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快穿之梦里花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同窗

快穿之梦里花开 十月廿一 2070 2019.06.03 14:37

  有几个是问祛疤药的,有几个在问药囊。

  “停停停,一个个来。”

  “我我我,阿媛,帮帮忙,祛疤的药帮我配一点吧,我按市价给银子。”

  “阿媛,药囊还有没有呢?我闻着比端午外面药铺卖的味道要好。我最怕蚊子了,一咬一个包。”

  “给我来五个,不十个药囊。”

  李子媛回复了这个回复不了那个。完全没办法维持秩序的状态,刘琴和方芳搬了凳子坐在她的身边。

  “要祛疤药的到我这里登记,要驱蚊药囊的去刘琴那。”方芳清脆的声音解救了水深火热的李子媛,一下子课堂变安静下来。

  方芳自己亲身试用祛疤药,登记的更为精细,还会问清楚疤痕年限及大小。

  刘琴时不时的侧耳过来问李子媛,诸如孕妇能否用药囊,年岁大的老人能不能用等等。这倒是提醒了李子媛。

  药囊都是些普通的药材,但是祛疤膏有红花等物,有活血功效,孕妇用的话是不行的。以后散出去的祛疤膏,得叫买方签一个确认函才是。

  函中要明确祛疤膏使用事宜、禁忌等对方是否确认知晓。

  不怪李子媛想的多,实在是做医生的凡事要想在前头。

  现代女权渐渐崛起的时候,许多人在网络上热议,为什么女子在产房生子时,想选择剖腹产必须找家属签字?我一个要生孩子的难道连自己想怎么生都不能做主吗?

  这样的现实其实是几十年来的医疗经验。

  以往也有许多女性生孩子的时候表示自己坚持不了,想要选择剖腹,医生遵从产妇的建议。但是最后呢?

  产妇连同家人将医院告上法庭,声称医院在她生孩子痛的意识不清醒的时候给她做的剖腹。她签手术同意书的状态是“非民事行为能力”下进行的。

  产妇免费生了个孩子还从医院获得了一笔赔偿。

  医院吃了亏上了当,能怎么做?

  那个生了孩子的产妇还到处炫耀自己是如何一分钱不花生的孩子呢!

  午饭时分,方芳没有李子媛一块吃饭,李子媛还问刘琴来着,没想到走到拐角就叫方芳一把拉住了。

  “阿媛,麻烦你个事。”方芳歉意的看了看刘琴,朝院墙的角门看了看,树后隐现了裙子的衣角。

  刘琴拿出帕子挥了挥:“哎哟,这鬼天气,怪热的,我站着树下凉快凉快。”

  方芳眼睛转了转就知道刘琴是帮她望风的意思,做了个揖就把李子媛拉到了后面。

  “阿媛,求求你,给我堂姐看看吧!”方芳拉低了声音。

  面前戴着帷帽的女子取下帽子,神情憔悴,嘴唇泛着不健康的紫色,宽大的衣服遮住了身形,只觉得瘦的异常。

  “李姑娘,我别无去处了,听方芳说你懂些药理,求你给我看看吧。”

  鹅卵石子砌的路,方堂姐直挺挺的跪了下去。

  “快别,你是哪里不好,先说给我听听。我会一些药理,但是也得知道是什么情况啊。”

  方堂姐勒紧了裙子,纤细的腰下,露出圆鼓鼓的肚子。

  原来方堂姐是方芳出了五服的亲戚,十来岁就被族里送过来府城方家,一来是为了照顾方芳,二来也是陪着方芳玩。现如今方芳也大了,半年前,方家老太太跟方堂姐谋了一门亲事,对方是城外李家庄的人。有个百亩良田,嫁出去就能当家做主,定好的日子就在今年中秋。

  本来方老太太想早些的,是方堂姐说舍不得方芳,才定了下半年。

  谁成想两个月前方堂姐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一开始只当自己是胖了些,可是眼见胳膊和腿越来越细,肚子瞧着更大了。方堂姐害怕极了,经常躲着自己哭。哪里蛮的了日夜同住的方芳,确定方堂姐绝对没有接触过男性没有怀孕的可能后,方芳也没了办法。正好因为祛疤药的事知道了李子媛懂一些药理,死马当活马医的找来了李子媛。

  李子媛诧异道:“你们没去正规医馆问过吗?”

  方堂姐含着泪嗫嚅道:“我有乔装去过,大夫把了脉看了肚子就说我是有孕了。可我.......可我真的是清白身啊!我不怕自己怎么样,大不了一根绳子吊死。可我怕影响方芳的名声,家里老太太对我那么好......我......”

  “你先别着急,我看你的症状肯定不是怀孕。你先让我把个脉。”

  先安抚病人,好询问病史,李子媛不由自主的拿出了医生的姿态。把脉她还没到老中医的程度,但是是不是滑脉还是摸的出来的。

  请方堂姐端正了身体,李子媛贴在她的胸口听了听肺部呼吸的声音,方堂姐深呼吸的时候没忍住咳嗽了几声,瞧她拿帕子捂着嘴,李子媛示意她打开帕子看看。

  方堂姐看了看方芳,方芳面带难色:“阿媛,别啊,腌臜死了。”

  “医者仁心,我父亲是这么告诉我的。不要紧。”

  果然痰里带了血丝。

  李子媛请方堂姐把裙子掀起,看了看她的腿,明显的静脉曲张,血管看的特别明显。

  心里大致有了方向,但是不知道如何证实。

  这时刘琴在路口喊:“哎呀,你们好了没,看个疤痕也要这么久吗?”

  方芳忙把方堂姐往角门那里塞,她和李子媛窜了出来。

  “好啦好啦。能不能别到处说。我的疤痕已经浅许多了,阿媛说再接着用药就行。”

  一群学生从三人面前经过,瞧着人走远了,方芳长吁了一口气。

  神情镇定下来后,方芳郑重的朝俩人福了福。

  李子媛和刘琴都避了去。

  放学的时候,李子媛就说自己已经有了方向,应该是血吸虫病。虽然方堂姐的症状很符合,但是如何验证和治疗她得回去想想。如果可以,她回去跟家里人说一下明天晚些回去,先找个地方好好跟方堂姐看看。

  方芳应下了。

  “我晚上回去就要求堂姐接我放学。只是,定在哪个地方好呢。”

  刘琴从方芳那已经得知了事情的经过,她提议放学去她的铺子。

  “我娘给了我一个小铺子练手,卖的都是些女儿家爱的针线布头。二楼有一间会客室,平时是不接待人的。”

  “那可太好了。就这么说定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