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长歌江湖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金香玉露酒醉人

长歌江湖行 陶若星辰 2682 2019.05.02 20:00

  项无邪提气疾行,飞了约莫两三里地,都未再见到白牡丹的身影,想是她刚才被自己轻薄,躲到别的地方去了。项无邪笑笑,也不以为意,又行进了数十丈,便隐隐见到前方不远果有一座凉亭,又是在湖边,又是那一抹红,又是那古曲琴音,只是一别数日,人清减,容消瘦。

  亭中灯火明灭不定,一个女子独坐其中,纤纤素手,古琴红烛,轻纱帷幔,凉风袭来,波起池清。

  此地不是镜湖小筑,却一样还有佳人芙蓉。

  项无邪左右环顾,轻笑两声,脚下用力,足尖在池中荷叶上轻点几下,便跃到了亭中,展开折扇笑道:“银汉玉盘映水中,一池碧叶一抹红。七弦五音似含恨,听雨亭里问芙蓉。”

  “秦堡主,别来无恙。”项无邪拱了拱手,笑道。

  秦芙蓉手上兀自操琴,都未曾抬头看他一眼,只是嘴上淡淡说道:“想不到项公子除了身负上乘武功,居然也有如此诗情雅艺,公子你可知道,自从芙蓉堡一别,奴家对公子是想念的紧啊。”

  “啊……”项无邪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怎么,莫非项公子有了新欢,便把奴家忘得一干二净了吗?”秦芙蓉颇有几分幽怨的看了一眼项无邪,缓缓起身,近到项无邪身上,项无邪一惊,退了一步,坐到石墩上。

  秦芙蓉手指轻轻滑过项无邪的胸口,妩媚一笑,又给项无邪倒了一杯酒,递到了项无邪嘴边。

  “岂敢岂敢,只是无邪以为那日唐突佳人,姑娘对无邪应是恨之入骨才是。”项无邪咽了一口唾液,小心翼翼说道。这酒到了嘴边,却是不知道该喝还是不该喝了。最难消受美人恩,只是这美人虽美,却是火烈辛辣,上次一别,二人还要喊打喊杀,虽然不知为何第二日这秦芙蓉没有大索全城,可是项无邪也不会觉得自己魅力够大,让秦芙蓉直接转了性子吧。

  “原来在项公子眼中,奴家便是如此狠辣的一个女人。”秦芙蓉饱含幽怨的看了一眼项无邪,“若真如公子所说,公子以为,即便你是神道宗主,便能如此轻易离开参合城吗,甚而公子以为,以你的修为,能如此轻易离开我芙蓉堡?”秦芙蓉俏皮一笑,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手轻轻掀开面纱,露出樱桃小嘴,对着项无邪轻轻呼了口气,“便是此刻,莫非项公子还怕奴家在这酒里下毒不成?”

  淡淡的酒香混合着秦芙蓉的体香,项无邪只觉这夜又开始有点热了。

  秦芙蓉又倒了一杯,摇着酒杯在项无邪面前晃了晃,却没有给项无邪,而是自己又仰头一饮而尽,而后把杯子倒过来,杯中仅有的几滴酒滴在项无邪脸上。

  “奴家一开始不知道项公子原来是神道宗主,多有得罪,还望项教主莫要记恨人家。”秦芙蓉媚眼含丝,身子温热绵软,几乎便要倒在项无邪怀里,“堡内几位长老已经狠狠教训人家了。”

  夜凉如水,美人如玉。

  项无邪几以为自己身在梦中,一切如梦似幻,初初见到秦芙蓉时的戒心慢慢消减,他看秦芙蓉身子摇摇晃晃,笑道:“秦堡主,你醉了……”

  “不要叫奴家秦堡主,公子可以叫奴家的闺名……”秦芙蓉又是对着项无邪轻轻吹了一口气,“不是奴家醉了,明明是公子你醉了……”

  “我醉了……”项无邪看着秦芙蓉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似近在咫尺,又似远在天涯,然后,伸手去触碰,却又遥不可及,眼皮子却是越来越沉,终于一闭眼,闷头趴在了石桌上,“我……我没喝酒啊……”

  秦芙蓉哼了一声,笑道:“这次为了让你中招,本姑娘可是把堡中的‘金香玉露’都偷偷拿了出来,还怕你不中招。”

  秦芙蓉说着,自己也打了个哈欠。这“金香玉露”其实并不能算做毒药,实则是乃是天下佳酿之一,只是这酒极为特殊,若仅是将酒饮下,便不会轻易醉人,可是若只闻酒香,便一闻就醉,一醉三天。

  “小姐!”正此时,白牡丹才堪堪从后方赶了过来,她本就轻功逊于项无邪,又有意避开,只是不想一进这亭子,便看到了眼前的一幕。

  “项公子他……小姐你……”白牡丹上前一步,先扶住了秦芙蓉。

  秦芙蓉摇了摇头,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瓶,倒了粒醒神的药出来,又看了一眼项无邪,上去封住了他身上几个穴道,这才说道:“我没事,你去叫紫泪竹她们出来,把他装到车上去,先……先把他关到地牢里,折磨折磨他。”

  “可是……可是两位太上长老不是说了,项公子的身份是神道宗主,我芙蓉堡不要轻易得罪。”白牡丹低着头,小声说道。

  “纵然不能随随便便杀了他,总还是可以让他吃点苦头吧,难不成我们小姐便要被他随意轻薄不成。”紫泪竹和青莲跃进亭子,淡淡说道。

  说到轻薄,也不知是秦芙蓉饮了酒脸上有了几分醉意,还是想起刚才自己为了让项无邪入局,刻意魅惑勾引,她脸上浮起一抹红晕,想她秦大小姐,从来对男人不假辞色,如今却是千里迢迢,从芙蓉堡里出来,还要曲意逢迎,一念及此,脸上都觉得如火烧一般了。

  秦芙蓉轻咳一声,赶忙打断了几个人争论,唯恐这几个妮子口无遮拦,再说些让秦大小姐面皮子受不了的胡话,便脆生生的说道:“先把他关进别院的地牢里面,饿上两天再说……”

  芙蓉堡如今财富几可敌国,在各地都购置了不少庄园店铺,即便是如此偏远的一个小城之中,也有芙蓉堡的产业。寻常人家都修有地窖,用以存放果蔬,而芙蓉堡毕竟是武林中人,在地窖之外,又修建了地牢水牢。

  秦芙蓉虽是如今的芙蓉堡堡主,可是门中大小事务却非她能一言而决,在她之外还有六大长老,以及上一辈中硕果仅存的两个太上长老,此乃芙蓉堡立足江湖的底蕴,也是其他门派不会轻易得罪的原因。

  那一日,无欲阁内大乱,两位长老亲自出手,也没能留下仇海,便立即向太上长老请罪去了,之后,秦芙蓉被项无邪轻薄,一怒之下便要大索全城,却是被两位太上长老派人阻止。

  芙蓉堡虽早已退出武林纷争,可是实际怎可能完全脱离江湖,门中更是与神道有几分联系,毕竟参合城在金玉皇朝北境,远离帝都皇城,却是靠着神道,他芙蓉堡想要立足,又怎可能去无端得罪神道。

  秦大小姐几时受过这等闲气,闭门在家呆了几日,便寻了个借口,带着三个侍婢溜了出来,她这一路之上,循着项无邪二人的踪迹寻找,只是苦于仇海一直守护在侧,他们没有出手的机会,好容易见到仇海离开,项无邪独自上路,又岂会轻易放过这天赐良机。

  秦芙蓉本是想了千百种法子要折磨项无邪,可是当项无邪如此安静的躺在自己身边,睡的那么熟,好像一个孩子一样时,她却又犹豫不决起来。

  马车行进,她竟然有了几分迷惘。

  他是神道的宗主,而她是芙蓉堡的二小姐,姐姐已经嫁到了天都皇城,成为了高高在上的金王妃,只是皇家一直试图与武林撇开关系,如芙蓉堡不是遭遇灭顶之灾,便是皇宫之内的那位存在,也是不会轻易插手武林之事。

  她呢,她矢志要复兴水仙派,想重整芙蓉堡,她本决定终身不嫁,老死堡内,如今却又有几分迷失。

  其实,她也只是个弱女子,她也想深夜醒来,有一个人在自己身边,她也想卸下这幅重担,去相夫教子吧……

  项无邪是通过了无欲阁的测试,是可以成为我芙蓉堡女婿的啊……他又是神道宗主,与我的身份……

  呸呸呸,秦芙蓉轻啐几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好像又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