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之不想做主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暴漏空间

穿越之不想做主角 嘏晗 2223 2019.11.21 00:30

  火光下二人相对而坐,鱼已经熟透,可李晓芸却不在想吃了,此刻心中想的只有如何与红璃解释,自己真的没有意要与他争抢韩钰萧,你们才是一对,自己可以退居二线,永远的做你们的支持者。

  “红璃,说实话,我没想到,如果我知道事实是这样的,我一定离韩钰萧远远的,你放心好了,今天发生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对任何人说。”她想到和韩钰萧提起红璃时的态度,感觉到红璃也是可怜之人。

  听到她的话,红璃放下手中的鱼,此刻没有酒,着实可惜。

  一身红衣,侧卧在地上,慵懒的身子,审视着李晓芸,她不觉得自己是个异类?对于自己喜欢的居然是个男人没有任何歧视?甚是一脸兴致,高兴的跟他解释,眼前的小丫头,越发叫人看不透了。

  “你怎么不说话了?你放心,我不会看不起你们,正相反,我觉得同性之间的才叫真爱,我是完全支持你的。”李晓芸此刻腐女心爆棚,特别爱看耽美类型的小说的她,感觉自己仿佛化身为偷偷藏在角落,看着两个美少男之间的互动,满眼冒心心的腐女。

  夜风徐徐,漆黑的夜晚,火光已微弱,衣物虽然已干,但终归已入秋,晚上的微风,凉的有些入骨,河面倒映着月亮的影子,微波粼粼,秋风已起。

  李晓芸略微尴尬,自己说了半天对方没有任何回答,抱着自己的身体,向着火光轻微移动一下,今夜不知道该如何度过,若是能到空间里拿些被褥就好了,不知道自己坚持低调究竟是对是错。

  心里仿佛有两个小人在斗争,李晓芸突然站了起来,仿佛下定决心一般。

  “红璃,我要做一件事,你千万不要被我吓到,而且不能对外人说,你能答应我吗?”经历了种种,她突然发现过去的自己有多愚蠢,自以为只要逃避,低调,不去暴漏就能平安无事简单幸福的度过余生,可不曾想到,即使这样,她还是摆脱不了命运的捉弄,如果自己当真无法抗争,是否应该学会运用,解决身边的难题,本就中毒之身,很有可能命不久已,如此畏首畏尾,就算苟延残喘,待她命终那日当真不悔吗?

  望着一脸拘谨,却严肃认真的脸庞,仿佛感知到对方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与自己说明,红璃也严肃起来说道:“何事?我可以答应你!”

  李晓芸好似下定决心一般说道:“我本不是这个地方的人,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在此,一会儿我会回到我的家取些东西,如果我突然消失不要惊讶,稍等片刻我就会回来,也请为我保密,如果我不这么做,我怕我们会死在这里。”

  听到她的话红璃确实非常惊讶,甚至不太理解,但小芸儿说的没有错,此地在呆下去,会把他们二人困死,没有吃喝,马上便已入冬,没有更换衣物,没有避风挡雨之地,怕是他们二人熬不了多久。

  “好!”

  听到他的回答,李晓芸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想着空间开,随后便从红璃眼前消失不见了。

  进入空间,李晓芸拿了两套崭新的被褥,想到红璃可能没有吃好,又跑到快餐店定了一盒牛肉饭,拿了一瓶矿泉水,换下自己的衣裙,穿上了一套薄珊瑚绒的睡衣,临要出来时想到,红璃喝的酒好似没有了,又随便拿了一瓶白酒。

  李晓芸身穿睡衣,一只手笨拙的拎着被褥,另一只手拎着装有饭和酒水的塑料袋,闭着眼睛突然出现在红璃面前。

  发现眼前突然消失的人,红璃还是略微慌张和担忧,好在有之前李晓芸的解释,此刻他一直看着她消失的地方发呆。

  看到突然换了衣服的李晓芸出现,比她刚消失的时候还叫人惊讶。

  她一身粉色的睡衣,上面还印着一个瞪着大眼的黄色小动物,一只手中拎着两只透明的“箱子”而另一只手上袋子里的东西居然冒着热气。

  红璃一脸好奇,今晚所见是他生平从未见过的,低头看着李晓芸递过来冒着热气的袋子一脸发呆。

  第一次看见他的如此措手不及的模样,李晓芸一声娇笑说道“透明的那个袋子叫塑料袋,里面装的是我给你带的晚饭,另一只袋子里面有酒和水,打开就可以喝了!”

  红璃撑开手中的袋子,听到有酒,拿出了一只写着“羊栏山二锅头白酒”的瓶子,他好奇的看着瓶子说道:“这是何物,能把里面的酒水映的如此通透?”

  李晓芸此刻打开了装有被褥的袋子,铺在了火堆的两旁,正想着下次要拿两个帐篷出来,突然听到红璃好奇的声音传过来,抬起头看到他拿着白酒瓶子好奇的研究着。

  “那是玻璃,是用石英砂、石灰石、纯碱等混合后,在高温下熔化、成型、冷却后塑形制成的,可以做成各种形态,在我们那玻璃用处特别广泛,还可以用来盖房子呢!”李晓芸解释道。

  听完她的解释,红璃更是好奇,但是里面的酒怎么到出来呢?红璃对着红色的盖子拔了两下,瓶子丝毫没有打开迹象,难道要将瓶口用利器打破吗?那岂不是要毁了这装酒的宝物。

  看着红璃的动作,李晓芸强忍着笑意,走到他跟前,拿过瓶子,将手上盖在红色的瓶口处,用力一拧,盖子从瓶口脱落,静静地放在她手心中。

  “看,这个是要拧的,不是拔的,要用点力气,那一瓶里面装的是水,是用塑料制作的瓶子,也是这般打开,瓶子很软,喝的时候要小心,不要将水捏出来。”李晓芸耐心的讲解道。

  红璃接过她手中的酒,和瓶盖,又看到李晓芸打开另一个袋子,取出一个方正的小盒子,打开以后上面盖着一层牛肉,边上还有一些可口的小咸菜,李晓芸将筷子掰开,又交到他手中。

  “吃吧,还热乎着,肉下面有米饭,应该够你吃的,吃完饭把空盒子装进透明的袋子里就好,我去铺床。”说完转身又打开了了另一套被褥。

  红璃喝了一口手中的白酒,酒香扑鼻,和平时喝到的酒完全不同,酒水清澈如水,这是他最好奇的。

  吃完了盒子里的饭,红璃将剩下的酒倒入自己的酒壶内,将空盒子与瓶子装进李晓芸说的空袋子里,轻轻放在地下,如若将那酒瓶带出,外面的人见到定会当作珍宝,竞相争抢。

  此刻李晓芸已经躺在柔软的被窝之中,还是羽绒的被子舒适,夜深了,眼皮越来越沉,不知觉便睡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