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剑寒梅花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绝世宝剑何出处(二)

剑寒梅花香 天翼凌云 2924 2019.08.06 20:20

  独孤鹤道:“本座当然清楚。不知道鹰王问此话何意?”

  鹰王道:“既然这样,本王敢请独孤兄清楚说明一下,如若那把剑确非凡品,飞鹰堡绝不愿看见天龙帮借此横行天下,本王愿意出手帮助独孤兄一臂之力!”

  独孤鹤大为心动,对梅傲天冷冷地说道:“梅帮主若不怕多一个强敌,且先听本座说说此剑来历,如何?”

  梅傲天“哼”了一声,心想独孤鹤肯定不过是道听途说,哪说得出那把剑的真正神秘之处?当下二话不说,身形冉冉升起,有如背后长眼睛一样,轻飘飘的、不偏不倚地飞回到原座位上坐好。

  场内群豪又爆出一阵如雷的喝彩声。大家都是学武之辈,自然都识货得很,像他那么“慢”地在空中飘飞,得具备多深厚的内力,才能做到这般行云流水似的挥洒自如。

  独孤鹤万毒王也暗暗忌惮。独孤鹤更是坚定了拉拢鹰王的心思,看了一眼会场内群豪,更无其他须防备之人,于是毫不隐瞒地说道:“鹰王,寒剑山庄的那把藏剑,是远古时代女娲补天后炼的一把神剑!”

  云慕星心里剧烈跳了一下。梅傲天也暗暗吃了一惊,心想独孤鹤难道真知道其中内幕?

  鹰王却疑惑道:“女娲补天炼的宝剑?女娲补天不过是个神话传说罢了!”

  独孤鹤冷笑道:“女娲补天的确是个神话,但并非每个神话都是人为臆想捏造的。所谓无风不起浪,有些事如果根本子虚乌有,那何来后人的诸多传说?”

  鹰王道:“那好,就算那把宝剑是女娲补天后炼的剑,那它又有何神奇之处?”

  独孤鹤道:“场内很多人应该都知道女娲补天这个故事,其中就有一段说到女娲补天后,斩东海神鳌四足撑住天空四极,不让天空再坍塌的事,可你们有谁知道,当时女娲是如何砍下那巨大无比的神鳌四足?”

  看见所有人都在凝神倾听,独孤鹤顿了顿,又问道:“还有,故事中还说到女娲补天成功后,人间尚还有一条法力无边的黑蛟龙在兴风作浪,祸害人间,那你们又有谁知道,当时女娲是如何杀掉那条黑蛟龙的?”

  场内群豪均相顾茫然。大家当然都熟知女娲补天的故事,但这两个问题在故事中并没有交待。鹰王也好奇起来,问道:“独孤兄莫非要说,那两件事都是女娲借助那把宝剑才做成功的?”

  “没错!”独孤鹤斩钉截铁地说道。一双冷电似的眼睛环视了一眼会场,又解释道:

  “那把宝剑会具备那样的威力,正因为它是女娲用补天剩下的石头沾上那神鳌的唾液,再放入炼石补天用的火炉、锤炼三日而炼成的。大家想想,那东海神鳌四足既能撑住天空,它法力自然大到世人无法想象的程度,那么以它唾液和补天石头炼出的宝剑,自然是一把不世出的神剑了!”

  独孤鹤一旁的萧北月也好奇起来,问道:“世上宝剑何其多,每一把都有它的种种传说,可独孤兄又如何知道,寒剑山庄的藏剑就是你刚才所说的那把宝剑?”

  独孤鹤看了一眼梅傲天,道:“这问一下梅帮主就清楚了。只要那把剑剑刃靠剑柄处,有几滴泪痕痕迹,那么它确定就是女娲炼的那把宝剑。”

  梅傲天心里有如翻江倒海般震惊,口里却淡淡地问道:“为什么以此就可断定,那把剑就是女娲炼的宝剑?”

  独孤鹤道:“这的确是个关键问题。原来当时那东海神鳌是自愿献出四足让女娲来砍的,原因是它也不愿看见人间重陷水深火热之中。而那把宝剑剑身上的泪痕,却是女娲在用它杀掉黑蛟龙后,感激那神鳌献身之德而流下眼泪滴上去的。”

  听独孤鹤说到这里,云慕星惊呆了,悬在腰间的那把寒剑也重如千钧地压在了他心头上。他记得很清楚,当时师父把那把寒剑托付给他时,他清清楚楚看见过,它剑身上确有几处像是水滴的痕迹。那时他还很奇怪,现在听独孤鹤如此分说,那么那几处水滴痕迹不就是女娲滴下的泪痕?

  ——师父竟然一直藏着这样的一把惊天宝剑而毫不自知?

  这时花自芳忽然附耳过来,声音有如蚊蝇般细小:“那把剑上面真有女娲的泪痕痕迹?”

  云慕星心乱如麻,居然没想到该防备她,轻轻点了点头。

  梅傲天心里却不断在问:“这独孤鹤到底是何来历?关于那把宝剑来历,是我梅家从不外泄的秘密,他怎会知道这么多?他还知道其它的内幕吗?”

  会场沉寂片刻,鹰王转到天龙帮这边,隔空喊话地问道:“梅帮主,那把剑确实如独孤城主所言有女娲泪痕吗?”

  梅傲天空负得剑之名,其实却全不知道寒剑山庄那把剑是何模样,当真有如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默然片刻,他只得虚张声势,道:“独孤城主,既然那把剑乃天人炼出的神剑,那你胆子不小啊,你就不怕梅傲天用那把剑杀得你们片甲不留吗?”

  独孤鹤道:“本座当然不怕!因为本座算准你梅帮主根本激发不出那把神剑的神威。”

  萧北月鹰王都大感兴趣,异口同声地问道:“这又怎么说?”

  独孤鹤道:“两位有所不知,这把神剑经过几十万年沉寂,它的神威早已内敛,一般人使用也不过是一把锋利无匹的利剑而已。而要激发它内蕴的泣鬼惊神功力,就必须要用女娲眼泪化成的明珠来激发它。”

  萧北月奇道:“女娲眼泪化成的明珠?这又是怎么回事?”

  独孤鹤道:“是这样子的,当时女娲感激流泪时,大部分泪珠滴在宝剑上留下了痕迹,可有一颗泪珠却滴在了她脚下的一颗小石子上面。这颗小石子得到天人恩泽,随后几十万年又不断吸收日月精华,于是就变成了一颗明珠。而要激发神剑神威,要的就是这颗明珠来辅助。”

  梅傲天再也按捺不住了,开口问道:“那独孤城主可找到那颗明珠了?”

  独孤鹤道:“本座现在虽未找到,但也已掌握了不少线索。”

  梅傲天又问道:“什么线索?”

  独孤鹤道:“据本座所知,一百多年前,那把神剑就是当时天下第一高手萧明月手中的武器,而萧明月能够所向披靡,也正是因为他找到那颗明珠激发了宝剑的神威。本座虽不知道后来那把剑怎会落到寒剑山庄云家手中,但本座猜想,那颗明珠肯定还在萧明月后人手里。所以,本座只要取得宝剑,再找到萧明月后人夺得明珠,那不就一切水到渠成了?”

  独孤鹤一说完,萧北月脸上神色变了变,好几次想开口,却又欲言又止。他心里暗暗转念道:“如果这独孤鹤所言属实,那我就非得争夺此剑不可……待得手后,再轻车熟路地去盗取明珠,那我不就成为天下第一高手了?”

  梅傲天却突然狂笑起来,大声喝道:“独孤城主编的好精彩的故事!”

  独孤鹤冷笑道:“本座句句属实,梅帮主却何出此言?”

  梅傲天道:“你如果不是胡编乱造这故事,那你这些线索又是从何而来?”

  独孤鹤道:“本来本座也不一定非要说出来,只是你们既然还在怀疑此事,那么本座不防告诉你们,这些线索正是来自绝密的皇宫内院!”

  梅傲天心里吃惊,脸上却平静如常,讥刺道:“独孤兄好像越说越像那么一回事了!只是梅傲天想再问一下,既然此剑来历如此非凡,那此中秘密你藏着掖着还来不及,却为何在这大庭广众下公然明言?你就不怕引起全天下人都来争夺此剑吗?或者,你的目的只是通过捏造个故事,好让天龙帮从此陷入麻烦中,是不是?”

  独孤鹤狞笑道:“梅帮主此话也不无道理!在这之前嘛,本座的确十分顾忌泄露此中秘密,但现在可不一样了,因为此剑既已被天龙帮夺得,那别人想要得手势必困难重重——本座今天在此公之于众,为的就是要全天下人群起围攻你们天龙帮,这样本座也好乱中取胜!”

  梅傲天嘿嘿冷笑,傲然道:“全天下人群起围攻天龙帮?那好啊,梅傲天倒想看看天下除了你们三位,还有谁敢来和天龙帮敌对?”说着转过身,目光有如冷电似的扫视了一眼场内群豪。

  场内群豪在他逼视下,纷纷低下头来。

  云慕星心里不禁暗暗叹息:以他那样的身手,天下又有几个人活得不耐烦,敢去以卵击石?除了……除了他自己——那个背负着一身血海深仇、不死不休的云慕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