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逐梦时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路遇美女总裁

逐梦时代 坤华 1935 2019.12.26 14:07

  我说,“我是崔大将老家的侄子,我叫郑白,来拜访他的,之前通过电话。”

  保安说,“那你们等一会儿啊,我打个电话问一下。”

  “好的!”

  我们几个人便耐心等着。

  “哎呀,郑白啊,咱表叔可真有钱啊,这大城市,这黄金地段,这套别墅至少也得四千多万啊,真是不得了啊,我都有点不敢相信,这别墅的主人真的是我们那旮旯出来的人物吗?”

  王岳一脸羡慕地看着别墅笑着说。

  我记得我小时候,我们家跟表叔家关系挺好的,才会有我家经济不怎么好,我爸也借了我表叔两千块钱的事,所以此刻,我也感觉与有荣焉。

  我笑着说,“那还有假?那可是我表叔,亲表叔,没出五服的。”

  王岳突然又意味深长地看着我笑了笑说,“哎呀,希望你这个表叔一家,还能当你是没出五服的亲侄子哈!”

  我懂王岳的意思,以前大家是一个阶梯的人,互相帮忙,关系好很正常,现在我们家还是那个我们家,表叔家已经不是以前的表叔家了,人家也没什么需要我们家帮忙的了,现在是我需要他帮忙,这层关系,起任何变化都不奇怪,这些我都有心理准备。

  我笑着说,“我爸说了,表叔人很好,但是社会与现实难免会改变一个人,所以呢,我们就随机应变,能指望上就指望,不能指望上,大家也得把心态调整好了,别抱怨,成功,从来主要靠得都是自己,别人的帮助,有,是锦上添花,没有,咱们更要自强自立,对不对?”

  “郑白哥说得都对!”许梓涵立刻双眼冒星星,一副小粉丝的崇拜模样看着我。

  吕浩笑着说,“当然!”

  王岳也笑着点头,一副服气的样子。

  “可以进去了你们几个!”保安冲着我们喊了一声。

  “快走快走!”我开心地带着他们几个人进去了。

  别墅并没有特别大,所以,一进去,我们就直奔客厅了。

  我表叔崔大将挺着啤酒肚,迈着小短腿,甩着短胳膊,手上夹了一根雪茄,一拽一拽地走出来迎接我们。

  我看着他的样子,既亲切又觉得好笑,几年不见,他的头上也有白发了。

  “哎呀,郑白呀,都长这么帅了,我七八年前回过老家一趟,那时候你还是个小bi崽子呢,现在都长这么高了?真是岁月如梭啊!”

  他这话刚说完,一百平米大厅里头,沙发上的我三表婶韩韵笑着接话了。

  “你这当叔叔的说话能不能注点意,能不能像个叔叔的样子,人家郑白现在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表叔笑着说,“哎呀,我这不是高兴的吗,你别管我们之间怎么说话,这都是自己家孩子,我注意那些去了。”

  我笑着问候他们,“表叔、表婶好,今天我还带了几个我的好朋友来拜访你们,给你们添麻烦了。”

  “哎呀这臭孩子,说得哪里话,这就跟你自己家一样,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欢迎欢迎啊!我让厨房准备午餐,今天得做点正宗的杭帮菜。”

  表叔看起来很高兴,咋咋呼呼地叮嘱了一番厨房正在忙碌的的保姆。

  “谢谢叔,怪不得郑白爸说您是大好人,果然是大好人,人又长得帅!”王岳性格活跃,笑着夸奖。

  “哈哈哈哈!你小子真会说话,吃饭时一定要多喝一杯酒啊!”

  “没问题叔!”

  气氛非常融洽,吕浩和许梓涵也冲着我表叔、表婶夫妻点头、微笑、问好,礼貌有加,同时我们大家也都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那位气质美女。

  表婶一伸手笑着介绍说,“这位是我的未来儿媳妇魏知夏,爱上居房屋租赁公司董事长的千金,漂亮吧?”

  表婶一副婆婆看媳妇,越看越喜欢的模样。

  王岳马上一副附和的样子,“漂亮,漂亮,真的很漂亮。”

  许梓涵笑得特别讨好般地说,“很羡慕姐姐呢!”

  大概她本以为自己说了一句讨喜的话,结果那个叫魏知夏的女人只是淡淡对她一笑,而表婶的话却让她差点陷入了尴尬。

  表婶看似笑着说的,但是话一出口,总给人感觉好像绵里藏了针。

  “哎呀,你可别随便叫她姐姐呀,她今年才二十,不一定有你大,只是工作需要打扮的比较成熟而已,能力太强,这也没办法,呵呵呵!”

  许梓涵尴尬地不知道说什么好,同时那位叫魏知夏的也有点尴尬,好像显得她老了。

  我妈以前跟我说过,表叔是个好人,可表婶有点奸诈,尤其是嘴巴锋利,说出的话时常隐晦着内涵还藏着刀片,伤人于无形,是个自私自利不能交心的女人。

  我不知道我妈对表婶的评价准不准,但我很讨厌这种置人与尴尬境地的气氛,尤其还是当着我们的面,有种一箭三雕给我们下马威的感觉,至于她为什么连那个魏知夏也捎带了,我就不得而知了。

  于是我想了想说,“那叫姐姐也没错,梓涵今年还不到二十岁呢,她生日小。”

  我的话破了一下表婶的暗针,稍微缓解了尴尬气氛,与此同时,我看到那位叫魏知夏的美女,格外多看了我几眼,当我也看她的时候,她冲我微笑点头,似以此简单表达了一下对我的谢意。

  我也回以一个礼貌的微笑: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跑车的轰鸣声,不一会儿,便人未到声先到了。

  “我回来了,开饭了吗?我快饿死了。”

  我们所有人看向门口,走进来的是一位身高一米七五,浑身上下穿着名牌,手上戴着白金手链,长得很像表婶,但因为瘦溜,也算精神的年轻人。

  表叔一看到来人,双眼放光地笑着说,“郑白,这是你表哥成杰,小时候他还带你去掏过鸟窝呢,你还记得吗?”

  我马上笑着说,“当然记得了,表哥!”

  听到我热情的打招呼,表哥崔成杰先是愣了一会儿,随之一伸手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是你小子呀,都这么大了,比我都高啦啊?你怎么来这了?没听说你要来呀?”

  他诧异地看向他的父母,表叔赶紧解释说,“你郑伯伯早就联系我了,郑白是昨天刚联系的,还没来得及跟你说”。

  “啊!这样啊!”

  崔成杰一脸讳莫如深,我就觉得,这里面也许还有一些不能让我知道的事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