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剑寒梅花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风雪夜归人(三)

剑寒梅花香 天翼凌云 3388 2019.07.15 21:33

  云啸天注视着爱徒高挑飘逸的身影,并没有马上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转到另一个话题去:“星儿,师父记得这个月初你刚满十七岁,在我门中是年龄最小的男弟子,可是在二十几个弟子中,你的悟性与先天体质却远胜同辈,加上平日练武坚忍刻苦,所以你的武功在门中反而最为出色,即使相比于师父,也可以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云慕星道:“师父过奖了,弟子只是应变功夫好一点而已。”

  云啸天道:“这就对了!武学一道精深博大,任你如何日以继夜地苦练,终究人力有限,所以这临场应变能力也就更加凸显出重要性。我记得上次你出门前和师父过招,你使一招‘剑如雪飞’被师父一招‘骄阳似火’给封住了剑路,要是换作其他弟子也只能弃剑认输……”

  云啸天边说边比了个招式,接道:“可你却忽然双脚换位,手腕反转变招为‘后羿射日’,反而把师父手上的剑给刺落了。可以说,如果不是因为囿于年龄内功修为跟不上,你都可以和一般江湖高手相匹敌了。”

  云慕星躬身道:“那都是师父教导有方的缘故。”

  云啸天道:“你不用谦逊,并不是所有东西,通过人为传授就能掌握到其中的窍门。所以,虽然刚才所有弟子誓言要火拼敌人并逃离这场灾祸,但师父心里清楚,你们当中大概只有你一个人才有点希望,至于其他……哎!”

  他长叹一声后不再多说,径自转过身,沿着墙壁走到厅里北边角落,伸手在墙壁上来来回回按了几下。只听“咔”地一声响,墙壁角落突然现出了一个一尺见方的窟窿。

  云慕星吓了一跳,刚要问师父做什么,却见他已忍着身上伤痛蹲下身体,从窟窿里抽出一只大约三尺来长的长方形盒子。云慕星端着油灯走近一看,见那盒子色泽古朴黝黑,也不知里面装着什么东西。

  云啸天呆呆的看着那盒子好一会儿,才拍了拍上面的灰尘,说道:“星儿,这就是寒剑山庄云家的祖传之物,因为此次被天龙帮围困,只有你才有一丝希望逃生,所以师父只能把它交给你了。”

  “师父,盒子里装的是什么?”云慕星知道这是师父临难之前的托付,心头沉重之极。

  云啸天把盒子递给云慕星,道:“你打开看看吧。”

  云慕星知道师父受伤手上不便使力,于是把油灯放在地上,恭恭敬敬地接过盒子,在盒子一侧掀了掀打开了盒盖。一刹那间,眼前忽然寒光一闪,一阵寒意扑面而来,不禁失声叫道:“剑!是一把剑!”

  云啸天缓缓地说道:“没错,是一把剑,而且是一把吹毛断发锋、锐无匹的宝剑!”

  云慕星一看那森寒的剑气,就已知道此剑绝非凡品,诧异地问道:“师父,既然你保藏有这等宝剑,那我们怎么从未见你取出来御敌过?”

  云啸天不答,只伸手握住那把剑柄,然后提起来轻轻抖动了一下。云慕星但见那把又窄又薄的长剑来回摇摆晃动,寒光更是闪烁吞吐,一时间只感觉寒气森森,眼花缭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云啸天叹道:“星儿,现在你看到了吧,此剑虽是宝物,一般人却无法使用,因为它的剑身太柔软。故老相传,一百多年前江湖曾经出现过一个使软剑的绝顶高手,名叫萧明月,其他似乎从未有耳闻以此出名的。具体到我们寒剑山庄,我们的剑招凌厉刚猛,这样的软剑非但无法使出招式,甚至被它反弹伤到自身都有可能。”

  云慕星道:“既然这样,那为何寒剑山庄先人要当宝一样代代相传?”

  云啸天道:“云家先人俱已过世,师父父辈也从未提及,这个问题也就无人能解了。”边说边递过剑柄给云慕星,“不过你也看见了,此剑寒芒闪烁,剑身触手生寒,云家先人显然就叫这柄剑为寒剑,而我们山庄名字也依此称之为‘寒剑山庄’。”

  云慕星接过长剑,凝神看了看,忽然发现剑身靠剑柄处有几处奇异的纹路,似乎是水滴凝结在上面一样。他伸出手指头揩拭了一下,却毫无凹凸不平之感,不禁大为惊奇。

  他正要说出疑问,却听师父接着说道:“所以此剑虽然无法拿来御敌,但对寒剑山庄却意义非凡,你就好好收把它起来吧,若能逃得性命,也可凭借它告诉你的后辈们,你原本是师出寒剑山庄的。”说完又把盒子中的剑鞘取出来递给他。

  云慕星收好剑,当即拜倒在地,道:“师父,弟子若能逃得此劫,定让此剑重现光芒!”

  云啸天热泪盈眶,频频点头道:“好!好!现在你起来吧,我们进来已耽误不少时辰,也该出去了。”

  ※※※※※

  演武堂中云夫人和众弟子都已经等得有点着急了,一看见云啸天云慕星回来,马上围上前来。

  云啸天道:“现在距子时也没多长时间了,大家请把自身武器准备好,然后尽量多吃点东西,还有就是别忘了带足银两,若真能突围逃出生天,银子可是必不可少的东西。”

  交代完毕,他转过身牵住夫人身边已经睡眼惺忪的云慕蓉的小手,又道:“夫人,蓉儿,现在你们先随我到房间一下。”

  众弟子以为师父一家有私话要说,并未多问,各自准备东西去了。但云慕星见师父神色抑郁,甚是担心,一时再也顾不得其它事情,悄悄尾随过去。

  走过一段路后,前面师父一家三口转身进了内堂,然后“咿呀”一声关上了房门。云慕星对师父师母敬若天人,不敢走近房间,只在外面走廊上等着。

  走廊外的天空黑沉沉的,雪花犹在不停地飘落下来。云慕星来回踱着步子,想要静下心思来计划一下即将到来的逃亡之路,却感觉心乱如麻,怎么都平静不下来。正彷徨不已时,前面内室忽然传来师母一声凄厉的叫声:“不要!老爷!不要……”

  云慕星大吃一惊,以最快的速度飞冲过去,“砰”地一声撞开了内室房门。一眼看见房间里的情景,他如遭雷轰一样惊骇——只见师父手握长剑,脸色悲壮,而师母则满脸痛泪地跪在地上,右手死死抓住师父手中的剑锋,鲜血正不断地滴落下来;再看小师妹云慕蓉,正缩在墙角,满脸惊恐万状地看着父亲母亲。

  好一会儿云慕星才清醒过来,大叫道:“师父,你干什么!”

  云啸天手一颤,剑柄跟着跌落下来,“当”地一声砸在了地板上。云夫人跟着松开手,已是满手鲜血。云慕星冲进房间,随手扯下旁边桌子上的一块布,抓住师母的手手忙脚乱地包扎起来。就在这时,苏慕水陶慕山沈慕冰及其他弟子也都闻声赶来,就连先前身受内伤的大弟子林慕雨也挣扎着进了内堂。

  云夫人已是泣不成声:“慕星……你师父要杀……杀慕蓉!”

  “什么!”众弟子心中大震。云夫人跟着泣道:“你师父说……说慕蓉年小力弱……绝无任何逃生希望……于是就要自己先杀……杀了她!”

  众弟子“扑通”一声齐刷刷地跪倒下来,大叫道:“师父万万不可!”

  云啸天神色黯然,挥了挥手,叹道:“你们起来吧!事已至此,不是师父心狠,与其让敌人来戕害我的孩子,那还不如我这个父亲自己来动手……”

  云慕星手脚并用,唰唰地爬到云啸天身旁,伸手死死抓住师父右手,语无伦次地说道:“师父,万万不可!小师妹还那么小,绝不能死,我……我……对了,我有骑马回来,我来带她走,我带她逃走,我带她逃走……”

  云啸天闭上眼睛,热泪滚滚滴落下来。好一会儿他才俯身看着云慕星,道:“星儿,白登阁花自芳任一人出手,你都避不过三十招,你自己若能逃出去已是万幸,又岂能带上慕蓉这个包袱!”

  云慕星颤声道:“我知道这事艰难万分,可是……可是我又怎能看着小师妹令人宰割!她可是师父师母唯一的骨肉啊!”边说边忍不住痛哭失声。其他弟子也已是泪流满面。

  云夫人跟着爬过来,声泪俱下地哀求道:“老爷,你就让慕星带上慕蓉吧。慕星说得没错,他刚好骑马回来,慕蓉人小身轻,不会增加多少负担……”

  云啸天悲叹道:“不是说怕慕蓉增加马匹负担,而是慕星带着慕蓉,必得分心照看,这样一旦强敌出手,他又怎能全力对付?”

  沈慕冰擦了擦眼泪,突然站起来,大声道:“师父师母还有师弟,我看我们其他弟子武功平常,本没多少逃生希望,所以我们干脆不用再抱此心了,我们不如全豁出性命,全力护送师弟师妹来出逃!大家想想,如果我们目标一致,力气就能够使到一块去,这样师弟师妹逃出的希望肯定大增,是不是!”

  苏慕水陶慕山等弟子齐声道:“愿拼死护送师弟师妹!”

  云慕星热泪又一次夺眶而出。如果仅仅为了他自己一人,他怎么也不可能让师兄师姐作出如此牺牲。可是现在他已不是一个人!他还肩负着保护师父师母唯一女儿的天大责任!是的,师门恩重胜山,他可以死,但他绝不能让小师妹死!

  云啸天云夫人看着一众意志如钢铁般坚定的弟子,激动得喉头都哽住了。云慕星也不再说什么推辞言语,起身走到墙角牵起云慕蓉的小手,带她来到众师兄师姐面前,道:“来……小师妹,给师兄师姐磕头!”接着当先跪倒下来。

  云慕蓉虽年幼,但现场悲壮的气氛早已令她小小的心灵如惊涛骇浪般汹涌澎湃。她“扑通”一声紧跟着云慕星跪下,刚想说“谢谢师兄师姐”,却已泪如泉涌,怎么都吐不出一个字来。

  ※※※※※

  “你们怎么还没自杀!”就在这时,内堂大门外面忽然传来一个冷酷的声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