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之不想做主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红璃身世

穿越之不想做主角 嘏晗 2202 2019.11.23 15:25

  看着碧绿的河水,李晓芸有些犹豫,自己上学的时候学习过游泳,但是仅仅是会而已,河下情况如何她也不清楚。

  不知道需要闭气多久,李晓芸换了一身泳衣,看到如此着装的她,红璃扭过头去。

  深吸一口气,“噗通”一声李晓芸潜入河下,

  果然河下有一个大洞口,三四人通过都可以,只是洞内漆黑一团,不知通向何处,也不知道有多远。

  游上岸以后,李晓芸和红璃说了水下的情况,二人决定还是在下去试一下。

  河下,李晓芸觉得有点憋不住气了,视觉已经有点模糊了,不小心吞了一口水。

  她突然停下,红璃回头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拉到怀里,度了一口气给李晓芸。

  最终二人露出水面,李晓芸以为自己要死了,浮在水面大口的喘着气。

  果然洞口是通向山崖外面的,河的两边全是树林,李晓芸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

  在空间换了一身衣服以后,又给红璃拿了一套白色的汉服。

  换上白衣的红璃,仿佛谪仙一般,是她从未见到过的容姿。

  红璃一直不喜欢穿白色,总觉得这身衣服格外刺目,他面容冷峻的站在李晓芸面前。

  “你穿白色好看!”

  “我从不穿白色!”

  “为什么?”

  红璃身为圣魔教二护法,杀人如麻,人人得而诛之,谁又能想到在他小时候,也是一位世家小少爷,他被先圣主掳走,眼睁睁的看着父母惨死。

  先圣主将自己关在笼子里,笼子里关押着十几个和他一般的少年,不同的是,有的绸缎锦服,有的粗布麻衣,相同的是,他们眼中都充满了恨意与恐惧。

  呆在笼子里的第一天,还有几个胆大的孩子不停的喊骂挣扎。

  第二天,那几个胆大的孩子已经不在喊叫,没有吃喝,很快那些富家少爷已经熬不住了。

  第三天,终有来了一人给他们送了吃食,不过只有一份。

  大家都想活命,有的胆小怕死,有的为了活下去好报仇。

  终于,笼子里的和平被一份吃食打破了,最先冲到吃的面前的少年被几个粗衣孩子活活打死。

  他们是这个世界上的底层,见过太多残酷无情的事情,所以知道如果不抱团,不争抢,那么倒在地上的那个就是自己。

  往后的第四天,第五天,都没有食物送来,有的孩子终于熬不住了,躺在地上残喘着。

  一个猎人的孩子也熬不住了,他从小跟父亲打猎,有一次二人被陷阱困住,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只好生吃了猎到的野鹿肉。

  他站起身来走到被打死的孩子身边,拽起他的胳膊咬了下去。

  时间一点点过去,笼子里的孩子已经红了双眼,时刻提防身边的其他孩子。

  笼子内,腥臭之气四处弥漫着,那是正常人无法想象的人间炼狱。

  最后笼内只剩下两人,一个是从小练武,有一身功夫的他,另一位就是最初的猎人之子。

  剩下的两人终于迎来的转折,关押他们的人将他们转移到另一个巨大房间。

  他们迎来的是一只巨大灰熊。赤手空拳的二人此刻并排站着,猎人之子双腿颤抖,面对灰熊,双眼之中充满了恐惧。

  他的父亲就是死于灰熊,他亲眼看着父亲一点点被灰熊撕碎蚕食。

  再次面对同样的场景,他失去了所有理智,虽然颤抖着,但是脚步却一点点向前挪动。

  “你要做什么?”

  耳边的声音并没有换回他的理智,一声怒吼,他弱小的身躯冲向灰熊。

  此刻巨大的房间只剩下他一人,他不停的后退着,双手保持着防卫姿态,灰熊向他冲来,他慌忙逃走,身体却被巨爪一掌拍飞,昏迷在地。

  看着倒在地上的小人,灰熊仿佛失去兴趣一般,在房间里转圈奔跑,用巨大的身体撞着房间大门。

  听到了房内震响,魔鹰打开锁着的房门,灰熊瞬间冲出来,冲到魔鹰面前。

  “畜生,找死!”说罢,灰熊竟被他一掌拍死在地。

  魔鹰走进房间,便见到房内一滩血迹。和被拍晕的他。

  “竟还活着!”魔鹰抱起他转身出去。

  红璃还活着,他被留了下来,成了圣魔教少主的练武靶子。

  魔鹰教他杀人,教他如何被打而不伤其筋骨,照顾他的饮食起居,自此,魔鹰仿佛他的父亲一般。

  直到圣魔教内乱,魔鹰居然背叛先圣主,魔鹰被抓,先圣主受伤,走火入魔经脉寸断而死。

  少主继位,他开始出行任务,经常血染全身,后来换了红衣,给自己取名为红璃,一点点爬到了二护法这个位置。

  红璃低头望着白衣发呆,他第一次出任务灭了一世家满门,回到圣魔教自己的房中,就把自己喝的酩酊大醉,自打那以后,红璃身边从不离酒。

  李晓芸看着正在回忆的红璃,一只手在他眼前晃了几下“唉!想什么呢?”

  “没什么,走吧!”他收起不堪回首的记忆,和李晓芸在树林里漫步走着。

  天色渐渐变得昏黄起来,太阳已经落山,他们二人终于走出树林,看到了一条马路。

  顺着马路走着,突然眼前冲出了一辆受惊的马车。

  “让开,快让开!”车上一名中年男人拉着缰绳,冲着走在路中间的二人喊道。

  见此,红璃并未移动,而是将李晓芸护在身后。

  李晓芸看到飞奔过来的马车,惊叫一声闭上眼睛。

  只见红璃将马跃起的前蹄一把抓住,将马按倒在地。

  马儿被震晕过去。

  马车内重夫人惊叫一声,李晓芸连忙睁开眼睛,看到马已倒地不起,瞪大眼睛看着红璃,他居然如此厉害。

  车上的马夫听到车内的声响,掀起车帘对内说道“夫人可安好?”

  只听车内一温柔的声音说道“无事,外面是何人?”

  “夫人,乃一少侠和一小姑娘,正是那位少侠将马匹震晕,才让受惊的马车停住!”

  听到管家的回答,车内的重夫人从车内走出,由管家搀扶着下了车。

  看到红璃,曾雨蓉先是震惊了一下此人的容颜,但是很快又恢复了往日的温柔,微微欠身,柔声说道“感谢这位少侠救命之恩,请受妇人一拜。”

  红璃没有做声,也没有看她,李晓芸看他没有反应,连忙走上前去扶住她说道,“举手之劳,不足挂齿,夫人快快请起!”

  曾雨蓉抬起头,看清了眼前的小姑娘,顿时一脸慌张之色,但很快又镇定下来。

  怎么会,怎么会长的如此之像,但是看这小姑娘年纪稍小,应该不会是被人掳走的那人,应该不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