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逐梦时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出事

逐梦时代 坤华 2208 2019.12.20 20:14

  这话太特么有效果了,一溜烟两人都揉着眼睛坐起来了。

  女孩子还装模作样地问,“发生什么事了啊?我竟然在地上睡了一大觉”。

  男孩子还有点自知之明,笑嘻嘻地说,“嘿嘿,哥!对不起了,我们一时喝高了,玩儿嗨了,没想到楼下那个神经病还报警?给你添麻烦了,这样吧,我们俩再多订你十天房间,算是给你的补偿”。

  本来我是想,在警察那里受得气,一定得在这两人身上找回来,没想到这小子挺上道,多订十天房让我心里舒服了不少,虽然管家没有提成,但业绩好,对我的职场生涯也是有好处的,至少领导会觉得我是个有能力的人。

  见我没有发飙,此刻女孩子也笑呵呵地说,“行,就这么办了!反正我俩还没嗨够,哥,你介绍来的这个‘隔壁家的傻二狗’真是太逗比了,太好玩儿了,我心情不好,他能给我讲段子,陪我喝酒,陪我偷菜,陪我打王者农药,还能给我煮饭吃,比我男朋友还好,我俩已然成为好哥们儿了,要不是他长得太丑,我肯定让他做我男朋友”。

  本来被夸的‘隔壁家傻二狗’一脸得意,结果听到最后一句话,马上不高兴了。

  “啥玩意我长得太丑了,我妈说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帅滴男淫,要不是你虽然网名叫‘小花此刻正单身’,但长得实在不像鲜花,我铁定追求你,现在啊,咱俩命中注定只有哥们儿缘了”。

  “切!当然只能做哥们儿,不然你还想皮尺呢!”

  我看着他们两个有点想笑,其实两个年轻人长得都挺好看的,但彼此就是不甘心承认这一点。

  听着他们的沙雕话语,我就觉得,那是独属于年轻人的纯真稚气,也是还没有被现实、职场毒打过的人特有的。

  但是我又觉得这两人的话,不能完全信任,继续让他们住原来的房间肯定是不行的,楼下业主如果再报警一次,恐怕就得惊动区经理了。

  我站在那里想了一会儿,终于想到一个好方法。

  我给这两人换了一个房间,换到楼下都是我们公寓的房间,而他们楼下的客人,我有意留心,尽量安排年轻人,之后,我又格外叮嘱了两个年轻人几句。

  “你们要是再不注意,下次又把警察招来了,就算装醉,我也不会保你们了,别说我吓唬你们,到时候警察可能会把你们带走,并通知你们的家人和学校来领人,我看你们不是大学生也是研究生了吧?自己也该有点分寸了”。

  隔壁家的傻二狗,“是是是,这回一定会注意了”。

  小花此刻正单身,“没问题,看在哥你这么好人的份上,绝对不再大声嚷嚷了,再说我现在心情好多了,不需要大嚷大叫宣泄情绪了”。

  两人态度都挺好的,我又给他们换完房间后,才比较放心回了自己的房间睡觉,只是,路上我怎么都觉得这个“隔壁家的傻二狗”这网名怎么那么耳熟呢?可就是想不起来了。

  第二天早上,我惯例处理很多日常事务,处理完了之后,我会登录几个旅游app,那上面有客人们订房的订单需要处理。

  等有短暂的休息间隙,我又情不自禁想起了江东西。

  我拿出手机,想再看看江东西有没有给我回复微信。

  微信窗口依然没有她的回复,一切不需要再多说了,她的意思很明显了。

  我都懂,可是,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在自己明明要回宿舍的201,站在电梯里的我还是按了5楼的电梯,我对自己说,去看一眼就回。

  如果她不在这里,我也就踏实了,如果她在,那看她一眼,我也会心满意足地回自己的宿舍了。

  然而,令我怎么都没想到的是,她竟然真的在屋里跟踩在高架上铲墙皮的师傅说话。

  “师傅啊,这个屋子的墙皮有点难铲,你一定要认真铲干净点,不然重新刷腻子和乳胶漆的时候,容易挂不住,可能没多久就会大片起皮、起泡,质量过不了关”。

  我站在门口,看到江东西的背影,以及她对谁说话都是那么温温柔柔,甜甜糯糯的样子,我就有如身在梦中似的。

  原来她不是只对我说话那样,这一点我早该知道的,可我还胡思乱想,我真是可笑。

  “知道了江设计师,你放心好了,我干这行已经十几年了,我是老师傅了,一般没出过什么问题……”。

  就在那师傅一边回答江东西话,一边挪动了一下脚步,也不知道是怎么的,一不小心,手上的铲刀从手里滑了下来。

  因为我是一直盯着江东西背影的,所以,在师傅铲刀滑下的一瞬间我就看到了。

  那一刻,我来不及想什么,也顾不得自己有没有危险,一个箭步冲进去,直接把江东西从身后抱起来转了个弯,惊险至极地让江东西的头部躲过了铲刀,而我,因为抱着江东西,那铲刀的刀锋就直接落到了我的手臂上。

  当我们两人站稳后,我确认了江东西没有受伤,我才松了口气。

  庆幸这公寓是loft的,因此顶高5.2米,够高才给我争取了救江东西的时间,不然江东西今天有可能会被开瓢。

  也正因为距离比较高,那一铲刀扎下来的力度挺大,把我的西装袖子都扎破了,我的手臂涌出鲜血,浸透了袖子上的布料。

  “啊!你流了好多血啊!”江东西震惊地大叫。

  我怕江东西被吓到,于是忍着手臂上皮开肉绽的痛感,笑呵呵地说,“没事,没事,不怎么疼!”

  “你额头都出冷汗了,脸也白了,还不疼?走吧,我们立刻去医院!”

  江东西拉着我就往外跑。

  我其实真的感觉越来越疼了,但是,我看着江东西一脸焦急的样子,心里就莫名的觉得幸福,这幸福至少能削弱一半痛感。

  我们两个走到电梯里的时候,我手臂上的血滴滴答答,虽然不是特别多,却也间接滴了一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