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剑寒梅花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一)

剑寒梅花香 天翼凌云 3862 2019.07.11 20:08

  自天宝十四年爆发“安史之乱”以来,盛极一时的李唐王朝实际上已一脚踏入了衰退没落的不归路。随后一百多年,虽有唐宪宗、唐宣宗等明君力图重整河山,但终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持续近三百年的皇家王室还是一步步滑向覆灭的深渊。

  大唐天祐三年,朝廷王权早已名存实亡,神州大地更是四分五裂,各方割据势力为了争夺天下展开了无休无止的征讨杀伐:中原地带有朱温与李克用连年用兵,南方则有吴、吴越、楚、蜀及其它一些小地方势力相互强取豪夺。天下老百姓又一次陷入兵荒马乱水深火热的漩涡中。

  ※※※※※

  时值严冬季节,北风呼啸,雨雪纷飞,苍穹大地间一片严寒肃杀。

  “咚——!咚——!”暮晚时分,姑苏城外寒山寺的晚钟如时响起。余音袅袅的钟声似乎带着一种千年不散的愁思,在这寒冷的冬夜里摇曳飘荡,久久不绝。

  而在离寒山寺不远的寒剑山庄却是另一番残酷惨烈的景象!

  寒剑山庄巍峨恢宏的楼宇,在暮色中看起来一如往日森严高大,犹如远古洪荒的巨兽,但现在,这只巨兽已丧失了所有的威风与凶猛,因为它的身体早已伤痕累累,奄奄一息!

  “慕风!慕风!”云啸天冲进演武堂,一看见躺在地板上一动不动的九弟子李慕风,心头巨震,马上几步抢到一旁呼喊道。但他钟爱的九弟子早已魂销魄散,再也不能说出一个字了,唯有尸身胸前衣服上那触目惊心的八个血字“天龙征途,鸡犬不留”还在闪着凄厉的光芒,冷冷地反照在他铁青的脸上。

  第十一个!这已经是寒剑山庄的第十一个弟子惨遭杀害了!而今天,不过是天龙帮包围寒剑山庄的第二天!

  那两个把李慕风尸体抬进来的弟子苏慕水和陶慕山双手犹在颤抖着,而演武厅其他十几个排排而立的弟子也都眼神悲愤、脸色惨白。明亮的火光把大厅映照得恍如白昼,但他们却觉得犹如身处地狱般寒冷黑暗。十一个师兄弟姐妹的尸身整齐地摆在一排上,每具尸身胸前的衣服上都是那八个恐怖的血字:“天龙征途,鸡犬不留”!许是因为天寒地冻,那十一名弟子的脸色看起来仍然栩栩如生,但事实上他们已经被那八个血字永远打入万劫不复的地狱了!

  而下一个,下一个又将会是谁躺在上面呢?

  众弟子中突然闪出一个苗条的女弟子身影,“扑通”一声直挺挺跪在了云啸天身后,哭诉道:“师父!我对不起你们,是我招惹的灾祸!请你老人家立马把弟子绑起来交给天龙帮!”

  云啸天回过身,沉声道:“慕雪快起来!天龙帮意欲向我寒剑山庄发难,为师早已瞧出端倪,这和你杀白翼的事没太大关联。”

  那女弟子唐慕雪听师父袒护自己,更是悔痛交加,苍白娇艳的脸上泪痕斑斑,犹如带雨梨花,叩了一下头又泣道:“师父!弟子身受师门大恩一死不足惜,师父万万不可为了弟子一人性命赔上整个门派!”

  寒剑山庄大弟子林慕雨站出身来,道:“师妹,你不用再说了,天龙帮既已出动,必定让敌方鸡犬不留……”边说边忍不住打了个寒噤,接道:“事到如今即使把你交给他们,也于事无补了!”

  云啸天侧过脸,远望着厅外面屋脊上纷纷飘落的雪花,沙哑着声音道:“慕雨说得没错,天龙帮强势凶狠,自三十几年前崛起江湖以来,打击敌手必定赶尽杀绝不留余地……如今天下大乱,弱肉强食,恨只恨我们势力武功俱不如人,这次也只能……也只能……”心中难过,怎么也说不出“坐以待毙“四个字。

  山庄外天色已浓如墨,而雪,下得更大了。

  ※※※※※

  “天龙征途,鸡犬不留,劝君莫抵抗,拔剑自刎最得当……”这时,山庄外忽然传来一阵苍凉的歌声,紧接着一阵“沙沙沙”的脚步声响起,院子原本紧闭的大门也“咿呀”一声被推开了。

  寒剑山庄师徒心里一紧,马上看见三个头戴竹笠身穿黑衣的人影当先闪身进来,接着在他们身后影影幢幢的似乎有二三十人,也跟着鱼贯进入院子里。这帮人有男有女,显然是此次天龙帮派来向寒剑山庄发难的帮众,一时间院子里黑压压的挤满了人。

  云啸天勉强镇定住心神,沉声问道:“来的是天龙帮哪一堂的英雄好汉?”

  为首的黑衣人默不作声,手一挥,就见靠门外的几个天龙帮帮众挤上前来,然后手一甩,伴随着“呼呼呼”的一阵声响,一团团黑黑的物事直直的朝厅中央飞来,最后稀里哗啦地都摔在演武堂地板上。

  寒剑山庄众人一看,俱都惊呼出声。原来摔在地板上的正是庄里饲养的鸡啊鸭啊等家禽,而一条体型最大的却是庄里养的一条狼狗!那狼狗中午还活蹦乱跳的,现在却已经一动不动,只有狗嘴里还在汩汩地淌着血。

  抬头再看刚才带头进来的那三个黑衣人,竹笠下三双发亮的眼睛正冷冷地盯着他们,像是正瞧着一群死人一样。

  云啸天又惊又怒,直视着为首的黑衣人,厉声道:“阁下何人!竟如此……”

  “白、登、阁!”那黑衣人一字一句地说道。

  “白登阁!”寒剑山庄众弟子一阵骚动。大家当然都有听闻此人的来历——白登阁正是天龙帮八大堂主中的白龙堂堂主:据江湖传闻,他六岁开始习武,十三岁第一次杀人,到二十五岁时武功就已出神入化;二十六岁那年,白登阁加入天龙帮,仅用两年时间就已成为天龙帮最年轻的八大堂主之一;而今年他不过四十五岁,但死在他手上的江湖人物据说已达一百余人,其中更不乏像铁头大师、海南剑客、长江飞鱼帮帮主这种叱咤风云的大人物。

  唐慕雪“锵”地一声拔出了长剑,一纵身跃至白登阁身前,用剑指着他,叫道:“姓白的,你儿子白翼是我所杀,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杀我那么多无辜的师兄弟师姐妹算什么英雄!”

  云啸天一惊,刚叫一声“慕雪快回来”,唐慕雪却早已挺剑向白登阁刺过去。只听见“钉”地一声龙吟声响起,众人似乎看见白登阁左手动了动,唐慕雪手中原本去势凌厉的长剑就已突然倒转方向,“嗤”地一声刺入了她自己的胸膛!

  伴随着唐慕雪的惨呼声,林慕雨奋不顾身地向前扑去,一掌向白登阁头顶拍下。白登阁却不闪不避,冷笑一声,轻描淡写地挥了挥衣袖。林慕雨只觉得敌人一股巨大无比的掌力迎面扑来,脚下步伐控制不住“蹬蹬蹬”地一连串向后退,直到“啪”地一声坐在了雪地上,紧接着又喉头一甜,“哇”地一声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师兄!师姐!”苏慕水陶慕山及其他寒剑山庄弟子俱都失声惊呼,齐齐拔剑向白登阁扑过去。白登阁却恍如不见,慢悠悠地取下头上竹笠,双眼朝天冷冷地说:“云啸天!信不信我三招之内就可以让你这些弟子全部尸横就地!”

  云啸天喝道:“回来!你们快回来!”

  众弟子只得一起停住脚步。云啸天又喝道:“快!先扶师兄师姐回来!”众弟子不敢违抗师命,于是回转身把唐慕雪林慕雨扶到师父身边来。

  唐慕雪长剑透胸,眼看着就快不行了,而林慕雨亦是脸如金纸牙关紧闭,显然也已身受内伤了!云啸天伸出双手,分别抵住两名弟子后心,一股内力缓缓送进他们的身体里。唐慕雪悠悠醒转过来,看见师父悲怆的眼睛,挣扎着泣道:“师父!我要先走了!我对不起寒剑山庄……”

  云啸天虎目蕴泪,道:“慕雪,你别自责了,那不是你的错!”

  唐慕雪眼神涣散,已上气难接下气,“可是……可是……如果不是我杀了白翼,天龙……天龙帮就不会来得这么快,寒剑山庄还有时间准备,都是我……”一口气没接住,头一歪就此香消玉殒了!

  “师姐!师姐!”寒剑山庄一众弟子齐放悲声。

  云啸天双手放开两名一死一伤的弟子,缓缓站起身,逼视着前面似乎根本无动于衷的白登阁,双目似将喷出火来。白登阁却丝毫不为所动,挥了挥手,道:“久闻寒剑山庄藏有绝世宝剑,云庄主,你不妨亮出来让白某开开眼界,如何?”

  云啸天“唰”地一声拔出随身长剑,沉声道:“白堂主,上个月底你家公子白翼在杭州城外遇见我徒儿慕雪,见她美貌如花就上前调戏,结果遭到我徒儿严词斥责,可没想到白公子非但毫不知耻还欲强行霸占她,我徒儿出于自卫只得拔剑反抗,不曾料白公子虎父犬子武功稀松平常,没几招就被她重伤了!这事云某可曾有半句虚言?”

  白登阁淡淡地说:“云庄主毫无虚言。”

  云啸天悲愤至极,嘶声道:“既然这样,你们天龙帮凭什么率众前来寻仇?”

  白登阁冷冷地说:“云庄主,你可曾知道,犬儿白翼虽然身受重伤,但抬回去时尚有一口气,若白某全力施救,犬儿不见得无力回天,可是白某见到担架上的犬儿,非但未采取任何措施……”说着停顿一下,声音寒若冰霜,“而且顺势把还留在他身上的长剑一掌拍下去,犬儿这才当场气绝了!”

  “什么!”云啸天吃了一惊,大喝道:“虎毒犹不食子,你为何要杀自己儿子?”

  白登阁森然道:“天龙霸业,重于泰山!天龙帮早欲在苏州城成立分堂,奈何寒剑山庄势力在城中盘根错节,我帮岂能如愿?去年我帮曾派人向云庄主商谈合并一事,却被云庄主一口回绝——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既然如此天龙帮势必要覆灭寒剑山庄,只是一直苦于师出无名才拖延至今……”

  云啸天打断了他的话,喝道:“所以你就不惜手刃亲儿子,然后借此前来消灭我寒剑山庄,是不是!”

  白登阁脸上毫无表情,道:“没错!此次恰逢如此良机,天龙帮岂可错过!何况诚如云庄主所言,我儿既然是虎父犬子,留着更作何用!此番他以自己性命换得寒剑山庄的百年基业,岂不正是死得其所?”

  此番话一出,寒剑山庄众弟子俱都心头颤栗,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江湖中早传白登阁心狠手辣,对天龙帮更是绝对死忠,却未曾想他为了天龙帮事业居然连自己儿子性命都可以放弃!而此时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亲承此事,其意自是把他们当成必死之人,否则也不至于如此毫无顾忌。

  云啸天已无话可说,冷然道:“那请拔剑吧,云某讨教白堂主高招!”

  白登阁双手拍了拍身上,傲然道:“云庄主放手过来就是!近十年白某从不用兵器与人对敌。”

  云啸天甩了一下手中长剑,正蓄势待发时,演武堂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娇滴滴的歌声:“天龙征途,鸡犬不留,劝君莫抵抗,拔剑自刎最得当……”歌声未落,又一阵脚步声在雪地上响起。

  云啸天喝道:“什么人!”

  刚才唱歌的声音却又变成了一声娇媚的轻笑:“哎呦,云庄主,哪有像你这样凶巴巴的迎接客人啊,我可不经吓啊!”声到人到,门口又出现了一个苗条的紫衣身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