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剑寒梅花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美人如玉手飞霜(四)

剑寒梅花香 天翼凌云 3775 2019.07.24 21:37

  “胡雨”又笑道:“没错,我就是花自芳!只是男人为什么那么愚蠢、那么好骗呢,世上哪有良家女子去和一个江湖下三滥眉来眼去的?”

  她说的自然是刚才她和屠大洪的那一段。阿七又恨又悔,但她说的确实很有道理,要怪也只能怪他自己麻痹大意。花自芳却美目流转,看着阿七犹未回收的手上招式,又笑道:“看阁下的武功路数,想来定是飞鹰堡十三飞鹰的老七向天飞到了是不是?”

  那些围观客人一听,都一起惊叹出声。大家对他们名气早已如雷贯耳,却没想到今天居然有幸亲眼看见了他们的真面目,以及他们那神鬼莫测的武功。特别是香花娘子花自芳,她的艳名早已让人浮想联翩,而今日一见,其真实面貌和那独特的魅力,比传闻中的可完全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了。

  向天飞(阿七)眼角余光中看见朱三公子两边脸颊高高地肿起来,比刚才石敬瑭被自己打的还严重,又惊又怒,叫道:“花堂主,天龙帮虽然素来与我们宣武为敌,但今天怎么说我们都是远来客人,你就以这样的方式来迎接客人吗?”

  花自芳忽然收起笑容,冷冷地说道:“本来嘛,好像是不应该这样。只是我一看见叛徒的儿子,实在忍不住要扇他几个耳光,要不然今天晚上我只怕连睡觉都要睡不着了!”

  向天飞更是大怒,双手一错,正要不顾一切再上前拼个你死我活,门口却忽然传来一阵响亮的鼓掌声,接着听见一个妖异的声音叫道:“妙极!妙极!全天下也只有我的娘子才说得出这样的妙语来!”

  话音刚落下,门口出现了三个装束奇异的人。站在前面的是个约莫三四十岁的男人,眼神妖异,脸色煞白,身上穿着一件黑漆漆的长衫;在乌黑长衫胸前处,却偏偏绣了一幅巨大醒目的白色下弦月图案。再看他头上戴的帽子,也是黑漆漆的,正前方绣着一幅小型的白色下弦月图案。

  紧跟在这个男人身后的是两名年轻女子,身材高挑,面容娇美,身上穿的和头上戴的与前面那男子毫无两样。

  原来一直从容淡定的花自芳一看见他们出现,脸色大变,就像突然看见三条毒蛇似的。那妖异男子看了她一眼,又道:“只是娘子你为何不干脆把他宰了,也免得他像猪一样,老对别人老婆垂涎三尺!”

  花自芳紧闭双唇不答话,对来人看似深为忌惮。向天飞却转过身,怒喝道:“哪里来的妖魔鬼怪在这里放屁!”

  这三人来路的确诡异,但他听见那男的辱及主人,又岂能不出头讨回面子?那妖异男子听见喝骂声,眼中忽然闪过一抹妖异的红蓝色,盯着向天飞一字一句地说道:“正是妖魔鬼怪来了!今天这酒楼里的人一个都别想好死!”

  向天飞“嘿”了一声,更不打话,双手一甩,向那妖异男子扑过去。可是旁人还没看见那妖异男子有什么动作,就忽然听见向天飞大叫一声,脚步“噔噔噔”地向后直退。大家顺着他惊怖欲绝的眼光看过去,也突感毛骨悚然,恶心得差点把刚吃下去的饭菜吐出来。

  原来就在这一瞬间,那妖异男子全身上下忽然爬满了无数种五颜六色的毒虫,有蜘蛛、有蜈蚣、有蝎子……那些毒虫多得不计其数,边蠕蠕而动边闪耀着令人作呕的色彩,说有多诡异就有多诡异,说有多恐怖就有多恐怖!

  只听那妖异男子桀桀怪笑道:“来呀,你倒打过来呀!我这些小美人早就如饥似渴了!”

  向天飞额头上汗水涔涔,嘎声道:“你是苗疆的‘万毒王’?”

  那妖异男子眼中又幻发出妖异的红蓝色,道:“没错,正是天下第一毒的万毒之王萧北月来了!”边说边一步步朝向天飞紧逼上去,他身上那些毒虫也纷纷掉转头,对着向天飞不停地张牙舞爪。

  向天飞一步一步地后退,直到退到墙角边退无可退。酒楼里其他人也都面如土色、簌簌发抖。这“万毒王”的名号大家只偶尔听闻过,却从未真正见过,所以也没怎么放在心上;但没想到今天这个只在传闻中出现的妖魔鬼怪竟真的来了——带着一身丑恶剧毒的毒虫来了!这下可要如何脱身?

  花自芳也在暗暗观察形势,想看看待会儿如何趁乱脱身,但眼光移转时,却忽然发现人丛中有一个似曾相识的侧身人影,而那侧影旁边还站着一个矮小的身影,不禁微微一怔。可正当她想要定睛细看一下时,酒楼里忽然有人“哇”地一声吐了出来,接着更多人又接二连三地哇哇大吐起来。厅堂内冲起一片恶臭味来。

  向天飞也是恶心欲呕,大喝一声:“我跟你拼了!”一脚高高飞起,向万毒王萧北月面门踢过去。他不敢赤手空拳去打,但脚上毕竟穿着鞋子会好得多。这一脚更是凝聚了他全身几十年的功力,想要一击成功,或者再不济,也要借此摆脱不利的处境。

  那萧北月却毫不躲闪,只双臂一张,身上便飞出了好几十条毒虫往向天飞面门扑过去。向天飞不敢用手去抵挡,大骇之下这一脚也就半途而废了,身体一翻扑在了地板上。但就在这时,那几十条毒虫也已落到他身上去,不停地向他头部爬上去。

  向天飞心胆皆丧,完全忘了应该在地上翻滚身体去压死那些毒虫,只瞪大了双眼,眼睁睁地看着它们爬上来。

  就在这危急时刻,忽然有一条人影疾如闪电地从酒楼门口掠进来,径直扑到向天飞身边去。向天飞还没反应过来,那人已吐气开声,“咄”地一声大喝,把他身上毒虫全吹到了旁边地板上。

  那些毒虫一落地又到处乱爬乱窜,酒楼里所有人俱都大惊失色,一窝蜂地向门口逃窜,乱成了一团。花自芳匆忙中一看来人模样,心里更是大惊。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她身影轻轻一闪,施展绝妙轻功从北边一扇窗户一掠而出。

  萧北月无暇他顾,盯着来人冷冷地问道:“鹰王?”

  那人身材异常高大,一手提着朱三公子,一手提着向天飞,就像是一只老鹰抓着两只小鸡那样毫不费力。他并没答话,只紧紧盯着萧北月双眼,冷冷地反问道:“万毒王?”

  互相问过一句后,两人又都闭上了双唇,冷冷地盯着对方的眼睛。双方眼中都有奇异的光芒在闪动。

  有风吹过,此时业已空荡荡的酒楼忽然一片严寒肃杀。

  ※※※※※

  四散奔逃的人群中,谁也没去留意一个长发披肩、脸色黝黑的年轻人,正拦腰抱着一个小孩抢先跑出了酒楼大门口。他只稍一迟疑,就一路向南急速奔跑。

  一直等到跑入离那栋酒楼很远的一条街道上,那年轻人才一把放下臂弯里的小孩,沙哑着声音道:“小弟,刚才真的好险,只要迟一步就要被那些毒虫咬了!”

  那小孩声音极是细稚:“是啊大哥,那万毒王身上的毒虫怎会那么多,真是吓死人了!”边说边转过头,却是一张白里透红、玉雪可爱的苹果脸。

  那年轻人还是沙哑着声音,道:“以前常听人提起,江湖风波险恶,如今总算是真正见识了,弟弟以后你可得牢记这句话。”

  那小孩道:“大哥我一定会记得。只是——现在我们该去哪里呢?”

  那年轻人看着眼前熙来攘往的人潮,明亮的目光也跟着黯淡下来,似乎他也拿不定主意要何去何从。

  过了好一会儿,那年轻人才恢复常态,牵着那小孩的小手,随着人流继续一路前行。

  也不知走了多远,前面不远处忽然出现了一个卖布娃娃的摊子。那摊子上面挂着各色各样大大小小的布偶玩具,做工精巧,形态逼真,不时引得路人驻足并指指点点。不一会儿,摊子前面就已围了一大堆女人及小孩,甚是热闹。

  那小孩一看见那摊子上的布娃娃,欢呼雀跃起来,叫道:“大哥,我们也去买一个过来玩!”

  那年轻人怜惜地看了一眼那小孩,低声道:“那好,大哥给你去买一个,你在这里稍等一下。”说着放开那小孩的手,快步上前挤进那摊子前面的人群里。

  那年轻人很快买好了一只布偶玩具。可等他再挤出人群时,却忽然发现那小孩已经不在原来位置上了!这下他不由大惊,赶紧四顾搜寻,但看来看去,只见街上车水马龙,人流如潮,又哪里还有那小孩的影子?

  那年轻人大急,大声叫唤起来:“小弟,小弟——”

  “大哥,我在这里!”随着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那小孩忽然从布偶摊位里的人群钻了出来。那年轻人一把抓住那小孩的手,如释重负,道:“原来你也跑过来了,真是吓死大哥了!”

  那小孩还未答话,街道右侧忽然传来一声轻笑,接着一个娇媚婉转的女子声音叫道:“果然是你们!”

  那年轻人一听那声音,眼中闪过一丝惊慌之色,心想那女子肯定是听到自己叫声认出了底细,这下可糟糕了!心念转动间,拦腰一把抱起那小孩,双足一顿,飞身而起,亡命似地向前狂奔。

  街上行人大为错愕,不知那年轻人出了什么事。就在这时,右侧街上一个曼妙轻盈的女子身影飘飘地飞起来,向那年轻人奔跑方向掠过去,同时刚才那动听的声音又响起来:“你们跑不了的!”

  那年轻人急慌慌地跑到一个岔路口时,前面忽然有一个人骑着马匹迎面而来。这当真是雪中送炭——那年轻人更不犹豫,抱着那小孩腾身而起,向那骑人马扑过去。马上骑士突见一个人影从天而降,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来者推下了马背。待到他落地再回头看,自己的坐骑早已一溜烟似的跑得无影无踪了。

  那年轻人正暗自庆幸,身后那笑声却又如影随形地跟来,几乎就在他耳边叫道:“今天可是大白天喔,我就不信追不上你们!”

  那年轻人哪还敢回头看?那女子武功有多可怕他早已领教过了。惊慌中也无暇去辨别方向,只一味地策马向前狂飙。路人只听见一阵急骤的马蹄声响起,然后眼前一花,一骑人马就已经绝尘而去了。

  那年轻人也不知道跑了多远的路,只感觉路上行人及路两边房屋越来越少,越来越少……直到最后一片荒凉,几无人烟。再跑一段路,脚下地势越来越高、越来越陡峭;路两边尽是茂密的树林,风一吹过来,枝叶摇动,沙沙作响。

  原来经此一番狂奔,他们早已出城并进入西湖西面的群山里。

  那年轻人看了一眼周遭地形,长舒了一口气,马儿速度也跟着放缓下来。一直坐在他身前的小孩问道:“大哥,我们到了什么地方呀?”

  那年轻人心有余悸,低下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总算天无绝人之路,刚才要不是碰巧抢到一匹马,以大哥的轻功水平,是万万摆脱不了那个人的。”

  那小孩正要说话,前面路上却忽然有人笑道:“云慕星,你们好大的胆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