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剑寒梅花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血雨腥风夜茫茫(五)

剑寒梅花香 天翼凌云 3373 2019.07.20 21:14

  白登阁冷笑一声,不闪不避,右手一挥,向来剑狠狠抓过去欲要折断它。云慕星惊慌失措之下,手轻轻一抖,在寒剑寒芒吞吐闪动中,却忽然听见白登阁爆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身影踉踉跄跄地向后直退开去。

  原来在那电光火石间,这把吹毛立断、抖动不休的寒剑竟把白登阁抓过来的五根手指头齐齐削断了一截!正所谓十指连心,这下白登阁痛彻心肺,只觉得双眼发黑,天旋地转,几乎就要晕死过去。他那只沾满寒剑山庄弟子鲜血的手,也终于浸透了他自己恶毒的血液。

  云慕星再也想不到这把师父口中无法使成招数的寒剑,居然具备如此惊人的威力,大惊大喜之下哪还敢再作丝毫停顿,一手狂舞兵刃,一手抱着云慕蓉向门外演武堂方向冲出去。

  一直站在内堂里侧的花自芳,怎么也料不到白登阁会遭到云慕星这等重创,大惊之际脑中闪过一个清晰的念头:原来帮主要的绝世宝剑就在眼前!眼看着云慕星势若疯虎,一路向外冲杀出去,着急地叫了一声:“小弟弟别走!”便跨步向前追。

  可正当她刚刚迈出第二步时,黑暗中脚下忽然伸出一双手,紧紧抱住了她后脚。花自芳火急火燎地用力摆脱,但没想到那双手乘她挣扎间隙,连她另一只脚也死死抱住了。这下双脚一下子失去自由,她身体也跟着失去重心,一跤跌了下去。

  云慕星听见花自芳叫声正暗暗叫苦,慌忙中回头看了一眼,却见她正一跤跌倒,接着忽然听见大师哥林慕雨嘶声叫道:“小师弟快走……快带小师妹走……”

  黑暗中困住花自芳的正是寒剑山庄大弟子林慕雨。

  林慕雨一开始就被白登阁打伤,此后便一直在自我调养;待到白登阁出手杀害同门及师父师母,他自知无力改变任何状况,干脆强忍悲痛不出声,躺在众师兄弟尸体中装死,看自己能否蒙混过关再徐图后计;但没想到随着事态发展,云慕星和小师妹居然出现了一丝生机,这时眼看着花自芳就要发难,更不加迟疑,一伸手就使出浑身力气,死死抱住了敌人双脚。

  就在这时,旁边一名天龙帮众一刀砍在了林慕雨背上。林慕雨惨叫一声,双手却像是钢箍一样收得更紧了,任花自芳如何挣扎也摆脱不开。云慕星心头大恸,虽不明白大师哥何以突然出现,但知道他此时正以性命作代价来为他们赢得出逃时间,如何还敢再拖泥带水?虎吼一声,寒剑狂舞,就像负伤的野兽一样一路猛窜出去。

  那些天龙帮帮众又如何敢撄寒剑剑锋?大呼小叫一阵,眼睁睁看着云慕星一路飞逃出去。

  云慕星兔起鹘落,没几下就已冲到了演武堂。演武堂中火光犹在,而那匹他晚上骑回来的白马也正好端端的站在厅门口一侧。他暗叫一声“天可怜见”,紧抱着云慕蓉身子纵身跳到马背上,打马狂奔而出。

  等到花自芳终于摆脱林慕雨业已僵硬的双臂追出来时,白马马蹄声已到了演武堂门外。她一跺脚,正犹豫要不要追出去时,白登阁也已草草包扎了断指追出来,他后面还跟着公孙龙柳飞燕等几个帮众。

  花自芳急道:“白堂主,被他骑马跑了!”

  白登阁稍一沉吟便当机立断,说道:“公孙副堂主,这边善后事务你来主持,我和花堂主去追那名弟子。”话音还未全落,当先展开身法追出去。现在他当然也已醒悟过来,刚才云慕星削掉他手指的剑,肯定就是江湖传言的那把绝世宝剑。

  两位堂主一前一后,还未追到寒剑山庄前面那片树林,却突然听见一阵惊天动地的马嘶声在树林外边爆响开来。

  白登阁花自芳一惊,同时叫道:“不好!”身形向前急闪,几个起落就已冲到林外去,定睛一看,果然看见原本拴在树林边、天龙帮帮众此番骑来的二十几匹马,俱都已倒毙在地。事情显然是这样的:刚刚逃脱的云慕星跑出来时看见这些马,便预感到危险,于是出手杀了它们以除后顾之忧。

  两人极目远眺,但云慕星那骑人马早已消失在茫茫黑夜中,唯有马蹄声还隐隐传来。

  白登阁“哼”了一声,道:“看来那个弟子狡猾得很啊!”

  花自芳颔首道:“没错!射暗器杀掉这些马匹不算难,但他在那种情况下还能想到这点,足见其不同凡响之处。”

  白登阁冷笑道:“花堂主,要不是你放过那名男弟子并且救下那个小女孩,现在我们已经大功告成了!”

  他今晚屡遭重创,绝对是出道以来从未遇到的挫折,心中本已恼怒,此时偏又听花自芳口气对云慕星颇有赞赏之意,自然更加怒火中烧了。

  花自芳暗暗心惊,口里却淡淡地回道:“白堂主说得没错。只是如果不是白堂主托大轻敌,云慕星和那个小女孩又哪有一丝一毫逃走的机会?”

  白登阁怒不可遏,大声质问道:“我是托大轻敌了,可我出手时,你却为何只在一旁袖手旁观!”

  花自芳禁不住怒气上涌,跟着大声道:“江湖中大名鼎鼎的白堂主出手对敌,又什么时候需要旁人相帮了?”

  白登阁脸色铁青,却无言以对。他武功极高,且向来高傲自负,以往出手的确从不要旁人相助,甚至有好几次还因为别人的好心反过来责难一番,现在花自芳以此来回击,的确被打中了要害之处。

  花自芳却很快压下怒气,笑了笑道:“我看我们还是别在这里做无谓争执了吧。现在当务之急是尽快循着马蹄印追踪下去。就算一时追不到,至少也能大概知道他们逃走的方向。”

  白登阁冷哼一声不再说话,展开身形一掠而出。花自芳嘴角边却泛出一丝神秘美丽的微笑,抬头看了看犹在飘着雪花的天空,才施展轻功跟着追去。

  两人身影远去片刻后,树林靠北面处,忽然闪现出十几条黑影,相互看了看,其中一人低声道:“太好了,我们本来只想捞点残羹剩菜,却没想到白登阁花自芳为了追人跑了,我们大可……”

  前面一人身形特别魁伟,黑巾后面一双眼睛露出喜色,压着嗓音道:“没错,这次我们和主子要大发一把了……”越说越低声,向后面十几人挥了挥手,蹑手蹑脚地向寒剑山庄潜伏而去。

  ※※※※※

  公孙龙估计两位堂主去远后,才命下面帮众掌起灯火进入到内堂。内堂一片狼藉,到处散落的桌椅、刀剑、尸体以及无处不在的鲜红血迹,构成了一副恐怖凄惨的人间地狱图。

  公孙龙大致清点了一下,发现此番寒剑山庄除了侥幸逃走的两名弟子,其他人全部没能幸免;而天龙帮这边也死了宋三刀及其他三名帮众,另外还伤了几个。他把手上油灯放在靠里侧的一张桌子上,大声吩咐道:“弟兄们,两位堂主已去追踪逃敌,现在大家赶快把庄内物品收拾一下,这样到明天天亮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刚吩咐完毕,侧边已有一个曼妙的身影靠过来,同时传来柳飞燕娇媚关切的声音:“公孙大哥,你腿上的剑伤怎样了?”

  公孙龙心里一热,道:“还好,只是皮肉伤。谢谢飞燕姐。”

  柳飞燕看了一眼各自分头去忙的帮众,又道:“公孙大哥,要不你坐下来,我帮你再好好包扎一下。”

  公孙龙心里一跳,依言在旁边一张椅子上坐下来,再高高卷起裤脚。柳飞燕用手指轻轻擦掉公孙龙伤口周边的血迹,然后从怀里掏出金创药,对着伤口仔细涂上去,等确定一切完好才顺手撕下一条衣襟,不紧不松地包扎完好。

  公孙龙但觉柳飞燕的手指柔软细嫩,在她细心整治下,原本火辣辣疼痛的伤口一片冰凉,不由颤声道:“飞燕姐……谢谢……谢谢你!”

  柳飞燕抬起头,在旁边忽明忽暗的油灯映照下,却见她两颊绯红,双眸熠熠如星,真有形容不出的百般妩媚,千般艳丽。公孙龙几乎看呆了。

  然而,正当两人暧昧相对时,外面走廊上忽然脚步声大作,紧接着一群黑巾蒙面、黑衣黑裤的彪形大汉,手提着明晃晃的长弯刀,一下子从演武堂外面冲了进来。

  柳飞燕大吃一惊,叫道:“公孙大哥,怎么另有陌生人冲进来?”

  公孙龙一伸手,紧紧握住柳飞燕软滑柔腻的玉手,用力一拉把她拉到自己身边,沉声道:“来人黑巾蒙面,肯定来意不善!”

  柳飞燕急道:“那我们怎么办?”

  公孙龙拉住她,向房间内侧闪身而进,道:“不管怎样,我们先注意保护自己!”

  说话间,那群黑衣人已全部冲进屋里来。他们一声不吭,一看见天龙帮的人就扬起大刀直砍。天龙帮帮众猝不及防,没两下就有好几个人被砍倒,其他人惊慌失措,纷纷拔出武器迎敌,同时口里不停地喝问来者何人。

  但那群黑衣人还是闷声不响,只顾埋头砍人。他们下手毫不留情,而且武功看起来非常高强,特别是为首的那个,一柄弯刀盘旋飞舞,刀光霍霍,天龙帮只要一有人靠近他就一个个倒下去。

  只一转眼间,屋子里一片哀嚎惨叫,这次前来覆灭寒剑山庄的二十几个帮众,反被一群来路不明的黑衣人杀得人仰马翻。闪身躲在内堂暗处的公孙龙惊道:“不好!来人武功高强,我们赶快出去扑杀他们!”

  柳飞燕急道:“不行!你腿上已经受伤……”

  公孙龙道:“可是我们再不出手,弟兄们都要被杀光了!”

  柳飞燕无奈,另一只空手“唰”地拔出长剑跟着冲出去。可突然间,她真切地感觉到公孙龙拉住自己的手又大又温暖,一颗心再也忍不住“噗通噗通”地狂跳起来。

  她分不清这是因为外面战局紧张所致,还是因为自己内心火热所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