橘子,一口一个。

  “夫子,我顶着六品女官的名头要做什么事吗?”

  “你想做什么吗?我的意思是你有真正想做的事吗?”

  “我想帮助别人,我想成为更好的人,我想让自己的存在有意义。”

  “认真的吗?”

  “当然。”

  “有具体的想法没?”

  “额,这个......还没有。做个大夫?治病救人?夫子,你是个郡主啊?”

  “嗯。我母亲是护国长公主,打从生下来我就是郡主了。还有什么想问的?”

  “那您为什么不在京城做金枝玉叶,来到宁城做一个小夫子?”

  “喝不喝酒?”

  “可以来一点。”

  蔡夫子吞了一口酒:“当今圣上是我表兄,我们小时候有婚约。尽管我能理解他身为皇帝会有后宫佳丽三千,但是我不能接受我从小一起长大照顾的小姐妹哭求和我共侍一夫。我不想看到他们,就离开京城了。”

  “幸好你没有嫁给他。”

  “哈哈哈哈哈哈,这是我第一次听见这句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