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长歌江湖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传位

长歌江湖行 陶若星辰 2431 2019.04.07 20:45

  一阵猛烈的咳嗽声从内室传出,虽隔着厚重的木门,也还是隐约的传了出来。门外大殿之中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之森严只怕堪比皇宫大内,而守卫在门前的两人一阵心惊,面上不禁流露出担忧的神色,却是不敢有丝毫言语,只是紧了紧握住刀柄的手。

  此时,一个一身玄色衣衫的男子快步进了大殿,扫视了一眼众人,脚步轻盈快速,只在门前微微驻留,轻轻敲了敲门,随后便进了内殿。内殿颇大,家具装饰却极其简单,此时十数丈长宽的殿内尚还站立着六个人。

  前方站着的三人,一人一身紫红衣袍,身形颇为高大,看年纪该有六七十岁,眉毛须发俱是紫红色,虽已年迈,却依然站的笔直,听到声响,只回头扫了一眼。这其中还有一个女子,许是保养得宜,看去倒是颇为年轻,只是一头长及后腰的长发,竟是全白,给她一身气质增添了几分冷艳,她的脸上也是一脸的漠然,仿佛早已心如止水,这世间没有什么能再拨动她的心弦。

  来人不敢再多看,忙低下头去,一一向各人行了礼,这才寻了前方三人之中的那个中年男子,便要过去,那男子,一身青衣,看背影隽永清秀,仿佛一副水墨画般,负着双手站在那里,他转过身来,却是面上带了一块不知何种材质的面具,遮住了大半的脸庞,男子向来人摆了摆手,眼神看向内殿之中的床上。

  在这室内仅有的一张大床上此刻半躺着一个须发灰白的老者,他形容枯槁,面色灰败,只怕已近于油尽灯枯,然而眉宇间散发的那股睥睨天下的霸者傲气仍让来人不敢有丝毫小觑,他久居上位,生杀予夺,便是和颜悦色与你说话,也让人心中颤颤。

  “属下于昂参见教主……”来人看向床上的老人,此刻脑海中却不自禁的闪过一个念头,五十余年的武林神话,此代的传奇人物,是否要在今夜终止,没有了他的神道,又要去向何方。他定了定神,赶忙上前几步,单膝跪下,在老人耳边低语几句,这才小心翼翼的退到一边。

  老人单手握拳半掩着嘴唇,稍稍抑制住咳嗽,对着来人说道:“知道了,你带着外面的人都退下吧。”

  于昂行了个礼,轻轻掩上殿门,最后看了一眼床上的老人,心中叹了口气,随即转身吩咐殿外守卫的诸人下去,大殿一时之间,再次清冷起来。

  被唤做“教主”的老人这才又抬起头环视了一眼众人,说道:“这陈年旧患随着本座几十年,如今再也压制不住,天赋之年怕是将尽,也许就在今夜,也许……咳咳咳……”

  “师尊功参造化,有盖世神功护体,定然不会有事的!”床边一角本就并排立着三人,听了老人的话俱是一惊,即俯身跪倒,声音竟有了几分哽咽。此时,看这三人,年纪最大的已过了不惑之年,最小的那个却似乎甫过弱冠,此刻都是一脸的悲伤,显然他们也知道这话只怕自己也不能相信。

  “教主,三散仙已经去忘川阁寻找药皇李神农,您无需过多思虑,休养下便无大碍。”殿内站着的另外三个人也是一惊,那紫红色须发的男子上前,手搭在老人身上,将自身真气输入老人体内,却只觉自己一身精纯内力入了老人身体,如泥牛入海,半分痕迹都无法找到,方知此言非虚,只怕莫说是今夜,也许,老人的身体连这个时辰都坚持不下去了,他回头看了眼殿门的方向,那里依然空空如也,李神农,即便是能活死人肉白骨的李神农可真能从十殿阎罗手中为这一代奇人延寿续命?

  “李神农,咳咳咳……忘川阁行踪飘忽,已有十数年未曾在江湖现世,昔年本座得遇神农后人,也不过得了这压制之法,苟延残喘了数十光阴,足够了……咳咳咳……吾一生虽求天之道,穷极人之道,然终究凡夫俗子,难逃生死。此之一生,武林纵横,大败天下对手,纵是今日死去,夫复何憾?”老者哈哈一笑,忆及一生所为,竟是面泛红光。

  他这一生,少年成名,此后五十余年,多姿多彩,绚丽辉煌,纵横正邪两道,便是名门正派中人,提及之时,虽不免嗤之以谢老魔之称,却也不得不承认其为人做派,堪称一代宗师了。

  “可惜,若你还在,这天下武林又会是怎样一番风光……穷我一生步伐,也不知是否企及了你……咳咳咳……如今天下武林再无人提及你,却不知百年之后,世人又会如何评说本座……罢了罢了,一世功业,最后还不是埋于一抔黄土之下……“谢雨寒苦笑一声。

  大殿之中六人却是面面相觑,不知如何作答。

  那人?!大殿之中的六人与谢雨寒都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物,自然不知他口中的那人是谁,可是能让一代魔尊至死都念念不忘,一生之力,都未能企及的人物,只怕当真是丰采绝伦,惊才艳艳了。众人虽然心头都闪过一丝疑惑,可是转念想想,这样的神话人物,如今应早不存于世上了吧,否则又如何成就谢老魔的绝世凶名。

  ”你们三个过来!”谢雨寒长叹口气,静下心来,指了指自己的三个徒儿说道。

  三人互相对视一眼,有的面上闪过一丝喜悦,有的眼中却是掠过一丝不安,三人慢慢走到谢雨寒床前,跪拜下来。

  “我神道自祖师叶宇创派以来,传至本座手中,不过两代,却近百年,历大小拼杀千余场,至今日,有教众万人。神道百年基业虽未在本座手中发扬光大,也幸然不曾堕了师尊威名,咳咳咳……你三人上前……”

  “弟子在。”三人膝行两步,到了谢雨寒身前。

  “本座一生八十三载,前半生,驰骋征伐,苟存于十三派之中,后半生收徒唯汝三人,只是可惜,这些年,亏待了你们,一生武功,少有闲暇对你们教导传授,你们可有怨恨为师?”谢雨寒有几分浑浊的双目之中渐渐有了一丝神采。

  “弟子不敢。”三人听到这,慌忙低下了头。

  “不敢,那便是怨了。人生于世,何事不敢为?何况我神道圣门?名门正派既称我等邪派魔教,我等又何必拘于世俗礼法?为师一生所求,不过是随心之所欲,为所之欲为罢了,吾以为此乃天道,亦是人道,既是吾之所求,亦是众生之所想……”

  大殿之中六人皆是心中一阵悸动,须知神道至高典籍《神典》唯有历代教主才可翻阅,据闻此书穷极天道之妙,不论正道魔门都想一睹其风采,而当年正是一代奇人叶宇祖师耗尽心力,悟通了《神典》之中的武学,才有了神道的今日地位,谢雨寒的话看似不经意说出,却又似在点醒众人。

  “三圣使听令……”谢雨寒面容一肃,却是不怒而威。

  “属下在。”站着的三人以紫衣老者为首,双手抱拳应道。

  “本座以神道第二任宗主身份,将我神道教主之位传给……”谢雨寒瞄了一眼众人,声音虽低缓,却是掷地有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