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剑寒梅花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灰头土脸孰为殃(五)

剑寒梅花香 天翼凌云 3566 2019.08.04 21:17

  韩冰儿见他们上台来,微微福了一礼。朱三公子赶紧作揖还礼,谦恭地说道:“韩姑娘,本公子愿意全部买下你的丹药。还有,既然此药来之不易,本公子干脆再多出一万两银子好了!”

  场内很多人都“啊”地一声叫出来,羡慕之情溢于言表。朱三公子得意洋洋地看了梅傲天一眼,心想这次说什么也要把你们给比下去。只见韩冰儿脸上惊诧了一下,果然和颜悦色地问道:“不知朱三公子大名如何称呼?”

  朱三公子回道:“在下朱友贞,是我父王最疼爱的小儿子!”

  (注:六年后,朱友贞登上后梁帝位,史称后梁末帝。公元912年,后梁太祖朱温被二儿子谋杀,公元913年,朱友贞杀掉兄长后即位,拙作后文有相关情节描写。)

  韩冰儿脉脉地注视着朱三公子,笑了笑道:“朱公子一表人才,且又豪爽大方,你父王有子如此,自然是器重有加了。”

  朱三公子喜形于色,大声道:“韩姑娘如此赞誉,在下真是受宠若惊!”心里却想,莫非她对自己有意?

  韩冰儿目不转睛看着朱三公子,却忽然话锋一转,笑道:“我听说朱公子昨天在悦宾酒楼因为迷恋天龙帮一女堂主美色,却反遭对方痛打耳光,请问那女堂主就是刚才那位黑龙堂的夏堂主吗?”

  会场有好多人如燕穿云、铁震天、童关山等人,昨天亲眼看见朱三公子被花自芳痛打耳光那一幕,这下听韩冰儿如此一问,不由一起哈哈大笑出声。朱三公子没想到韩冰儿大庭广众下会突然问起这事,尴尬的不得了,结结巴巴地说道:“不是她……哦,不,根本没……没……没这回事……”

  “没这回事?”韩冰儿却还是一脸纯真无邪,“那朱公子脸上都还是肿的,岂难道是朱公子自己打肿脸充胖子?”

  这下全场除了飞鹰堡这边的人,无不“哗”地狂笑起来。大家都想不到这个看似天真烂漫、胸无城府的小姑娘,损起人来居然毫不比花自芳逊色。花自芳一听,自然不甘人后,又站起来痛打落水狗:

  “韩小妹你说得没错!大家想想,如果不是朱公子特别喜欢打肿脸充胖子,那刚才韩姑娘明明愿意两万两银子卖丹药,可他为何偏偏非要多出一万两银子呢!”

  众人更是笑得直捧腹。大家当然都明白,刚才朱三公子心甘情愿多给一万两银子,就是为了和韩冰儿同仇敌忾,却没想到现在情况忽然倒转,他的一番示好反倒成了敌方讥笑的把柄。

  再看那朱三公子,当真是怒发如狂不可抑制,一甩手,“啪”地一掌打在了韩冰儿脸上!

  大家吃了一惊,刚以为韩冰儿要出手反击,却没想到她忽然一屁股坐倒在地,接着满地打滚,哭天抢地地嚎啕大哭起来:“哎呦,哎呦……打死人了……呜……呜……打死人了……打死人了……”

  场内群豪不由个个出声怒喝。无论如何,一个大男人当众出手打一个美丽小姑娘的耳光,那绝对是要引起公愤的。朱三公子仓皇失措,又一次傻眼了。

  鹰王似乎也没料到韩冰儿会是这种反应,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处理,便上前几步去拉她。可他手还没碰到对方身上,韩冰儿更是大哭大喊,简直比孟姜女哭倒长城还地动山摇:“哎呦……哎呦……好痛啊……好痛啊……死人了……痛死人了……哎呦……哎呦……痛死人了……”

  这下众人瞧得分明,都由怒喝声变成了哄笑声。现在大家心里自然雪亮,那韩冰儿就是要出宣武的丑来着;还有,刚才朱三公子那一巴掌,看来也是她故意不闪不避,好借机一哭二闹三上吊,让他们颜面扫地。

  果不其然,韩冰儿在地上又哭又叫又滚了一会儿,忽然一翻身坐起来,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指着朱三公子,破口大骂道:“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碧水池丹药宁可一分钱不要拿去喂狗,也别想我们拿来卖给十恶不赦的死叛徒!”

  她说着忽然一甩手,只听“啪”地一声,一把浓浓的鼻涕不偏不倚甩在了朱三公子额头上。鹰王正站在朱三公子对面,这下也没能阻止主子受辱,不由怒发冲冠。可他刚伸手要去拎坐在地上的韩冰儿,韩冰儿却又滚到一边去,继续大哭大闹起来:“哎呦……好痛啊……好痛啊……痛死人了……哎呦……哎呦……痛死人了……”

  会场内又是一片轰然大笑声。花自芳边笑边叫道:“鹰王,好男不和女斗,我看你们还是乖乖认栽吧!”

  鹰王脸色铁青,冷哼一声不再搭理韩冰儿,只掏出一条丝帕递给朱三公子,让他擦掉额头上的鼻涕。韩冰儿见目的已达到,忽然一骨碌站起来,非但不哭不闹,居然还冲着场内群豪甜甜的笑了笑,才一溜烟地跑下台坐到后面去。

  众人忍俊不住,又被她逗得哈哈大笑起来。看来她此番卖丹药还是次要之事,最主要的竟是借机羞辱宣武来着。

  云慕星在台下一直瞧着韩冰儿表演,几乎要拍案叫绝,转过头对花自芳道:“好姐姐,想不到韩姑娘这么会演戏!”

  花自芳冷冷地说道:“你觉得她那样耍泼使疯很有趣?”

  云慕星道:“她武功自然远不是鹰王对手,可这样又哭又闹的,却叫鹰王如何出手?看来她真是冰雪聪明……”

  话未说完,左脚忽然一痛,却是被花自芳狠狠踩了一脚,害得他差点跳起来。抬起头来,却见花自芳似笑非笑地看过来,说道:“她又聪明又美貌又年轻,那你赶快过去啊,去慰问慰问她呀,再乘机和她来个男才女貌,两情相悦,直到最后琴瑟和鸣……”

  云慕星认真地看着她,悄声道:“好姐姐,你若不高兴我提起她,从此我一定只字不说。”

  “真的?”花自芳脸上绽放出娇美的笑容。

  云慕星真诚地说道:“当然是真的!”

  他这话倒确实是真心诚意,因为刚才如果不是她及时拉住他的手,现在他早已尸横就地了,还何谈以后复仇来着?只是……只是花自芳也是他仇人之一,这又要他如何行事才能恩怨两清呢?

  心里正黯然魂消,忽然看见飞鹰堡十二飞鹰齐齐站起身,一起走上前台,围在朱三公子以及鹰王身旁。正奇怪他们要耍什么花样,就看见朱三公子厚着脸皮站在前面,大声叫道:

  “诸位江湖朋友大家好!此番我们从中原特地南下,目的也是要向诸位出手一桩天大珍贵的物品。这桩物品也不用大家掏银子购买,只要大家愿意,点点头出出力就唾手可得了!”

  众人不禁被勾起了好奇心。刚才那个发了横财却反而吓得魂飞魄散的铁霸王一心要讨好宣武,高声应和道:“朱公子太客气了!若真有这样的物品,那可真是大家飞来的福气。就不知公子可否说得详细些?”

  朱三公子接道:“李唐王室久已昏庸无道,当今皇上昭宣帝更是个只懂声色犬马的无能天子,因此我们宣武梁王废止李唐王朝,开创新朝正是指日可待的事……”

  他说着举起双臂,提高声量叫道:“本公子此次南下,正是要在此振臂一呼,以期江湖中武功高强、有胆有识之士,能够随本公子北上加入飞鹰堡,这样等宣武取得王权,再消灭河东李克用等敌对势力,大家也就自然而然成为新王朝的开国功臣了!大家说,这不正是一桩天大的富贵品吗?”

  众人这才明白他们大举前来的用意,一时场内鸦雀无声。要知道宣武梁王朱温是个遭天下多数人唾弃的无耻叛徒,这下又如何叫这些桀骜不驯的江湖豪杰一呼百应?相反,宣武若是个声誉崇高的地方,那根本不用他们巴巴的前来笼络,天下人早已民心所向、自行前往投奔去了。

  正沉默时,场内宣武最强劲的敌人梅傲天站起身来,冷笑道:“一个两面三刀、见风使舵的奸诈叛徒居然真做起皇帝梦来了,说来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朱三公子也冷笑道:“叛徒又怎样!到时我父王灭唐登上帝位,你梅帮主还不一样要面北称臣,三呼万岁?”

  花自芳也“嚯”地站起来,大声叫道:“虽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但像朱温这种狗贼就算一时称帝,也是沐猴而冠,天下又有几个人会尊他为一代帝王?”

  “哦,真是这样吗?”朱三公子狞笑道,“我看到时大概只有你们天龙帮这一小撮人还在不识时务吧!”

  他话音刚落,会场后面忽然有人喝了一声:“那不见得!”接着好多颗小石头呼啸着飞出来,向台上宣武众人激射而去。

  鹰王和十二飞鹰早有防备,挥挥手就把那些小石子没收了。但场内群豪一看有人带头,竟纷纷效仿,掏暗器的掏暗器,捡石头的捡石头,劈头盖脸地向台上发射上去。

  一时间只听见会场内呼喝声此起彼伏,暗器石子更是满天飞,要不是武功出神入化的鹰王和十二飞鹰左接右挡,朱三公子早已千疮百孔了。

  正混乱时,鹰王忽然听见一声强劲的暗器破空声呼啸着向朱三公子直打过去,危急中不及细想,抽出佩刀挡了一下。只听见“当”地一声响,手臂都被震得隐隐发麻,一看那暗器,竟不过是颗小指头都不如的小石子!惊骇之下,他知道肯定是梅傲天趁乱出手了,大喝道:“快保护三公子下台!”

  十二飞鹰还未行动,那边梅傲天又以满天花雨手法甩出一把铁链子,直取宣武等人。鹰王和十二飞鹰不敢掉以轻心,十几把刀剑连连闪电般地出击,才惊险万分地打落那把暗器。但顾此失彼,就在他们全力抵挡梅傲天暗器时,台下另一个方向忽然飞出一颗巨大的石子,“啪”地一声,狠狠砸在了朱三公子脸上!

  台上台下的人无不大声惊呼。可喊声落下后,仔细一看朱三公子的脸,会场内群豪却又“哗”地一声爆笑开来。

  ——原来,那颗砸在朱三公子脸上的“石子”,竟是只坏透的臭鸡蛋!

  只见朱三公子满脸黄花灿烂,且又恶臭难当,那表情要是叫恨他的人看见了,就算把裤子当了都乐意!鹰王和十二飞鹰又惊又怒,团团围住主子,向平台后面撤退。

  好在场内群豪一惊一乍后,都不知不觉停下了手上动作,要不然飞鹰堡等人再三头六臂,也难保万无一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