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阴影里的黑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阴影里的黑山 绝怜 3429 2019.07.12 16:39

  拜伦·库克在他的旅程中,见识了荒野的伟力,天地的辽阔。但也遭遇了野兽,忍受了饥饿。这一切的美与苦,在他看来是值得的。经历了分不清四季,记不清日月的荒野独行。这一次,拜伦·库克到了一个小国。没错,小国。打远处看去,零星的几座建筑伫立着,丝毫看不见人影。如果用地图肯定是找不到这里的,毕竟它太小了。

  但这里还是有人在住的。因为它确确实实是一个国家,尽管它的国民只有九个人。它的名字不能用世界上任何一种语言来形容,那太抽象了,语言相比之太过直白。

  拜伦·库克背着行囊走进了这里,他看清楚了,一共有三座建筑。一间普通的木屋,屋后有一片空地,里面种着作物。一间看着要豪华许多的房子,透过窗户可以看见一排排的书架,还有一座又像宫殿,又像教堂的建筑在正中间,也是最大,最高的一座建筑,墙面上的金漆在阳光下十分耀眼。

  拜伦·库克走到了那间金光闪闪的建筑跟前,敲了敲大门,发现没人回应,也听不见有脚步声传来给他开门。所以他去到了那间看上去具有文艺气息的房子,敲了敲门。过了不一会儿。房内传来一阵脚步声,门缓缓地开了,门内是一名男子,衣着十分的讲究。面部干干净净没有一点胡茬,头发也整齐不散乱。手上拿着一个放大镜。拜伦·库克注意到了他的手,十分的修长,白皙。

  “您好,我从很远的地方远足而来,途径此地,希望能拜访这里的居民。”

  那人一脸惊讶随后热情的说道“快请进。”拜伦·库克走入屋内,和他在外面看见的一样,屋内有一间书房。密密麻麻的藏书少说也有上千种。书房内有一男一女对坐着,人手一本厚厚的书,正在讨论什么。

  “先停止一下讨论吧,看看这个人,从远方而来的朋友,也许你也会喜欢读书?”拜伦·库克点了点头,跟着这位给他开门的人进入了书房。那两人此时放下了手中的书,看着拜伦·库克,他们的表情认真而好奇。

  “你们好,很高兴在我涉足荒野不知多久后,又能够进入到人类文明的之中”

  “你徒步,走到了这里?天哪!”那位女士相当得讶异。

  “事实上,我是受到了一本书的启发,《超验之旅》,哦,我看见它了,能把它拿过来让我看看吗?”拜伦·库克看向书柜。屋内那坐着的男士,伸手从书架中抽出了那本书,递给了拜伦·库克“难以置信,这是初版的,看这优美的装帧,这简直就是艺术品。这里还有很多艺术品”拜伦·库克环视四周,然后说道“朋友们,我非常想认识你们。”

  “我叫爱德华”那带领拜伦·库克进来的男士说道

  “焦尔”那递书的男士说道。

  “诺玛”那唯一的女士说道。

  “刚才我入境的时候,看见界碑上写这里是一个国家,我很高兴能见到这个国家的国民,但是我很好奇,为什么那个金光闪闪的屋子,敲门却没有人回应?”

  “哦”诺玛嘴角一撇,露出耐人寻味的微笑。

  “那是个好问题”焦尔说道。

  爱德华此时走近过来说道“那是我们的国王住的地方,也可以说是教皇,我们都算是信徒”

  “我们了不起的独裁者!”诺玛站起来大声说道。

  爱德华一皱眉头,“不要那么说,我们要爱戴我们的领导者。”

  “哪怕他是一个暴君?靠欺压他的国民为生?”诺玛反问道

  “我能请问,发生了什么事吗?”拜伦·库克问道。

  “其实,很俗套的剧情以不同的方式演绎了出来”焦尔开口了。“我们这个国度只有九个居民,那座可怜的小木屋里住着一对可怜的夫妇和他们的孩子,他们日子过得很清苦,但其乐融融。而那座金光闪闪的屋子中,住着三个人,我们的国王‘现实’居住于其中,还有他的两个随从名为‘欺骗’的术士和名为‘暴力’的壮士。后来‘现实’派他手下的壮士到我们这里来夺书,足足带走了五百本,又派术士蛊惑了那对夫妇的儿子,并带走了他。在那之后‘现实’宣布我们要定期向他交税,每天晚上还要到教堂里,向他下跪膜拜并亲吻他的手背。”

  “纠正一下,那个术士可不是蛊惑,是洗脑,那些书籍里面有这方面的内容!”诺玛叫到。

  “诺玛!你平复一下情绪吧,你太激动了。”焦尔说道“那些书籍是她的最爱,我相信你能理解他的那种心情”

  “那你们国王可真是够坏的”拜伦·库克说道。

  “没有人是天生的坏人,当然也没有天生的好人,一切都是有原因的。但到底是因为什么使‘现实’变成了这等不堪的模样的呢?”焦尔疑惑不解。

  “那你们没有想过反抗吗?”拜伦·库克问道,但三个人的反应各异。

  “不不不,我们只有服从统治才符合上天的旨意”爱德华说道。

  “我们只是文人,手无缚鸡之力,而且暴力是原始低级的行为”焦尔摇了摇头。

  “哦,够了吧,你们两个懦夫,你们就像被拔掉了牙齿和爪子的老虎一样,只会在这里意淫自己的高贵”诺玛大声的驳斥道。爱德华和焦尔终于按捺不住他们的好脾气,三个人开始了你来我往的唇枪舌剑。

  拜伦·库克皱了皱眉头,发现自己应该暂离此地,所以就悄悄的离开了。他走到那间木屋前敲了敲门。屋内响起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之后,木门上面的一块木板被挪动开,一对布满血丝的眼睛盯着他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从遥远的地方远足而来,路过这里所以临时起意想来看看”拜伦·库克说道“我可以进入到屋内去说话吗?”

  “哦,当然可以”那人打开了门。拜伦·库克看见他穿的衣服尽是补丁。满脸的胡茬。向屋内看去,一眼望到了头,没有什么遮拦。屋内桌前是一位妇人,正在小心的打量着他。拜伦·库克心里一阵难受,低着头走了进去。

  那人关好门,拖着步子走了过来。“请坐吧,真是很抱歉没有什么好的食物和饮品可以招待你的,只有清水和饼”拜伦·库克看着桌上的食物默默的点了点头。

  “我叫摩西,她叫伊甸,你一定觉得这里很破旧是吧。”摩西坐在一把凳子上开始说道“其实原先这里还热闹点的,自从……”他没有说下去。因为伊甸已经开始啜泣了。

  “孩子被夺走了,你们就选择妥协?”拜伦·库克直截了当的问道

  摩西吃惊的看着他,随后叹了一口气,捂着脸说道“那还有什么办法,他们会秘术,他们让我的儿子不像我的儿子,住在那个身体里的,好像是另一个灵魂一般”

  “不,那不是”拜伦·库克试图解释

  “不,那就是,那就是秘术,每天黄昏时教堂的钟声响起,我们的身体就不受控制一般,好像另一个人从落日的余晖中苏醒了一样,我们去哪里,对他顶礼膜拜,就像另一个人!”伊甸哭着喊到。

  “我们没有能力去反抗”摩西低着头闷声说道

  拜伦·库克哈哈一笑“所谓的能力全在于你能不能相信自己,相信自己又能到什么程度。够了!你们根本没有中什么秘术,也不是‘现实’的压迫,是你们自己不恰当的暗示。你们的孩子受到了蒙蔽,那就使他恢复清明。朋友们不要继续容忍下去了,去反抗,解开绳结的办法从不是找绳子的两端,而是到绳结之中。”

  摩西和伊甸渐渐抬起了头,他们互相对视了着,目光从惊讶到坚定,他们站了起来。

  “你说的没错”摩西点了点头

  “我们本就有反抗的能力”伊甸握紧拳头。

  “我也要去”门口传来一道声音。拜伦·库克走过去打开了门。啊,是爱玛,当然,在她身后的是目光游离的爱德华和焦尔。

  “爱德华,焦尔,你们要一起吗?这是找回自我的最佳时机。”拜伦·库克说道。

  一行人直截了当的走到了那漆金大门前。拜伦·库克用力一推,大门就打开了,里面的情况一目了然。“现实”高居王位。两个侍从左右两侧而立。而摩西和伊甸的儿子匍匐在地上,看上去那么的温顺。不过随着一行人浩浩荡荡的闯入,他们可就不淡定了。摩西和伊甸冲了过去,把他们的儿子拉开。那名叫“欺骗”的瘦小术士和名叫“暴力”的壮士大叫着冲了过来。三个文化人顿时愣在了那里。

  “朋友们,记住要用你们的理想去战斗”拜伦·库克冲过去与“暴力”搏斗。那“欺骗”向三个文化人冲了过去。爱玛最先回过神来,她抬腿一脚踢中了他的小腹,“欺骗”倒在地上疼痛不已。那“暴力”看似强大,但是外强中干,三下五除二就被拜伦·库克撂倒在地。一时也老实了。爱德华和焦尔,横生一股胆气,上前按住了他。“现实”瞪大双眼,不敢相信这一切。而拜伦·库克只身走到他的面前,一挥手打飞了他的王冠,伸手一拉他的胳膊。“现实”就从王座上跌落了下来。

  “为什么”他不甘的问道。拜伦·库克环顾四周,摩西夫妇俩抱着他们的孩子做在一旁,爱德华和焦尔制服了“暴力”。“欺骗”在地上哀嚎,爱玛一脸期冀的看着他。

  “因为你否认了真实的自己”拜伦·库克说道。太阳落下了,教堂的钟声响起,但每个人都和白日里一样,没有什么秘术去支配他们的身体。

  次日,拜伦库克踏上了行程。这个国度回归了平和以及自由。每个人不再只限于自己的房子,他们互通有无,当然他们也不再有新王。至于“现实”,拜伦·库克笑了笑,我们总归还是需要现实的,不是吗?所有的人都前来送行,爱玛递给了拜伦·库克一个暗红与藏蓝相间的空的本子。“你或许可以把它变成一本书”拜伦·库克笑了笑,挥手与众人告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