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逐梦时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0章人命案子

逐梦时代 坤华 2243 2020.01.04 13:10

  我赶紧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安慰道,“先别急。”

  其实我也很慌,但还是冷静地压抑着声音对江东西说,“麻烦让他给打听打听浩子怎么样了?能不能让我们见一面”?

  江东西点了一下头,对电话那头的人客气地说,“冯叔叔,浩子是我很要好的朋友,你能不能帮我打听打听,他现在怎么样了?能不能让我们见一面?”

  对方一听江东西这样说,立刻回,“行,你别急,别急啊,我先去给你问问!”

  挂上电话,我们几个人都面容严峻地等着。

  王岳忍不住,蹙着眉,慌慌张张地说,“怎么跟人命扯上关系了呢?这要不是在派出所,我特么会以为浩子把别人姑娘肚子搞大了,要是小事,赔钱能解决的问题,我们还能帮他想办法,可这要真是惹上人命案子了,我们都只能干瞪眼帮不上忙啊!”

  王岳急得直搓手。

  我和江东西都不答话,因为现在还不知道真相是什么,所以也不知道能说什么。

  就在这时,许梓涵到了。

  她一看到江东西,立刻反感地说,“你怎么在这?”

  那感觉就好像,江东西闯入了属于她和我们的领地。

  我立刻说,“我叫她来的”。

  “浩子被抓了,你还有心情叫她来?嫌不够乱啊?”许梓涵的语气很不客气。

  我看着她那理直气壮的样子,刚想说她几句,结果王岳先不悦地怼她了。

  “浩子都被抓了,你还有心情吃醋?江小姐认识这派出所的人,是来帮忙的,不然你给我打听打听浩子的消息”?

  王岳的语气也是很不客气,所以许梓涵脸上的神情就更加的尴尬,她哪有那个本事?她咬了咬下唇,不再吭声了。

  大家沉默的几分钟时间里,没想到吕浩的身影突然从里面走了出来。

  “你们都来了啊?”吕浩一脸惊讶。

  我们立刻朝着吕浩跑去。

  “是呀,你没事吧?”我担心地问。

  王岳到跟前后,一巴掌拍在吕浩的肩膀上,“你小子怎么搞得,想吓死几口啊?怎么还惹上人命了?现在能出来就是没事了吧,快跟我们说说,让我们心里有个底呀?”

  身后有警察对吕浩说,“案子还没结,所以最近你要随叫随到配合我们调查,一周之内不可以出远门”。

  “是,我知道了”。

  浩子答应一声,转身对大家说,“我们先离开这里吧,我在这里说话会紧张,被审问了三个多小时,午饭我都没吃呢,现在很饿。”

  “那赶紧走,咱们一边吃一边聊”。

  我们几个人朝外走,我发现江东西没在我身边后,就回头寻了寻,结果,正好看到许梓涵用着厌恶的眼神瞪了江东西一眼。

  江东西没看她,但我知道,江东西可不傻,她一定感应到了许梓涵对她的强烈排斥。

  就在这时,江东西接到了那位冯叔叔的电话。

  我示意她开免提,因为我们大家都想知道电话的内容,江东西便开了。

  “喂,东西啊,吕浩出来了吗?”

  江东西立刻笑着说,“出来了冯叔叔”。

  对方这样一问,我们便明白怎么回事了。

  “哦,那就好了,你不用太担心了,我问清楚了,吕浩没犯什么大事,我就让他们快点结束,没必要拖着了”。

  江东西立刻用着感激地语气说,“真的太感谢您了冯叔叔,改天到我家去找我爸喝酒吧”。

  “我可不敢找你爸喝酒,上次让你爸喝多了一点点,你妈差点把一锅酸菜汤倒我身上,哈哈哈!”。

  两人又寒暄了几句,江东西把手机挂了。

  大家都听明白了电话中的意思。

  吕浩首先一脸感激地对江东西说,“谢谢你了,怪不得审讯我的两名警察加快了速度”。

  江东西笑着说,“不客气!”

  等笑完了,江东西说,“既然已经没什么事了,正好我还有事,那我就先回去了哈!”

  “别呀,你帮了我们,请你吃顿饭是必不可少的,再说,你要跟着我们听一下案情,说不定还需要麻烦你那个叔叔呢,你现在可是我们这些屌丝家族中唯一的一尊大佬,我们都要抱紧你的大腿呀,你可给我们一个机会吧,不接受拒绝!”

  王岳半开玩笑,半拉着江东西耍赖、撒娇,不让她走。

  王岳拉着左胳膊,我借机一下拉住了江东西的右手,“就是就是,你不能走,我们三个不但要谢谢你,还要抱住你这个大腿”。

  我拉上江东西小手的那一刻,有了一种触电般的感觉,酥酥麻麻的。再看江东西,她的脸蛋儿好像有点红,这还是我们两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拉手呢!美滋滋,嘿嘿!

  玩笑也好,真的也罢,总之,江东西走不了了。

  我看到走在最后的许梓涵,脸色越发不好,而这种不好,延续到了饭桌上。

  今晚我们三个都想要做江东西的舔狗,已经顾不上许梓涵的感受了。

  但最后,还是吕浩反应过来后,最顾及许梓涵,给许梓涵的碗里,夹了好几次好吃的,这让备受冷落的许梓涵脸色好了一些。

  “我说你快来说说,到底是什么事让你被抓的啊?”王岳有些着急地问。

  吕浩这才讲述起了他经历的狗血事件。

  “咳!都是我们酒店内部潜规则闹的,我们大堂经理杜歌和工程部经理王青楼有一腿,杜歌还要浅我,威逼利诱各种招儿都用上了,我还是没有就范,把持住了,可是王青楼却成功以正常恋爱为诱饵,骗了我们酒店一个叫张小云的新来的小女服务员”。

  “禽兽,这俩简直是禽兽啊!”王岳忍不住感慨。

  “张小云才十八岁啊,人生才刚刚开始,单纯、漂亮、美好,为了贴补家用,从小地方的农村来大城市打工,怎么可能是王青楼那个老司机的对手?咳!”

  吕浩叹了口气,眼圈一下就湿了,语气也更沉重了。

  “王青楼随便用点哄女孩儿的手段就把张小云哄上床了,结果,不到三个月,王青楼玩儿腻了,就要甩了张小云,张小云单纯不代表她傻,她明白自己被白玩儿了,还知道了王青楼和杜歌之间的关系。

  她觉得自己的人生特别窝囊,加上不谙世事,承受能力差一些,一冲动,就从王青楼跟她密会的那层客房露台跳了下去,那里是八楼,当场……毙命了!”

  “特妈的,说禽兽都高看他们了,简直畜生不如,像那两人才应该去死。”王岳义愤填膺。

  在场的几个人面色都很沉重。

  我问,“那张小云的死跟你有什么关系?警察为什么抓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