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之不想做主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重若灵装病

穿越之不想做主角 嘏晗 2292 2019.11.27 16:03

  翌日,重依芸坐在自己的房前石凳上,她的院落被安排到二姨娘附近的凛芸阁。

  院子已荒废许久,重岩广令人连夜赶制了一副新匾额,将房内旧物全部换新,里里外外从新打扫,池塘内种下了荷花,凛芸阁内焕然一新,景色宜人。

  翠娥,是重岩广派给她的丫鬟之一,此刻正端着一盘瓜果向重依芸走来。

  “小姐,二夫人刚刚传话过来,邀您过去品茶,说是今日又做了新式的糕点。”

  重依芸自从搬入了凛芸阁,每隔一日便会邀她去品茶,总会换着法子的做些糕点引她过去。

  别说那些糕点确实好吃,纯手工,无添加,还是她从没见过的样式。

  每次吃完糕点后曾雨蓉都会留她吃晚饭,吃完以后还会被些瓜果,重依芸吃的太多,撑的不舒服,曾雨蓉又会陪她在院中走动。

  而重岩广每次去凛芸轩看望女儿,都会告知,三小姐去了二夫人那里,所以,最近曾雨蓉借着三小姐特别受宠。

  重依芸虽然没有刻意猜想,但是每次到二姨娘那边晚上重岩广必定会前来,而她走后,她的爹爹却在那边留宿,时间久了,重依芸也发现了端倪。

  今日又是如此,虽说如此被人利用,她并不在意,但是时间久了,心中也有些厌恶。

  吃了一口翠娥端来的葡萄,微酸,人一旦酸吃多了,就会容易饿,想了想还是二姨娘那边的糕点好吃。

  重依芸叹了口气,自己还是吃货本质啊。

  她站起身来,决定还是去蹭一顿吃喝,不吃白不吃。

  晚上,重依芸旧历在二姨娘这边吃着晚饭。

  而大夫人那边,张凤兰望着桌子上丰富的菜肴却食不知味。

  “可恶,太可恶了,曾雨蓉那贱人,利用重依芸那小丫头,将老爷一次次留下,别人不知道她的那点手段,以为我也不知道吗?”

  自打老爷回来就到自己这边一次,还是来看望灵儿,晚上没有留宿就走了。

  难道真的是她人老珠黄了,张凤兰走到床榻处,拿起枕边的铜镜,望着镜中模糊的人影,轻轻抚摸着眼角,好像,多了一条皱纹。

  张凤兰越看越生气,将铜镜狠狠摔在地上,镜子在地上发出“当!”的声响,在地上转了好几圈,才缓缓躺在地上。

  “来人!”

  “夫人!”

  “去告诉老爷,灵儿今天身体不适,一直喊着要爹爹,凤兰别无他法,只好换您过来!”

  “是,夫人!”

  重岩广此刻正和重依芸与二姨娘用膳,一桌子的欢声笑语,重依芸也话多说了几句。

  重岩广一直没有提起她的亲生母亲,好似整个府内对她母亲的事情都是闭口不谈,耐住好奇心,重依芸没有主动提出。

  三人饭吃的差不多了,此时大夫人手下的丫鬟,明珠匆匆前来。

  “给相爷请安,给二夫人,三小姐请安,奴婢明珠,大夫人说四小姐身体不适,嚷着要找爹爹,夫人没有办法,只好唤奴婢来请相爷去一趟。”

  重岩广听闻放下手中的筷子回道“知道了,你先回去告诉夫人,我稍后就过去!”

  “是,相爷,奴婢告退!”

  重岩广看着离开的明珠,叹了一口气,虽说如此,但是心中还是不想去的,但同样都是自己的女儿,确实最近太过偏爱芸儿了。

  重岩广转身看向重依芸,见她没有丝毫反应,而且夹了一口鱼肉轻轻放入口中,心里到好受一些。

  曾雨蓉怎会不知大夫人的计谋,灵儿想爹爹是假,大夫人想相爷是真。

  她放下手中碗筷,轻轻拂在重岩广的手上,“老爷,您还不去看看?”

  重岩广叹了口气,抬起另一只手拍了拍曾雨蓉的手“那我去去就回。”

  二姨娘看着重岩广离开的身影,转身对重依芸微笑道“芸儿,你先吃着,我有些乏了,先去休息了,一会吃完,二喜会给你拿些瓜果,你在这吃完再回去!”

  重依芸听到她的话点了点头。

  曾雨蓉站起身来,看着重依芸的背影,脸上的笑容渐渐不见,想必老爷今日一去,日后多半会留宿在大夫人那里,她怎会让张凤兰如愿,曾雨蓉的表情阴冷起来。

  重依芸并不知她人心中所想,她那爹爹爱去找谁找谁,她们怎么争斗自己都不在意,只要不招惹自己就好。

  果然,吃完瓜果的重依芸感觉肚子撑的很,她要走回到凛芸阁也能够消消食,看着二姨娘房内的灯火已经熄了,她慢慢的走了回去。

  重若灵此刻在房内床塌上吃着苹果,刚刚她的娘亲说一会爹爹要来,让她一定要让爹爹留下来,重若灵才不管爹爹来不来,只想自己能出去,她身体早就好了,可娘亲偏偏让她装病,真是讨厌。

  正想着,门外突然传来脚步声,重若灵连忙将苹果塞进被子里,用衣袖擦了擦嘴巴,躺在被褥里,将眼睛闭上,但想了想,又睁开了眼睛,万一爹爹看她睡了,在走了可不行。

  重岩广推开重若灵的房门,身后跟着一脸焦急的大夫人张凤兰。

  房门一打开张凤兰就急忙的跑到重若灵身边说到“灵儿,你快看看谁来了!”

  “是爹爹来了吗?”

  重岩广走到床前,坐在重若灵身边,握住重若灵露在外面到小手,心中一阵“灵儿的手怎么这么凉,养了这么久身子还没好吗?”

  秋天已过,马上要入冬了,重岩广是男子,一路走过来并未觉得寒冷,而重若灵闲得无聊在地上转了半天,后来在床塌上吃着苹果,才刚进入被窝,所以手凉是正常的。

  此刻张凤兰流着眼泪说到“灵儿自打老爷去余郡城以后,身体一直不见好,前些时日灵儿见到爹爹精神到好些了,但是后来老爷就未曾来过。灵儿总盼着您再来看她,又不知听到哪个嚼舌根的丫鬟说老爷您找回了三小姐,以后不会在疼爱她了,经受不住刺激,身体一下就垮了!”

  重岩广听闻心中满是愧疚,最近总在忙着芸儿的事情,着实亏了灵了,于是握紧重若灵的手说道“灵儿不怕,爹爹这不来了吗,以后爹爹常来看你,你说好不好。”

  重若灵点了点头,想着能用什么法子让爹爹留在娘亲房里,想了一下于是说到“爹爹,您许久没给灵儿讲故事了,能不能给灵儿讲个故事!”

  “好,爹爹给你讲!”

  夜渐渐深了,重若灵毕竟是个八岁的小孩子,熬不住夜,听着故事就睡着了。

  张凤兰端着一碗鸡汤,便看到重岩广在为灵儿盖被子,微笑着走上前去“老爷……”

  “嘘…”重岩广示意她出去说。

  二人出去后,重岩广轻轻将房门带上。

  “老爷,夜深了,我熬了鸡汤,您尝尝。”

  “嗯,回你屋喝吧!”

  张凤兰微笑的看着重岩广的背影,默默的跟在后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