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剑寒梅花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夜来风雨声(三)

剑寒梅花香 天翼凌云 2939 2019.08.11 21:27

  公孙龙暗暗吃惊,嘎声道:“此话怎讲?”

  就在这时,树林中有一阵夜风刮过来,吹得树叶沙沙作响。风声刚过,天空中忽然飘下细细的、冰冷的雨丝。

  只听那人说道:“在下也难以说清楚……只是在叫公孙兄出来之前,在下无意中听见隔壁房间有人在自言自语:‘好个公孙龙,枉本堂对你一向器重有加,你却和帮中兄弟妻子胡作非为……’”

  原来真是白登阁发现了他们的丑事!公孙龙握紧双拳,心里仅存的一丝侥幸心理也被浇灭了。那人顿了顿,又接着说道:“隔壁那人说了几句后,好像联想起其它事,又自语了几句像是关于寒剑山庄黑衣人什么的……”

  “什么!”公孙龙脸色大变,“朋友你说他提起……”

  “没错!”那人回道,“隔着一堵墙,在下并没听得十分清楚,只依稀听见他又提起铁霸王的名字。”

  公孙龙更是心惊肉跳,额头冷汗狂崩而出:“铁……铁霸王?朋友你……你……哦,那人后来还说了铁霸王什么?”

  那人道:“实在报歉得很,在下也未听清。但想来那人是在怀疑公孙兄和铁霸王明里势同水火,背地里却暗通款曲,因为后面他又比较清晰地说了一句:‘这公孙龙和铁霸王肯定关系不一般,看来明天上午得马上去汇报帮主,请他派人调查寒剑山庄那帮黑衣人的真正底细……’”

  说到这里,那人顿住了语声。树林里风声阵阵,天空中的雨丝更是冰冷彻骨,但公孙龙却浑然不觉。呆了好久好久,他才勉强平静地说道:“朋友既然召唤在下出来单独相见,显见并无恶意,就不知道朋友到底是何人?”

  那人似乎受了风寒,声音听起来还是特别沙哑:“在下是何人并不重要,公孙兄只要知道,在下会关注那人举动,实是因为那人是我的……”

  ※※※※※

  第二天一早,天空依然阴沉沉的。或许是因为昨晚下了雨,天气似乎比前几天还要冷一些。

  白登阁一早就起了床。整个客栈仍然静悄悄的,显然其他人犹在晨睡。他推开房门,正准备去洗漱一番,忽见公孙龙急慌慌地自客栈门外跑进来,一看见他就几步抢到门口,低声道:“白堂主,属下有要事禀报!”

  白登阁皱了一下眉头,问道:“什么事?”

  公孙龙看见白登阁表情不悦,暗暗紧张,又低声禀报道:“白堂主,属下一早出去巡查了一趟,得到下面兄弟汇报,说天刚蒙蒙亮时,有一名年轻人带着一个小孩,神色匆匆的出城朝西方向去了。听那兄弟描述那两人的模样,好像就是寒剑山庄那两名……”

  “什么!”白登阁耸然动容,“此话当真?”

  公孙龙道:“千真万确!属下推想,这些日子我们丝毫查不到那两名弟子行踪线索,肯定就是他们反其道而行,躲到我们眼皮底下来了。”

  白登阁心里一跳,失声道:“对,肯定就是这样!那名男弟子狡猾得紧,这一招走的正是反客为主……那事不宜迟,我们赶快去追!”

  他边说边带头跑向客栈马厩,牵了两匹骏马,当先一跃而上,催促道:“快!公孙龙,快点上马!”

  此时客栈还是没什么动静,白登阁心下着急,和天龙帮其他人谁都没打招呼,一提马缰绳径直跑到了外边去。公孙龙紧随其后,两人朝着城西方向一路追去。

  马匹跑了大约一顿饭功夫,他们进入到城西郊外的山路上。或许是因为时辰尚早,且又天寒地冻的,路上一个人都没有。路边长满了阴森茂密的树木,随着山风阵阵吹过,树枝树叶不停地发出沙沙响声。

  白登阁骑在马上,边放眼搜寻,边沉声道:“公孙龙,如果那两人确实是向这条路来,那我们也应该追上了,可怎么毫无他们踪影……”

  话未说完,公孙龙就指着前面的路,低声叫道:“白堂主,你看前面有一人……”

  白登阁一看,见远远的前路上,果然有一个戴斗笠的人正踽踽独行。他心里一跳,赶紧又一提马缰绳,当先疾追上去。

  待追到目标后面几步远的地方,白登阁刚想对方才一个人,不知是不是自己的追踪目标,那个斗笠几乎遮住整张脸的人回头看了他一眼。白登阁正要出声,那人却忽然惊慌失措地转身就跑!

  白登阁瞬即反应过来,大喝道:“站住!”腾身下马,宛如老鹰扑击小鸡似的凌空扑向那人。

  那人更是大惊,身形着地一滚堪堪避开,同时手上“唰”地亮出长剑,“嗤嗤嗤”几剑直刺白登阁。白登阁冷笑一声,飞起一脚向那人手臂踢去。

  那人一声不吭,变招却好不迅速,身形高高飞跃而起,手腕一个反转,一大片宛如雪花般的剑光“嗤嗤”地向白登阁头顶洒落下来。白登阁却不接招,身形向后一翻,先行避开迎面而来的剑光。那人却又已急速变招,身形还未落地,长剑就由下向上一挑,挑向白登阁的小腹部位。

  白登阁狞笑道:“果然是你!”

  他目光如炬,转眼间就看出了对方底细——原来这人这几招出手,正是形似云啸天使过的招式,寒剑山庄其他人都已被杀掉,那他除了是那名逃走的男弟子,还会有谁来?

  这时公孙龙也已赶到后面来。白登阁更不避招,右脚高高抬起,一脚向那人的兵刃踩下去。那人像是没料到白登阁会以这样的招式出手,猝不及防下,一柄长剑竟被敌方踩在了地面上,用力一抽,却根本纹丝不动!

  白登阁又狞笑一声:“今天你为何不用那把利剑了?”挥出那只手指已断一截的右手,去抓那人脖颈处。可就在这时,后背忽然一凉,一截雪亮的剑尖已从他前胸穿透出来!

  一阵彻骨的冰冷和剧痛瞬间传遍了全身,白登阁惊怖欲绝,那只刚挥出的右手本能地回转,一把抓住胸前的剑刃。他缓缓转过头,看见的却正是公孙龙那张狰狞铁青的脸!

  “你,你……”他已说不出话。他武功的确惊人,但他无论如何都防不到,这位自己一向器重的副堂主会刺他这么一剑!他当然不知道,昨晚有人为他捏造怀疑手下的谎言,这才激起了手下痛下杀手的决心。

  公孙龙更不打话,随手一抽,抽出了刺进上司身体的长剑。随着一声凄厉的大叫声,这个双手浸透血腥的天龙帮堂主,就像一堆泥一样瘫在了地上。而他双手犹自紧紧捂着胸前的创口——这双手从来都是杀得别人血流成河,但今天却只想阻止自己的血少流出一点,哪怕是一滴!

  刚才和白登阁动手的那人身形向后一跃,站在了路边一株大树后面,沙哑着声音道:“果然是无毒不丈夫!在下恭喜公孙兄除却心腹大患!”

  公孙龙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道:“这还仰仗兄台多多帮助才成功!只是在下实未想到,兄台出手的招数,和寒剑山庄剑法果真如此神似!”

  那人道:“昨晚我说了,我和云庄主交过手,略知寒剑山庄剑法路数,假扮成云庄主弟子引他出手,绝不成问题。”

  公孙龙道:“兄台端是足智多谋,你要我乘机攻其不备,结果我真的一击致命了!”

  那人答道:“不管怎样,在下杀父大仇总算报了,这里向公孙兄郑重谢过!”顿了顿,他催促道:“公孙兄还是早点走吧,否则……”

  公孙龙道:“既然兄台和在下同一战线,那还请兄台告知真实身份,这样大家也好多一个朋友。”

  那人依然站在树后面,只露出半边身体。公孙龙要求并不为过,但他却拒绝了:“在下心愿既了,此后亦不再混迹江湖,所以这一点还是算了吧。在下就此别过……”

  “那好,兄台一路小心!”公孙龙说道。半转过身,他嘴角忽然露出一丝狞笑,身形一跃向树后那人直扑过去,人还在半空,手上一招闪电十三剑的“追风逐电”就已出手!

  他的意图自然是一不做二不休,连这个知道自己秘密的“盟友”也一并杀了以绝后患。但那人似乎早已防备到这一着,身形一闪,长剑“嗤”地迎上来,“叮叮当当”荡开了公孙龙凌厉无匹的杀招。

  公孙龙更不停手,手腕一翻,另一招“晴空霹雳”展开电闪雷鸣般的剑势,向那人当头罩下。

  那人好像武功有限,这一招已几乎招架不住了!但眼看着他就要血溅三尺,却见他忽然双手紧握长剑,竟完全不顾自身空门大开,不闪不避地直冲上来,一剑直直的向公孙龙小腹疾刺而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