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剑寒梅花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风雪夜归人(二)

剑寒梅花香 天翼凌云 3152 2019.07.14 20:25

  花自芳道:“反正来人不是从庄内往外跑,而是向庄里面跑进去,那就不用管他是谁,到时给他杀个干净就对了!”

  公孙龙应道:“花堂主所言甚是。其实这样更好,如果真还有一名寒剑山庄弟子不在庄内,我们还得另费周章去找呢。”

  ※※※※※

  雪花飘飘,寒风瑟瑟。

  云夫人悲哀地看着身受重伤的丈夫与无助弱小的女儿,还有十几名无所适从的年少弟子,只觉得身上阵阵发寒。明天,明天本是个多么美好的词,充满希望、充满光明——可是他们的明天呢?他们的明天只意味着死亡!

  “得得得!”“得得得!”这时一阵的急遽马蹄声忽然自演武堂院门外传进来,紧接着厅门“啪”地一声被撞开了,一匹神骏的白马驮着一个人急速地直冲进来。想是来人心急如焚,竟来不及下马开门就一路直闯进院子来。

  厅中众人吃了一惊,刚要喝问,马背上的骑士已一跃而下,急切地叫道:“师父!师父!师娘!师娘!”

  云啸天云夫人心头巨震,同时叫道:“慕星!”其他弟子也几乎齐声叫道:“师弟!”而云慕蓉稚嫩的声音却叫道:“师哥!师哥!”然后挣脱娘亲的手,向来人跑过去。

  “师父师娘,师兄师姐,是我回来了!”来人身材高挑,连斗笠都未及取下就一把拉住云慕蓉向厅里面疾步走进来。

  原本死气沉沉的演武堂一下子沸腾开来。

  云啸天颤声道:“天哪!慕星!真是你回来了!”挣扎着就要站起来,云夫人赶紧一把扶住他。其他弟子也叫嚷着一起围过来。

  风雪夜归人的,正是寒剑山庄最小的男弟子:云慕星!

  云慕星一看见厅中情形,心头如遭重击,双膝一软差点瘫倒下来,颤声道:“师父……原来下午我在回来路上无意听到的消息竟是真的,天龙帮真杀过来了!天哪,这么多师兄师姐都……都……”双唇颤抖,却怎么也说不出“死”字来。

  云啸天道:“没错,是天龙帮杀过来了!你刚才回来肯定也在庄外碰到他们……哦,不对!慕星,你是如何冲进来的,难道白登阁花自芳他们没阻拦你……”

  “白登阁?花自芳?”云慕星反问道,“我冲进来时是有碰到天龙帮的人,可是他们好像都是普通帮众……”说着伸手取下一直还戴在头上的斗笠。

  在厅中火光映照下,云慕星那张剑眉星目、英气逼人的脸一如往昔,但此刻写在这张脸上的,却不是以往的潇洒与从容,而是深沉的伤痛、忧心与焦灼。

  “师哥,斗笠给我!”云慕蓉小孩心性,急着要帮云慕星拿斗笠,可云慕星哪还有心思管她,在云啸天身旁蹲下来,着急地问道:“师父,上个月初我出门时,庄里都一切好好的,怎么……”

  话未说完,他忽然发现师父脸色灰败、双眼失神,明显是身受内伤的样子,禁不住惊叫起来:“师父!你……你也受伤了!还有大师哥……”

  云夫人眼含泪水,泣道:“慕星,你师父和慕雨都是被白登阁打伤的,还有那边十几个你的师兄师姐……”边说边又忍不住痛哭失声。

  云啸天内心沉痛,正要劝夫人止悲,却忽然想起一件极其严重的事,不由叫起来:“不好!慕星……你……你……”

  云慕星惊道:“师父!我怎么啦?”

  云啸天悲叹一声,眼中热泪滚滚,道:“慕星,这下我们寒剑山庄真的全完了!原本大家还想着你在外面可以躲过这场劫难,可是你……哦,既然你还未回到这里,就已经听闻天龙帮前来屠戮我们寒剑山庄,你怎么还跑回来送死啊,难道你没听过‘天龙征途,鸡犬不留’这句话吗!”

  云慕星“扑通”一声跪倒下来,泣道:“师父,弟子身受师门大恩,当此危难之际,弟子又怎能独自置身事外!”

  大弟子林慕雨颤声道:“可是师弟你想过没有,这样一来我们寒剑山庄就真要满门灭绝……”说着打了个寒战再也说不下去了。

  云慕星叩首道:“弟子自小受师父师母以及师兄师姐教诲,又岂是贪生无义之徒!不管如何,现在我人已经在寒剑山庄里了,但请师父告知此事因由,然后看看我们要如何面对!”

  云夫人不忍丈夫劳神,回头对身边女弟子沈慕冰道:“慕冰,你和师弟说说吧。”

  沈慕冰一向比较沉着冷静,知道事态有多严重,于是极力镇定思绪,把近一个多月来寒剑山庄前后发生的事说了,一直说到师父被白登阁所伤,才沉重地总结道:“师弟,我们寒剑山庄实力本就微弱,可是天龙帮此番同时来了两位堂主,显然是要确保万无一失,所以我们是真的难逃死劫了!”

  大厅里的气氛又一下子沉重起来。

  云慕星在厅里来来回回踱了几圈,等到确定自己心绪比较平稳了,才毅然说道:“师父师母,师兄师姐,既然此次事态已绝无转圜余地,看来我们只有四散逃命了,如果逃得掉,那么留住青山不怕没柴烧,如果逃不掉我们就拼,拼一个是一个!叫我们乖乖的引剑自戮,那绝无可能!”

  原本意志消沉的众弟子听到师弟掷地有声的誓言,不由都振奋起来。云啸天看着小徒弟如此血性,也倍感欣慰,可一想到众弟子除了这个最小弟子武功远胜同侪,其余皆属平凡,实力委实与敌人相差太远,不由又难过起来。

  云慕星又道:“再过一个多时辰就要到子时了,那时天龙帮众人肯定已经人困马乏,我们出其不意的一起冲杀出去,或者可以逃得几个出去,只是师父和大师哥受了伤……”

  云啸天挣扎着勉强站起来,目光一一在众弟子脸上划过,沉声道:“慕星说得没错,一人拼命十人难当,既然事已如此,那么我们痛苦哀怜也没用,那不如就拼命吧,至少以后天下人都知道我们是壮烈而死,而不是像窝囊废一样令人宰割!”

  众弟子齐声道:“谨遵师父教诲!”

  云啸天挥挥手,又转身对云慕星道:“星儿,为师还有一事要交待你,现在你先随我来。其他人先在此等候。”

  云夫人正要伸手去扶他,云啸天却摇了摇手,示意自己还可勉强坚持,然后转过身慢慢向山庄内屋走去。

  ※※※※※

  经过一重又一重厅堂,师徒两人终于来到山庄最隐秘的“寒剑堂”。说它隐秘,是因为云慕星与其他弟子以前从未被师父允许来过,甚至这附近的地方都不让走近。云慕星不由暗暗疑惑,不知道师父带自己来这边做什么。

  云啸天颤抖着手掏出钥匙,打开了寒剑堂的大门。

  云慕星一走进黑暗的厅堂,马上感觉有一股强烈的尘味扑鼻而来,显见这里已经很久没人来过。但这里还不是目的地,待他掌灯后,师父又掏出另一把钥匙打开了第二道门,然后又是第三道、第四道门,直到第五道门打开后,他才如释重负地说:“星儿,就是这里了!”

  云慕星举灯一看周遭环境,只见一间偌大的厅堂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只墙壁上挂着一幅幅画像,有男有女,却没有一个人有印象。云啸天显然也知道弟子从未见过画像中人,于是马上解开了他的疑问:“星儿,画像中人就是我云家的列祖列宗。”

  “原来是师父的先人。”云慕星点点头,“不知师父带我来这里有何事?”

  云啸天却没回答他的问题,侧头看着墙壁上的一幅幅画像,缓缓地说:“星儿,如今寒剑山庄式微任人欺凌,但三四十年前,我们云家还是武林中煊赫一时的世家,不但庄中高手如云,而且家财豪奢,富可敌国——那时云家无论是哪一位走到江湖中,无不受到同道追捧膜拜,很多江湖中难以解决的争端只要云家人一出面,也莫不迎刃而解……”

  他说着脸现豪情,似乎在为云家那一段光辉的岁月感叹,“可以说,那时寒剑山庄的声势绝不亚于任何一个大门派,而天龙帮只不过是个小打小闹的小帮会罢了。”

  云慕星忍不住问道:“那……那后来为什么……”

  云啸天神情一下子转为悲戚之色,道:“所谓盛极而衰,也许就是因为寒剑山庄太过辉煌吧,云家人才会私心膨胀,进而发展到自家人与自家人兵戎相见……至于引起那场争斗的具体原因,哎,师父那时还是个十二三岁的无知少年,对家族大人们的事也是懵懵懂懂的,所以师父也……师父只知道事情发展到后来,家族中的大人几乎死伤殆尽……而为师自己,还是由一个下人带大成人的。”

  云慕星当然看得出师父其实是知道原因的,他也很想知道其中内幕,可是看见师父说话时吞吞吐吐的,显然那原因一定极不光彩,于是只好强行忍住不问。

  云啸天默默哀悼了一会儿,又道:“星儿,师父今天独自带你过来,却也不是为了和你说过往那些事,因为不管是辉煌还是衰败,毕竟都已经成为过去了。师父带你来的主要目的是想把寒剑山庄的一件祖传之物交给你。”

  “祖传之物?”云慕星好奇道,“那是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