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剑寒梅花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灰头土脸孰为殃(四)

剑寒梅花香 天翼凌云 3591 2019.08.03 21:15

  刘骏道:“看样马当然可以。老夫此番就是骑马来的。”说完挥手叫了一个小厮,吩咐他去牵自己坐骑进来给客人过目。

  花自芳坐下身,悄声对云慕星说道:“你就等着瞧吧,有好戏看了。”

  云慕星大奇,低声问道:“什么好戏啊,难道刘寨主那么老了,还会耍奸计陷害他们不成?”

  花自芳道:“刘寨主当然不会耍奸计。我们帮主也没耍奸计。此番只是他们自掘坟墓而已。”

  云慕星更好奇了,想再追问,花自芳却笑着摇了摇头。

  不一会儿,随着一阵轻微的马蹄声响起,那小厮骑着一匹马慢悠悠的进来了。场内众人纷纷侧目看向那匹马,却再也忍不住“哗”地一声大笑起来。云慕星一看,也跟着笑弯了腰。

  原来此番宣武高价竞购到的,竟是看起来比它们主人还老态龙钟的老马!那脱落的毛发,那黯淡无光的马眼,那慢条斯理的步伐……像这样马齿的老马别说上战场,即使用来代步都还勉强了!

  朱三公子“嚯”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气急败坏地指着刘骏叫道:“你……你这个老骗子,你竟敢卖这样的马来耍本公子!”

  刘骏冷冷地盯着朱三公子,道:“老夫何时骗过你了?老夫一上台就说这三百匹马已饲养多年,而且愿意低价卖给爱马人士。后面可是你自愿出到三倍还多的价钱来争抢,是不是?”

  朱三公子瞠目结舌,无言以对。

  花自芳却又落井下石,站起来娇笑道:“江湖中不少人都知道刘寨主退隐在即,近一年来一直在出售川内马匹,那些好马当然早已经一一出手。剩下的这三百匹正是别人挑剩的老弱病残,你们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孤陋寡闻,又怎能说是人家欺骗了你?”

  那边梅傲天悠然接道:“不是说不爱名马非英雄吗,反正宣武上到梁王下到普通士兵,都是真心爱马的英雄,既然这样那又怎能嫌它们老弱病残?”

  花自芳又道:“更何况,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说不定这些老马比那些看起来气势昂扬的年轻马还管用呢,大家说是不是?”

  他们两个一唱一和,当真说得大义凛然,冠冕堂皇。会场内也都是些狂放不羁的江湖人士,眼看着那个可恨的叛徒儿子再一次被耍得灰头土脸,又纷纷跟着起哄,顿时闹成了一团。

  鹰王老成持重,见生米已经煮成熟饭,多说只徒然换来敌人的冷嘲热讽,于是悄悄拉了拉朱三公子叫他坐下来。刘骏却还是慢吞吞地交待道:“朱公子,这三百匹马老夫回去后自会遣人送到宣武去,到时你们可要好好喂养它们啊。”说完才颤巍巍地走下台。

  花自芳坐下身来,转过头低声笑道:“怎么样,好玩吧?”

  云慕星几乎忘了眼前是什么人,跟着笑道:“原来你们不但武功出神入化,这整人的功夫更是炉火纯青!”

  花自芳却幽幽地叹了口气,道:“唉,可惜你跟我们有仇,要不然你就一直跟着姐姐随梅帮主打天下,那该多好!”

  云慕星心里一凛,那段刻骨铭心的血海深仇马上又回到了脑海中。眼看着花自芳毫无防备的样子,他心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要是自己偷偷拔剑一剑刺过去,那岂不是给天龙帮当头一棒了?

  “可是……可是她虽然参与了屠戮我师门的行动,但她并没有出手杀人,甚至还在白登阁屠刀下救了小师妹,而且她对我更是……”

  正迷惘时,忽然看见坐在花自芳左侧的韩冰儿站起来,莲步轻移,宛若仙子凌波一样走到前台上去。场内众人突然看见一个妙龄的美貌女子上台,顿时安静了不少。

  台上韩冰儿清了清嗓子,道:“诸位江湖朋友上午好!我们天山碧水池的弟子一向少来江湖走动,今天在这里能见到这么多的兄弟姐妹,小女子实在是非常高兴。”说着向会场众人施了一礼。

  她人长得美丽,又如此谦恭多礼,顿时博得了场内多数人的好感。五凤帮郑三娘叫道:“小妹子不用如此客气!就不知道碧水池此次派你们前来,可带来了什么珍贵物品?”

  韩冰儿又向郑三娘施了一礼,说道:“可能大家多少都有耳闻,在我们天山冰天雪地里,长着一种叫‘天山雪莲’的花草。此物极其稀少,却具备神奇的解毒疗伤以及起死回生功效。此次小妹带来的,就是我们碧水池以天山雪莲为主药炼制的二十颗‘天山雪莲丹’。”

  她边说边从怀里掏出一只精致玲珑的白瓷瓶子,里面装的显然就是她所说的丹药。

  会场群豪一听无不怦然心动。大家过的都是江湖中打打杀杀的日子,死亡威胁无处不在,这下要是能得到这种传言中神乎其神的药物,自己生命可有保障多了。那郑三娘自然也是同样心思,又问道:“妹子这丹药的确非同凡响,就不知道售价几何?”

  韩冰儿道:“天山雪莲极难采摘到,用它炼制成丹药的过程也是困难重重,因此我们师父交待,一颗至少要一千两银子!”

  众人无不惊叹出声。宣武那边已有一个人站起来,叫道:“小姑娘如此漫天叫价,可别人如何知道你带来的,是不是真由天山雪莲炼制的丹药?”

  云慕星侧头一看,却见问话的是昨天有见过的向天飞。韩冰儿瞪了向天飞一眼,冷冷地说道:“你以为我们碧水池都是些什么人!像你这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老顽固,就算愿意出这个价钱,我们还不见得愿意卖呢!”

  向天飞一张脸黑下来,好像忍不住要发作一样。就在这时,天龙帮那边有一个人走出来,几步上了前台,对韩冰儿道:“小妹子,我想看一下你的丹药,如何?”

  上台的却是夏堂主。韩冰儿看了她一眼,还是没好脸色:“你又是谁?”

  夏堂主道:“我乃天龙帮黑龙堂堂主夏如霜。”

  “黑龙堂堂主?夏如霜?”韩冰儿皱了皱眉,“你们帮主倒有用人之明,但你父母眼光可就差劲得很了!”

  夏如霜一时没反应过来,叫道:“你在说什么呀,我不过是想开开眼界,见识一下你那神奇的丹药,那关我父母……”

  韩冰儿打断了夏如霜的话:“我是说像你长得这么黑的女人,当天龙帮黑龙堂堂主那叫名副其实,可你父母却偏偏叫你‘如霜’,如此黑白颠倒,那岂不太过贻笑大方了!”

  场内众人都想不到这个刚才还彬彬有礼的美貌姑娘,居然一下子说出如此刻薄的话来,有的吓了一跳,有的则哈哈大笑起来。特别是宣武这边,朱三公子刚才被天龙帮耍了个够呛,现在见韩冰儿当众羞辱敌人,更是心花怒放,鼓起掌来,心想等一下得上去好好拉拢她一下,以表同仇敌忾之意。

  夏如霜怒不可遏,二话不说,挥出一巴掌向韩冰儿脸上盖过去。韩冰儿身法却十分灵动,滴溜溜地转了个身,把夏如霜凌厉的掌势卸到一边去,同时叫道:“梅帮主,你就纵容这个黑婆娘当众以大欺小吗?”

  梅傲天见韩冰儿步法奇妙,功力难测,叫道:“夏堂主,你先下来吧!”

  夏如霜正要出手第二招,听帮主一叫只得收手,狠狠地瞪了一眼韩冰儿才气咻咻地下台回到座位上。梅傲天却相当平静,走到台上向韩冰儿抱了抱拳,道:“韩姑娘,本帮愿意出一万两银子向你购买十颗丹药,如何?”

  韩冰儿用手理了一下额前头发,微微笑了笑,道:“梅帮主端是气度不凡。只是你们天龙帮素有‘天龙征途鸡犬不留’之说,既然都是你们杀得别人鸡犬不留,那梅帮主又何必掏大把银子来买这昂贵的丹药?”

  梅傲天道:“下手必狠,除敌务尽,这和买丹药并无冲突。”

  韩冰儿道:“若是针对势均力敌的强敌,这样做倒也无可厚非,但如果对方根本不堪一击呢?”

  梅傲天道:“不知韩姑娘意有何指?”

  韩冰儿道:“此次我们前来这里,听说天龙帮为了争夺寒剑山庄宝剑,把人家满门杀得鸡犬不留,最后还一把火烧了他们所有庄院……这样做,梅帮主不觉得太毒辣了吗?”

  云慕星突然听见韩冰儿为师门惨案鸣冤,只觉得眼眶一热,感动得眼泪差点流出来。自出逃后,这是他第一次听见有人跳出来为他们抱不平。花自芳留意到他眼神,自然明白他心中所思,暗暗对无事生非的韩冰儿不快。

  梅傲天却面不改色,淡淡地说道:“不想韩姑娘倒是侠义中人。只是江湖中历来弱肉强食,寒剑山庄技不如人,却偏偏占有宝物,那么被灭门夺剑总是迟早之事。这次天龙帮不下手,也必有其他人,韩姑娘你说是不是?”

  云慕星胸口如遭重击,忍不住就要跳上去和梅傲天拼命。但就在这时,桌子下面忽然有一只温软柔腻的玉手拉住了他的手。他缓缓转过头,却见花自芳柔情脉脉地注视着他,轻轻摇了摇头。

  韩冰儿默然片刻,接道:“也许梅帮主说得没错,但无论如何,我这救命丹药是不愿意卖给天龙帮的,不知梅帮主会不会再一次恃强凌弱来抢夺?”说着一双妙目无邪地注视着眼前这位威震天下的绝顶高手,竟毫无惧色。

  梅傲天还未说话,下边朱三公子已站起来叫道:“韩姑娘不用怕他!他要是敢强抢的话,飞鹰堡鹰王和十二飞鹰都在这里,到时定叫他吃不了兜着走!”

  场内群豪心里俱都一凛,暗想飞鹰堡高手倾巢出动,又是所为何来?梅傲天却冷哼一声,转过头叫道:“久闻飞鹰堡十三飞鹰武功惊天动地,怎么现在却成了十二飞鹰?难道是死了一只吗?”

  朱三公子冷笑道:“十二飞鹰就足以对付你们天龙帮了!”

  梅傲天却不再理他,转过身又向韩冰儿抱了抱拳,道:“既然韩姑娘不愿卖丹药给天龙帮,那么就卖给其他人好了,梅某就此别过。”说完平静地走下台,脸上竟无任何不快之色。

  场内群豪均暗暗折服。要知道他真要韩冰儿好看,那也不过是挥挥手之事,但他却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转身走人,那可就显得气度非凡了。

  朱三公子却想梅傲天肯定是顾忌自己所说的才不敢轻举妄动,这次韩冰儿丝毫不给天龙帮面子,自然是友非敌,这时再不上去向她示好一下,岂不辜负了美人恩?心里转念,向一旁鹰王使了个眼色,两人双双起身向台上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