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剑寒梅花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血雨腥风夜茫茫(四)

剑寒梅花香 天翼凌云 3293 2019.07.19 21:16

  寒剑山庄众弟子见小师弟最终还是不敌倒地,生死不知,早已人人目眦欲裂,不等师父说话,发一声喊,纷纷拔出武器,一起向花自芳冲过去。

  花自芳蹙了一下眉头,忽然伸手抱住云慕星身体向天龙帮众这边退过来。天龙帮众眼见寒剑山庄弟子杀过来,也“唰唰唰”地亮出刀剑,向对方砍杀过去。一时间,内堂响起了密不绝耳的兵刃撞击声,两边人马混战成一团。

  白登阁冷哼一声,但觉胸中杀气翻涌,不可抑止,于是身形高高一跃,如大鹏展翅般跳进寒剑山庄众弟子当中,手起掌落,一掌就把一名弟子打飞出去。

  寒剑山庄弟子和天龙帮普通帮众还可勉强一拼,但碰上白登阁这样的高手,又岂是对手?白登阁犹如虎入羊群一样,惨呼声此起彼伏,几无一人在他手下走过三招五式,他就已一一杀害了他们。

  没一会儿,就连陶慕山、苏慕水、沈慕冰这几个原本武功较高的弟子,也已纷纷血溅内堂。内堂顿时成了尸积如山、血流成河的人间地狱。

  白登阁果然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杀起人来当真是眼皮都不跳一下。云慕星被花自芳抱在手中动弹不得,甚至连喊一声都已无能为力,耳听一众师兄师姐凄厉的惨叫声,早已是心痛如割,泪流满面,心里只恨刚才敌人为什么不给自己一个痛快,也免得活生生看见这惨绝人寰的一幕。

  云夫人大悲大痛之下,忽然全忘了恐惧,随手甩开女儿云慕蓉的小手,在地上拾起一把刀,不要命地扬刀砍向白登阁。

  白登阁又冷哼一声,手掌轻轻一带,就把云夫人当头砍来的刀带到了一边去。云夫人踉跄几步,反手一刀又砍向敌人腰部。她当然明白自己绝非敌手,但心中悲愤欲裂,只盼自己能在这个最恶毒的刽子手身上捅一刀,至于生死如何,那是完全顾及不到了。

  花自芳暗皱眉头,正犹豫要不要开口叫云夫人别作无谓拼斗,却没想到白登阁端是个冷血杀手,一看云夫人第三刀砍过来,忽然伸手抓住刀锋,“格”地一声折断了那把刀,然后随手一掌打在了云夫人后背上。云夫人惨叫一声,口喷鲜血直飞出去。

  云慕蓉大声惊叫:“娘亲!娘亲!”哭喊着向墙边云夫人跑过去。白登阁狞笑一声,手一伸抓住小女孩后背提将起来。云慕蓉转头看见敌人狰狞的面目,吓得连哭喊都哭喊不出来,只瞪大一双无邪的眼睛,惊怖欲绝地瞪着白登阁。

  白登阁嘿嘿冷笑,双眼就像恶狼一样瞪着云啸天,道:“云庄主,天龙征途鸡犬不留,现在你还有何话说?”

  云啸天苦苦煎熬,眼睁睁看着敌人杀害自己满门,早已心存死志。他暗提一下内力准备做最后一击,但一口气还未至胸口,全身就已疼痛欲裂。悲痛之下他热泪滚滚,长叹道:“白登阁,你动辄灭人满门,将来必遭横死,云某会日夜守在鬼门关等你到来!”

  说完最后看了一眼被抓在敌人手中的女儿,手中长剑在脖颈上一抹,这位向来以慈悲为怀的寒剑山庄庄主就此尸横就地了!云慕蓉早已吓傻了,眼睁睁看着父亲倒地,喊都没喊一声。

  白登阁铁石心肠,丝毫不为所动,提着云慕蓉小小的身子来到还未断气的云夫人身旁,叫道:“云夫人,你和云啸天几十年夫妻,想来两人之间毫无秘密,现在我问你一下,寒剑山庄可有密室或其它隐蔽的地方?”

  云夫人身体动了动,断断续续地说道:“密……密室,当然……有,只是……我告诉你,你……放过我女儿……”

  白登阁脸色森寒如铁,道:“天龙征途鸡犬不留,放过这个小女孩那是绝无可能!不过你要是说出来,我可以给她一个痛快,要不然……”

  要不然怎样,那是谁也想得到的答案。云夫人又挣扎了一下,道:“那……那……也好。密室是在……在……”声音越来越低,好像一口气随时就要换不过来了。

  白登阁附耳过去,追问道:“在哪里……”话音未落,忽然右耳一阵剧痛,云夫人已奋起最后一丝力气,张嘴用牙齿狠狠咬住了他耳朵。

  白登阁怒火攻心,挥动另一只空手,一掌狠狠打在了云夫人腹部上。但云夫人这下拼死咬住敌人,哪还会松口?随着她身体被打飞的那一下,白登阁右耳竟活生生的被她牙齿撕扯下来,真真正正成了一条“独耳龙”。

  白登阁痛得大叫一声,怒发如狂之下,忽然高高举起云慕蓉,狠狠地向地板砸下去。这下他双臂贯注全身内力,是不把小女孩摔成肉泥不罢休,一旁花自芳看得真切,急叫道:“不可!”于电光火石间,伸右脚在急遽下坠的云慕蓉背上轻轻拨了一下,以“四两拨千斤”的无上巧劲救下了小女孩。

  云慕蓉双脚一着地,终于“哇”地一声大哭出来。

  白登阁森然道:“花堂主,你这是意欲何为!”黑暗中只见他右侧脸上鲜血淋漓,整片耳页几乎荡然无存,看起来简直和来自十八层地狱的厉鬼毫无两样。

  花自芳把原先一直抱着的云慕星放在墙边,然后牵住云慕蓉一只手,道:“白堂主,难道你忘了帮主交待的事?”

  白登阁冷笑道:“寒剑山庄真要有什么宝剑,云啸天和他弟子早已拿出来拼命了,是不是?”

  花自芳道:“话是没错,但帮主既然那样说,那我们又怎能掉以轻心?现在留下这个小女孩还可以多一条线索,不然寒剑山庄这么大,叫我们如何一处处去寻找?”

  白登阁渐渐冷静下来,道:“那好,现在我就来问她!”说着也不顾自己犹在滴血的右耳,走到云慕蓉面前蹲下来,恶狠狠地叫道:“不许哭!快说,你爹爹和娘亲可有告诉你庄中藏有宝剑的事?”

  可云慕蓉一看白登阁那个恐怖模样,反而哭得更厉害了。

  身体靠在墙边的云慕星身不能动,口不能言,眼看着师父师母惨遭横死,小师妹也已是危如累卵,心里早已悲愤欲绝。但随着事态一步步演变,他心中终于雪亮:天龙帮此番来势汹汹,原来不仅仅是来劫夺寒剑山庄的庞大家业,他们另一个更重要的目的,竟是为了江湖传言中的绝世宝剑……

  ——只是寒剑山庄会有什么样的绝世宝剑呢?想到这里,云慕星心里一凛,心想师父前面交给自己的那把云家祖传寒剑,难道就是他们口中的绝世宝剑?先前天龙帮人马进来时,他随手把那把剑放在一旁桌子上,此后情势急转直下,一直没心思去顾及它,可此时经白登阁一提醒,他才惊觉自己原来全忘了这么重要的事。

  白登阁看云慕蓉一直哭,问不出个所以然,站起身道:“花堂主,刚才你也没杀那名男弟子,我看不如去逼问他还比较靠谱一些。”

  花自芳心里一跳,但终是无法拒绝,于是拍开云慕星哑穴,道:“小弟弟,你刚才也听到我们讲话了对不对,你就痛快一点说吧,不然……”

  云慕星深深吸了一口气,平静地说道:“在下是师父弟子那没错,但如果事关本门重大机密,我想师父只可能交待亲身女儿,所以在下实在不知道关于宝剑的事。”

  花自芳看了白登阁一眼,沉吟道:“白堂主,他说的不无道理,你看……”

  白登阁还未答话,云慕星就打断了她的话:“但我小师妹今天惊吓过度,我想你们肯定是问不出话来,这样吧,你们不如把我穴道解开,让我来问问看吧。”

  白登阁稍一犹豫就说道:“也行,就由你来问她。”此时此况,他当然不怕云慕星还会耍出什么花样。

  等花自芳一拍开穴道,云慕星马上一骨碌站起来,伸展了一下手脚,然后从花自芳手中牵过小师妹的手。云慕蓉一晚上久经惊吓和苦痛,此时得以回到亲人身旁,再也忍不住抱住云慕星,哇哇大哭起来。

  云慕星紧紧搂住不住颤抖的云慕蓉,眼看着前面师父师母以及一众师兄师姐的尸体,也一样难禁悲痛,热泪滚滚。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转头看了一眼天龙帮众人,冷冷地说道:“你们还是站远一点吧,免得吓到我小师妹。”

  白登阁冷哼一声,当先后退几步站在一众帮众身后;花自芳却笑了笑,远远走到内堂里侧站定。

  云慕星不动声色,牵住云慕蓉小手没事似的走到刚才自己放那把剑的桌子边。黑暗中偷偷瞄了一眼,却见那把寒剑正好端端的摆在桌面上,丝毫都没挪动过。他又看了一眼七八步远的敌人,然后蹲下身来轻声劝慰小师妹。

  等到云慕蓉哭声渐渐停歇时,云慕星忽然伸出左手紧紧抱住她腰身,同时右手急探抽出了桌子上的那把寒剑,再“呼”地一个纵身,挥剑向前面天龙帮众急扫过去!

  他这下倒不是心存逃走幻想,他只想着能在敌人猝不及防下再杀他几个,然后再折断那把柔软的寒剑以免让仇人得逞。天龙帮众突见变生肘腋,大惊之下一起挥动兵器,向云慕星招呼过去。

  只听见一连串“叮叮当当”声响过,云慕星手中那把锋锐无匹的寒剑瞬间就削断了围攻敌人的兵刃!而且去剑余势不休,连带划过了好几个天龙帮帮众胸前的肌肉,一连串“啊啊啊”的惨叫声和刀剑折断声同时响彻了内堂。

  这下一剑伤敌,云慕星自己也大吃了一惊。白登阁更是吓了一跳,未及多想,便纵身向云慕星扑过去。云慕星更不停顿,寒剑一挑,向白登阁面门直刺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