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剑寒梅花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二)

剑寒梅花香 天翼凌云 4203 2019.07.12 21:19

  来人似乎地位十分尊崇,天龙帮帮众一看见她,马上就分两边站开为她让出一条道来。

  那个紫衣身影又向里面走了几步,厅里众人顿觉眼前一亮。只见进来的是一个身上穿着淡紫色裙子的女子,明眸雪肤,风致嫣然,竟是个光彩照人的绝色美人,看年纪似乎在二十七八岁上下,但再仔细一看又好像二十岁都不到。她一进来,就用手轻轻拍了拍落在肩上的雪花,娇笑道:“哎呀,还是屋里暖和,在外面喝了两天西北风,可把人都要冻僵了!”

  云啸天心里一动,叫道:“很好,云某还以为天龙帮只有白堂主出动,却没想到紫龙堂堂主‘香花娘子’也来了!”

  来的正是天龙帮当下最年轻的紫龙堂堂主花自芳。花自芳长相绝美,兼且生性风流,因此在江湖中有一个鼎鼎有名的绰号:“香花娘子”。一个人名字也许会叫错,但绰号绝不会起错,此刻但见她嘴角含笑,眼波流动,寒剑山庄的女弟子还不怎样,几个男弟子像苏慕水和陶慕山等人被她眼光一扫,无不心跳加速脸红耳赤,端是一朵名副其实的风流香花。

  只听花自芳笑道:“如此天寒地冻的,原本我还真不想来,只是一直听闻寒剑山庄众男弟子个个英俊非凡,不来看一下叫我如何心甘?要知道此役过后,你们可都要成为死人了呢!”说完目光又一一扫视了一下厅里的男弟子,又笑道:“只是耳闻不如目见,我看他们也不怎样!”

  云啸天怒气上涌,长剑转向花自芳,喝道:“据闻花堂主来自苗疆神秘的‘极乐宫’,不但魅惑男子功力一流,武功更是自成一家神乎其神,今天云某就来讨教一下!”

  花自芳纤腰款摆,宛如回风舞柳,口中却媚笑道:“就不知云庄主是要讨教我魅惑男子的功夫呢,还是要讨教我的武学功夫?要是前者的话,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可不雅吧!”话音落下,天龙帮帮众俱都哈哈大笑起来。

  云啸天更是大怒,长剑一挺就向花自芳刺过去。花自芳却柳腰一闪,一下子躲到了白登阁身后,娇笑道:“云庄主怎么说打就打呀,哎呀,今天我心情不好可不想动手。白堂主,还是你来接招吧!”

  白登阁“哼”了一声,右手骈指如刀,迎着云啸天的剑势直刺过去。

  云啸天身形微微一顿,不敢掉以轻心,马上展开寒剑山庄家传剑法“寒剑十八式”,剑光霍霍地向白登阁刺杀过去。一时间,演武厅布满了森寒的杀气。

  白登阁身形晃动,在漫天剑影中穿插闪动,竟像是完全未把云啸天锋利的长剑瞧在眼里。一旁花自芳笑道:“此番前来虽未看见美男子,但能看见如此精彩的对仗,也算不虚此行了!”

  白登阁接了几招,气定神闲地说:“久闻云庄主是江南有名的剑客,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云啸天见他在自己着着抢攻下,犹能若无其事地开口说话,不由暗暗心惊。他当然知道敌手是成名已久的江湖大人物,因此一上来就全力施展家传绝学,但现在看来敌人似乎只是有意想见识见识他的武功才未尽全力,要不然可能用不了多少招数就要落败了。

  只听花自芳又笑道:“云庄主固然剑法高超,但我敢打赌三十招之内必定非死即伤!咦,奇怪,江湖中时有传闻寒剑山庄中藏有绝世宝剑,云庄主你为何弃之不用啊?”

  云啸天自无余暇答话,只咬紧牙关一剑接一剑地全力攻敌。

  没过多久,“寒剑十八式”就已堪堪使完,但白登阁空手对敌,似乎连气喘一下都没有。云啸天牙关一咬,忽然长啸一声,运起寒剑山庄独门内功倾注到执剑手臂上,“唰唰唰”一连三剑气势如虹般向白登阁狂刺过去。

  此三剑凌厉至极,剑锋破空时,厅中墙壁上的炉火都被摧得摇晃不定。寒剑山庄众弟子从未见过师父施展这门剑法,一时俱都脸上变色。再看天龙帮众人,亦是须发皆赤,脸如土色。

  原来云啸天自知绝非白登阁敌手,只盼拼得一人是一人,因此祭出了寒剑山庄最惨烈的拼命三式——“天地俱焚”。白登阁微微一惊,但毕竟是久经战场临危不乱,也运起几十年的玄功倾注到右手三指上,“钉”地一声戳在了云啸天直挥而下的剑脊上!

  双方刚开始交手时,白登阁心存试探并未全力以赴,但这一下纯粹是硬碰硬,两人功力也高下立判。众人只觉得寒光一闪,接着听见“咄”地一声响,一截断剑已直直的刺入演武堂屋顶梁上去了!再看云啸天,正手握下半截断剑踉踉跄跄的向后退,一直等到撞到墙壁才止住脚步,然后整个身体软软的顺着墙壁滑下来,嘴角也跟着沁出丝丝鲜红的血液!

  “白堂主好武功!”天龙帮帮众喝彩声如雷响起。寒剑山庄一众弟子则大惊失色,纷纷抢上前围在云啸天身旁,大叫道:“师父!师父!”

  花自芳却笑嘻嘻地嘲弄道:“怎么样,云庄主,我说得没错吧,才二十一招你就成白堂主手下败将了!”说完转身朝白登阁微一万福,又笑道:“白堂主神功盖世,小女子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白登阁冷哼一声,目光转向寒剑山庄一众师徒,冷冷地说道:“天龙征途,鸡犬不留!劝君莫抵抗,拔剑自刎最得当!——我看你们还是乖乖挥剑自刎吧,明日天亮时我们再来替你们收尸!”说完朝下面帮众挥挥手,接道:“现在大家先出去等在原地待命,由公孙副堂主带领。我和花堂主要进城去一趟!”

  “恭送白堂主花堂主!”一直跟随在白登阁左右的白龙堂副堂主公孙龙答道。他心里当然清楚,寒剑山庄除了云啸天堪足虑外,其他更无高手,既然现在主要人物已受内伤,那么凭他们的力量来维持形势显然绰绰有余了。

  ※※※※※

  雪花还在不停飘落着,呼啸的北风不停地把阵阵寒意灌进山庄里来。

  天龙帮帮众撤出山庄后,演武堂顿时冷清下来,只有寒剑山庄一众男女弟子犹围在师父身边啜泣不止。

  云啸天挣扎了一下,只觉得体内一阵剧痛,似乎五脏六腑都已经碎了。他自知已受内伤,正要吩咐弟子去内屋叫夫人孩子时,却见演武厅侧门“咿呀”一声被推开了,接着云夫人在女弟子沈慕冰带领下牵着十岁的女儿云慕蓉进来了。原来那个女弟子沈慕冰见师父身受内伤,再也顾不得师父往日吩咐,赶紧强忍着悲痛跑到内屋去请云夫人来。

  云夫人和女儿一看见厅里状况,俱都眼前一黑,双膝一软倒了下来。小女孩云慕蓉更是失声大哭起来:“爹!爹!你怎么啦?你怎么啦?你昨天说过我们会没事……还有那边怎么躺着那么多师兄师姐……”话未说完,已惊吓过度晕了过去。沈慕冰赶紧把小师妹抱在手里。

  云夫人顾不得女儿,手脚并用爬到了丈夫身旁,颤声道:“老爷……你一直说我武功低微,见不得争斗厮杀之事,所以绝不让我到山庄演武厅来,可……可……”说着说着便已泣不成声。

  云啸天看着人到中年但依然容颜姣好的夫人,还有自己年近四十才喜得龙女的独生女云慕蓉,一时不由悲痛交加,热泪纵横,道:“夫人,蓉儿,还有你们这些弟子,都是我云某无能,才让你们遭此大难……”

  苏慕水陶慕山沈慕冰及其他弟子俱都齐刷刷地跪下来,悲泣道:“师父,徒儿们本都是战地落难孤儿,是师父师母当年慈悲收留了我们,徒儿才得以苟活至今……如今虽在劫难逃,但徒儿今生已无悔了!”

  云夫人惊道:“老爷,往日常听老爷提起,江湖帮派之间相互争权夺利打打杀杀那是司空见惯之事,但只要有一方放弃抵抗,胜方往往见好就收,可为什么众弟子要那样说……”

  云啸天侧过目光,看向躺在厅里另一侧十二名已经死去的弟子尸体,缓缓道:“夫人,因为怕惊吓到你和蓉儿,我一直让弟子及下人隐瞒着你们这两天山庄发生的恶况……但事到如今,做什么也无济于事了!你看那边那些弟子……”

  云夫人关心则乱,刚进厅时注意力几乎只集中在夫君一人身上,这时听云啸天如此一说,才定睛看清楚厅中另一侧还躺着那么多死去的弟子,一时只觉得眼前又一黑,差点晕倒过去,好一会儿才颤声道:“天……天龙征途,鸡犬不留……”

  云啸天叹道:“没错!夫人,这次我们惹上的不是一般的江湖小帮派,而是势力遍布江南,历来对敌人赶尽杀绝的天龙帮!所以……所以……”

  云夫人心头战栗,双唇颤抖着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她平时当然有听到丈夫讲述有关于天龙帮的种种凶狠毒辣的行径。

  云啸天又叹道:“去年天龙帮派人来要我们寒剑山庄并入天龙帮,我考虑到寒剑山庄先人创派不易回绝了他们,结果他们逮住机会,以慕雪伤害白堂主儿子作借口来向我们发难,这下……这下寒剑山庄的百年基业就要在云某手中断送了,而且还要赔上这么多无辜弟子的性命!”

  说完脑海中又闪过三四十年前寒剑山庄发生的劫难,更是忍不住英雄气短,心想当年那一场劫难没让寒剑山庄覆灭,不曾想几十年后这一片大好基业还是要化为乌有了!

  沈慕冰手上犹抱着昏迷不醒的云慕蓉,插话道:“师父,要不然我们去官府报案,你看如何?”

  “官府?”云啸天黯然摇头,“乱世之下,官府自保尚且困难,又如何敢去招惹江湖势力?何况天龙帮在外面层层围困,你们一出庄门只怕就惨遭杀害了!”

  沈慕冰默然。就在这时,抱在她手中的云慕蓉忽然醒转过来,叫道:“爹爹!娘亲!”然后从师姐手中挣脱,爬到了父母身旁。

  云夫人看见玉雪可爱的女儿,稍稍定了一下心神,但随即悲从中来,泣道:“老爷,你我均已一把年纪死不足惜,可是你看蓉儿还这么小,还有这些弟子都还如此年少,他们……他们……”

  云啸天怆然道:“结果已注定,要怪也只能怪苍天不公了!”

  云夫人满腔悲愤,站起身望着厅外黑暗的夜空,嘶声喊道:“苍天你为何要如此不公,竟要这么多鲜活的孩子死于非命!”

  苍天无语,唯有白色的雪花一片一片地飘落。这,就是死神的召唤吗?

  演武堂中一片愁云惨雾,师徒一众相顾凄然。云慕蓉双手紧紧地拉着娘亲的衣服,恐惧的心理使得她浑身颤抖不止。她虽然年龄稚小,但人类对“死亡”的恐惧却是与生俱来,何况厅中还摆着那么多死去的师兄师姐尸体,这又如何不让一个年方十岁的小女孩胆战心惊呢?

  这时,一开始就被白登阁打成重伤、一直在静坐的大弟子林慕雨挣扎着挪到师父师母身旁,断断续续地说道:“师……师父,师母,请你们……请你们莫要太难受,你们难道忘了,上个月初……慕星师弟奉师父之命到……到关中办事,至今未归,如此一来他……他岂不刚好躲过这一劫难?这样我们寒剑山庄还不至于满门覆没……”

  “慕星?云慕星?”云啸天原本黯淡的双眼里忽然闪过一片光彩,脑海中也顿时浮现出爱徒挺拔俊秀、神采照人的模样。这几天因为天龙帮的事忧心如焚,确实一直忽略了这名唯一处身事外的徒弟,这时经大弟子提醒想起来,心里不由萌发了一丝安慰与希望。

  云慕蓉纯真无邪,马上叫起来:“是啊爹爹!慕星师哥怎么去了这么久都还没回来,我想他,好想好想他!”

  云夫人怜惜地抱住爱女,眼泪又忍不住一连串滑落下来。

  ——慕星,云慕星,你在哪里,你在哪里?你是寒剑山庄倍受同门推崇喜爱的小师弟,你也是寒剑山庄人品武功最出类拔萃的弟子,你更是寒剑山庄未来大放光彩的希望所在……可是现在你在哪里,你到底在哪里?你可知道师门正经受着万劫不复的灾难,你最疼爱的小师妹,最敬重的师父师母,以及其他一众情同手足的师兄师姐马上就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