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长歌江湖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多情总无情

长歌江湖行 陶若星辰 3120 2019.05.04 20:00

  地牢入口的守卫如今还躺在地上,项无邪出去的时候,却正巧巧碰上另一轮的守卫前来交班,只是此处却并不是芙蓉堡,守卫别院的也并不是堡内的高手,三下五除二被项无邪轻轻巧巧解决了。

  项无邪环顾四周,虽然整个庭院也是布置的极为雅致,却明显不是芙蓉堡,倒是让他有几分疑惑了,不过既然不是芙蓉堡,那在他看来也便算不得龙潭虎穴了。

  只是项无邪如今也不敢大意,闪身进了一处假山后面,又掠到树丛之中,如此在庭院里逛了许久,发现此地戒备的确并不如何森严,这才放下心来。

  项无邪又观察半晌,正要从林中跳出,正见不远一个女子向这走来,项无邪看的清楚,这女子一身白衣,正是白牡丹,便一个闪身,跳到白牡丹身前,笑道:“白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项公子,你……”白牡丹本有几分神思不属,一抬眼,见到面前青影一闪,便多了一个人,竟是项无邪,面上不自禁的闪过一丝喜悦。

  “得罪了。”项无邪微微一笑,即封住了白牡丹身上的穴道。

  白牡丹只觉身子一软,便要跌倒,却一把被项无邪扶住,然后便被他抱着进了邻近的一个房间。

  项无邪将白牡丹轻轻放在床榻上。

  “对不起……我……”白牡丹,一袭白衣,静静的躺在床榻上,胸口起伏,想说什么,却是叹了口气,没再继续说下去。很奇怪的感觉,她如今被项无邪制住,又是孤男寡女处在一个房间里,她却没有感到任何害怕,反而在想说对不起。只是自己害的项无邪被小姐幽禁在地牢之中,项公子一定恨死自己了吧,一句对不起又能济得什么事。

  白牡丹神色一黯,抬眼却只看见项无邪明亮清澈的一双眼睛静静的看着自己。

  “我……”白牡丹感觉自己忽然又有了勇气,她很想再说一句,哪怕只是说给自己听。

  项无邪轻轻把手指竖在自己嘴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轻轻摇了摇头,这才低声说道:“些许小事,白姑娘何必放在心上。你看,如今我不是已经没事了吗?”

  项无邪起身去关了房门,这才回来对着白牡丹说道:“白姑娘,贵府地牢之中的婢女,误打误撞之下为在下开了牢门,实对在下有相救之恩,万望贵府不要难为她,无邪在此多谢姑娘了。”

  “项公子……”白牡丹苦笑一声,眼见项无邪说完这些,起身要走,急急唤了一声,“难道你就这样,留下我一人在这吗?”

  项无邪回身一笑,说道:“我一会要去找你们小姐的麻烦,虽不太想,可是若不制住你,总也怕你会为难。待下次见面之时,在下必向姑娘好生赔罪。后会有期了。”

  “你……你就不怕我会喊人吗?”

  “我相信你不会的……告辞!”项无邪脚步一停,笑笑说道。

  白牡丹眼见项无邪推门出去,不知怎的,竟有一丝丝失落,难道自己喜欢上这个男人了吗?

  那个身影在门前又伫立了片刻,终于又掠起,失去了踪迹。白牡丹吃力的抬起头去看,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躺倒在床榻上,却觉嘴角发苦,原来,泪水就那么流了下来,顺着面颊,流进了嘴里。

  另一边,项无邪在这别院之内四处走动,约莫辨识着别院之中主屋的位置,终于听到一间房内隐隐约约传来似曾相识的声音,一个起身,轻轻掠到了窗边,矮身下来,只听里面说道。

  “小姐,你打算如何处置项无邪?”说话的是青莲,“堡中的两位太上长老已经传信过来,要小姐切莫再生事端,速速返回芙蓉堡去。”

  “不如关在地牢里面,不给他吃的,饿死他算了。”紫泪竹冷冷的说道。

  “那岂不是太便宜了呢?”青莲笑笑。

  “我有诏狱里的十八般酷刑,便是嘴巴最硬的犯人也能让他撬开嘴,一套用完,定让那小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紫泪竹冷哼一声。

  “你们……我……我有那么恶毒吗……”秦芙蓉小声说了句。

  “既然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不如我们放他走?”青莲试探性的问道。

  “那个臭小子,几次三番的轻薄本小姐,就这么放他走,岂不是太便宜他了……”秦芙蓉哼了一声,恨恨的说道。

  “哎呦,几次三番,都是哪几次啊,莫非还有我们不知道的?那,要不小姐你嫁给他吧?奴婢看项公子也是一表人才。”青莲笑着说道。

  “呸呸呸……他,本小姐才不要……”秦芙蓉一听,立马跳了起来大声说道,“你们……你们两个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我们只是在想,那晚上,凉风阵阵,听雨亭里,也不知是谁在轻薄谁……”青莲摇头叹了口气。

  “呀……本小姐警告你们,那晚上的事不可再提,再提,本小姐罚你们……罚你们去刷夜壶!”秦芙蓉气的扭过头去,“你们快给本小姐想想,怎么折磨他……”

  项无邪听着里面三个女人莺莺燕燕,哪里是在讨论怎么杀他,心中好笑,起初刚刚对秦芙蓉产生的丝丝恨意竟就这般消失的无影无踪,一丝柔情起来,想及若非自己招惹人家在先,又哪里会有后面的事情,岂不正应了那句,自作孽不可活。一念及此,不禁叹了口气。

  三个人一惊,实未想到居然有人在门外偷听,一起聚起功力向门外打去,怒道:“什么人在外面鬼鬼祟祟?”

  房门破开,三个人掠了出来,三只白玉的手掌向着项无邪的面门攻了过去。项无邪轻轻一笑,一招浮云蔽日,轻轻巧巧将三人掌劲卸去。

  “项无邪?!”三个女人惊道。

  “你是怎么跑出来的?!”三个女人又惊道。

  “怎么,几位在里面商量着如何把在下大卸八块,在下还不能参与点意见了?”项无邪摸了摸鼻子,一个闪身过去,手掌在三位美人的脸上各摸了一把,又足尖一点掠了回来。

  “淫贼!”三个女人抚摸着自己的脸颊,只觉得火辣辣的,互相看了一眼,又是一齐出手。

  “我杀了你!”秦芙蓉在三人之中武功最高,出手也最是迅猛,这已经是第二次被项无邪轻薄了,是可忍孰不可忍。秦大小姐只恨出门太急,身上没有携带暗器毒药,要不然必然一股脑儿全扔到项无邪身上去。

  青莲和紫泪竹却是随身带了的,只是神道宗主身份敏感,秦芙蓉态度暧昧,她二人如何敢随意出手,只能以掌法从旁协助。

  只是三人与项无邪一人对战,却是越打越是心惊,芙蓉堡一别过去不过数日,项无邪进境可谓一日千里。想起当日,秦芙蓉一人之力便能与项无邪对敌不败,如今三人联手,都似还落在下风。

  如今项无邪以神典内功驱动,将仇海的“血魔神爪”与自己的“云诡波绝”功法相互融合,虽还未能融会贯通,却已颇具威势,每一招施展开来,潇洒飘逸之中暗含暴戾肃杀,偏偏无边血浪的杀气里又美轮美奂,一刚一柔,一动一静,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弱雨微风之中饱含无尽杀机,狂风之下避无可避,神典武学果然博大精深!”三个女子心头越来越惊。而此时,数十招过去,项无邪“云诡波绝”渐成暴风骤雨之势,锐不可当,再下去十几招,三人必然落败。

  “神道宗主,少年英雄,只是不知可否给芙蓉堡一个薄面,就此收手离去,老身在此谢过。”四人打斗正酣,却见院外墙上不知何时站了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妇人,这老妇骨瘦嶙峋,佝偻着身形,若非此刻站在丈高的围墙之上,看着更似一个寻常的农家妇人。

  “孙婆婆……”秦芙蓉急忙收手退了下去。

  “孙长老……”青莲和紫泪竹也是立刻退到一旁,躬身站住。

  “孙长老?!前辈莫非是芙蓉堡内六大长老中的‘六毒仙子’?”项无邪微微皱眉,此人可是与教中四大圣使白芷一个级别的存在啊,若是那日无欲阁中她亲自出手,仇海也不可能如此轻易脱离出芙蓉堡,再想及自己,看来芙蓉堡确实手下留情了。

  “既然项教主尊称老身一声前辈,老身也不好以大欺小。先前我芙蓉堡对项教主有冒犯之处,还望您海涵。”那个中年妇人微微躬身说道。

  “不敢,不敢。也是无邪唐突佳人,才有此报。”项无邪拱了拱手说道,“既然有前辈出面,那……我们之间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项某告辞。”

  项无邪一步跨到院墙上,再一步便没了踪影。

  “项无邪,你给我回来!”秦芙蓉一个箭步也跟了上去,几个起落出了别院,只是四下寻找,哪里还有项无邪的身影。

  “项无邪……”

  秦芙蓉恨恨的大喊了一句。

  “唉,蓉儿啊……”中年妇人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秦芙蓉的身后,“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你这又是何必?”

  “婆婆……”秦芙蓉靠在了中年妇人的肩上,“我……”

  六毒仙子摇了摇头,长叹口气,莫非那神道与我芙蓉堡命中相克,怎的,两任宗主都是这般多情,又是这般无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