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剑寒梅花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绝世宝剑何出处(四)

剑寒梅花香 天翼凌云 2954 2019.08.08 20:30

  八大堂主知道此战至关重要,而且他们绝对是生平遇到的最强劲的对手,自然不敢大意,纷纷施展出神功绝学全力以赴。只见花自芳身形旋转飞舞,手上长剑上下翻飞,竟以“心醉神迷”的绝妙柔功配上师门凌厉剑法,软硬兼施地向敌人招呼过去;白登阁和杜青山上官昭则纯以硬功出招,一掌接一掌,毫不手软,直取独孤鹤的要害部位。

  另一边夏如霜等四位堂主和鹰王的战况也一样激烈万分。鹰王接了几招,不由暗暗吃惊。他和花自芳交过手,原先以为天龙帮中她是最出类拔萃的那个,但现在看来,其他堂主竟也个个身怀绝技。特别是夏如霜,虽是女流之辈,但出手招式比之花自芳还老练狠毒。

  台下群豪刚看一眼这边,又忍不住被另一边吸引,一时只恨自己为何不多长一双眼睛,也免得错过这千载难逢的好戏。喝彩声也不断随着对阵双方的精妙招数阵阵响起,会场内热闹掀天。

  独孤鹤和鹰王果然是巅峰高手,以一敌四竟丝毫不落下风。独孤鹤手上宝刀奇诡迅疾,脚下步伐变幻莫测,此时正以他最得意的武功“神刀破天”来对付前面四人;那边鹰王则施展出“鹰击长空十八式”,身形一会儿升起一会儿降落,大开大阖,一刀刀扫向夏如霜等人。

  梅傲天在台下观看台上战况,对这两名强敌大为佩服。他当然清楚八大堂主的武功有多可怕,但饶是现在他们四人对付一人,一时也没占到多少便宜。如果剔除使毒因素,看来他们两人的武功比万毒王还更胜一筹。

  特别是独孤鹤,这个向来极少在江湖现身的神秘人物,看来竟是一个不逊色于任何成名人物的绝顶高手!

  随着战况不断激化,对阵双方头顶上都冒起丝丝白气,显然各人内力都在急速地运转消耗。激战双方几乎到了危急存亡的时刻!

  花自芳边出手边筹思克敌制胜方法,眼角余光扫向台下时,却忽然发现云慕星不知何时已不在座位上了,心里不禁跳了一下。乘着出招间隙,她又放眼搜寻场内其它地方,却哪还有念想之人的影子?

  “他走了!他肯定认为我会杀他,赶紧乘机跑了!”

  “这一次他肯定远走高飞了!那我以后是不是再也见不到他了?哦,他……他……”想到这里,她心里忽然变得空荡荡的。

  可正当她魂不守舍时,敌手独孤鹤忽然一连三招出手,弯刀夹带着天崩地裂之威向她迎头痛击而来。青龙堂堂主杜青山大惊之下,喝了一声:“花堂主小心!”一双铁掌急速挥出,去攻击独孤鹤的肩背部位,想要来个围魏救赵,阻止他弯刀的去势。

  原来独孤鹤是何等眼光,花自芳稍一分心,他就看出破绽并出手打击她。花自芳大惊,身形向后一仰,整个腰身几乎折成对半,才惊险万分地避开敌人的攻势,额头却已被那凌厉的刀风刮得隐隐生疼。独孤鹤刚跨出一步,想要乘势追击,另三位堂主已纷纷变招拖住了他脚步。

  花自芳再也无暇他顾,全神贯注地一招接一招出手,只期望赶快结束这场战争,然后……

  ※※※※※

  坑坑洼洼的石板街,简陋古旧的屋宇,面有菜色的行人……

  这里是城中一处偏僻的街区,看周边环境,住在这里的人应该都是贫贱的底层老百姓。街边一条小巷子里有一家甚是污秽的小面店,此时正有几个客人在用餐。想是因为现在已过午时,店里生意显得冷冷清清的。

  云慕星坐在店里边一个黑暗的角落里,慢慢地吃着碗里的面条。他不欲引起旁人注意,自顾自地低着头吃饭,不左顾右盼,更不和其他人搭讪。可他心里却不无挂念——花自芳他们打赢独孤鹤和鹰王了吗?

  他暗暗想道:“只要不说话,那么在这城中知道我底细的,就只有花自芳一个人,而看她那态度,目前好像还不想抓我去献给天龙帮,我暂时还是比较安全的。”

  “只是她心里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呢,她既已经知道这把寒剑有多么神奇,那上午在会场时,为什么没在第一时间把我控制住?难道是因为她真的喜欢我,喜欢到可以放弃一切?”

  想到这里,云慕星心跳加快起来。花自芳的美貌,花自芳看他的眼神,花自芳对他说的话,忽然间在他脑海中一一闪现而出。他心情也变得忽喜忽忧,似甜蜜又似酸涩……他感觉自己像是陷入一张无形的、柔软的网里,想挣扎,可是越挣扎反而陷得越深。

  正当云慕星快要吃完时,店门外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三个彪形大汉走进来,轻手轻脚地在一张空桌子边坐下来。云慕星抬头瞄了一眼,却暗暗吃了一惊,原来这三个大汉带头的居然就是那个铁霸王。

  只见那铁震天叫过面后,居然就安安静静地坐着,毫不像以往那样,走到哪里就大呼小叫到哪里。云慕星暗暗奇怪,心想这人上午刚刚发了一大笔横财,怎么这会儿跑到这简陋的小面馆来吃面了?而且,看他神态举止也甚是异样,那沉稳的架势和以前那嚣张莽撞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直到面条端上来开始动筷子,他们三个才轻声聊起来。

  坐在铁震天左首的那个大汉说道:“大哥,上午天龙帮一下赶跑了三个强敌,以后江湖中可没什么人敢去招惹他们了。”

  听他这样一说,云慕星暗暗放下心来:“后面独孤鹤鹰王对阵八大堂主那一战,看来并没占到什么便宜,那么她当然也是平安无恙的……”

  念头刚转完,果然听见铁震天说道:“三弟所言不错。独孤鹤和鹰王对阵八大堂主就已经够受的了,何况下面还有个梅傲天在以逸待劳?所以打到后来,他们也只能走为上计了。”

  那三弟叹道:“以前常有耳闻梅傲天如何如何个厉害,我还将信将疑,可今日亲眼一见,他的真实本领比之传闻中的,竟是远有过之而毫无不及!”

  坐在铁震天右首那个大汉跟着说道:“幸好大哥上午在会场时没逞强,要不然梅傲天如果动起手来,我们黄河帮所有人全上,也抵不了他三招两式。”

  铁震天道:“是啊二弟,那梅傲天武功的确天下无敌,只是大哥上午在会场众目睽睽之下,那样子……”

  那二弟陪笑道:“大哥这叫能屈能伸,提得起放得下。”

  铁震天道:“二弟这可谬赞了。试想一个闯荡江湖的汉子,谁愿意那般卑躬屈膝,痛哭流涕?只是既然我们志向非同一般……咳,咳……”话没说完,却忽然咳了几声没再说了。

  那二弟道:“大哥所言甚是。等我们以后哪天出人头地了,谁又会记得我们现在的屈辱?想当年,淮阴侯韩信也曾遭受过胯下之辱,可后来终成一代名将,天下又有谁去瞧不起他了?”

  铁震天道:“好了,这些也没什么好说的,以后的事又有谁知道呢?”大口大口地吃了几口碗里的面,又道:“二弟三弟快点吃吧,我们还有事要办呢。”

  那三弟吃了两口,却又挑起另一个话题:“大哥二哥,你们相信独孤鹤上午说的关于寒剑山庄那把神剑的事吗?”

  铁震天道:“这又怎么说呢,有些事听起来千真万确,事实却谬之千里;有些事听起来似乎荒诞不经,结果却又偏偏是真的。”

  那二弟附和道:“照我看来肯定是真的。独孤鹤不是说那把剑曾是早些年代、天下第一高手萧明月手中的武器吗,我记得小时候师父曾说过关于他的故事,他说萧明月一剑出手,就能同时削断几十人的武器,其剑气几十里开外都能感受到……请试想一下,那得如何神奇的宝剑才如此可怕!”

  那三弟道:“二哥说的也是。不然以独孤鹤那样的武功,也不用去眼红天龙帮了。”

  他们三人边吃边说,没一会儿就吃完结账出去了。云慕星为了以防万一,直到他们走了好一会儿,才起身去结账离开。外面街道行人不多,想是因为天气寒冷,人们宁可缩在家里无所事事,也不愿在外面走动。

  他信步所之,边走边盘算接下来的行程。走着走着,转了个街角,来到一条隐蔽的小弄外面,却忽然看见那铁震天兄弟三人,就站在前面一栋破旧的楼房下。在他们三人对面还站着另一个人,他正好背对着这一侧,根本看不清他长相。

  他们好像在商议什么事。

  云慕星正要换个方向走开,却忽然感觉那个人的背影有点熟悉。他心里动了一下,又看了一眼那个背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