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剑寒梅花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夜来风雨声(一)

剑寒梅花香 天翼凌云 2873 2019.08.09 20:25

  傍晚时分,天空云层堆积,寒风呼啸,似乎又有下雪的迹象。

  天龙帮一众就在白云庄左近的天龙客栈会合。这天龙客栈正是天龙帮的产业,客栈老板叫林开方,是白龙堂下面一名小分堂主。

  大家团团坐下后,林开方便叫伙计为帮主及各堂主副堂主摆上茶点。梅傲天轻轻啜了一口热茶,看了看手下,道:“大家好。今天帮派大会我帮没购得什么重要物品,但总算借此机会,向敌人展示了一下我们的实力。特别是后面各位堂主对阵鹰王与独孤鹤一战,那两人最后选择跑路,自是因为毫无取胜把握才……”

  花自芳接过话道:“帮主,属下想他们会放弃,主要是因为忌惮帮主的神功!”

  “花堂主不必谦逊。”梅傲天温言道,“鹰王独孤鹤武功的确已臻化境,但你们也不输于他们,是不是?”

  夏如霜站起身,说道:“启禀帮主,属下看他们只是一时跑路,但对那把神剑绝没有死心;还有,那万毒王显然也同样在觊觎……所以帮主你看,接下来我们要如何行事?”

  梅傲天脸现严峻之色,道:“如果天龙帮现在已夺得宝剑,那凭大家武功难道还保护不了自己的物品?但现在棘手的是,那把剑根本还不知在何处。为此,接下来当务之急的事情就是,我们要尽快查访寒剑山庄那两名弟子的去处,并借机把宝剑夺下。”

  花自芳心里跳了一下,道:“启禀帮主,事情已经过了这么多天,那两名弟子如果早已远走高飞,或者躲在哪座深山老林里,那我们找到他们的希望就很渺茫了……属下斗胆问一句,不知道那把剑是不是真有那么神奇?”

  梅傲天侧头看着客栈外夜色笼罩的天空,好一会儿才缓缓说道:“如果寒剑山庄那把剑就是独孤鹤所说的、上面滴有女娲泪痕的神剑,那它的威力就不只是一把宝剑的威力了,而是……而是天地之威!”

  “天地之威?”各位堂主相互对视了一眼,脸现惊诧之色。

  “没错,正是天地之威!”梅傲天道,“一百多年前,有人亲眼看见那把剑出手时,那一刹那天地失色、神鬼共惊的光芒……换言之,如果我帮真能夺得此剑,那我们要扑灭宣武反叛势力,就是易如反掌的事了!”

  花自芳又道:“可是那独孤鹤不是说,还要什么明珠来激发那把神剑的威力吗?如果我帮光夺取宝剑而没有明珠,那也是无济于事。”

  白登阁就坐在花自芳下首,接口道:“但我们取得一样是一样啊。现在虽然不确定寒剑山庄那把剑是不是那把神剑,但无论如何,那的确是一把惊天之利器……那天在黑暗中,我只感觉眼前寒光一闪,我的几根手指就已齐齐被削掉了一截!”

  他边说边伸出五指已短了一截的右手手掌,满脸凝重之色。花自芳不好再说什么,心里却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梅傲天长吁了一口气,道:“好了,不管怎样,明天一早大家就开始分头行动!不过万毒王鹰王独孤鹤等人,肯定也在暗中窥视我帮行动,大家务必要小心了,真碰上他们,打不过就赶快逃,都听明白了吗?”

  “是!”下面各堂主及副堂主一一凛遵。

  梅傲天又交代了其它一些注意事项,便起身回寒梅山庄去。花自芳黄翼龙上官昭几位堂主也各自离开,白登阁及夏如霜杜青山公孙龙等人却在天龙客栈歇下来。

  白登阁刚回到自己房间坐下,副堂主公孙龙就已跟进来,躬身道:“白堂主,属下还得到城里各处巡查一下,不知堂主可有事要交待?”

  白登阁挥挥手,道:“那你先去吧。记得早点回来。”

  “是!”公孙龙又躬身一礼,才转身退出房间。

  白登阁在房间踱来踱去,回想起那天在寒剑山庄发生的事,大是懊恼,心想:“那时如果没有麻痹大意,也不至于有负帮主所托,而且还落得个伤耳断指的下场……如今这人海茫茫的,又如何去追踪那两名弟子?”

  “今天帮主虽然没下责罚条款,但只要一天没追到宝剑,这任务就一天没完,我要怎么做才能尽快了结此事呢?”

  正彷徨无计时,原本虚掩的房门被推开了,却是夏如霜跑过来造访。白登阁拱了拱手,道:“原来是夏堂主来了,坐一下吧。”

  夏如霜点点头,在桌边一张椅子坐下来,道:“白堂主,我过来是想问你一下,那天你在寒剑山庄就没看见那把剑的模样吗?”

  白登阁也在一旁坐下来,道:“说来惭愧,开先我还以为寒剑山庄根本没什么宝剑,等到后来那把宝剑真正现身时,却是在黑暗的内屋里。而我也毫无防备,被那把宝剑重创……”

  夏如霜皱眉道:“以白堂主的武功,即使毫无防备,那寒剑山庄一名武艺低微的弟子,也不可能会重伤到你啊!”

  白登阁道:“夏堂主当时不在场,不清楚是何种情况,当时我……”

  夏如霜却又打断了他的话:“说来白堂主不要生气,我总觉得你和花堂主这事办得实在离谱!且不说那两名弟子怎会在你们眼皮底下逃脱,就说后面跟去的二十几个帮众,又怎会莫名其妙地被外人杀个一干二净?难道是你们故意……”

  她好像是存心来找茬,没说几句话就已火药味十足。白登阁暗暗恼怒,冷哼道:“夏堂主,你是受帮主之托,来向白某质问当时情况的吗?”

  夏如霜冷笑道:“帮主光明磊落,他要是怀疑早就先杀了你们了,何须要拐弯抹角由我来问这事?”

  白登阁怒道:“那既然不是帮主之意,你凭什么来怀疑我和花堂主?”

  夏如霜一张黝黑的脸顿现寒霜,叫道:“花堂主向来自恃美貌,恣情放纵,这次你们出去,谁知道是不是因为你们两个偷偷去幽会而误了大事……哼!”

  白登阁怒火中烧,道:“夏堂主,这些话你为何不去向花堂主说去?或者干脆找帮……”

  “我去找她?”夏如霜打断了他的话,“天龙帮所有人都知道,因为陆天……因为那忘恩负义之徒的事,我和她形同陌路,我怎么可能会去找她!”

  白登阁摆摆手,勉强按下心中怒火,道:“不管这事是不是我们有意办砸了,可这又关你夏堂主何事?用的着叫你来说三道四吗!”

  夏如霜大声道:“这怎么不关我事!我夏如霜历来对帮主忠心不二,这次帮主未能如愿取得宝剑,我还不一样难受!”

  她说着瞪起双眼,一副要吵架的样子。白登阁甚是不耐,挥了一下手道:“那好,现在夏堂主话已说得够清楚了,这就请吧!”

  他不愿和一个女子多做口舌之争,当即下了逐客令。夏如霜脸上闪过一丝怒色,站起身气冲冲的走了。

  白登阁无端遭受一顿攻击,看着挑事者消失的身影,实在是满腔怒火,在房中走来走去,怎么也难以平静下来。

  他却不知道,女人有时候就是那么莫名其妙,无端端就会引发无名战争,要不然世上何来“没有女人,冷冷清清,有了女人,鸡犬不宁”之说呢?

  ※※※※※

  公孙龙脚步跨出天龙客栈大门后,抬头看了看天色,喃喃自语道:“天总算黑了,看这天色莫非是要下雨吗?”

  他说着嘴角边泛出一丝神秘温柔的微笑,左右看了一眼,见附近没什么可疑之人,便展开轻功身法,飞快地向前面城区掠去。

  不一会儿,公孙龙来到了城里最繁华最热闹的一条街上。他边走边看,然后在一个卖帽子的小摊边停下来,买了一顶帽檐极低的帽子戴在头上,几乎遮住了大半张脸。帽摊斜对面是一家灯火辉煌的珠宝店,他用手扶了扶帽沿,大摇大摆地向那边走过去。

  珠宝店里几乎没什么人,想是因为这里物品昂贵,能光顾的人凤毛麟角。店老板见有客人上门,忙打了个招呼。公孙龙却对他摇了摇手,一声不吭,只自顾自地低下头,去看柜子里那些亮光闪闪的珠宝首饰。

  没看几眼,公孙龙指着一条华丽璀璨的翡翠项链,示意珠宝店老板包起来。店老板大喜,却犹自不放心,道:“客官,这条项链是小店里最宝贵的首饰了,足足要一千二百两银子,你看……”

  公孙龙二话不说,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稍微点了点就递给那店老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