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剑寒梅花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夜来风雨声(四)

剑寒梅花香 天翼凌云 3017 2019.08.12 20:11

  这搏命的架势公孙龙印象太深刻了!心头大骇之下,未等手上剑招使完,他就凌空后翻出去,后背撞在了一棵大树上。

  那人却未追击,只斗笠下那双发亮的眼睛冷冷地盯着公孙龙。公孙龙用剑指着对方,惊道:“你……你……你是……”

  那人冷冷地说道:“没错,我就是云慕星!我的声音是故意在无人的地方,死命嘶喊而叫沙哑的。”

  公孙龙颤声道:“原来就是你本人来复仇……刚才我看你和白堂主动手,就感觉有点不对……”

  云慕星缓缓说道:“公孙兄,寒剑山庄血海深仇也可说是你帮小弟报了,云某并非忘恩负义之徒,所以关于你的秘密,云某可以以寒剑山庄所有死去的亲人发誓,绝不对外透露半分……”

  他说着上前一步,语气转成冷酷之声:“但你若非要和小弟再来个两败俱伤,甚至同归于尽,那云某也绝非怕死之人!”

  他武功的确不如公孙龙,但他站在那里,却自有一股慑人的气势。公孙龙不由气馁,又颤声道:“你……你真可以为我永守秘密?”

  云慕星冷笑道:“天龙帮是小弟死仇,小弟正等着看公孙兄哪天灭了他们呢!”

  这时,一阵山风呼呼地掠过,山下好像隐隐有人声传来。公孙龙脸色变了变,正要说话,云慕星就已讥诮地说道:“山下有人来了,公孙兄非要等人发现这里的情况再走么?”

  公孙龙跺了跺脚,道:“好!我相信你,我走……但请你快点清理掉现场!”说着跨上其中一匹马,一提马缰绳,向另一个方向飞驰而去。

  其实他心里已多少感觉到这桩事另有蹊跷,但此时哪有余暇细思?其实他如果再出手攻击,以两人的武功差距,也用不了多少招数就可制敌于死地,但无奈心已怯,胆已寒,哪还有勇气再逗留于此地?

  云慕星见公孙龙终于落荒而逃,才大大出了口气。他是绝对没把握来和他动手的,所以只能用心理战术来打动并惊走他。其实在这样寒风瑟瑟的野外荒林里,一大早的又会有谁来走动?

  他又看了一眼左侧不远处一片茂密的草木丛,叫道:“小师妹,你出来吧!”

  那片草木丛动了动,一个娇美可爱的小女孩从中跳了出来,不正是云慕蓉来着?她手里提着一把剑,却正是那把引多方江湖势力争夺的绝世神剑。云慕星上前抱起师妹,道:“小师妹真乖,刚才师哥还真怕你会经不住惊吓,暴露出身形。”

  云慕蓉娇声道:“师哥,刚才我是用手捂住嘴才没出声的!”

  云慕星怜惜地抚了抚云慕蓉脑袋,道:“那我们去看看我们仇人的死样吧。”

  原来他一早就带小师妹埋伏在这附近,为的就是让她亲眼看见仇人的下场。这个时候,公孙龙杀人心虚,是绝不敢引天龙帮其他人到这里来,所以他用不着那么急迫,大可又尽一番复仇的快意再离开不迟。

  两人来到白登阁身前,却见他仍俯伏在地上,一动不动。云慕星放下云慕蓉,把仇人身体翻过来,让他仰面躺着。伸手探了一下他鼻息,却不禁大喜过望——原来白登阁内功异常深厚,被公孙龙那样一剑穿身,居然还未完全断气。

  云慕星用一只手抵住白登阁后心,一股内力缓缓输送到他体内去。果然没一会儿,白登阁缓缓张开眼睛,恢复了一丝意识。他嘴唇哆嗦几下,像是想说话,但由于伤势太过致命,怎么也无法再开口了。

  云慕星用另一只手脱掉斗笠,再揭下脸上面具,盯着仇人眼睛冷冷地说道:“白登阁,你看清楚了,我们就是那晚出逃的寒剑山庄弟子!我记得我师父在被你逼死前,曾说过你动辄灭人满门,将来必遭横死,现在你看才不过十来天,他的话果然应验了……”

  白登阁喉咙里咕咕几声,显然真的听到了云慕星的话。云慕星又道:“现在我不防告诉你,公孙龙会出手刺你一剑,都是因为我发现了他几桩见不得人的丑事,然后再假装成陌生人告诉他,你已经知悉他的秘密,将要置他于死地……他听了胆战心惊,忧急如焚,于是就铤而走险先下手为强了!”

  白登阁一只手动了动,想是大为震惊。云慕星却不再管他,抽出身上长剑递给一旁的云慕蓉,道:“来,小师妹,再刺他一剑,为爹爹娘亲和师兄师姐报仇!”

  云慕蓉有点害怕,但终于还是颤抖着手接过剑,咬紧牙关,一剑刺进了仇人的胸膛!只见白登阁身体扭动了一下,这次终于一脚踏进鬼门关,去见寒剑山庄那些被他残忍杀害的师徒一众了。

  云慕星禁不住热泪滚滚,拉着小师妹的手,面朝北面跪下,泣道:“师父师母,师兄师姐,云慕星云慕蓉今天总算为你们报了死仇了!你们就请安息吧!”

  云慕蓉也已泣不成声。

  祷告过后,云慕星从云慕蓉身边取过那把寒剑,狠狠地向身旁一块大石头砸下去。却听“嗤”地一声响,那把寒剑非但丝毫无损,反而削下了一大片石头!

  云慕星暗暗吃惊,但他委实恨透了这把给师门带来灭顶之灾的凶器,又起身把它平放在石头上,然后捡起旁边另一块大石头,用尽全身力气狠狠地砸下去。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和“叮”的一声龙吟,那块石头裂成了好几块,可再看下面那把寒剑,依然剑气森森,寒光逼人,哪有丝毫受损的痕迹?

  云慕星颤抖着手捡起那把剑,心中又惊又疑。他当然清楚,要是普通刀剑这样猛砸,早就断成好几截了——难道它真是一把天人炼出的神剑?可如果真是如此,那它带给主人的为什么不是吉祥如意,而是灭门惨祸呢?

  “云慕星!你……你们……”就在这时,后面忽然传来一个娇媚惊骇的叫声。

  云慕星云慕蓉大惊转过身,见后面几步远处,站着一个俏生生的人影,美丽有如这林中的仙子,不正是花自芳来了?云慕星刚才还想这么早,这里肯定不会有人走动,却没想到没过多久,花自芳竟悄无声息地来到眼前了!

  花自芳神色惊恐,指着地上白登阁的尸身,颤声道:“云慕星,你……你杀了白堂主!”

  云慕星却很快平静下来,道:“好姐姐,你怎到这里来了?”

  “我……”花自芳脸上闪过一抹绯红,“今早起来后,我想起前两天我们曾在这附近相遇,揣测你们会不会到这里来,于是便跑过来看一下,结果还真看见你了……”顿了顿,她又急道:“慕星,我在问你呢,你怎么杀了白堂主!”

  云慕星淡然道:“白登阁杀了寒剑山庄那么多人,我杀他复仇岂不天经地义?不过我武功远非他敌手,他身上那致命的一剑并不是我刺的。”

  花自芳追问道:“那是谁刺的?”

  云慕星道:“这也没什么好说的。他那一剑虽非我动的手,但却是我在暗中筹划而借刀杀人,这和我自己出手并无区别。”

  花自芳又急道:“那你杀了白堂主,天龙帮岂能放过你们!”

  云慕星看她那忧急的眼神确实出自于真心,暗暗感激,抬手把寒剑递过去,道:“好姐姐,云慕星今天既已成功复仇,那么一死又何足为惜?现在你杀了弟弟为白登阁抵命就是,再顺便带走这把宝剑,只是……”

  花自芳道:“只是什么?”

  云慕星道:“只是我小师妹不过是个十余岁的小女孩,什么都不懂,弟弟还请姐姐高抬贵手放过她!”

  花自芳还没说话,云慕蓉就已吓哭出声:“师哥,不要……”

  “小师妹别哭,”云慕星内心悲怆,牵住她小手,“等一下你回去找婶婶伯伯,以后照顾好自己……”

  花自芳缓缓走上前,接过那把寒剑,再反手指住云慕星,凄然道:“云慕星,你真不怕死吗?”

  云慕星凛然不惧,道:“好姐姐,我师父师母以及那么多师兄师姐都已死了,弟弟本不应该独自苟活于世。现在弟弟唯一的心愿,就是请你看在我自愿献剑的情分上,不要为难我小师妹……”

  花自芳看了一眼手上宝剑,见那剑刃迎风颤动,寒光吞吐,而在靠剑柄处果真有几处类似泪痕的痕迹——这,不正是如独孤鹤说的那把天人炼的神剑?她又抬头看向站在前面的人儿,正是丰神如玉,有如人中之龙凤,握剑的手不禁颤抖起来——如此出众的年少子弟,又叫她如何下得了杀手?

  是的,她也是天龙帮的人,她出手杀他为白登阁复仇,正是义不容辞的事,可是——可是眼前这个小她不少年纪的少年,却真真正正牵动了她心底的千般心意,万般柔情!此刻她会到这里来,本就是担心他安危才找来的;甚至早在昨天傍晚,她还试图说服帮主放弃追杀他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