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剑寒梅花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夜来风雨声(二)

剑寒梅花香 天翼凌云 3197 2019.08.10 21:19

  时当乱世,民生困苦,店老板已经很久没做成什么大生意,接银票的手都颤抖了。他又仔细看了看那银票,见是货真价实的“大通”银票,额数正好一千二百两,更加激动不已。这么多年来,他几乎没碰到过这么爽快的客人,于是赶紧包了项链递给公孙龙。

  公孙龙把项链往怀里一揣,还没等店老板说几句客套话,就已出了珠宝店大门。他又看了一眼天色,又好像在辨别方向,然后往街边一条黑暗的小巷子一闪身,急急的朝城南方向走去。

  走过一条又一条巷子,直到房屋越来越少,路上也几乎见不到什么人影,公孙龙才把脚步放慢下来。再向前走一会儿,前面田地边出现了一栋暗乎乎大宅院,他停下脚步仔细看了看,如释重负地出了口气。

  用手摸了一下怀中项链,公孙龙嘴角边又泛起一丝微笑,细声自语道:“我应该没来迟吧。”然后展开绝妙轻功飞掠上前,腾身跃过那房屋围墙,轻飘飘地落在了围墙里边的院子里。

  黑暗中只听见一声娇媚的轻笑声响起,然后一个窈窕丰满的女子身影在屋里面闪出来。

  公孙龙大喜,几步跨上前,低声道:“燕妹,原来你早已来了!”

  那女子也低声道:“公孙大哥,我也是刚到不久。”熹微的夜光照在她妩媚艳丽的脸上,却不正是柳飞燕?

  公孙龙一手脱掉帽子,一手拉住柳飞燕的手,道:“燕妹,你怎会约我在这里见面啊,这里好不偏僻,我刚才几乎要找不到了。”

  柳飞燕低声笑道:“越偏僻才越安全啊。要不然被人发现……”

  公孙龙道:“这倒也是。只是这是哪里呀,怎么会有这么一栋空房子没人住?”

  柳飞燕拉住公孙龙向屋里面走去,直到来到一处隐蔽的回廊停下来,说道:“我也是前不久无意发现这栋空房子的。据我查问所知,这栋屋子本是朝中一个当官的人建的,后来他们举家搬走,几乎没再回来住过,这房子也就一直闲置在这里了。”

  公孙龙看了看外面静悄悄的环境,道:“这倒是个好地方,特别是在夜晚,一般人看这里暗摸摸的,肯定连走近都没胆量走近这里。”

  柳飞燕嬉笑道:“没错,世人最怕鬼魂,特别是在偏僻隐蔽的地方……其实明明什么都没有,却硬是自己把自己给吓到了。”

  公孙龙想起出来时买的翡翠项链,忙掏出来递给柳飞燕,道:“来,燕妹,这是我给你买的首饰,你看喜不喜欢?”

  夜光下,那串翡翠项链闪着华丽诱人的光彩,把柳飞燕眼睛都照亮了。柳飞燕欣喜若狂,颤声道:“公孙……公孙大哥,你干么……干么买这么贵重的东西啊!”

  公孙龙道:“也没多贵……嗯,只要你喜欢就好!”

  柳飞燕颤抖着手戴上项链,轻声道:“公孙大哥,我是喜爱的很。不过你要知道,我和你在一起,可不是贪图你的财物……”

  公孙龙用力握住柳飞燕的手,道:“燕妹,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看重我这个人才……”轻轻吁了口气,接道:“不过你不用过意不去,我也是因为最近发了一点意外之财才买的。只是杨兄弟哪天发现你多了这串项链,那可要怎么说啊?”

  柳飞燕道:“公孙大哥这你放心,我可以说是在寒剑山庄偷偷截到手的。”反过手拉住公孙龙一只手,又道:“公孙大哥,跟我来,我带你去看一个地方。”

  公孙龙顺从地由那只温软柔腻的玉手拉着向前走。拐了两个屋角后,柳飞燕伸手推开一间房门,然后又在黑暗中摸索着点亮了房里的一盏油灯。刹那间,整个房间景象都展现在了公孙龙眼前。

  公孙龙脸现惊喜之色,叫道:“天哪,燕妹,你居然布置了这么一间漂亮的房间!”

  原来这个房间竟被柳飞燕布置成一间温馨华丽的卧房,不但桌子椅子、床铺被子一应俱全,甚至连蚊帐都挂了上去。柳飞燕晕生双颊,娇羞无限,道:“公孙大哥,以后只要我们没到外边去,那我们每天晚上都来这里相见……好不好?”

  “当然好啊!”公孙龙激动不已,一把抱住柳飞燕,“燕妹,你可知道这两天没和你单独相见,我都要……”

  然而,就在这时——“哼!”

  屋子外面忽然传来一声清晰的冷哼声!

  这绝对无异于晴天霹雳!屋内一男一女再也想不到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幽会还会被发现,俱都脸色大变。公孙龙呆了呆,一把推开柳飞燕,“噗”地吹灭了油灯,疾步向院子外面飞闪而出。

  可等到他们一前一后来到院子里,放眼四顾,却只见树影森森,夜色茫茫,哪还有什么人影?

  柳飞燕颤声道:“公孙大哥,刚才……刚才是谁?”

  公孙龙和她对视一眼,沉声道:“好像是……是白堂主!”

  女人的情,男人的爱,这世上总有那么一小部分男女,或为私利,或为新鲜,去做那些离经叛道的事——只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世上又哪有不透风的墙?柳飞燕花容失色,又颤声道:“那我们……那我们不就糟了!他肯定早些天就已经在怀疑我们,所以会跟踪到这里来,我们的事如果传出去……”

  公孙龙握住她的手,只觉得入手冰凉,忙安慰道:“燕妹你先别慌,我只是感觉那是白堂主的声音,因为他经常喜欢冷哼……但实际上,说不定只是个陌生人呢。”

  柳飞燕六神无主,道:“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啊?”

  天龙帮有明文规定,和帮众妻子乱来,轻则断指驱逐出帮,重则取其性命。公孙龙擦了擦额头冷汗,道:“不管怎样,现在我们先分头回去。如果是白堂主的话,那他肯定会来找我,到时我看要如何应对才能混蒙过关。”

  柳飞燕稍稍定了定神,道:“那我们以后要怎么办,是不是就不能再相见了?”

  公孙龙心乱如麻,道:“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现在首要之事是先过了这一关。”

  两人说完对视了一眼,不敢再逗留,展开身法分开方向没入到黑暗之中。

  ※※※※※

  公孙龙虽然那样安慰柳飞燕,但心里着实惊恐不安。但惊恐归惊恐,现下之计,总得先硬着头皮回去。一路上,他心里不断地编织着谎言,只希望能隐瞒下这桩丑事。

  约莫一顿饭功夫后,公孙龙总算回到了天龙客栈大门前。鼓起勇气推开大门,却见客栈内几无什么人在走动。他做贼似的向里面走进去,当经过白登阁房间附近走廊时,却正好看见上司从侧边拐了个弯,迎面向这边走过来。

  公孙龙有如惊弓之鸟,躬下身招呼道:“白……白堂主……”

  白登阁一晚上心情阴郁,看手下有点鬼鬼祟祟的样子,阴沉着脸“哼”了一声,一句话不说就径直回自己房间去了。

  公孙龙却大惊,这冷哼声就像一把刀一样插入了他心里面。而更糟糕的是,白登阁根本不给他任何说话机会,他满肚子辩解之言全成了未出口的废话。那么……那么他将如何处置他和柳飞燕呢?

  公孙龙垂头丧气,逡巡着回到自己房中,灯都没点就瘫倒在床上。黑暗中看着屋顶,他心里就像翻江倒海一样:“完了,真的完了!燕妹说她早就偷偷喜欢我,我没能经受住她的柔情与主动,这些日子和她暗中打得火热,眼下这事情败露,马上就要身败名裂,甚至是杀身之祸了……”

  “或者,并不是白堂主发现我们在幽会?要不然,刚才他怎么忍得住不动声色……难道,他要等通报帮主后再痛下杀手?”

  一时间,公孙龙就像掉进一个黑不见底的深渊里。在床上翻来覆去了一会儿,他又想道:“这接下来要怎么办呢,难道只能这样坐以待毙?我还有宏伟志向,还有远大蓝图……”

  如此胡思乱想,也不知过了多少时辰,紧闭的窗户外边忽然有人弹了三下。公孙龙大惊起身,心想肯定是白堂主找来了!

  可等他悄悄出了房门,窗户外面却空无一人。正迟疑时,忽然看见客栈围墙上伸出一只手,向他招了招。他不敢怠慢,蹑手蹑脚地潜伏到墙角边,深吸一口气,身体轻轻地跃到了围墙外边去。

  时候应该已经很晚了,外面路上黑乎乎的空无一人。公孙龙放眼四顾,却又看见前面不远处依稀有个人影在向他招手。他凝神细看,发现那个身影模模糊糊的,却绝非白登阁的身材模样。他心里七上八下,但当此情形下,绝无回头道理,于是朝那招手的人追过去。

  也不知追了多远,公孙龙忽然发现自己处在一片偏僻的林子里,想是不知不觉中来到了西湖岸边上。正惊疑不定时,那人影已闪身到一棵大树后面去,接着一个嘶哑的声音缓缓地说道:“公孙兄,你总算来了!”

  公孙龙勉强压下心头不安,沉声道:“朋友何人?连夜招在下前来有何要事?”

  那人站在树后面,完全看不清他人影。听见公孙龙发话,他说话声依然十分嘶哑低沉:“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公孙龙道:“朋友既不识得在下,又怎知在下是沦落人?”

  那人道:“公孙兄眼下虽然不是,可很快就要……公孙兄正处于危险境地,难道还不自知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