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剑寒梅花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绝世宝剑何出处(一)

剑寒梅花香 天翼凌云 2753 2019.08.05 20:15

  宣武一众狼狈下台后,鹰王若要抓几个人来出气,那自非难事,但他忌惮再次遭到群起围攻,只得暗暗把这口恶气咽下去,心想这次梁王真是失算了,想要叫这些江湖草莽臣服他们,那简直是异想天开的事。

  云慕星又转身对花自芳道:“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看来憎恨宣武的人远不止你们天龙帮。”

  花自芳道:“我看老鼠都比那朱友贞可爱得多!老鼠至少不会一看见漂亮女人,就浑身飘飘然的不知自己几斤几两重。”

  云慕星笑道:“这倒也不是朱公子一个人的毛病。男人大都是这种德性,比如昨天那个屠大洪不也是那个样?”

  花自芳盯着云慕星眼睛,道:“那你也是男人,你看见姐姐为什么就不是那个样?”

  云慕星脸上一热,如实说道:“我……我也经常脸热心跳。”

  “真是这样吗?”花自芳脸上绽放出甜蜜的笑容,“我还以为你对姐姐畏如蛇蝎呢!”

  云慕星道:“我的确很怕你。只是你虽然毒如蛇蝎,却又偏偏艳若桃李……”

  “毒如蛇蝎?艳若桃李?”花自芳笑靥如花,“这真是我听过的最有趣的评语了!只是姐姐真有那么毒吗?”说着换了个表情,故作幽怨地看着云慕星。

  云慕星心底深处抽动了一下,似痛楚又似甜蜜。正要说话,却忽然听见桌子前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花堂主,这位年轻人是谁?”

  刹那间,他浑身血液都结成冰了!原来他刚才和花自芳在低头说话,竟毫没注意到白登阁走到他们这边来了。花自芳声音也慌张起来,口吃地说道:“哦,白……白堂主,他是……是关外来的。”

  “关外来的?”白登阁脸现疑问,“敢问小兄弟尊姓大名!”

  云慕星心都颤抖起来。只要一开口答话,那么他势必要暴露出真实身份了!怎么办?怎么办?是马上拔剑相向吗!

  “哦,白堂主,”花自芳着急道,“他不过是个平常的年轻后辈……就不知道白堂主过来有什么事?”

  白登阁道:“帮主叫我过来和你说一声,万毒王一直没现身,不知道他正藏在哪个角落里伺机发难,叫你要小心一点。”转头看了一眼云慕星,又问道:“小兄弟看起来像是有点眼熟,不知道是来自关外的哪个地方?”

  他虽然感觉有点异样,却怎么也想不到现在和花自芳在一起的,就是自己这段时间苦苦追踪的逃敌。但云慕星显然已经被大敌逼到了死角,看来只有孤注一掷了!

  他暗暗吸了一口气,右手已经握住了剑柄——!

  然而,就在这时,会场门外突然有一个妖异的声音叫道:“梅傲天,你手下花自芳在哪里?”

  当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花自芳叫道:“不好!白堂主,万毒王真来了!”

  白登阁脸色一变,还没说话,花自芳又着急地催促道:“快!白堂主,赶快坐回原位置去!万毒王这下……”

  话音未落,那穿着奇异、眼神妖异的萧北月和他那两个漂亮的女弟子已向会场走进来。他们身后还有另外一个男人,戴着低低的斗笠,几乎看不清他面容。场内有不少人昨天在悦宾酒楼见过万毒王的诡异恐怖,都禁不住暗暗发抖。

  白登阁也十分忌惮万毒王,急忙转身回到自己座位上。云慕星这才暗暗松了口气,感觉冷汗都冒出来了。

  梅傲天却冷冷地问道:“不知道万毒王找花堂主何事?”

  萧北月看起来肆无忌惮,和那个头戴斗笠的男子大大咧咧地走到会场前面平台上,又大马金刀地在台边一排座位上坐下来。他环视了一眼会场,最后眼光停留在花自芳这边,嘿嘿冷笑道:“梅傲天,大概十年前花自芳从我教总坛偷了一本武功秘籍,至今未还,你说我该不该过来找她追索嘛?”

  梅傲天平静如常,问道:“不知道万毒王说的是什么教,那秘籍又是叫什么来着?”

  萧北月道:“这就不关你的事了!我只问你,我现在就要带花自芳走,你放还是不放人?”

  “当然不放!”梅傲天忽然锋芒毕露,“别说你根本说不出个名堂来,即使花堂主真偷了,那她现在已然是天龙帮的人,天龙帮也自会维护她到底!”

  萧北月大怒,“嚯”地站起身,恶狠狠地盯着梅傲天,叫道:“什么梅香飘动傲寒天,一剑纵横震九州!想来你是自觉剑法高超,视天下英雄如草芥了?”

  梅傲天针锋相对:“像阁下这种只会靠几只毒虫吓唬人的,我看还真不过是草芥!就不知道阁下身旁的那位仁兄,是个什么大英雄来着,却为何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那人听梅傲天一问,伸手把头上斗笠取下来,却见他目光如电,脸如寒霜,阴测测地说道:“本座独孤鹤!”

  刹那间,会场起了一阵骚动。云慕星一听那人说话声音,却怔了怔,心想这人不就是昨晚在山上诱走万毒王的那个人吗,怎么他们成了一党?

  念头刚转完,就见梅傲天向独孤鹤拱了拱手,说道:“原来是神刀城城主独孤兄来了,只不知道独孤城主和万毒王何时沆瀣一气了?”

  独孤鹤又阴测测地说道:“本座这次前来是想找梅帮主争抢一样东西,但梅帮主武功实在太高,而且下面还有八大堂主帮衬,本座心里没多少把握,也只得找一个盟友一起来了。”

  他倒说得坦白得很。梅傲天看了一眼左首的鹰王,道:“鹰王也已来到杭州城,独孤城主要找盟友,鹰王岂不更合适?”

  独孤鹤道:“鹰王现下一心想帮朱温夺取天下,好做他的开国功臣,哪还有半分武林争雄的豪情壮志?”边说边转向鹰王,问道:“鹰王,本座可有说错话?”

  鹰王淡淡地说道:“独孤城主所言不错。本王本来就是梁王的一员家将,当务之急当然是帮梁王逐鹿中原一事。”说完后,转头对十二飞鹰老大安鹏飞交代了几句,要他带领其他十一飞鹰保护朱三公子先离开。

  他见万毒王独孤鹤同时现身,担心接下来的形势会变得难以控制,所以赶快安排朱三公子走为上计。

  梅傲天当然明白鹰王用意,但在萧北月独孤鹤两大高手虎视眈眈下,也只能先把朱三公子放一边去。他暗暗揣度了一下场内情势,又问道:“那请问独孤城主欲向本帮争夺何物?”

  独孤鹤道:“经多年查访,本座不久前刚刚探明,传言中寒剑山庄的绝世宝剑正是本座寻找已久的那把宝剑,可正当本座来到苏州,想要杀了云氏满门好夺剑,却没想到你们天龙帮早已经捷足先登了……”

  梅傲天道:“如此说来,独孤城主是来找本帮争夺宝剑了?”

  独孤鹤道:“没错!”

  台下云慕星听他们说话,暗暗抽了一口冷气。他再也想不到师门原来早已在多路强敌的算计下。只听见梅傲天说道:“既然那把剑是一把绝世宝剑,而且现在已落到天龙帮手中,那独孤城主认为自己还能争抢到手吗?”

  独孤鹤冷冷地说道:“所以本座才会和万毒王结盟前来,因为我们正好各取所需。”

  梅傲天缓缓站起身,手一抖,一股森寒的剑光在他手中来回游动起来,宛如一条夭矫飞龙一样,端是神乎其神。场内群豪只觉得目眩神驰,都大声喝彩起来。台上萧北月独孤鹤也暗暗惊佩,伸手握住了随身武器。

  梅傲天露了一手神功后,又一字一句地说道:“那好,梅傲天就看看两位如何来向天龙帮各取所需!”跨出座位,向台上一步一步地走上去,一直来到萧北月独孤鹤三步前站定。

  全场的人都屏住了呼吸。可就在这一触即发时,鹰王忽然高声叫道:“三位且慢!本王有一事相询。”

  独孤鹤双目紧盯着梅傲天手里的剑,口上回答道:“不知鹰王何事相询?”

  鹰王道:“独孤兄刚才提到,传言中寒剑山庄的绝世宝剑正是你寻找多年的宝剑,那么独孤兄定然知道那把剑有何非同凡响之处,是不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