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剑寒梅花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梅香飘动傲寒天(二)

剑寒梅花香 天翼凌云 3130 2019.07.27 21:39

  待心跳稍稍平静下来,云慕星放开云慕蓉,对她耳语道:“小师妹,刚才你怎么会找到那个地方去了?”

  云慕蓉也低声道:“那马儿没跑多远,我就从马背上摔了下来。我不知道要怎么办,就跑下来找你来了。”她边说边抓住云慕星衣服,接道:“师哥,你不要扔下我,要死我们一起死!”

  云慕星想不到小师妹小小年纪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感动之下又抱住她,低声道:“看来躲在这里比在外面逃跑要安全得多,现在我们别再讲话了,免得暴露形迹……”

  云慕蓉乖巧地点点头。

  这洞穴不是很大,里面光线也很暗,云慕星心想这当真是上天眷顾,这次如果能脱险,自己和小师妹一定得远走高飞,躲到敌人永远也找不到的地方——而至于报仇,敌人的力量那般强大,看来此生是无望的了。

  “只是天下虽大,又有什么地方才是安全的呢?天龙帮势力遍布江湖,现在花自芳又清清楚楚认得我的模样,此番只要一踏出这座山,只怕马上就要被敌人发现了!”

  “可如果不跑出去,我和小师妹难道还能在这洞穴里躲一辈子?哦,这以后到底要怎么办呢……”

  正胡思乱想之际,山洞外面忽然远远的传来花自芳的呼唤声:“云慕星——,小弟弟——,你在哪里,快出来——”

  云慕星大吃一惊,急忙伸手捂住云慕蓉的嘴,自己也屏住呼吸,一动不敢稍动。

  只听见花自芳的呼唤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似乎正朝这个山洞方向找过来。云慕星暗暗叫苦,心想要是被她发现,自己和小师妹可就成了不折不扣的瓮中之鳖了。但要来的终究还是要来,他已听到花自芳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她来到距离洞口大概七八步远的地方,才听见她脚步停下来!

  怀中小师妹身体微微颤动,显然她紧张到了极点。云慕星也觉得自己一颗心砰砰乱跳,几乎都要跳出了胸腔。

  外面沉寂片刻,花自芳忽然自言自语地说道:“他们不可能已经跑到树林外面去了呀,他们会躲在哪里呢?”语声顿了顿,像是在放眼搜索,一会儿后又自语道:“他们肯定还在这附近,我叫叫看吧!”

  云慕星心想:“只要你没看见我们,我哪会傻到应你的叫声?”念头刚转完,外面已传来敌人的叫声:“云慕星——,小弟弟——,云慕星——,小弟弟——”声音却已不是刚才的呼喊腔调,而是忽高忽低、千回百转的呢喃语音。

  这叫声有说不出的温柔,有说不出的殷切,像是一个慈爱母亲呼唤孩子的声音,又像她真是云慕星的亲姐姐,正在喊她小弟弟赶快回家。

  云慕星感觉心都要融化了,想要抬手掩住耳朵不听,但那呼唤声是那么优美,那么动听,有如天籁之音,他竟硬不下心来做这一动作。他怕小师妹会禁不住动心,一只手紧紧抱住她,另一只手用力地按住她小嘴巴。

  过了一会儿,花自芳语气忽然换了个调子,似惆怅,似哀婉,似凄恻:“云慕星——,小弟弟——,云慕星——,小弟弟——,你出来……你快出来……”

  云慕星但觉心头颤栗,好几次几乎要应出声,再冲出去跪在她面前,对她说不要难过,不要忧伤……但幸好他脑中还有一丝清醒,低下头,用牙齿狠狠咬在了手背上。随着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他注意力这才稍稍转开一些。

  他再也想不到一个女人的呼唤声会那么动人心魄,那么难以抗拒——他额头上汗水都冒出来了!

  云慕星却有所不知,花自芳貌美如花,语声柔媚,平时不经意的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就已令身边人心旌摇动,如痴如醉,那自然别说此时她正催动内力来叫唤他了——这其中的感召力,不使他感觉意志崩塌才怪呢!

  不过好在怀中小师妹甚是乖巧,一直控制住不挣扎,并没给他添乱,他总算强行压住冲动,没真个跑到外面去。

  花自芳经过这一番全力施功,自己也不知不觉动了情,眼前一直晃动着云慕星动人的模样,还有先前他抱住自己滚下山坡的情形。她忽然觉得好生渴望再见到他,渴望再听他叫自己“姐姐”……但最终云慕星还是没有现身。

  无奈之下,她只得停下叫声,看了看天色,喃喃自语道:“天都快黑了,看来他们肯定已经跑了,不然我不信他抗拒得了……”

  正感到沮丧,前面树林忽然传来一声妖异的笑声,接着出现了三条人影。走在前面的那个人一看见她,立马说道:“我说是谁叫得这么动听呢,原来是我娘子在这里找人来着!”

  花自芳大惊,暗暗观察了一眼周遭地形,冷冷地叫道:“谁是你的娘子?我和你不早就一刀两断了!”

  那人哈哈一笑,道:“一刀两断?娘子倒说得轻巧,那本《明月秘籍》你可别说不是你偷的!”

  花自芳“哼”了一声,道:“萧北月,当年你又不是只带我一人进过你们教的总坛,你又怎知道那秘籍定是我偷的?”

  来的这三人正是万毒王萧北月和他那两名女弟子。萧北月两眼朝天,嘿嘿冷笑道:“没错,当年我的确偷偷带不少女子进本教总坛幽会,但本教武功秘籍存放地点层层把守,那些女子中就你武功最出色,除了你还有谁能偷得到手?”

  花自芳冷笑道:“就因为我武功高,你就说是我偷了武功秘籍,那你的武功远胜于我,那岂不是说那秘籍是你监守自盗了?”

  萧北月怒道:“当年我倍受教主器重,那教主之位和教中武功秘籍,迟早都是我囊中之物,我又何必铤而走险?”

  花自芳道:“那也难说。说不定你是为了学得神奇武功得以早日篡位,也说不定你是想偷出秘籍再去送给哪个相好的……你从来就不是个好东西,谁知道你在打什么鬼主意!”

  萧北月更是大怒,叫道:“花自芳,看在当年情谊上,你要是乖乖交出秘籍,我就放你一马,但你如果再狡辩顽抗,信不信待会儿我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花自芳淡淡地说道:“别说我根本没偷你们什么武功秘籍,即使我真偷了再交还给你,你又怎么可能放过我?你是什么人,难道我还不清楚吗?”

  萧北月“哼”了一声,道:“也许你说得没错,但这本武功秘籍至关重要,我一日找不回来,就一日无法回教,更别说什么教主之位了,所以,只要你把它交出来,我可以发誓一定放过……”

  未等萧北月最后一个“你”字出口,花自芳忽然一挥手射出一大把暗器,直打萧北月及他那两个女弟子面门,同时身影一闪,向侧边树林飞身逃逸。

  萧北月冷笑一声,衣袖一拂没收掉急射过来的暗器,双脚在地上一顿,身形有如鬼魅一样向花自芳逃跑的方向追去。暮色中又听他遥遥叫道:“静思,静语,你们到东侧去拦截那贱人!”

  那两个叫“静思”“静语”的女弟子清脆地应了一声,展开轻功身法向东侧掠过去。顿时树林里又空荡荡的不见一个人影。

  躲在山洞中的云慕星云慕蓉听见外面那情形,连大气都不敢透一口。他怎么都想不到花自芳那么神奇的武功,居然也有害怕到逃跑的时候。“不过这也情有可原,那万毒王的诡异与恐怖,中午在酒楼我是亲眼目睹过的,要是被他盯上了,那可真是生不如死!”

  “只是花自芳一口咬定她没偷什么秘籍,那萧北月为何还要紧追不舍呢,难道是她在说谎吗?”

  想着想着,云慕星忽然有点为花自芳担心起来。本来花自芳才是他的死对头,如果她死了,他应该拍手称快才对,但或许是因为萧北月太过妖邪太过恶心,也或许是因为他和她几番交手几番“称姐道弟”,产生了微妙的情感,他感觉一点都不想看见她落到那妖魔手中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外面忽然远远的又传来萧北月的呼喝声:“我就不信你还能再跑下去!”云慕星刚吃了一惊,山洞洞口忽然“哗啦”一声掉下一个人来,一下子压在了他和云慕蓉身上!

  这下山洞中三人都吓得几乎尖叫起来。但总算他们反应奇快,那掉下来的人疾如闪电地一手掩住自己的口,一手按住了云慕星的口;云慕星则按住了云慕蓉的小口。

  只听见来人娇喘细细,幽香袭人,不就是正狼狈逃跑的花自芳?原来她刚才一路被围追堵截,惊慌失措之下,也无巧不巧失足掉进了这个山洞里。

  花自芳云慕星再也想不到在这样的时刻、这样的地点,他们又重新碰头了。此时花自芳若要无声无息杀死他们两个,那不过是举手之劳,但她连手都没抬一下;此时云慕星要是想大喊大叫一下引来萧北月,那也不过是“举口之劳”,但他吭都没吭一声。两人都只是瞪着发亮的眼睛,静静看着对方,而两人身体还紧紧地挤在一起,动都不能稍动一下。

  这时,外面萧北月的说话声更近了:“奇怪,我明明看见那贱人朝这个方向跑来,怎么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